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九章 乍沉乍酣的梦 (六)

第十九章 乍沉乍酣的梦 (六)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我看画的那么好,舍不得丢。果然从前乔妈说的对,哪儿有废物啊?收着总有一日用的上。看,如今不就是?”秋薇笑着说。

    静漪点点头。

    也已经很久了,她都忘了自己画过这样的画。从前仿佛有过很多,亲手烧掉的也有,一张张都丢进炭盆里,顷刻间化为灰烬……曾经有过的梅枝疏斜前,独立风中的身影,也早就随之化为了一缕淡淡的青烟。

    “还有兰花什么的……绣出来也好看。张妈绣梅花,回头我绣兰花吧。”秋薇说。

    张妈却看出来静漪脸色有点不太好,忙拿了扇子给她扇着风,问道:“少奶奶,这会儿热气也出来了,要不上去歇着吧,屋里凉快。”

    静漪刚想起身,听见里面有人在叫七少奶奶。

    张妈听出来是萝蕤堂宋妈的声音,忙进了屋子,果然是宋妈。原来是陶因泽姐妹约着来了。一同来的还有大少奶奶和麒麟儿。

    静漪忙迎出来,听着麒麟张口便问七叔在家么,她笑着说:“七叔有事,刚刚才出门。”

    “那什么时候回来?”麒麟有些失望。

    “七叔没说呢。”静漪抱歉地说。

    “麟儿下了学,紧赶着就要过来看七叔。”符黎贞笑着说。

    静漪牵了麒麟的手,忙着请陶因泽她们坐,陶因泽慢腾腾地走着,却指着后院的方向,说:“我想着你这里,外头的平台大大的,乘凉正好。”

    “是呢,静漪,我们外头坐会儿去。”陶因润扇着扇子,笑着说。

    静漪吩咐张妈她们快些准备茶点,陶因清说着要吃冰,张妈也就去准备了。

    出了后门,在平台上依次坐了,陶因润说:“还以为老七在呢,正好儿把他堵住,好先蹭他一顿饭,怎么又出门了?”她笑着,细看了静漪。

    静漪站着呢,忙说:“是有急事。”

    “那我们可是叫了席面,不成,这得记在他账上。”陶因润笑道。

    静漪便说:“姑奶奶,他不在家,还有我嘛。”

    “那不成,打了胜仗的是老七,该请客的也是老七。”陶因润说着看静漪。

    “姑奶奶,那可就反了,打了胜仗回来,不该是姑奶奶请他喝酒么?”静漪笑问。

    陶因润一摊手,说:“你们听听,这还没怎么着呢,就替老七心疼钱了?”

    静漪只是笑。

    陶因润看了她,忍不住扯着她的小发卷儿,道:“亏得你这个丫头,胆子比倭瓜还大——到如今怕是陶司令两千铁骑破十万大军的消息都给人忘了个干净,司令太太随夫出征的事儿,还被念叨的紧呢——你同老七一样,都是一战成名。”

    静漪赧然。

    “报纸我还都留着。你同老七站在一处的相片子,我让人去报社要了来。给你拿来了,你自个儿收着的。”陶因润笑眯眯的,很显然对静漪的惊世骇俗之举,打心眼儿里是赞成的。她把随身带着的手帕包打开给静漪。

    静漪接了。是个叠成长方的小布包,打开来,是几张相片。有的是她穿着衬衫长裤,在医院服务的时候被拍的;还有一张是她挽着陶骧的胳膊,从吴府走出来——她不记得自己曾经那样笑过。还是在他身边……她抚了抚鬓边的小发卷儿。

    陶因清则说:“三姐你还称赞她,她这倭瓜胆子,我是伏了。改日再惹出什么祸来,我可都不惊奇。静漪啊,四姑奶奶这话搁这儿,你听着,我瞧着你呢,来日方长,你可别回回都心血来潮、怎么吓人怎么来,我们岁数也不小了,经不得吓。”

    “你在谁跟前儿呢,敢说自己岁数大?”陶因泽哼了一声。

    陶因清便笑了,撇了下嘴,又问:“老七什么时候回来?今儿的席面都是他爱吃的菜。”

    静漪摇头,说:“他没说呢。”

