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番外:《鸳鸯锦》(九)

番外:《鸳鸯锦》(九)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石夫人闻言,轻叹一声,半晌才说:“若果真办婚礼倒也好了呢……静漪,你我相交多年,不是外人,我就不瞒着你了。海伦一向还算是有分寸的孩子,在外头做事我们是很放心的。她这么大了,少有让我们操心的时候,唯独在这婚事上。”

    静漪看石夫人说着,从衣纽子间抽了手帕擦拭了下下巴。

    她抿了口茶。这思忖着该如何是好……

    “她在英国留学的时候是订婚了的。男孩子家里我们是认得的,以为这样总归还是不错的,虽说当时她年纪还小。哪知道这两年男孩子有些不像话。海伦要解除婚约,拖了一两年都没能够……是宁波祝家,后来举家迁至上海的。祝先生和太太都是极好的人,很喜欢海伦,希望能看在他们的面子上,原谅男孩子犯的错,不至于解除婚约。我心疼海伦,但凡是她真有心要原谅,我也只能同意。毕竟也是看着那孩子长大的,我们还是希望他们能和好的。祝家的男孩子总是没改了毛病,海伦不容忍,我们做父母亲的,这样的情形,的确是不能硬是把女儿交过去的。这一样我们是有共识的……就是这厢没有弄清爽,不好先接受旁人的追求的。否则外人不知情况,未必不会说石家的大小姐脚踩两只船,太难听。海伦这孩子,以为她稳重有主见,遇到感情的事一样昏头。敬昌同海伦谈过一次,没有奏效。他是讲究体面的人,担心闹出不好的传闻来,让人议论,对海伦将来也不好。海伦平时性子安静,这回跟她父亲顶撞起来,把她父亲气的不轻。敬昌才不许她出门,让人替她辞了医院的工、向学校告了假。你看,静漪,这家里忽的出了这桩事,我只好两头劝说……敬昌原先就有点老?毛病,这下气的犯了。虽说生气,还好想着正式出面,同祝家商定正式解除婚约。祝先生和祝太太又要亲自来一趟……”

    静漪听着,这情形和家里是差不多的……陶骧也气的很。要是知道了麒麟追求的是海伦,也不知道会怎么样……她心里一阵乱。

    石夫人见她不语,认为她这是不便发表意见的缘故,就说:“你整日家里家外忙着,这些事实不上心的吧?”

    “我知道的事情很少。先前晓得大小姐是订了婚的,并不知道是祝家。祝家的男孩子我见过大公子,还是不错的。”静漪中肯地说。祝家是官宦世家,从早前不论哪一任政府,都能混上个一官半职的。祝家大公子现在交通部任职,是很有前途的。“是哪一位公子呢?”

    “唉,是二公子希亚。太不像样了些……若能都改了还好,可我看是难了。讲真心话,海伦嫁到祝家是好人家没错,可是要讲祝家老二做我的女婿,我不情愿的。这是家事,本该及时不好意思,静漪,让你笑话了。”石夫人叹气,同静漪道歉。

    静漪忙摇手,说:“我这么听着,既是祝家那男孩子已然是同海伦解除婚约了,就让海伦自由选择好了。总归她的幸福,还得她做主的。”

    “当初订婚,我也是不同意的。她年纪还小,不过十八·九岁,懂得什么呢。有人对她好,又在外头求学,自然就什么都信赖他的。订了婚才告诉我们。当初就要结婚,幸而我们阻拦了一下,要她先完成学业的。这一次怕也不是说追求她的男孩子不好,听说是空军的小伙子……我同敬昌说,要不就看看那孩子,或者通过空军的人调查调查。敬昌在气头上,坚决不肯。说是那小伙子不稳重,战时驾着飞机乱飞跟姑娘家求爱太不像话。我悄悄使人打听,被敬昌知道了大大地发了一通脾气,我再也没辙。静漪啊,还有一样,可让我担心,听安娜说,那孩子似乎比海伦小上好几岁呢……”石夫人说着说着,开始担忧这个。

    静漪在这样情形下,居然想笑。

    石夫人毕竟是慈母啊……

    静漪正要说什么,就听外头安娜敲门进来。因跑的有点急了,安娜进门微微喘息,对她母亲道:“妈妈,姐姐没有在她房间呢。”

    石夫人眉头一皱。

    安娜看看静漪,没有出声。

    石夫人说:“花园呢?都找过了么?”

