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番外:《美人如花隔云端》(五)

番外:《美人如花隔云端》(五)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她在昏暗的灯影中,仿佛只是个浓重的小巧纤细的黑影。可也就是这样小巧纤细的一个年轻女子,突然间身上迸发出来的气势,有了咄咄逼人的意思。

    程世运并没有阻止女儿。他看冯永好似乎是愣在了那里。这当然并不是被吓住了。冯家的家仆,无论如何,这点不卑不亢的、游刃有余总是有的。冯永好所以如此,恐怕是在静漪身上看到了另一个影子。那个他们冯家的小姐、冯老爷冯太太的独养女儿的影子……

    静漪往前走了两步,投在她身上的烛光是明亮了些。她轻柔但绝不含糊地说:“我们不是客。里头病着的那位是我外祖母。”

    “放肆!”猛然间沉沉一声怒喝,随着门帘一挑,跌落地面。

    简直就如同一件昂贵的瓷器被掷在了地上,碎裂声清晰甜脆,尚有余声缭绕半晌。这是笼在人心头的声音。

    “老爷。”冯永好急忙过去,避在冯孝章身后,躬身叫了声老爷。

    程世运也站了起来,说:“冯老先生,这一向可安好?小女静漪一时急切,未免无状,还请老先生见谅。静漪?”

    静漪没有出声。

    冯孝章背着手,走进屋子来。经过站在当间的静漪身边时,看了她一眼,回身坐在了堂上。

    静漪看着这位老人——算来也已是耄耋之年,若是没记错,老人家今年八十有三了……比起她在他跟前求学之时,并没有特别大的变化。仍是须发皆白、面容清瘦、目光湛湛然绝无寻常老人之浑浊……就连走起路来的脚步,也是轻捷有力;看衣着,此时也称得上是落在难中,仍然极为干净整洁,讲究的很。此时他盯了自己,那一言不发的样子,着实令人有几分胆寒——这老人此时一怒,官威尚且如此之重,从前穿着朝褂,还不知怎样威风凛凛呢……跟他学书画时,只觉得他一丝不苟,严厉的很,下课后也慈祥的……静漪心里有些异样,望着冯孝章,仍不出声。

    她也不是没有怨气。

    母亲临终时说的话,言犹在耳……她明白母亲离世时,是有些遗憾的。母亲的遗憾这些年都在她心上,然而这遗憾她弥补不了。

    她本应谨遵母命,同冯家老死不相往来的。但走到这一步,如何能够忍了不见呢?

    “你好大的胆子,竟然……”冯孝章捋着他雪白的胡子,开了口。

    静漪没等他说完,上前一步,跪下来给冯孝章磕了三个头。

    地上什么铺设也没有。

    她跪下时,虽隔了丝绒袍子,膝盖碰在砖地上,声音还是清清楚楚的。头也磕的很响。

    然后,她仍跪在地上,望着冯孝章,问道:“姥爷,我姥姥现在怎么样了?”

    连站在一旁的冯永好都抽了口凉气,偷看冯孝章的脸色——他们家老爷的脾气,素来是不发火便罢了,况且许是一年也发不了一次火的,可发了火就是天崩地裂一般……这程家十小姐连弯儿都不转地开口直呼姥爷……还真不知道这老爷子要怎么着呢。

    冯孝章坐着,直盯了静漪。

    “姥爷,我想见见姥姥。”静漪说。她的大眼睛眨也不眨地望着堂上这位老人。她此时仿佛并不是与他一道置身于这低矮狭小的房屋之中,而是冯府那高高的正堂……她第一次被父亲牵着手走进去,正式拜师的地方。年纪小小的她,觉得冯府的正堂是那么的高大、而接受她跪拜的堂上老人是那么的严肃。像九哥说的,这师父比家塾里的先生可吓人的多了……三哥沉稳成那样、九哥顽皮成那样,都怕师父。

    她也怕。

    不过她更多的时候觉得他亲切的很……

    就像此时她跪在这里,知道她逆了他的意思,必然是惹的他发怒的。可这白胡子老头儿,到底也还是她亲娘的父亲。尽管他直到独养女儿死,也因为当年自己的一句话,没再见她一面。

    “姥爷?”静漪轻声叫着。

    冯孝章坐的极为端正,手平稳地置于桌边。拇指上白玉扳指,柔柔地散着光……

    程世运原本担心冯孝章会一怒之下就让人把他们撵出去。虽说他要真说撵未必真撵得出去——眼下这院子里,除了近身伺候的是冯家自己人,还不都是他们的人么?可看静漪这一来,冯孝章盯了静漪有半晌,任由静漪一句接一句地发问,竟一个字都不吐……程世运索性垂手而立,先静观其变。

    “姥爷,我就想见见姥姥。看看她老人家怎么样了?是不是病的厉害。我还没见过她老人家呢……”静漪说着说着,语气更柔些,仿佛是清晨湖面上升起的水雾一般。而且就连她眼睛里,也升起了水雾。

    “我们的情况,不是日日有人同你父亲汇报么?难不成你会不知道?不知道如何来了这里?”冯孝章说着,手拍在桌案上。桌案上的烛台都跳了跳。“竟把我们硬是从天津绑架到这里来。若是没有你们这般硬来,如何会到这般田地?”

