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二十六章 风轻云净的石 (六)

第二十六章 风轻云净的石 (六)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她牵着遂心的手。

    程之忱看到遂心,脸色缓和下来,手中的烟一捻,扔到烟灰缸里,拍着手让遂心过来。遂心跑两步扑到他怀里去,搂着之忱的脖子笑着叫三舅舅。之忱将她抛起来,逗的她笑。深邃的宅内这孩子的笑声很突兀,也很快便被吸走了,可是毕竟是让人觉得轻松的动静。

    之忱看了静漪,温和地道:“来,过来坐。”

    “三舅舅,您要见我爸爸做什么?”遂心被之忱抱在怀里,认真地问。

    静漪听着之忱如何回答。

    之忱想了想,说:“要他来和咱们一道用午饭……好不好?”

    “好啊!”遂心高兴极了,搂着之忱的脖子亲了他一下。

    之忱显然也是高兴的,和遂心嘀嘀咕咕地说着话。这段路颇长,静漪跟着他们走着,心跳缓下来……她应该想着如何跟三哥交谈,此时却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等下陶骧要来了……

    “小十?”之忱在沙发上坐下来,正吩咐人上茶点,看到静漪站在那里发了愣,叫她。

    静漪回神,忙过来坐下。

    之忱审视静漪。

    静漪泰然自若地坐下来,边喝茶,边与之忱说着话……

    这一处所在安静的很,且阳光充足。

    静漪看出之忱有些累了,渐渐说话的语速放慢些。她看着三哥,不由得又想起陶骧来。都是这么辛苦……她不由得把从前对三哥的那些怨消减了许多。

    听到外头有说话声,她辨出是索雁临。

    遂心先起来跑出去了,静漪也站起身。

    之忱却仍然坐着。

    进来的果然是索雁临,与她一起来的却是陶骧——陶骧抱着遂心,进来时脸上有笑容。

    他对她点了点头,将遂心放下来,过来同之忱打了个招呼。

    没多久,两人就由平常的话题进入战局的讨论……静漪在一旁听着,心再次沉下去。可她并不方便参与,也觉得遂心在这里不合适。

    索雁临招呼她们母女一同出来。

    雁临看看静漪的脸色,轻声说:“担心了吧?前方情况不太好。之忱这几日心绪不佳。今天早起还发火呢。我看牧之倒比他沉得住气。”

    静漪点头。

    雁临低声道:“他这两日常说,若他麾下都是牧之这样的人才,他还有什么可操心的!”

    静漪不语。

    “外人就罢了,自家亲戚也不省心。”雁临笑一笑。

    仆人来禀报午餐准备的情况,雁临先和她说着去了。

    静漪却也知道雁临说的是谁。

    之凤的丈夫孟鼎辰此时正任着军政部交通司司长一职。前一阵子被军政部调查,发现交通司自他以下,胡作非为者众。起因是有人跟程之忱密报,孟鼎辰本人还罢了,属下一律好赌。赌起来都是几十万银钱过手。此时打仗正缺钱,不想一个交通司就爆出这么大的丑闻来。程之忱下令彻查,查出来的结果更让他震怒。之凤不敢跟之忱求情,却跑到程世运夫妇面前哭哭啼啼。被程世运呵斥,不肯替他们到之忱面前求情。此时孟鼎辰正待发落呢……

    静漪回了家就听到了这个消息。

    来了之后,八姐之凤她还没见到,想必此时正被父亲命令在家闭门思过,又或许正想别的辙救丈夫呢。

    静漪也耳闻军内腐败。这几天风声正紧,恐怕之忱在大战之前会痛下杀手法办几个。只是不知道孟鼎辰会否逃过此劫……她叹口气,相较之下,陶骧这人的清廉,在腐败横行的军中,简直如同一股清泉……

    她正琢磨着,雁临叫她,说可以用午餐了。

    雁临让遂心去请爸爸和舅舅来,看了静漪,低声问道:“小十,我也听牧之说了。你要和遂心留下来,但他想让你带遂心回美国去,是不是?”

    静漪沉吟片刻,说:“三嫂,遂心不想离开她父亲。陶家老太太也离不得遂心。至于我,我自然是想遂心在哪里,我在哪里。”

    雁临拍拍她的手,说:“我明白你的心情。这个时候,走和留,决定都不容易下。前阵子文谟打算送尔宜母子走,尔宜也是无论如何都不肯,硬是带着孩子同白家伯母回了乡下。文谟也没辙……早几个月,我就猜你不会不回来。果然回来了,我倒是更关心你现在对牧之,是什么心意?”

    静漪转过身去,正对着门口——陶骧牵着遂心的手,正在往这边走来……她心被这一大一小的两个身影在瞬间塞了个满满当当。

    她没有说话,可她的眼睛什么都说了。

    她爱这个男人。

    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地爱……此时看着他,她就想牢牢地抓住他的手,再不放开。

    她的眼睛太深,眼神太温柔,以至于陶骧走进来时,看到她,几乎是被定在了那里。他们两人就这样互相望着对方,周围所有的一切,都不存在了似的……

    索雁临悄悄地招呼了遂心和之忱先离开了。

    她想他们是需要多一点时间独处的。

    ?

