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七章 若即若离的鬟 (五)

第七章 若即若离的鬟 (五)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更正:

    上一章陶驷对陶骧说的那句话应为:“可有一样,你不能坏了咱陶家的规矩。”

    发文漏了“不能”二字。抱歉。

    ************接上文***********

    “新媳妇过门头一天,自然是要早起侍奉公婆的。”宛帔说着,见静漪一副没法理解的样子,知道她酒还没有醒透。她本不想在这个时候对教训女儿,但仍忍不住问:“漪儿,你知道你昨晚喝醉了吧?”

    “嗯。”静漪点头,应该是生平第一次见识宿醉的难过。看看母亲的脸色,“我以后不会了。”

    宛帔沉默。

    “娘?”静漪动了下腿脚。脚后跟很疼,脚趾处还有大颗的水泡。

    她呆了一会儿。

    当然不止是知道自己醉过,还记得自己是跳过舞的——和黄珍妮喝了杯很怪的酒,还喝了一大杯葡萄酒……后来她和慧安在一起,好像还爬到山顶去看烟花了吧?那么昨晚的烟花一定很美,她还记得自己看的心跳如雷……她忽然的抬手按住嘴唇,又呆了一会儿,才甩了下头。

    “想起来闯什么祸了?”宛帔沉着脸问。

    静漪看了她一会儿,才说:“娘,我在家里,那么多眼睛盯着,能闯什么祸啊……”

    宛帔生气的站起来,戳着静漪的脑门,说:“你醉成那样,还要怎么闯祸?”

    她在前面忙碌到半夜才回到杏庐,就见静漪在房中拉着秋薇和乔妈跳舞,起初是笑,见到她,说了没几句话,又开始哭。

    她好容易把静漪哄着去睡了,拷问秋薇这是怎么了。

    秋薇委屈的说她一整晚都在找小姐,给小姐送鞋子……她找到小姐的时候,小姐就已经醉了。

    她半信半疑的,又心惊。纵有疑惑在心,一时也不便再往深里问。看静漪的样子,总不至于是做出过太出格的事来的。她一向教导静漪算严厉,酒是断然不允许她喝的。偶尔年节下杜氏许她们姐妹喝一口,也只是点到为止。可是现在,她也拿不定,离了她的眼,静漪是不是也那么守规矩。

    “一个女儿家,当众饮酒,已是不妥;又过量失态,更不成体统。”宛帔说。

    “娘!”静漪被宛帔一教训,脸原本是雪白的,此时竟然泛上潮红。

    “这会儿没空料理你。等从上房回来,我再好好儿的罚你。这两日你给我清醒清醒、反省反省。现在快些洗漱,好了就出来,跟我去上房。”宛帔说。

    静漪等她出去,趁着洗漱的时候,问秋薇:“那会儿还有谁在跟前?”

    秋薇支支吾吾的,半晌才说:“慧安小姐,七小姐,还有……陶七爷。”

    静漪问:“除了他们呢?”

    秋薇老实的回答:“不记得了。我哪儿还顾得上看都有谁在场啊……小姐,回了咱们园子里,你就老是笑,还老让我们跟你跳舞。乔妈气都快喘不过来了。慧安小姐说你喝的酒后劲儿太大了才这样……小姐你昨天喝的什么酒?”

    静漪沉默了一会儿,却问:“跟太太说了?”

    秋薇知道静漪问的是陶骧,急忙摇头,说:“我哪儿敢跟太太说。之忓应该也没说。不然太太……”

    静漪咬着嘴唇。

    她站起来,走出房门一看,守在外面的却是四宝。

    “十小姐,早。”四宝正在打拳,见静漪出来,急忙问安。

    “早。”静漪点头,走到母亲房门口,因屋子里悄悄的,便也悄悄的跟乔妈说,让她进去看看太太准备的怎么样了。乔妈嗔怪的看她一眼,小声道:“太太心气痛又犯了。小姐,太太这阵子因为三少爷的婚事操了多少心,身子也不好,你可要乖。”她说着就进屋去了。

