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三章 易聚易散的云 (二)

第十三章 易聚易散的云 (二)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静漪被他看的有些局促,还好他这就坐下来,陪着陶老夫人说话。她在一旁看着祖孙俩乐乐呵呵地聊着听起来似乎是些无关紧要的事……他在祖母跟前,总是这样的温和。

    莫名的让人觉得像只晒太阳的猫……

    “静漪,热吗?”陶老夫人问到。

    静漪忙摇头。

    “瞧你脸红的。”陶老夫人微笑,看看秋薇,“天儿热了,也上心看着你主子些,别让她吃冰的东西。我不过是白嘱咐你们的,吃药本就忌生冷,也备不住一时贪嘴……”

    她说着要走,却又嘱咐静漪一。

    静漪和陶骧送她出去。

    院子里绿荫满满的,遮挡着烈日。静漪很久没有出来了,忽然间被刺目的阳光耀着,竟有些不适。

    只走了几步而已,陶老夫人便扶着陶骧的手,让静漪赶紧回去。

    “天儿好的话,我日日都来的,见天儿的立规矩,还立不过来呢。秋薇,快扶你主子去。”陶老夫人看看静漪终于听话地走开了,才满意地转身,倒又瞅了眼跟在身边的陶骧。

    陶骧见祖母只管看着他,问:“奶奶,我可是哪儿又做的不好了?”

    走到阶下,陶老夫人提了下裙。待陈妈收了伞和金萱银萱先迈步出门,在轿边等着了。她才说:“你倒也会说,哪儿做的又不好了。”

    陶骧见祖母这话不是没有来头,就笑笑,等着下文。

    陶老夫人一转身,看了看琅园门内。和别处院落不同,琅园是没有影壁的,只用了几棵梅树略作遮挡——静漪还没有走远……疏落的梅枝间有她窄窄的月白色背影,陶老夫人说:“确实是个傻孩子。也罢了,这世上独不缺的就是聪明人,傻一点倒是更有福气。”

    她说着,特意看了陶骧。

    陶骧亲手打了轿帘,请祖母坐上去。

    将要放帘子,陶老夫人抬手一遮,说:“这些日子就别让静漪出门了。往下天气也热了,好不容易有点起色。”

    “她长着脚呢,奶奶。再说,她哪有那么娇气。”陶骧见祖母这么说,终于有些啼笑皆非。倒也不敢放肆地笑,明知祖母今日总有些机带双敲。

    “没了娘的孩子,再娇气也有限。你就是粗心大意。这一点,比起你大哥和二哥来,都差的远了。就是他们也有限,何况你。”陶老夫人皱着眉,挥手让他放了帘子。

    陶骧吩咐陈妈让轿夫慢走些的。

    祖母的清凉小轿慢慢远了,倒又在那里站了一会儿。回身进门一看,静漪才走到廊下。这一程才能有几步,她竟是一步三挪么?

    就见屋子里晃出一颗好大的头,白乎乎的,摇摇晃晃就出来了,那主仆二人也不知在说什么,还没发现呢……

    静漪见秋薇替她打了洋伞,就说:“我不要这个的。你要再这样蝎蝎螫螫的下去,我怕没几日这府里上下都要看不惯我了。”

    “这有什么看不惯?难不成除了嚼舌根儿,就没旁的事做?闲来无事就知道说这个命不好,说那个不吉利……”秋薇说着便沉了脸。

    静漪听着这话必然是空穴来风。

    “你就是爱往心里去不是?”静漪看她紧绷着小脸儿,缓缓地说。“咱们岂是说不得的人?”

    秋薇就觉得更委屈。看看静漪恬淡的模样,想着她的小姐自来就是这样,就说:“小姐病着,我就不想跟小姐说这个。可若是别的,我也不理……凭什么说咱们不吉利?”

    静漪皱皱眉。

    “说小姐一来,连累二少爷一家子被劫……过门没几日,家里就不安宁。这里那里、里里外外事情一样样冒出来,就没消停过……新婚才几日,还新正腊月的,亲娘就走了……然后自个儿还一病不起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肺痨……小姐,你要再不好起来出去露露面,怕是她们给姑爷讨小的话都要说出来了。”秋薇气不平,洋伞上垂下来的珠穗蕾丝都晃晃悠悠的。

    静漪说:“原来是这些话。”

    秋薇没说“她们”都是谁,她也不想问。

    只是深吸了口气,户外新鲜的空气,混着泥土和花树的味道,让她觉得舒服。

    秋薇看她是不为所动,呆了片刻,又笑了,说:“小姐心宽就好。倒是我看不开。我就觉得怪,怎么小姐病了这些日子,咱们院儿里就这么冷清。草珠悄悄儿地和我说的。张妈也知道,就警告她不许乱说。大少奶奶今儿要不是跟着老太太来,是再不许孙少爷靠近咱们院子的……”秋薇声音越来越低。

    静漪笑笑,点头。

    她料到了。

    “小姐,累不累?”秋薇问静漪。看她脸色虽然雪白,倒是并不难看。“难得下来,要不要去后院坐一会儿?那里清静,太阳也好。前儿姑爷回来,让图副官刚刚给露台上安了一套桌椅,可好看了……小姐去看看?”