    ?

    ?

    已经在南京住了有一个礼拜,静漪见父亲身体好转,上海那边还有许多事情等着她处理,她便预备要回去了。

    之慎夫妇昨日便返回上海了,她和遂心又要走,杜氏难免不舍。程世运倒是催着静漪早点回去,毕竟公事也要紧。

    在南京还有一天,她本想好好儿陪陪父母,不料早间一则消息让她瞬间火冒三丈——她亲耳听到陶骧的部队被调到第四战区外的最前沿去的消息,吃惊之余,立即决定去见三哥。

    程世运没有阻拦她。

    等她走了,杜氏倒有些不安,问丈夫道:“老爷,这事情,她就是有意见,去找之忱,也是碰壁呢。兄妹俩感情刚刚好一些,这一去……唉!”

    “夫人呐,就让她去吧。这些闲事,你我就不要问啦。”程世运心平气和。

    杜氏瞪了他。

    他清了清喉咙,道:“小十为了牧之的事着急,夫人你说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当然是好事!”杜氏不假思索。

    “着哇!”程世运闭上眼睛,养起神来。

    杜氏琢磨了一会儿,骂道:“你这个老奸巨猾的老不死的老头子……就这么些儿女,你算计来算计去的……”

    程世运由着她骂,半晌,嘴角浮起一丝笑……

    静漪冒雨乘车赶到七星桥官邸,让人通报进去,自己要见三哥。

    侍从室的人见是十小姐,告诉她长官在书房见客,请她到那边稍等。

    她走到书房门口,侍从室温主任正在外头候着,看到她,轻手轻脚地过来,轻声说:“十小姐,长官在见客。”

    “我马上要见到他。”静漪瞪着他。

    温主任打了个顿,说:“十小姐今天这是怎么了?”

    “我马上要见他。我有事情要问他。”静漪没耐心跟温主任周?旋。

    温主任还想拦,身后的门一开,侍从官说:“长官让十小姐进来说话。”

    静漪目不斜视的走进书房去。

    侍从官关了门出去了,书房里只有她和程之忱在。

    程之忱坐在沙发上,看上去有些累。

    外面在下雨,书房里光线也暗。满屋子都是烟气,还有陈年旧书的霉味。

    “坐吧。找我有什么事?”之忱问。

    静漪看到茶几上两杯咖啡,都原封未动。

    “三哥,你说良心话。”静漪坐下,气势汹汹的。对面沙发里的程之忱望着她,见她简直像对着老鹰护着小鸡仔的母鸡似的,简直炸了毛。“三哥你说良心话,你是不是故意让陶骧的部队去死守江口?”

    之忱问:“什么时候开始,你要干涉我的军务了,嗯?”

    “谁要干涉你军务?我是来同你分辨个道理。你大部队一个劲儿的后撤,就把陶骧的第四战区几个集团军都放在你的撤退路线上,让他做你的人肉盾牌吗?三哥,你怎么干的出来?”静漪连珠炮似的发问。

    程之忱脸色铁青,隐忍不发。

    静漪声音很大。

    她也不管自己说的会不会被外面的人听到。听到也没有什么,在这里的都是程之忱的近卫,什么不是听惯了的?她心里一团火,不找个地方掏出来是不行的。

    “这些年,哪一仗,你不是把他的部队放在最前线?平新疆、平川藏,你让他冲在前面,倒说的过去;可是打云贵,你还千里迢迢调用他的西北军?你安的什么心?你怎么不用你的嫡系?你的嫡系装备精良,不是说对你忠心不二?那你就该硬仗都让他们去打。你这是以国家统一、抵御外敌之名,消耗陶骧的财力物力兵力,形同铲除异己!他输了你少一个心腹大患,他赢了你照样坐享其成!”

    “静漪!”

    “三哥你不能这样。你撤退到哪里算个头?好,你撤,可你若是你把牧之牺牲了,你再也找不到这样的将才,你再也找不到更忠诚的部下!”

    “你混蛋!”程之忱大喝。

    “三哥你才是!你……你这个贪生怕死、胆小如鼠之辈!”静漪已经火上眉峰了。

    之忱站起来,挥手就想朝着静漪打来。静漪动也不动的,等着他这一巴掌。之忱却没有打下去。

    兄妹俩正僵持着,就听着书房门外一阵乱,门被推开,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陶骧进了门,跟在后面的侍从官喊道:“总司令,陶司令他……”

    陶骧直奔静漪身边,拉起她的手。

    “牧之!”程之忱叫他。

    侍从官拦在门口。

    陶骧看着静漪惊愕的表情,说:“陶骧今日来,是特地告诉总司令,江口,陶骧部听从总司令调遣,死守到底,掩护大部队撤到后方。”

    书房里死死的寂静,没有一点声音。

    “牧之……”静漪眼里噙了泪。

    “总司令,我们先走一步。”陶骧拉着静漪的手,走出了程之忱的书房。

    之忱慢慢地走出来,看着陶骧那宽大的一口钟飘在身后,像只蝙蝠似的,静漪被他拉着,走的也甚快,陶骧都没有顾及到她的步子,只一味的向前走……

    “牧之!”静漪拉住楼梯上的扶手。陶骧走的太快了,她胸口跟快裂开了似的,还跟不上他的步子。而且,她有话要和他说,“牧之!”

