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二十一章 不静不羁的风 (九)

第二十一章 不静不羁的风 (九)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一声脆响,马鞭抽在了陶骧的颈上。

    静漪脚步迈出去又硬生生地停下,憋着没有出声。

    所有人都被定住了,陶夫人也直愣愣地看着眼前这一幕——陶骧停在那里。低着头,看不到他的表情。自颈上到下巴一道红痕立即跳了出来。陶骏虽身有残疾,到底是个汉子,又在愤怒之中,下手极狠。

    陶骧却只是愣了片刻,依旧将薄毯拿起来,掩到轮椅上,转眼看着陶骏。

    陶骏拿着马鞭的手,抖着。他也看着陶骧。他眼神中的怒意,让人不寒而栗。任是谁冷不丁被抽了这一鞭子也忍不了的,可陶骧毕竟是陶骧,他几乎是转瞬之间明白陶骏是在拿他撒气。果不其然陶骏咬牙切齿地说:“我的事,不用你管。”

    陶骧低头看着陶骏,忽然叫道:“来人!福顺?福顺呢?”

    福顺带着人从大门里跑出来,看着陶骧和陶骏,低声回道:“七爷。”

    “大少爷不舒坦,送大少爷回屋。”陶骧声音不高不低。

    陶骏铁青着脸,福顺没有立即上前。

    陶骧看了福顺,说:“福顺?”

    “我身边的人,还轮不到你来支使。”陶骏阴狠地说。他嘴唇都控制不住地在哆嗦,手上的马鞭更是抖的像风中的树枝。

    陶骧看着他的手,说:“你需要休息,大哥。”

    “我一直在休息。”陶骏说。

    陶骧抬眼看着福顺,说:“福顺,大少爷是你主子,你该知道怎么对他才是好。”

    陶骏忽然怪笑,说:“我说了,我的人还轮不到你支使。”

    他话音未落,在陶骧身后站了好一会儿了的陶夫人上前,一把抽过陶骏手中的马鞭,说:“你闹也该闹够了。现在马上给我回去。”

    “母亲!”陶骏叫道。

    “福顺,带人抬大少爷回去歇着。”陶夫人说。

    “是,太太。”福顺这才过来。他低着头,不敢看陶骏。他正要叫人同他一起抬轮椅,站在一旁的陶骧过来,从后面拉住了轮椅,和他一道抬起来。

    陶骏见状,气的脸都抽搐了,他手中已经没有可以用来打人的东西,攥成拳对着福顺便挥过去,一拳打在福顺面门上,血顿时顺着福顺的口鼻流了下来,他骂着:“狗东西,你竟然也敢欺负我是个废人……”

    “骏儿!”陶夫人怒喝。

    陶骧突然就松了手。轮椅瞬间便向地上落去,福顺反应极快,抱着就要被摔在地上的陶骏,滚落在地。轮椅落下来,砸着福顺的腿。福顺强忍着疼痛拼命护住陶骏。有他在下,陶骏安然无恙。可是他残废的身子从薄被下露出来,那样子让人不忍卒睹。

    陶夫人惊痛交加。她过来狠狠地推了一把陶骧,蹲下身将陶骏抱在怀里,一抬头狠狠地瞪着陶骧,骂道:“老七你混蛋!”

    静漪掩着嘴巴,看着陶骧冷着脸,被陶夫人骂了也没有反应,反而走到他们身边去,低声道:“我从来没有想现在这样,觉得你真是个废人。”

    陶骏想挣扎着,结果却只能从陶夫人怀里滚到一旁。在场的只有这几个人,场面却有些惨不忍睹。

    陶骧先扶起了福顺。

    他掏出手帕塞到福顺手中,指着他被血糊了半边的脸,对陶骏说:“我不管你的事,你也别糟蹋身边的人。没有他,你连床都下不来。”

    陶夫人瞪着陶骧。她手哆嗦着,指着陶骧,让他走。

    陶骧却没有立刻就走。他看着陶夫人将陶骏半扶起来,福顺过去帮忙,被陶骏一把推开。福顺还是让他倚着自己的身子,支撑在那里。

    “老七,你先回去,这里不用你。”陶夫人说。

    明明是陶骏在发疯,沉默下来的陶骧却更令她感到不安。她搀着陶骏,触到陶骏臃肿的松弛的手臂,顿时痛彻心肺。再看着挺拔结实的陶骧,她强忍着,说:“还不走?”

    陶骏喘着粗气,见母亲近乎发怒地命令下,陶骧依然不为所动,冷笑着说:“终于露出真面目来了,老七。你素日孝顺母亲,都是做样子的吧?”