    静漪看她说的热闹,就没反对。

    她跟秋薇从石径上绕到后院去。

    此时后院的花草树木已经长开了,西府海棠开的正盛,粉嘟嘟的好看极了。

    这些倒罢了,静漪看到廊下新摆放的桌椅就很喜欢。坐上去更是舒服。秋薇见她喜欢,要拿毯子给她盖一盖腿,她不让,说:“正好晒晒太阳。”

    “也是,小姐脸色太差了。”秋薇笑道。她收了伞,立在一旁。

    静漪靠着椅背,看着这园子里的花草树木,生机盎然。她倒不知道,这一病,不止辜负了春光,连夏日都已经来临了……她想着上一个夏天,自己还是无忧无虑、闲愁万种的少女,看的天来大的事,也不过是茶杯里的风暴。母亲在,什么都在。

    “小姐,又伤心。”秋薇看她眼中有泪光,忍不住低声道。

    静漪拭了拭眼角,道:“哪有。”

    低头看自己一身素服,忍不住心疼如刀绞。

    “小姐,要不要吃点什么?老太太今儿带来的点心是牡丹饼。陈妈妈做的。张妈说,陈妈做点心可有一手了。尤其是牡丹饼。今儿又拿来一些,倒说今年新鲜的花朵做的也就这些了。说是因为今年牡丹花开的不好呢,不知道怎么了。”秋薇说着,笑嘻嘻地指着自己圆圆的脸腮,“小姐你也不怎么吃这些,每回都便宜了我。你看,你是瘦的不成样子,我要胖成小肥猪了。”

    静漪看她,果然面庞比先前是圆润了许多,且晒的黑红,不禁笑起来,说:“吃的倒不怎么想,你去给我拿信匣子来吧。”

    这一个多月来,来往信件她只让秋薇收着,一封都没有开过。

    “要看信么,那么费神做什么。”秋薇说。

    “去吧。反正闲着也没有什么事情。”静漪说。

    秋薇离开了。

    静静的一丝风也没有,却见了干燥热烈。

    “少奶奶,茶来了。”

    静漪被惊动,看一眼上茶的侍女,珠圆玉润的一个姑娘,问:“你是月儿?”

    “是。”月儿被她看着,腼腆地抿嘴微笑,稍稍有点局促。“秋薇姐姐说少奶奶在这儿,让我把茶点送过来。”

    静漪看一眼,就是牡丹饼。

    淡淡的姜黄色,香气也淡淡的。是甜蜜的牡丹花香。

    “都好了?”静漪问月儿。

    “谢少奶奶。都好了。”月儿意识到静漪是在关心她的病情,忙回答,“少奶奶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做。”

    “眼下没什么。去吧。”静漪温和地说。

    月儿要退下,她想起来,问:“怎么不见草珠?”

    “草珠这两日身上不大好呢。”月儿说着,脸又红了下。

    静漪想着,大概是女孩儿家的毛病,也没有细问,只让她去了。坐在那里喝完了一盏茶,倒还不见秋薇出来给她送信。她就那么坐着,也见了累。渐渐就有些犯迷糊,歪在椅子上就想睡……“啪嗒”一声轻响,静漪睁眼,发现陶骧就坐在她身旁。她的信匣子,则放在小几上。

    她愣了下,想动,没有动。

    陶骧就看她是一副被吓住的模样,扫了眼小几上,茶点她都是动都没有动的。

    “日头下去了,外面会凉,坐一会儿就上去吧。”他说。

    微风拂面,暖的像携着火,她心想这怎么会凉。

    陶骧见她垂下眼帘,并不看他,只伸手去拿了一枚牡丹饼……那饼薄而小,一掰,有细碎的饼屑落下来,沾在裙子上。她微粥眉头,拿了帕子轻轻拂去,金镶玉链子就在腕上晃着,暗暗的一点金光,一闪,一闪的……她抬眼,望着他。

    “符二小姐生辰,我倒送点什么合适?”她问。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三章 易聚易散的云 (二)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轻易放火作者:墨宝非宝 2最美遇见你作者:顾西爵 3千屿千寻作者:明前雨后 4水晶鞋作者:匪我思存 5陌上人如玉(古代小清新)作者:御井烹香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