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番外:《美人如花隔云端》(三)

番外:《美人如花隔云端》(三)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亮光消失,那侧脸却好像更加清晰。

    她站住不动,望着那几个动都不动的人影。黑影中有红彤彤的一点,明明灭灭……她回了下头。没有人跟过来,走廊上空荡荡的。可她心里,仿佛是在被什么一点点地填满……她抓住了扶手,拉开门的动作停在那里。只一会儿,背转身,靠在一旁。

    窗子的缝隙里吹进寒冷的风,纱帘拂着她的手背,痒痒的。

    她听到门被拉开,一阵新鲜的烟气随即被冷风吹散。

    她低头,远处的亮光投在地上,出现在她身旁的这双铮亮的皮靴,靴尖亮的像落上了星光……她转脸看他,轻声问:“不是让你少抽烟的吗?”

    陶骧也轻声道:“不是想抽完这支才进去的么。”

    “狡辩。”静漪从他手中将烟卷取下来。身旁的架子上就搁着一只粗糙的烟灰缸,她望着他的眼睛,却准确地将半支烟摁在了烟灰缸里。看到他的眉抬了抬,她轻哼了一声,叫道:“四海!”

    陶骧的眉又抬高些。

    “在!”拉门被迅速拉开,四海出现在陶骧身后,探身过来,扶了帽檐,脚后跟一磕,陪着笑脸儿,“太太,有何吩咐?”

    “不是让你看着司令,不准他多抽烟的么?”静漪问。

    四海哈了下腰,苦着脸说:“太太,咖啡不给喝、酒不给喝……吃的都照您给列的单子,烟就一天一支的……这不给您瞧见了吗?真就这一支……”

    “真就这一支。”陶骧说。

    静漪美丽的眼睛看了他,沉默片刻,说:“不信。”

    “真的!”路四海忙又强调。

    “真的?”静漪问。

    “真的。”路四海点头。

    陶骧一伸手,将路四海的脑袋拨了回去,说:“回你们包厢去。”

    “是!”路四海答应着,却没立即走,仍看着静漪。

    静漪忍着笑,点头问:“是不是还没用晚饭?”

    “报告太太,我们用过了。”路四海回答。

    静漪点头。

    四海这才回身走了。

    剩下静漪和陶骧,静漪抬手把陶骧的军披风整了整,嗅一嗅,说:“一天一支烟怕是假的,没超过三支应该还是做到了。”

    陶骧笑着,将一旁没掩好的车窗向下按了按。还是有冷风灌进来,他要解自己的军披风,静漪按住他的手,说:“不用。不冷。”

    “怎么知道我来了?”陶骧握着她的手,转身站到风吹进来的位置。静漪没有穿外套,只有身上这件丝绒旗袍,显得单薄。

    “就是……知道。”静漪含着笑。一低头,额头抵在他胸口。凉凉的扣子印在额上,只是轻轻一触。

    陶骧笑声低低的,抚了抚她的肩头。

    “本来是不能来的。恰好赶上了,时间差不多。那我就假公济私一回吧。”陶骧说。

    “嗯。”静漪看看四下无人,伸出手臂围了他的腰,将他紧紧一抱。

    陶骧没想到她这么大胆,反而有些僵。

    静漪觉察,笑出来。

    “父亲在。”陶骧说。

    静漪仍靠着他,仰脸看着他,问道:“你怕父亲?”

    陶骧拍拍她的后脑勺,说:“走吧。”

    “你先回答我。”静漪笑着。

    “走啦。”陶骧拉开静漪的手臂,握着她的手,听她笑着,也有点心旌荡漾。他低了低身子,“等下当着父亲,不准这么笑。”

    静漪恰好转过脸来,陶骧的面孔距她极近,她心神一滞,忽的脚尖一踮,便亲在他唇上。

    “知道了。”她轻声说。

    她刚要后退,陶骧却也照样迅速亲了她一下。

    两人拉着手,站在车厢中段,在昏暗的灯光中望着对方,同时笑出来……陶骧眼角的余光看到那边的包厢门开了。他忙转身,仍拉着静漪的手,举目一望,却是林之忓。他略一点头,还没有开口,便见林之忓做了个请的手势。

    陶骧看了看静漪,静漪对他一笑,说:“看样子父亲也知道你来了。”

    陶骧微笑。

    待走到包厢门口,他整理了下军帽,听到之忓对里面禀报说老爷,陶司令到了。他低了低头,走进包厢去。

    静漪跟在他身后,见他仍是差点撞到包厢门框,忍不住又想笑。陶骧转身时暗暗瞪了她一眼,静漪忙低了头。她听见陶骧进来就跟父亲问安,转身要关门时,之忓已经替她将门关好了。