    “老七也是真捞不着清闲……静漪,你们的游泳池什么时候放水?往下天儿热了,我可是要来游水的。”陶因清说。

    静漪看了眼草坪处,说:“我正琢磨着让人快些把泳池清扫出来,好放了水呢。用不了几日就得,姑奶奶随时来吧。”

    “随时来?那不成。随时来会打搅你们的。”陶因清笑着说。

    张妈带着月儿和秋薇端上来茶点,静漪正奉茶,听陶因清这么一说,脸上就发热,说:“姑奶奶喝茶……不怕的,说什么打搅的话……”

    陶因清看她瞬间涨红了脸,还想开句玩笑,被一旁坐着的陶因润拿扇柄点在手臂上,于是笑着接了茶。

    “这是要做什么?”陶因泽舒服地靠在长沙发上。静漪早就让秋薇特地进去拿了几个靠垫来,此时她靠着垫子,坐的正好,发现了放在一边的那些丝线和绣品。张妈忙拿了给她看。她拿在手中,从脖子上拿起花镜来瞧着。陶因润和陶因清则由月儿带着走下去看泳池去了——陶因泽看了张妈,问道:“这是你的手艺吧?”

    张妈点头,笑着回道:“是的,老姑太太。”

    “也就是你有这样的手艺。快三十年了,我还想着当年,府里上上下下,提起绣活儿来,你是首屈一指。两代姑奶奶的嫁妆,你没少出力。就是这些年,你也上了年纪,偷了懒。”陶因泽说着,看张妈。

    张妈低了头,说:“姑太太,我的眼也花了。绣这些东西,早就力不从心。姑太太看看这些个,不能和当年比了。”

    陶因泽把那小肚兜来回地翻看着,瞥了坐在一旁给她剥荔枝皮的静漪,“准备你们七少奶奶养孩子的东西了?”

    “姑奶奶,”符黎贞见静漪原本就红了的脸,瞬间变的更红,“瞧您,七妹都臊了。”

    “咦,这有什么可臊的?小媳妇儿家的,养孩子不是再平常不过的事儿?前阵子嚷嚷着出洋出洋,这会子瞧这样子是不去了,老七也不打仗了,还不养孩子?合着前头那些补药都白吃了么?”陶因泽让宋妈给她点上水烟,笑眯眯地说。

    “姑奶奶!”静漪低声。

    “太姑奶奶,”麒麟儿偎在陶因泽身边,回头问道:“太姑奶奶,什么是养孩子?”

    “小鬼,没有你听不到的话。七婶回头给你领个小弟弟来,那就叫养孩子。”陶因泽笑着说。

    静漪恨不得捂着麒麟的耳朵。正窘的不得了,符氏笑道:“这么说,七妹决定了?”

    “是,大嫂。”静漪说。

    符氏看着她,点点头,道:“这最好。”

    “走也好,留也好,在我看来倒都没什么大不了的。”陶因泽望着静漪,“打你们进了陶家的门儿,就烙上了这个姓。要想去了,无异剥皮剔骨,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儿。”

    符氏和静漪都沉默。

    “大少奶奶,该给麒麟断奶了吧?”陶因泽抚着麒麟的脸蛋儿,问道。

    “是,姑奶奶。”符氏挑了一勺子红豆,一边说,一边凑近了麒麟儿。

    麒麟罕见地从母亲手里拿过银匙来,说:“娘,我自个儿吃。”

    麒麟挑了一勺红豆冰沙,“太姑奶奶……小婶……娘……”

    挨个儿的让着。大人们都笑着推辞,他才吃起来。

    陶因泽笑了,看着麒麟爬上藤椅,埋头吃红豆冰沙去了,道:“到底是他父亲下了狠心,男娃就该这么养——我看这两年骏哥儿精神也好多了,瘦了些也开朗些。都是你照顾的好的缘故。”

    符氏拿了手帕给麒麟儿擦着嘴角沾上的红豆汁,低声道:“我哪有做什么。”

    “照顾病人不易。”陶因泽嗓音低沉,吸着水烟。

    静漪看符氏低垂眼帘,平静的面上似有一片阴影掠过,转瞬即逝。她给符氏倒了茶,符氏抬眼望她,净白细腻的肌肤,焕发着光彩似的……她心里一动,目光在符氏周身一转,赶忙移开,却正巧看到姑奶奶也在看符氏。那目光,深沉中自有几分探究,也就带着冷淡和难以捉摸。她不自觉便也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以符氏之精明,不会不觉察,可她偏偏就没有丝毫察觉的迹象。

    “七妹,”符氏转眼看着静漪,“你的冰都融了。不能吃冰?”

