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章 自淡自清的梅 (十)

第十章 自淡自清的梅 (十)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她气恼地回头瞪着陶骧,正想要冲口而出的一句“你要干嘛”,被她意识到这还是在客厅的时候,硬生生地将这句话憋了回去。

    她眼睛瞪的大大的,咬了下嘴唇。

    陶骧一晚上都在人前表现的极为正常,不知道是不是要留着在这个时候为难她,还好没有旁人在场……他的长腿还故意的叠起来,铮亮的靴尖在她面前一晃。

    静漪忍耐着,绕过去将笔筒和镇纸捡起来。还好落在地毯上,既没受损,也没什么灰。她还是抽了手帕擦拭了下表面,转头又瞪了他一眼。

    陶骧微抬着下巴,发红的眼望着她。

    他似乎是出了神,目光将她锁的定定的。

    静漪站起来等着他,半晌才又说:“上去休息吧。”

    她有心不管他,就让他在这里坐着算了,却无论如何在这个时候,不能这么做。

    “你不上去,我可先上去了……”她将温润的笔筒收了下,挽在臂弯间。笔筒上的赏梅仕女圆润秀美的面孔上微带笑意,细微的裂痕就像是她的笑纹……真是很美的东西。陈旧,典雅,妙不可言……一片阴影罩在仕女脸上。她不用抬头也知道是陶骧起身了。她收好了笔筒,侧身让他。

    陶骧站在她身前,别的什么都看不到,只觉得她两排长睫毛整整齐齐的,向外卷着,翘的像孔雀开屏似的,时不时的一颤一抖。

    他转开眼,先上楼去。

    静漪走的慢些跟上。

    张妈这时候出来叫了声“少奶奶”,问还有没有什么吩咐。

    静漪停了停,才说把灯都熄了吧。

    张妈答应着,说少爷少奶奶晚安。

    陶骧只嗯了一声,脚步都没有停。

    灯一盏一盏的熄掉了,客厅里暗下去。

    静漪见陶骧虽是满身的酒气,行动却还算灵便,心想他也许并没有怎么样。不想就在转角处,陶骧却扶住了墙壁。静漪这才知道,他的确是有些醉了的。她下意识地伸手过去搀扶他。也只是刚刚才挽住他的手臂,他却将她的手推开了。

    “小心些。”静漪轻声说。

    陶骧扶了墙,看她。

    楼上廊里的灯照不了这么远,他看不太清她的脸,她的声音也有些忽远忽近……他转身,走的就更慢。他一级一级的台阶踩上去,慢的时间都像是要定格了。

    静漪只是小心提防着他摔倒,并不硬是要上前去扶他。

    心里也还是有点气,这个人,不知道好歹……虽是这样,她还是低声地叫张妈。

    声音压的很低,生怕惊动了人。

    她扶着栏杆等着,觉得张妈伶俐,不会让她喊第二声。果然张妈片刻便麻利地出现在楼梯下方,顺手开了一盏灯,仰头问她有什么吩咐。

    “去给少爷准备碗解酒汤。”静漪说。

    张妈点头去了。

    静漪就看着她藏青色的身影迅速的移开了,倒发了一会怔,转头看看陶骧,依旧不紧不慢地上着楼,简直就差没有倒着走了。她倒也不着急,只随着他的步子往楼上挪。两人似乎在比着谁能走的更慢些……待走到楼梯尽头,静漪一额的细密汗珠。

    她叫秋薇来,把笔筒和镇纸都给她。想起陶骧有睡前洗澡的习惯,不知道醉成这样是不是还要洗,还是交待了秋薇放洗澡水,说:“开了水喉搁着好了,我去关。你就歇着去吧。”

    秋薇无声地退下去。

    就这么会儿工夫,陶骧已经离了静漪的眼——静漪穿过起居室,看到陶骧已经进了卧房。似乎是到了个陌生的地方,他四下里看了看,才照着床去了。

    静漪想要喊他换衣服,已经来不及,陶骧一转身便躺上了床。身子像沙袋一般沉重地倒下去,柔软的床榻便陷下去一大块。

    “小姐。”秋薇从浴室出来,悄声叫她。

    静漪摆摆手让她离开。

    知道秋薇是担心她应付不过来,她说:“去吧,没关系。”

    秋薇到底是等着张妈把解酒汤送上来,帮着端进去之后才关了房门回自己房间休息去。

    终于剩下静漪一个人对着还算安稳的陶骧。

    陶骧和衣而卧,动也不动地躺在床上,连靴子都没脱,她不禁有些气闷。

    叫他起来喝汤,他没有任何反应。

    她猛的想起浴室里洗澡水还放着,忙跑进去关掉。浴室里蒸汽腾腾,镜子上蒙了一层的白雾,她回头看看陶骧——这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起来洗澡的意思了吧——她拿了毛巾和热水过去,拧了一把湿毛巾,想给他把脸。