    程世运请陶骧坐,说:“我想着车上的人是怎么也做不出这样的晚饭来的。况且也不知我们的口味。想一想,也只有你。”

    陶骧微笑着,将军披风和帽子都脱了,静漪接过去,挂在墙上。看陶骧坐在了父亲对面,她过去坐在他身边。

    桌上的食物都还没有动过的痕迹,显然父亲在等他们呢。

    静漪看陶骧。

    陶骧正在给程世运斟酒,说:“父亲,我不能喝酒,只好陪您坐一坐了。”

    程世运点头,说:“你也再用一点。漪儿吃吧。我和牧之边吃边说。”

    陶骧见静漪拿了筷子,一时还不知要吃什么的样子,就知道她没有胃口了——他特地交待人去选了清淡的菜式算准了时间送来的——不过她就是这样,就算是没胃口,当着她父亲和他,也会吃一点的。

    他于是边听着岳父问话边回答着,不着痕迹地拿了静漪面前的小碗,给她盛了汤放在她手边……他说:“徐州那边目前尚安定。据我所知,冯老太太的病情也还稳定。只是老先生路上劳顿,大约也是非常担心老太太,精神亦不佳。”

    “要紧么?”静漪紧跟着问。

    陶骧看了她,示意她先吃饭,依旧转过脸去,对程世运道:“我没有贸然去见冯老先生。”

    三人同时沉默下来。

    冯孝章精神不佳,恐怕除了因为妻子患病,更多是因为被人强制护送离开天津的关系。尤其这些人,还是程家派去的。

    静漪见父亲沉默地喝了口酒,本想再问详细些,也不敢再开口了。只默默地喝着碗里的汤,听陶骧和父亲言语简洁地交谈着。陶骧既没耽误同父亲谈话,也没耽误把菜及时夹到她碟子里来……而且都恰好在她眼看就要把碟子里的东西吃光的时候。

    “不要了……”静漪终于忍不住说。

    陶骧正巧一勺子汤又给她添到小碗中,说:“父亲还没用完呢。”

    程世运微笑着,看静漪对着面前的碗发愁。

    静漪说:“吃撑了……”

    “你不是随身都带消食丸?”陶骧也微笑。

    静漪不出声了,低头把这碗汤喝光……

    “父亲,再喝一点吗?夜里凉,暖一暖身好些。”陶骧问道。

    程世运摇头。

    他不过喝了一小盅酒。

    “一盅就好。”他说着,接了静漪给他盛的汤。

    陶骧知道他是饮酒很节制的人。应该也是担心喝多一点,消散不开,见了冯老先生,怕是招老先生不待见……这么想来,岳父对冯老先生真是放在心坎儿上尊敬的。他莫名地就觉得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触。静默地望着岳父从容而缓慢地用着晚饭,耳边是火车隆隆的声响,身边的静漪照顾岳父用餐,就像个真正的女儿……他一度以为,这样的场面今生今世是很难见到的了。

    他的手落下来,扶在膝头。

    一只柔软细腻的手也落下来,覆在他手背上。只一会儿,他反手握住她的手……他们都不动声色,目光也同时落在面前小桌子这洁白的台布上。手心都渐渐出了汗,混在一处,有点黏腻……可是谁也不想先松开手。

    ……

    他们抵达徐州站时,已是深夜。

    站台上旅人寥寥,火车放出的白汽,车站如在迷雾之中。

    静漪搀扶着父亲下车来,抬眼看到等候在站台上的车子,等父亲上车,她回头看陶骧。

    陶骧明白她的意思,说:“我与你一道的。但我得先回司令部。晚些时候若是有时间,我就过去。”

    静漪点头。顿了顿,还是说:“没时间就别过来了……你正事要紧。多加小心。”

    一旁站台上列队通过的士兵,和不断传过来的口令声,让她心里一阵紧似一阵。

    陶骧也点点头,让她上车,在车窗边对程世运又重复了一遍刚刚对静漪说的话,便让司机开车了。

    静漪半晌才回过头去,看了跟在他们车后的军用吉普。除了一个大概的轮廓,什么都看不见的。但是他在车上,就在她身后……在她想着他,就能见到他的时候,这样的距离,真是咫尺天涯。

    深夜的徐州街上已无人迹,只有偶尔一两盏灯,微弱的光像是指引。

    前导车停下来,静漪知道地方到了。

    ————————————

    嗯,番外每日一更的。晚安。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番外:《美人如花隔云端》(三)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薄荷荼靡梨花白作者:电线 2你和我的倾城时光作者:丁墨 3千山暮雪作者:匪我思存 4既得少年时作者:橘子宸 5温暖的弦作者:安宁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