    静漪等在那里。

    天色渐渐的亮了,近前水面上的波光从金红色至浅银色,枯荷都染上了金边。水边架子上的菊花还没有收,稀稀落落的尚有几支菊花不肯在风霜严逼下落败——她望着,想起很久以前母亲画过一幅秋菊图。母亲握着她的小手题了诗在上头的。

    “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她低声的念着。

    宛帔正巧走出来,听到静漪念这两句诗,不禁怔了怔。因看到静漪瘦嶙嶙的背影,顿时将责备她的心消减了几分。静漪听到她的脚步声回过头来,晨光中静漪雪白的一张脸上,眼睛大的简直要占了一半去……宛帔伸手搭在静漪手上,和她一起去上房。

    两顶小轿备在杏庐门前,静漪待宛帔上轿,挥手打发了另一顶。

    静漪走在宛帔的软轿边,问道:“娘,那幅画《秋菊图》还在吗?”

    “早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宛帔淡淡的说。

    静漪便也不再追问。

    她特地换了柔软的棉鞋走路,脚上的伤还隐隐作痛……

    今天是索雁临过门的第二日,照规矩是要开箱的。

    程家一大家子人都聚在太太杜氏房里,用过早餐之后,都喜气洋洋的等着。索雁临果真给每个人都准备了礼物。

    给程世运的是一顶水貂皮帽,给杜氏的是一条手织的围巾。三位姨太太的都是羊毛手套。其他人,给之慎的是一管自来水笔,姐姐们和夫婿是一份,妹妹们也各自有礼物。虽然都是象征性的,各人拿到手里也都喜气洋洋的。

    静漪拿到手打开来看,很合她心意,是一支精巧的犀牛角自来水笔。她原有一支相似的,上次在火车上,遗失了……她看着水笔愣了一会儿,听到三哥问:“怎么,没有我的么?”

    哄堂大笑。

    大姐之畋笑着说:“这就叫得了便宜卖乖。”

    又是一阵大笑。

    静漪将水笔收好,听着父亲在同嫡母商议,明日三哥他们就要回南的。

    杜氏有些舍不得的问雁临:“不能再住几日吗?”

    “母亲,姻伯伯、姻伯母也盼着雁临回门呢。那该多着急啊。”二姐之攸笑着说。

    “母亲,我和之忱会常回来的。”索雁临看看之忱,跟杜氏说。

    “你们哄我罢了。之忱是一个鹞子翻身就不见影儿的人。这一走又好几年不回家,也不是不可能。好在如今娶了媳妇,我也不挂着他了。”杜氏笑着说。

    “他要没空回来,我自个儿回来陪母亲,好不好?”索雁临笑着问。

    “哟,母亲,您听听。这媳妇儿可要比儿子强了。”之畋笑道。

    静漪莞尔。

    这三嫂,确实很不错。

    一时程世运要出门,众人都起了身。他一走,余下的人,有事去做的散了,无事的便仍留在这里欢聚。杜氏看着绕在自己身边的这些人,无非是儿子媳妇,女儿女婿……都是可心的人儿,越发心满意足起来。一转眼看到默默坐在一边的静漪,笑着招手让她过来,悄声问:“听说你昨儿喝醉啦?”

    静漪脸倏地便红了,嚅嚅的道:“是……”

    她正忐忑,不想坐她身边的之鸾似有意又似无意的看过来,那眼神竟是冷冷的。她怔了下,想看清楚些,之鸾却又转脸去仍同五姐之效说话了。

    “你这不算什么。老九醉的在花房也不知睡了多久,阿倚绕世界找不着他主子,急的什么似的。还是他们收花架子,才看到他,简直没醉死过去呢。你看看他,这会儿还只管犯迷呢。”杜氏笑着说,她看了看宛帔,对静漪道:“你娘一定是要责备你的,要是她说你,你就来告诉我——想当年我在家做姑娘的时候,爹爹就纵容我们喝酒,也有过醉的歪在马槽里不知东西南北的时候呢。我们母亲知道了也打也骂的。可是下回看到酒仍是馋,咦!倒是嫁了你父亲,他自个儿虽是海量,就是不爱喝酒,也不喜欢人家喝酒,倒拘束了我,时候久了也就搁下了。早起我听三太太说起,觉得可乐。”

