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五章 缘深缘浅的渊 (十四)

第五章 缘深缘浅的渊 (十四)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回去的路上,索长官问了一句,侍从室是不是人手不太够?有几位下调作战部队了。

    仿佛是不经意的提了提而已。

    他下车便摇电话给军官学校的校长钱博呈,要本届毕业生的花名册。

    钱校长听说他要选侍从官,即刻就说:除了程之忱,要谁都可以。

    他却没明说这句话:要的就是程之忱。只是问,这是为何?

    钱博呈说,绍谦兄,之忱非池中之物。作战部队比侍从室更适合他。你素来爱才,不要阻挡他的前程。陶系与白系都已经打过招呼想要将他招致麾下,我都没有放人。

    没想到陶系和白系先下手为强,他笑着说,至于么,不过是个成绩不错的学员。

    千军万马容易得,良将一位也难求,绍谦兄怎么会不懂这其中的利害?钱校长问他。

    他自己的意思呢?他问钱校长。

    意向未明。但,去作战部队是定了的。钱博呈语气十分肯定。而且语带骄傲。他说,绍谦兄,好几届毕业生没有出过这样的人才了。

    他于是拍板,说:就要程之忱。

    侍从室那种地方,会消磨了这个军事天才身上的锐气。钱博呈直言。并不怕得罪他这个老朋友。

    他知道侍从室地位之重要、之敏感。也正因为如此,他坚持要程之忱。

    钱博呈让步,说,让程之忱自己选择。

    最终,程之忱还是到了作战部队。仗打的多了,之忱屡立战功,请功的名单中、颁布的嘉奖令上常有他的名字。后来,程之忱娶了钱校长的独生女,只是婚后不久,妻子病逝……索长官再次注意到程之忱,是因程之忱在索系与白系部队的一次小规模冲突中,措施得当,没有使冲突升级,从而使得两下里仍相安无事。

    索长官收到报告后,只问了他一句:又是那个程之忱吗?

    之后他将程之忱上调至索长官身边。名义上是侍从武官,实际上他的身份更接近于参谋,颇受索长官赏识,渐渐呈倚重之势……

    闾丘绍谦看向程之忱。

    之忱作为他下属已经有两年,这两年里发生过很多事,每次都让他觉得,把之忱笼络至麾下,是正确的。也许,是他后半生做的最正确的一个判断和决定。他想,大约索长官也是这么认为的……当然,二小姐索雁临对程之忱发生爱情,应该算是长官意料之外的。

    意料之外,却也是情理之中。

    程之忱见闾丘绍谦沉默,也不主动开口。

    他的这位上司,轻易不肯露出这么犹豫的神色。他知道他既然来了,一定有话要说的。

    闾丘绍谦看着之忱,微笑道:“之忱,看这样子,我在北平还要盘桓几日。我想在方便的时候,拜访令尊。”

    之忱看着闾丘绍谦脸上的微笑,一点头,道:“之忱定转告家父。”

    闾丘绍谦点头道:“那今日我先回去。受夫人所托,来看护二小姐,不能大意。”他走到门边,说了一句,“之忱,做大事不拘小节。你一直以来的理想和抱负呢?切莫一时意气。长官很信任你。”

    程之忱沉默片刻,对闾丘绍谦道:“之忱定不辜负长官信任。”

    “这就好。”闾丘绍谦说完,拍了拍程之忱的肩膀,出门去。

    程之忱将闾丘主任送上车。他站直了,脚后跟一磕。目送着闾丘的车子跟上索雁临的车,车队缓缓驶离。

    刘长卿这时候才过来,低声对程之忱道:“三少,参谋长马上就到。”

    “你跟段奉孝说,今儿这一笔我给他记上。回头慢慢跟他算。”程之忱说着,抬脚便下了台阶。

    刘长卿愣了一下,想要叫住他,又不敢唐突,只好转头骂人:“伞呢?还不给我拿把伞来!不长死活眼!”

    立即有人给他取来一把油纸伞。他拿在手里,看着程之忱慢慢的往湖边走去——烟雨霏霏,湖上雾气袅袅,没有风,背景渐渐的幻化成了一幅水墨,穿着长衫的程之忱漫步走入画中似的——刘长卿倒愣住了,总觉得不该在这个时候去打扰三少爷。

    “刘副官,把伞给我吧。”一个柔婉的声音响起。

    刘长卿回身,就看到程家十小姐站在他身后。他也不敢直视十小姐那黑沉沉的眸子和清丽的面孔,只将油纸伞双手递过去。

    “谢谢。”静漪撑起伞,往之忱所在的方向走去。

    之忱在水边溜达着。

    柳丝随着微风拂动。湖上烟波浩渺,因为下着雨,有雾,看不太远。

    一个单薄的身影追上了他,将伞举高些。

    他站定,她也停住了,对着他微笑,也不说话。

    之忱接过伞来,说:“怎么不在里面等着我?看着凉。”

    静漪看到雨丝柳丝扑到三哥身上来,长衫渐渐的湿了,便说:“我看三哥兴致好,就想陪三哥走走。三哥该有多少年没有在这里散步了吧?”