    毛巾有些烫手,给他擦着脸,他却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静漪从来都没有这样照顾过人,忽然有点心慌,毛巾丢在水盆里,伸手去探他的鼻息……有那么一会儿,她好像完全感觉不到他在呼吸。心里就一顿,只好凑近了些——他的呼吸很缓慢,酒气沉沉的,竟然有些凉意。

    她是发了一会儿呆,看着他方正的下巴上冒出的髭须和沉睡中皱着的眉,不知不觉手就落下去,他滚烫嘴唇上方,髭须刺到她的指尖,一阵酥麻……她惊觉,刚要收手,被他一把抓住了手。

    静漪吓怔了,一动也不动。正不知他要如何,他却很不耐烦似的又推开她的手,并且翻了个身。

    静漪受这一通惊吓,也不敢再惊动他,干脆把他扔在那里,开门出了卧室,站在起居室里半晌,心还是在狂跳。懊恼中看着自己那些东西四处堆放着,又是另一种心烦。她找了箱笼的钥匙出来,逐一地打开箱子,翻检着。

    其实没什么好收拾的,离家前,母亲仔细地连箱子里都有什么,都做好了标记,写在专门的一个小账本上交给她——哪一箱是冬衣,哪一箱是夏衣,哪一箱是春秋的……闺房里的细软,母亲也不知花了多久的时间,替她准备的色色齐全。还有些贵重的东西,也都做了特别记录。尤其杜氏母亲给她挑的几样古董,说是放在房里摆一摆,看到了就想着娘家人也在身边的意思,或可以解一下思乡之苦……她把其中一样拿了出来。

    宝蓝色的锦盒里,一尊白玉观音。

    其实是杜氏母亲想要这尊她摆了十多年的观音像跟随她出嫁,好保佑她的意思吧……

    静漪抱着观音像回到房间里去,四处看了看,这么大的卧房,却一时也找不到个合适的位置。忽又见陶骧依旧那样躺在床上,连被子都没有盖……这样下去,万一着凉,说起来,定是一段故事,还是她落不是。

    她只好放下观音像走过去。要给他盖被子,少不得先给他把靴子脱了。

    他的靴子很紧。她掰着靴底,费了好大的劲,才脱下来一只。忍不住拿在手里就想用靴底去敲他的头,哪知道刚举起来,他的手臂就晃了一下,她吓了一跳,忙把靴子放在身后……幸好他只是搓了下鼻子。

    静漪把手里的靴子扔下,又给他脱下另一只来。

    “早知道……让你睡客厅……”她低低地咕哝着,从柜子里取了被出来,给他盖上。看他还穿着衬衫马裤,半晌,才过去,替他解开了衣领下的纽扣。腰带系的也紧,她看了看,却下不去手去松开一扣……他身子真沉,幸好她受过训练,搬动动弹不得的人,还是有点技巧。饶是这样,她仍累出了一身汗,才让他在床上躺端正了。再给他盖好被子,她已经没有力气再想其他的了。

    强撑着去洗了把脸,回来匆匆地往床上一躺,几乎是在关掉床头灯的一瞬,她就跌进了黑甜乡……只是也许是错觉,她好像在这之前是听到了一声很惬意的咕哝。

    只是已困到神志不清了,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

    她梦到的应该是白狮。毛茸茸的白狮,在她面前四爪朝天地翻滚着,摸摸它的脑袋,它会舔舔她的手……

    ……

    陶骧睁眼,过了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在哪。

    他转头看了一眼,静漪缩成一小团,在床的另一侧,是他伸直手臂也触不到的距离。

    他看了眼腕表,早已经过了他每日晨练的时间。头有点沉,昨晚的酒还是喝的过量了。他只能记得自己是怎么走上来的,后来的事,印象模糊。

    他动了动身子,发觉衣服完好,又看了静漪一眼,才起身进了浴室。

    洗好了出来,他见静漪仍是那个姿势,不禁走过去,拧亮了她这一侧的床头灯——灯光下她的睡容依旧是端庄的。只是有些过于端庄,好像连睡梦中都紧绷着神经似的不得放松——他看了好一会儿,才关了灯离开。

    陶骧下楼出门,图虎翼已经守在这里等他。一旁还有岑高英。

    他不想岑高英一早也在这里候着,边走,边听着岑高英的汇报。走到大门边,岑高英也汇报完毕,等着他的示下。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章 自淡自清的梅 (十)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马鹿小姐作者:折耳 2古董杂货店2作者:匪我思存 3你的谎言也动听作者:二月生 4我的忧郁小姐作者:陈果 5佛跳墙作者:念一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