    “找过了,都没有。”安娜说。

    静漪不作声,看看安娜,觉得这石家的二小姐可不像是发慌的模样。她心内感慨,当然不便就说什么,只见石夫人着急,她就想要告辞。

    “让六姨过来。我问问她,到底怎么回事。”石夫人显然也着急的,只是得耐着性子

    此时恰好石家的佣人来,说陶司令有电话来。

    电话接进来,石夫人先接了起来,不一会儿便转交给静漪。静漪见陶骧突然电话来,想到他要带遂心姐妹去外祖父家的,许是有什么急事,不想接了电话,陶骧在电话里从容地和她说,他和孩子们都在冯公馆,让她回来直接过来。静漪也明白陶骧话里的意思,挂了电话,对石夫人说:“外祖父这两日身上不爽利,牧之过去探望了。夫人,这会儿也不早了,我就告辞吧。”

    石夫人因为海伦的事难免心焦些,也就不强留静漪了。

    她亲自送静漪出来。

    静漪上车前执着她的手,紧紧一握,说:“改日再见。不要过于担心。孩子们虽然做事冲动些,也都大了,会明白什么是好的。”

    石夫人点头。等静漪车子离开,她一回身,看到站在身后的安娜。

    安娜被母亲盯着,立即过来搂着她的肩膀,说:“妈妈,您干嘛这么看着我的,我好怕的。”

    石夫人拉着她的手让她站好了,仍是盯着她,过一会儿,说:“你跟我进来说话。”

    她走在前头,疾步如风。

    安娜跟上去,母女俩仍在刚刚招待静漪的小客厅里坐了。

    “你刚刚来送茶点的时候,海伦就出门了吧?”石夫人问。

    安娜抿了抿唇。

    “说吧,是去哪里了?”石夫人显得很累。

    安娜小声说:“妈妈……”

    石夫人摆手,说:“要撒谎就不要和妈妈说了。爸爸都已经气到生病了,你还要帮着姐姐惹事么?再这么下去,你不是帮助她了。爸爸和妈妈又不是反对她要自由。”

    “可是妈妈,我看姐姐实在是可怜的很……她也不要怎么样。她不要爸爸和妈妈同意的……她说他们可以自己负担自己的生活。我见过陶少校,是个很值得信赖的人。姐姐是遇到他,才又对人对爱情抱了希望的。”安娜过来,蹲在母亲身边,握了她的手,“好妈妈,您就同爸爸说一说,不好吗?爸爸最疼姐姐的。”

    “就是疼她,才不能让她犯错。”石夫人说。

    安娜又抿了抿唇,摇摇头,说:“妈妈,姐姐是不会再犯错的。她跟祝希亚解除婚约拖了这么久,才是犯错。陶宗麒不是祝希亚,他……”

    “安娜!”石夫人喝止安娜,“你姐姐的事,不准你再瞎掺合了。她是怎么出去的?卫兵都交代过了,不准放她出去。你们两个,胆子这么大,爸爸知道了会难过的。”

    安娜小声说:“其实也不用怎么躲着卫兵……咱们家地下室有个出口,直通后山,有个一人多高的洞呢……还是约翰发现告诉我们的。我们还说,这个洞其实做防空洞很好的。”

    石夫人瞪了安娜一会儿,简直要说不出话来了。

    安娜见母亲气极,只好双手合十求她饶过。

    “你们哪……”石夫人又气又急又无奈,心想自己可不能先乱了阵脚,正要告诉安娜先保密,却听见一个低沉的声音在问“安娜,你刚刚说那是谁”?她吓了一跳,果然看到丈夫披着外衣站在那里,眉皱的很紧,本来就威严的面貌显得更加令人生畏。“哟,你这怎么就下来了?医生不是让你好好儿休息嘛?”

    石敬昌过来,往沙发上一坐,看着手足无措的小女儿,说:“我让你说,那个飞行员,叫什么?”

    “陶宗麒。”安娜见父亲并不像是非常生气的样子,小声说。

    “怎么了?”石夫人看看丈夫的脸色。虽然仍是严肃的,看上去却是让人燃起一丝希望的。说到底她也还是盼着海伦的选择能够得到她父亲的认可……就像她从心里是希望海伦自己选择的丈夫,果然是值得她赴汤蹈火的一样。

    石敬昌沉默了一会儿,说:“刚刚陶太太在这里?”

    “是呢,略坐了坐就走的。也是我昏了头,竟忘了通知她……”石夫人说着,忽的顿住了。她疑惑地望着石敬昌,眼睛突然睁大了些,“难道……”

    “我直接找老安确认下。当时气昏头了,他们来告诉我的时候,说空军方面不肯透露个驾着飞机乱来的到底是谁,我也就没有让继续查。”石敬昌说。

    石夫人问:“让东胜问问?我前天不是说要找东胜……”

    “东胜也未必知道的确切。陶家这孩子的身份应该是保密到空军有限的几个人那里的。姓、名、飞机编号,都对在一处才能确定是不是的。”石敬昌说。

    石夫人愣愣地瞅着他,半晌才说了句“这怎么可能呢”……

    ……

    “十小姐。”程倚看到静漪进了门,忙过来请了个安。

    “阿倚啊?”静漪答应着。程倚从冯家到了这边,就被派过来帮忙了。

    “哎,您快些进屋吧。外头真冷……老爷和太太、三少爷三少奶奶,九少爷九少奶奶原都在这的,现就剩下姑爷一个在冯老太爷跟前儿呢。”程倚说着,请静漪一路往里。他并没有跟着静漪进去。这院落并不大,穿过小院子进了门,再往里走一进就是内室了。他在外头行走的,不便入内。好在院子里开了电灯,亮堂也是够亮堂的。