    “哦,不是的。”静漪忙说。

    符氏也拿起勺子来,舀了一勺冰沙含在口中,说:“真是,七妹你这里的冰沙口味都特别些。”

    陶因泽淡淡一笑,道:“都少吃些凉东西吧,别仗着年轻,生冷不忌的……你们只管在那大日头底下站着,还不快回来坐下?”

    “就来。”远远的,陶因清笑道。撑着洋伞,和陶因润一道往回走,“若是这会儿泳池里有水,我都想下水游一游了。”

    麒麟儿忽然说:“我也想跟太姑奶奶一道游水。”

    “麟儿不要的。”符黎贞立即说。她的声音有些高,麒麟儿吓了一跳似的,不出声了。

    陶因泽说:“哪个男孩子不是玩儿水玩儿大的,偏你又不肯让他学这个了。泳池的水能有多深?再说你防着这、防着那,总防不了有一日他得成家立业、娶妻生子。”

    “姑奶奶,咱们说的是游水。”静漪见符氏变了脸色,怕姑奶奶说的重了她更尴尬,笑着说,“任医生也说过,要是天气合适,姑奶奶您下水活动一下,对身体恢复再好不过的。”

    “我这把老骨头,说散掉就散掉的,甭那么仔细对待就是了。”陶因泽笑着说,“说到任医生,是不是新近在筹备婚事?怎么这两次都是胡医生来替她出诊的。”

    静漪摇头道:“任医生姨母病中,她连工作都耽搁了。”

    “哦?那要让人去瞧瞧了。这两年多蒙她照料。她有事,我们不能袖手旁观。”陶因泽正色道。

    “是,姑奶奶。我去医院探望。”静漪说。

    时候差不多,外面酒楼送席面的到。陶因泽也不让静漪张罗,吩咐张妈宋妈去布置好,才带女人们进去用餐。

    她们玩的高兴,直到日落时分才离开。

    静漪送了她们走,回到房里顿时觉得累。她斜靠在榻上,秋薇给她捶着腿。见她懒懒的,问她要不要睡一会儿。

    “没有电话回来?”静漪问。眼看快晚饭时候了,陶骧一整天都没有消息。

    “没有。”秋薇轻声说,“打电话去问问?”

    “不用。”风扇开着,静漪觉得凉,让秋薇去关掉。

    张妈给静漪拿了条薄毯子来盖在身上。

    静漪看着薄毯上的花样……用的很旧的一条薄毯子。原本明黄的绸子,都成了姜黄色。绣的牡丹花,花瓣下的底子还是鲜亮的——是她母亲用过的旧东西。那年离家,最后挑了几样母亲贴身用的,就有这条薄毯。

    “绣的真细致。”张妈轻声说。

    静漪淡淡一笑,点头,看了张妈,说:“张妈你绣的也好。那白梅……就用鸽子灰底子吧,好看。”

    “是,少奶奶。”张妈答应。她看着静漪,“少奶奶喜欢梅花,我那里有几副收着的绣品,去找出来给少奶奶看,或者合用……”

    她说着,对静漪稍稍屈膝行礼,匆匆便退了下去。

    秋薇回来,不明就里,问道:“张妈这么着急做什么去了?小姐,大少奶奶落了孙少爷的东西在这里。”

    静漪看了她。

    秋薇把一个小遮阳帽拿过来,说:“大少奶奶那么仔细,怎么孙少爷的东西都会落了……小姐,我看大少奶奶今儿有点不自在。”

    静漪接了小帽子,拿在手里看了看,说:“别多事。”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九章 乍沉乍酣的梦 (六)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帝皇书 下卷作者:星零 2人间告白作者:金鱼酱 3美人逆鳞作者:莲沐初光 4玉楼春作者:清歌一片 5风月不相关作者:白鹭成双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