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番外:《美人如花隔云端》(四)

番外:《美人如花隔云端》(四)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这一处清净的小院落,应该就是外祖父母冯孝章夫妇的临时落脚之所。

    程世运见目的地已到,与陶骧简单交谈几句,便说军务要紧,让陶骧先走。已经有人先去敲门。院内的守卫显然谨慎,盘问许久才开门。林之忓随程世运先走一步。

    陶骧见静漪还没跟上去,只是望着自己。眼神里有一丝的舍不得。他看看已经走进院门的岳父,低声对静漪道:“快去吧。不是想这天想了很久了?”

    静漪说:“我等你走了再进去……有点怕。”

    虽然等着一日也等了很久,事到临头当然是忐忑不安的。有父亲在前,外祖父就是不待见他们,也总有父亲挡着。可她就是到了这儿,才觉得心里打鼓。

    陶骧又抚抚她的后脑勺,说:“你真是谁都怕些,就只是不怕我,是吗?”

    静漪默不作声。

    陶骧含着笑,低声道:“再不进去,我走不了,可耽误事儿。”

    “谁耽误你了……”静漪也知道自己眼下这个样子,实在是有点不像话,“你走啊。”

    陶骧垂下手来,托了静漪的手,紧紧一握。

    这里明中暗处都有好些人,实在不能有更亲昵的举动,然而他望着她的眼神,和她望着他的眼神里,都是藏也藏不住的关心和爱意……陶骧没有再说什么,松了手便转身离去。

    静漪站在原地没有动,眼看着陶骧上车——几辆车子迅速消失在夜色中,快的就像是陶骧离开时那步伐……她听到有人叫她十小姐。不用回头也知道是之忓。定定心神,她低头往院内走去。

    之忓随着她走进院中,听静漪问道:“老爷呢?”

    静漪望望这小院中,同她的设想一般无二的洁净,也不见杂人。

    之忓低声道:“十小姐,冯家的大管家说冯老先生不见客。老爷正在厅里等候。”

    静漪皱了下眉。

    虽是来之前就已经预想到会吃这样的闭门羹,可想想父亲这样的人,居然还能来、吃过闭门羹之后还能耐着性子等候,她也有些莫名难受。

    看出她脸色微变,之忓心里便是一惊。转念一想以她的性子,断不会在此时此地做出什么让人难办的事来的,忙上前一步替她开了上房门。

    静漪便看到父亲正坐在正厅里,见她进来,问道:“牧之走了?”

    “是。”静漪答应着,走近些。

    这院子小巧,房屋也不大。正厅里点的是蜡烛,习惯了电灯,顿觉此处昏暗。静漪适应了屋内的光线,看清楚除了父亲、之忓和她自己之外,屋子里另有一人,正望着她。见她注意到自己,那人视线放低些,对程世运道:“程先生还是请回吧,我们老爷和太太此时确实不便见客。”

    静漪认出来,果然是冯永好。

    冯永好转达的,自然是冯孝章的意思。

    傻子也听得出来,这便是明着逐客的婉转表达。

    冯家的大管家,从前因为他脸上有几颗麻子,又不喜欢他们这几个顽童在冯家花园子里捉弄老爷养的金鱼,被九哥背地里叫他芝麻官的……九哥说宰相家奴七品官,大管家还是很有点七品官的官威的。多年不见,他年岁长了这许多,仍然是很威风的。这倒也确然是冯家家奴该有的气度。

    静漪见父亲没立即出声,自己也便坐在了父亲的下手,听到父亲说:“时候不早,冯老先生不见客是应该的。我们不打扰老先生休息,在这等着便是。”

    冯永好垂着手,微微笑着说:“程先生您别为难我一下人……我们老爷的意思,我已经转达了。您就是等到天亮,老爷不见客,仍是不见客的。”

    程世运还没说话,静漪掏出怀表来,对着烛光一按,看看时间。她没出声,但她能觉察到从她拿出怀表来的一刹那,那人的目光便追了过来……她从容地将怀表放回衣袋中,望向静坐上手的父亲——程世运扶着扶手,纹丝不动,入定一般。

    静漪忽的想笑。

    不知怎地,她竟觉得父亲有些耍赖的意思了……这在她,简直是不能想象的。她的父亲,呼风唤雨撒豆成兵的父亲,为了达到见外祖父的目的,竟要靠耍赖……她想想或许外祖父也已经气的发昏。想必他老人家活了这么多年,极少有人敢勉强他呢。

    这时候程世运转脸望了静漪一眼。

    静漪看父亲面上淡淡的,眼神也淡淡的,却忽的意会到,轻声开口问道:“请问老太太现在怎么样了?”