    静漪自己走进去,就听见里头有说话声了。

    还没进门,门倒先开了,她看到陶骧出来了,一眼瞧见她,他说:“还好姥爷这会儿还没睡呢。”

    他站在那里等着她走过去。

    因四下里没有动静,他趁着握起她的手,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却不巧这时候门一开,冯老夫人的丫头小环正看到这一幕,顿时一低头转身对内声音不高不低地说:“老太太,是静漪小姐来了。”

    她说完侧身避让,说静漪小姐里头请吧。

    静漪干脆就当做没有看到小环眼里那笑意,抽手就预备自个儿先往里走。不想陶骧握着她的手根本不松开。她挣了下反而被握的更紧些,脸上一热心里一慌简直忍不住要跺脚了……陶骧却拉着她,说:“来啊。”

    他声音极沉。落在她耳中,就像直落进心里。她本想着姥爷那么古板的人,他们是不该这样行迹亲密地出现在他面前的,可陶骧手温暖厚实,真让她也舍不得就放开,于是她跟在陶骧身后迈步进房,两人一起绕过那螺钿屏风,进来一看,冯老夫人正坐在床边拿着本书给冯孝章读呢。看到外孙女夫妻俩进来了,冯老夫人书一放,摘下花镜来挂在颈上,先对冯孝章道:“瞧,这不是来了?你念啊念的,念了一整晚。”

    冯孝章在床上坐着。听老妻这么说,他咳了咳。

    虽在病中,卧于榻上,衣装仍是整齐。看到静漪和陶骧手拉手进来,他花白的长眉微微抖动,眼见着静漪脸就红了,他缓缓地“嗯”了一声,说:“这早晚又过来做什么?”

    语气是不甚好,手一摆,指了指床边的长凳。

    静漪却没听他的,陶骧手一放,她过去坐到床沿上,凑近了看着姥爷,说:“让我看看,是不是真好多了?”

    陶骧和冯老夫人在一旁微笑看着静漪伸手握了冯老爷子的手,摸摸手、摸摸额头,老爷子是一脸的不自在,偏偏静漪一本正经的,他也不好说什么,只听静漪看着他说“嗯,还不错,您可得听大夫的话,不能总夜里看书到下半宿,睡不好,可不容易生病么”……他咳了一声,转眼望着陶骧,说:“快把这啰嗦丫头带走。”

    “咦?”静漪笑。

    “不老老实实在家里带孩子,自己出去玩到这么晚才回来。”冯孝章说。

    冯老夫人笑道:“她出去也是为了正经事嘛。不过时候确实不早了,漪儿,和牧之家去歇着吧,明儿再来。姥爷好着呢,不用担心。”

    “以后啊,有我在家带孩子的时候呢。”静漪笑着,看看表,这才起身跟姥爷和姥姥说晚安。

    陶骧始终安稳地陪着她,并不插嘴。

    冯公馆距离他们的住处很近,出来静漪就问陶骧:“累不累?想不想走走?”

    陶骧看了她,问:“姥姥不是说,让回去早点儿休息吗?”

    他笑微微的,声音越来越低。

    静漪轻轻哼了一声。

    陶骧挥了挥手,示意路四海他们后头跟着就行。他自己拉了静漪的手,与她一同慢慢走着。天气寒冷,尽管在沉沉的夜色围拢之下,还是能看到他们呼出的白汽。

    “怎么了,不是每次去石家都很愉快的么?”陶骧把静漪的手裹在手心里,问。

    “嗯。”静漪低着头。漆皮鞋踢着地面,踢踢踏踏的,像和缓而优雅的节拍。“没有不愉快的。”

    “哦?”陶骧应着,“那是有别的事。”

    “嗯。”静漪抬起头来,看着前方蜿蜒的小路。上坡上的路既狭窄又弯曲,她倒是很喜欢这样的小路,有时候就从家里走到这边来的……但是和陶骧散着步走在这里,还是第一次呢。

    “姥爷是因为看我带称心来,才那么说的。”陶骧说。

    他笑笑。

    老爷子也是有趣的很。不管怎么样疼静漪,嘴上还是偏着他的。

    “我知道。平时还不是我带,你就带一两回,姥爷就要抱怨我。”静漪打鼻子里哼了一声,忍不住戳了戳陶骧的腮帮子,“可恶……”

    陶骧看她,忽的低下身,静漪被他吓了一跳,怕他再来刚刚偷袭那样,被下属看到该多不好啊,不过还没等她避开,陶骧就停在那里,脸对着脸,小声说:“再说我可恶?再说我可恶,我今天可不能饶你。”

    静漪就觉得脸上烧起来,轻声说:“不行的。”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番外:《鸳鸯锦》(九)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夏梦狂诗曲I作者:君子以泽 2良言写意作者:木浮生 3孤城闭作者:米兰Lady 4云中歌 大汉情缘(桐华) 5轻易放火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