    宛帔端了一碗茶过来放在杜氏手边,轻声说:“太太别惯着她……”瞪了静漪一眼。

    “早起我一看你和漪儿进来,就知道你一定是骂过漪儿了。”杜氏笑着,低声道:“我越琢磨,越想看看文静的漪儿醉了是什么样。”

    静漪脸红的什么似的。

    宛帔见杜氏这么说,轻声道:“太太快别提了,提起来真是让人羞于出口。”

    “这难道还是什么大事儿?昨儿晚上你走了,他们来同我说,老三被段家老二他们闹洞房闹的太凶,没法子竟然唱起了校歌。都是昨儿大喜之日闹的,都没形没状的。又不是日日如此,说得过也就罢了。”杜氏笑着,又嘱咐宛帔别责怪静漪了,说:“哎哟,光顾得咱们家这忙的脚不沾地儿了,姑太太那边也还不知怎样忙呢。听说老太太贪凉,昨晚吃了个柿子,半宿开始闹肚子,折腾到早上。你记得提醒我再遣人去问安。”

    宛帔说:“这就让人去吧。”

    “我去吩咐吧。”静漪趁机站了起来。她极想出去透口气。

    杜氏笑着说:“也好,你去吧。晌午不过是自家人吃饭,你若乏了就自管睡去。”

    静漪摇头退下去。

    杜氏看着静漪出门,之鸾也跟了出去,拿起茶碗来,掂在手中,转脸对宛帔说:“还是孩子嘛……宛帔,别太据了她。还能再留她几天呢?”

    宛帔听杜氏这么说,倒真的怔住。

    杜氏喝口热茶,看看满屋子的人,说:“漪儿喝酒,恐怕心里也是有事的缘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她去吧。有些事想开了,总比想不开好。是不是?”

    “我是怕她……”宛帔心怦怦跳。

    “你就是左怕右怕。怕什么?漪儿明白的很。该怎么做,她已经知道了。”杜氏望着她,隔了一会儿才说:“老爷也说,咱们这回恐怕真的是得准备嫁女儿了。”

    宛帔先转脸看看门口,静漪早已经出去了……

    静漪出门来,见之慎的长随程倚在外面候着,把他叫过来,吩咐他出去同大管家说,差人去赵家问老太太、姑太太安,就说太太说的,让来问问老太太是不是好些了,另告诉姑太太,太太今日不得闲,改日去探望老太太的。程倚答应着走了。静漪在廊下站了一会儿,就往西跨院去。秋薇要跟着她,她没让。

    嫡母的话让她心里有些不安。

    努力的回想着昨晚,想来想去其实都模模糊糊的。

    她慢慢的走着,漫无目的地,停下来脚步时,就走到了池塘边,一池锦鲤此时仅有几条懒洋洋的浮在水面上,游的极缓慢。同夏日的热闹截然不同。她轻轻的拍了拍手,这几条锦鲤张大了口,却没有吃到鱼食,不耐烦似的一翻身,游走了……她想起自己已经好久没有走到这里来,上次来,还在三四个月前。

    “小姐。”

    静漪转头,看到四宝。

    四宝将手中的鱼食递给她,她展颜,接过鱼食来,又有些怅然,握在手里,说:“鱼儿也这样,手中无饵,也不肯睬的。”

    她望着呈深绿色的水,几尾懒鱼露着背鳍。

    四宝见她没有别的吩咐,就退到了一边。

    静漪抓了一把鱼饵散下去,片刻之后,锦鲤便争先恐后的冒出水面来。她一把一把的撒着鱼饵,锦鲤就成群成群的跃出水面。这条挤着那条,这个压着那个,闹成一锅粥似的……她将最后一把鱼饵撒下去,转头看了看刚刚来到自己身边的之鸾。

    之鸾盯着抢饵的鱼群,说:“为了这口吃的,争先恐后,互相倾轧,丑态百出,人物一理。”

    静漪不语。

    之鸾问:“昨儿晚上你真醉了?”

    静漪反问:“不然呢?”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七章 若即若离的鬟 (五)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初次爱你,为时不晚作者:准拟佳期 2很想很想你作者:墨宝非宝 3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作者:匪我思存 4佛跳墙作者:念一 5夏有乔木雅望天堂作者:籽月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