    “是啊,多少年没有在这里散步了。”之忱微笑道。

    “虽是这样,也不能从北海走到什刹海去吧?”静漪走在之忱身边,看看他,说:“听母亲说过,从前有个相士,说三哥你是操心的命……操心的事再多,也得顾好了自己。”

    “你是学医的,听你的。”之忱说着,微笑。

    “三哥你只管这么拿便宜话打发我。”静漪见之忱是笑着的,便知道他大概没有什么特别不痛快。于是胆子大了些,说:“那个姐姐,是真的喜欢三哥吧?”

    之忱皱眉。

    静漪笑了,和之忱说起刚刚发生的事——她在雅室中等三哥,百无聊赖,拿了茶碗在室中转悠着看墙上的书画。今雨轩历史悠久,又素来吸引文人墨客,名人书画并不在少数。那室中就有一幅著名遗少的小字,她虽一贯看不上男人写了一笔类似闺阁体的娟秀小字,在这秋雨绵绵的日子里,长条幅里的字,看起来倒也很过得去……门啪啪的被拍了两下,她听到便觉得不是三哥来了,回头一看,果然是个高挑的洋装美人。看上去,她年纪比自己该大上几岁,艳若桃李的容貌倒在其次,那瞪着她的眼里露出来的神气,大胆而又直率。一瞬间,她就觉得这个女子的样子,有些像她的三表姐赵无垢。

    她看着这女子,也不主动开口。总觉得她这样闯进来,必然是有话的——听刘副官说,段奉孝吩咐陈掌柜,今日这里只招待“贵宾”,那这个女子,该是贵宾之一喽……

    不想这女子看着她,倒也不急着说话,定定的瞅了她好一会儿,瞅的都出神了,也不说话。

    她就想开口问,那女子却说了句“打扰”,转身出了雅室门,还亲手关好了房门。

    她被这突如其来的事件弄的也发愣,悄悄的走出去,站在楼梯的转角处,能看到这女子走出茶馆,似乎是知道她在看,特意的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眼,大眼睛里的明媚、热烈和骄傲,简直要照亮这个阴雨的天气了……她回了她一个微笑。

    她悄悄的退回去,等三哥送那位长者下楼,她才出来。

    此时见三哥那有点儿错愕的表情,她就想笑,挽着他的手臂,拉他往回走,说:“既是这样,为什么不早些和母亲说呢。”

    她大概也能猜到三哥必有他的为难处,所以他不开口解释,她也不问。

    回去的路上静漪和之忱只说些让人高兴的话题,比如大表姐家的新生儿……听无暇说是个极可爱的女婴。只是大姐夫家重视传承,早盼着能诞育男丁。这已经是无忧表姐嫁进汪家之后生的第三个女儿了,不用说,也知道大表姐恐怕也会失望。

    “我想去看看大表姐呢。”静漪轻声的说。说是高兴的事儿,竟也能想到不如意之处。

    之忱说:“那就去看看吧。我去跟母亲说。”

    “不用。”静漪懂事的说,“让我去,我再去。我已经打过电话了呢。前几天母亲去,我还让母亲替我带了礼物。”

    之忱要说什么,开车的程倍叫了声“少爷”,他一抬头,见程倍示意他,他便看了眼后视镜。

    静漪莫名其妙的,也要跟着回头看,但见之忱皱眉,便没动。

    到了家门口之忱下车便进了门。

    静漪略慢些,走两步步,到底抑制不住好奇心,回了头,就看到两辆车子随着他们的车开进了巷口。车停下来,有些远,隐隐约约的,也能辨认出来,是刚刚在今雨轩见过的……她张口就想叫之忱回来,一看,之忱已经快步走进了二门。这会儿大呼小叫的,也太不像样了。

    她想了想,有了主意,转身下了台阶。

    “十小姐!”门上家仆见她大门不进反而往外走,急忙叫她。

    静漪摆手示意,道:“在这等着,我去去就回。”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五章 缘深缘浅的渊 (十四)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初次爱你,为时不晚作者:准拟佳期 2帝皇书 上卷作者:星零 3簪中录作者:侧侧轻寒 4先婚厚爱作者:莫萦 5马鹿小姐作者:折耳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