    静漪轻声道:“这全都是为了您和姥姥的安全着想……再说这不是我父亲的主意,是我的主意。您要怪就怪我好了……”

    “胡说!”冯孝章又一拍桌案,指着静漪,“你这丫头胆大包天,在我面前还信口雌黄。你当我不知道,这些人是你能支使的了的么?你可也知道,眼下战事颇紧,如何为了两个行将就木之人兴师动众?你们这是大大的不对……”

    程世运见冯孝章怒目圆睁,将他们父女二人一同斥责,刚刚躬身预备应答,就听外头有人一叠声地喊着要求见老爷。

    “老爷!”脚步声急促,有人在外头禀告,“老爷,不好了,太太昏过去了!”

    静漪心里顿时一凉,眼望着冯孝章,就见他陡然间眉头一皱,她也不等他另有反应,从地上爬起来便冲着那位刚刚进来禀报的婆子道:“我是医生。快带我去!”

    静漪跪的身上都冷了,一起身脚步趔趄。那婆子也是着急,根本顾不得其他,一边引路,一边说着可吓死人了太太就那么昏过去了呢……大夫刚走,走的时候还说没要紧事呢,瞧着也挺有能耐的大夫……

    静漪跟在她身后,前头有人提着灯笼带路。她们穿过狭窄逼仄的二进院。屋前也有人打着灯笼。晃动的灯笼令灯光交错,没的让人更加心慌起来。静漪一路小跑着,也听得到身后远远传来凌乱急促的脚步声,她只是向前赶着,待到门前也顾不得停下来,等那婆子和人说着什么的时候,她自己推开?房门便闯进去了。

    正房里的丫头婆子看到她,俱是一愣,但没有人立即拦住她。

    静漪凭着本能的判断,转向那间敞着门的东间。

    在门前稍一定神,她进到里面去。浓重的药气铺面而来,还有檀香味。显然冯老夫人在用药的同时,也怕药气太重气味不好,让人熏了香……静漪越接近冯老夫人的卧室,眼眶就越热,心更是扑通扑通跳的急切起来。也就是到了此时,才有人过来拦了拦她,说程小姐对不住您还是在这等一等吧,太太这会子得吃药呢。

    静漪站下看看,认出来正是刚刚在她跟前险些跌了茶盘的陈妈。

    她再往里走一走,也许就看到她的外祖母了。然而她就在这里,停了下来。她听到自己轻声道:“不是说……”心咚咚跳的简直要出跳到喉咙里来了,额上一层细密的汗,都是被吓出来的。

    陈妈望了望静漪身后,略一停顿,说:“程小姐您稍等。”

    陈妈将静漪留在这里,绕过屏风进去了。

    静漪透过屏风薄而透明的绢纱,看到陈妈走了进去——床上的人自然是看不清楚的,可那边晃动的影子、低声细语、还有香炉和火盆烘出来的温暖馨香,让她犹如踏进梦境……身后有人追上来想阻拦她,她也没理,自管轻迈脚步向前走。脚步轻的很,仿佛是生怕重一点点,便踏碎了梦境一般。

    房门在她身后关上了,外头的人声都被隔在了另一侧。

    几个丫头婆子忙着把床帐挂起来,床上半躺着的一位年事已高的老妇人,正由她们伺候着坐起来。她正吩咐她们快些收拾好了,请外头程家的那位小姐进来,就见丫头婆子们不约而同地停下来,回头张望——有一位身材纤细苗条的年轻女子,从屏风后走了过来。

    她脚步缓慢,仿佛步步生莲。

    她目不转睛地望着床上坐着的那位老妇人——尽管这卧室当中灯光也不明亮,尽管老妇人看上去脸色苍白且气色不佳……她的样貌、她的神情、她身上的气质,无一不散发着迷人的魔力,仿佛只在刹那间便将静漪的魂魄勾了去——如同冯家的人见到她像是见到了年轻时候的她母亲,此时她则是见到了年老时候的她母亲……连气质中那柔中带刚,都极其相似。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番外:《美人如花隔云端》(五)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劝你趁早喜欢我作者:叶斐然 2香寒作者:匪我思存 3苏记(天子谋)作者:青垚 4一生一世作者:墨宝非宝 5千屿千寻作者:明前雨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