    冯永好闭口不言。忽变的面人似的安静。想必是见这两父女赖在这里不走,既是赶不出去,也抱定一问摇头三不知的态度耗到底了。

    静漪见他不语,有心再问,程世运示意她安静,片刻之后,从里面出来两个人,是两个年纪已然不轻的婆子。走在前头的那位先说冯大管家,这是照主子的吩咐送夜宵来的。静漪仔细听着,只说是主子,并没有说是谁吩咐的呢,心里就一动。冯永好显然意外了些,并没有当着客人细问,仍是站在原处,等她们上前送茶点。

    静漪看婆子们把茶盘中的食物放在小方桌上,香甜的味道令人立时便觉得心头熨帖起来。此时寒夜深沉,有碗精细的甜品自然是再好不过的,纵然是谁也没有心情去享用……她轻声说了句辛苦。

    她声音很轻,大约只有近处的人才听得见。

    那婆子收住茶盘的动作因她这一句话,原本低着头呢,迅速半抬眼望了她,顿时茶盘都险些掉在地上。静漪看她嘴唇发颤,虽没出声,像是在叫小姐,忙伸手要扶她。

    “陈妈,还不快退下!”冯永好突然沉声道,“不成体统。”

    “大管家,不必如此。”静漪立即说。她晓得不过是因为这位陈妈看了她一眼而已。她也明白冯家这等朱门高第,规矩森严的地方,下人行差踏错一丝一毫,也要受罚的。看这样子陈妈也是冯家的老家人了,这定是因为自己和母亲过于相像……对这一点她的认识总是模糊。在她看来,母亲比自己要美丽的多了。

    陈妈却给她正经屈膝行礼,再忙忙地退了下去。

    静漪看了仍旧垂着手面人儿似的站在那里的冯大管家,有心再出声说句什么,但见身旁的父亲好整以暇地将桌上的碗端了起来,一副自在的样子,于是又忍了下来。

    程世运拿了小瓷勺,舀着碗中的五谷甜粥,说:“静漪也尝一尝吧。”

    静漪本不想动用。在这等气氛下,如何吃的下?可她见父亲似乎完全不介意,反倒像是很看重这碗粥似的,狐疑地端起碗来。

    看这也就是很普通的五谷粥罢了。

    静漪舀了一勺送入口中时是这么想的。可软糯香滑的甜粥铺在舌尖上,覆盖味蕾的一刹那,她有种瞬间便被俘获的感觉……她转脸看着父亲。

    父女俩对视一眼,同时又各自舀了一勺粥。

    冯永好和林之忓距离他们俩都不远,此时都当没看到他们顽童吃到爱吃的糖果似的得意样子。冯大管家还特特地转身去挑了挑烛芯……

    静漪轻声说:“父亲,这个粥……怎么这么好吃?”

    程世运也轻声道:“不知道。”

    静漪轻笑出声。笑过,又觉得感慨。

    幼时在冯家学画时,点心是从来不缺的,偶尔师父留饭,印象里,饭菜味道也是上佳。她们家里饭菜也是京城数得着的精致上乘,并不是没见识过好东西。况且依着她母亲的手艺,偶尔下厨做一样,味道总是令人惊艳。却也没有吃过这个,又简单,又真新鲜……她吃到一半时,却放下了碗。

    她想或许母亲并不是不会做这样的吃食,而是她离开冯家的时候,便已经同冯家断绝了一切联系。不管她愿意还是不愿意。

    程世运看静漪忽的像支被风吹蔫儿了的兰花似的没了精神,正想要说句话,就见静漪坐直了,直对着冯永好说:“大管家,烦你进去跟姥爷说,我想见姥姥。我是医生,姥姥病成这样,我不亲眼看看,放心不下。”

    冯永好站在那儿好好儿的已经有大半晌。他年岁也大了,站着简直也能睡过去。这会子被静漪忽然这么一说,连姥姥、姥爷都叫出来了,显然是吓的不轻。他张了张口,望着这个美的跟小仙女儿似的程家十小姐,暗暗叫苦,嘴上却不得不说:“这……这这……这……我家老爷说了不见客……”

    “我们不是客。”静漪站了起来。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番外:《美人如花隔云端》(四)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春闺梦里人作者:白鹭成双 2光芒纪作者:侧侧轻寒 3爱情的开关作者:匪我思存 4春日宴作者:白鹭成双 5苏记(天子谋)作者:青垚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