    陶骧一低头,没出声。

    他弯身将轮椅扶了起来,将陶骏残疾的身子抱起依旧放回去。动作轻缓但有力,也毫不犹豫地将带子系牢固,好让陶骏安稳地在轮椅上坐着。他没有言语,只是示意福顺去照看陶骏,自己则去搀扶陶夫人。

    陶夫人身子也发抖。

    陶骧不知道她这是被陶骏还是被自己气的,也许都有。他等陶夫人站稳了,示意珂儿过来照顾。他回身一言不发地将陶骏的轮椅推起来,到大门口的门槛处他也不用人帮忙,将陶骏连轮椅带人一同抬起来越过门槛,任陶骏骂着,也不还嘴,更不为所动。

    静漪看着陶夫人跟着进去,她怕再出什么意外,忙跟着进去……她目光紧随着陶骧。比任何时候看上去都强而有力的陶骧,也比任何时候都显得孤单。

    谭园院子里空荡荡的。连电灯开着都掩饰不住萧瑟和凄惨。静漪看着陶骧将陶骏推到了正房台阶下,停下来。她也站住了。

    陶骧松了手,看着兄长,低声道:“大哥你保养些。我明天再来看你。”

    “滚!”陶骏喝道。

    陶骧站着,看了他。

    “滚!”陶骏几近声嘶力竭。

    “骏儿!”陶夫人忍无可忍,大声呵斥陶骏。“行了。你脑子不清楚,我让大夫来……”

    “谁脑子不清楚?”陶骏转向他母亲,缓慢极了。他看看陶骧,又转回来,“母亲你养了这只白眼狼三十年,知不知道他存着什么心思?母亲是老糊涂了,竟然忘了,二太太是怎么死的了么?”

    静漪耳边嗡的一响,就见随着陶骏这句话说出口,陶夫人和陶骧都僵住了。

    “几十年绝口不提这个人那件事,就以为他不清楚不在意?有谁想过,他越是不说,越是在意?越是不说,他干的那些处处与我作对的事儿,就不会有人疑心到这上头。你们以为谁是瞎的?”陶骏背对着上房,屋子里的光投在地面上,将他的身影拉的很长,恰落在陶骧的身上。

    陶骧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陶夫人身上的裙褂都在微微战抖。但是她没有说话。她也目不转睛地盯着陶骏。

    陶骏似癫狂又似完全清醒。他见母亲和弟弟谁都没有开口,冷笑了下,说:“母亲这些年的心血真没白费啊……我和阿驷都不是母亲想要的可塑之才。阿驷早早看透了,干脆做他的闲云野鹤去……”

    陶骧听到这里,问道:“大哥究竟想说什么,不妨直说。”

    他说着话,踱了两步。

    看上去步子迈的轻巧,灰色方砖上有暗红的缠枝莲花纹,他铮亮的靴子踏着,却像是能将那砖上的缠枝莲都踏个粉碎……静漪屏住了呼吸。

    “老七你发誓,从来没有怀疑过你亲娘是母亲害死的。你发誓,这些年你争名夺权,从来都不是因为你想替你亲娘翻案。你发誓,你从来没有想过让母亲为她当年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你可敢?”陶骏靠在轮椅背上,这几问,问的语气极为松弛。像是寻常兄弟间闲话一般,他随意问,也等着陶骧随意答。

    随着他最后一个字吐出来,陶骧一脚踏在方砖中央的莲花上。暗红的莲花在夜色中看起来,像是洒了满地的已经干涸的血迹。

    他听到细微的衣衫摩擦的声响,背后刮过了一阵极轻的风,然后是一声脆响——陶夫人离陶骏最近,她半转身,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陶骏脸上。

    她浑身颤抖,花了好大的气力,才说出来:“你是我亲生儿子,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来!”

    她这一掌括过去,势大力沉。

    “为了一个女人,就为了一个女人!为了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你执迷不悟,疯魔十年。你害了多少人?如今她死都死了……死不足惜的一个女人,哪怕她不死,还要借着人兴风作浪,毁我陶家安宁,我也容不得她再害人。”陶夫手中始终拿着陶骏打人的那条马鞭,“我也不该过于责怪旁人。终究是你心性不定,外邪才能入侵。莫说你才干平平,即便有那才干,这样软弱,何以担当大任?你骂老七,也是怪我。但是我不止是你们的母亲,我还是陶家的大太太。我一生都以你们父亲、以陶家荣耀为重,谁要是对这份儿心有丝毫亵渎,别怪我心狠手毒。骏儿你听的明白也好,听不明白也好,这些话我绝不会说第二次。老七你也听着,打今儿起,你这大哥,你还要不要尊重,自己掂量着办。眼下,你同静漪先走。我还有话要跟你大哥说。”

    静漪看了陶骧,他还是那一个姿势,背对着陶夫人也背对着陶骏——陶骏脸上的冷笑凝在了那里,他一瞬不瞬地盯着陶夫人。母子俩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怎样的冲突……她往前迈了两步,想过来挽了陶骧就走。

    陶骧却转身了。

    他没有看静漪。

    陶骏深吸了口气,看了陶骧,问:“还有话说?”

    陶骧看着他,很清楚地说:“大哥,我不敢。”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二十一章 不静不羁的风 (九)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轻易放火作者:墨宝非宝 2千娇百媚作者:伊人睽睽 3满盘皆输(芙蓉簟番外)作者:匪我思存 4初次爱你,为时不晚作者:准拟佳期 5春日宴作者:白鹭成双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