    陶骧停下来,迅速的转身,将她抱起来。

    官邸内的楼梯像从前的九道弯胡同,深邃而又漫长,静漪手臂搂住陶骧的肩膀,心跳的极快,可是她说不出一个字阻止他。明明知道在这里他们不能这样,但是他的手贴在她的身上,她只觉得全身都在软……刚刚对着三哥发火的气力似乎走已经耗尽了。

    陶骧将静漪放下来。

    静漪要推开他,却被他搂在怀里。

    官邸的后廊下,还是每隔二十码就有一个士兵。他们木头人似的纹丝不动。

    陶骧紧紧的抱了她一会儿,才放开。

    他背转身去。

    官邸口字楼中央的花园,阴沉沉的天都遮不住盈目的碧色。

    静漪也转过身来,看着陶骧——他军帽下压低的发,一点点的在增加的银白——她哽了喉。

    “你不该。”他说,“这不是个人恩怨。况且你如何不懂,要保存实力,就要战略转移,就必然要有人做出牺牲。这不是他个人做出的决定。段奉孝已经溃败,白文谟正在溃败,这个时候,也只有我们能够顶上去。”

    “怎么只有你们?其他人呢?他手上无能者众、贪生怕死者众,唯独你不怕是么?可是你想想跟随你多年的那些人,他们呢?这些年你出生入死没错,他们也追随你出生入死,你看看到现在,你的嫡系牺牲了多少!余下的,敦煌、仲成他们,如今又都顶在最险的地方……牧之,我想想都要心疼死了!”静漪说到最后,不但眼泪下来了,几乎是在对着陶骧吼了。

    “你在教我抗命么?”陶骧挑高了眉。

    静漪沉默。

    她何尝不知服从对军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抗命,然后大片领土,拱手送人?劳苦百姓,任人宰杀?静漪,我是军人。上峰有命令,我要守;上峰没有命令,该守,我也要守。总要有人牺牲。”

    “你的牺牲换……”静漪再次哽住了。泪眼模糊中陶骧坚毅的表情却异常清晰。

    “这不是换。是争取时间。战略转移成功了,我们即便牺牲,也有意义。这注定是一场持久战,不能以一时输赢定论。你懂我的意思。”陶骧回过头来,看着静漪,“你要做的,就是尽快带着遂心走。”

    “遂心不想离开你。我听她的……下雨呢,这么冷,让四海给你换厚一点的大衣……”她说着,见他一动不动的,也没有回应,显得她特别傻似的,就想先走。

    陶骧回身将她抄在臂弯间,低声问:“都这个时候了,听遂心的,你傻吗?”

    静漪挣了下,陶骧的怒气都在眼睛里,瞪着她,好像这样她就会听了他的话似的。

    她也学了他,不说话。

    僵持着,两人谁也不先开口。

    静漪眼角的余光看到身后人影一闪,猜到是路四海等着呢,就推了陶骧一下,说:“该走了。”

    “我送你。”他说。声音就柔和了些。她就这么在他面前,下一次相见不知是什么时候,多相处一会儿也是好的。

    “我有车来的。”静漪说。说完,咬了下唇。

    陶骧听了这话,手臂收了一些。

    两人身子紧紧的贴在一处,静漪更觉得难堪。她狠狠地又推他一下,不想陶骧带着她身子一转,站到后廊的阴影处,她心里一慌,险些就喊出来。陶骧也不进一步行动,只是将她堵在这里。黑乎乎的,她连他的样子都看不清……仿佛很久以前,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也喜欢这样,突然的,在她毫无防备的时候……她有点迷糊,但接下来的亲吻却是灼热而真实的。她反应过来,攥着陶骧的手臂,试图将他推出去……她急的要命,可是又毫无办法。陶骧的亲吻,温柔起来的时候,她难以抵抗。

    “让我放心上战场吧。”他在她耳边,低低的叹息,“我不能失去再多了,漪。”

    他端正了下军帽,看着她,直到她在他的目光中不得不点了头,才静静地转身离去。

    静漪靠在壁上,目送他的身影渐渐远去,才慢慢地顺着后廊走出去,刚好看到陶骧的车队整肃待发。陶骧没有再回头看,路四海在上车前回身对她敬了个礼……车队消失在雨瀑中,静漪却久久不动。

    一把黑伞撑在她头顶。

    静漪转头看着之忱。显然他也是目送陶骧离开的。

    “小十,我需要能打硬仗的人。为大局计,我别无选择。”程之忱说。

    “那你要想好,如果只有他一人,一旦失去了他。日后你的日子,会越来越难过。”静漪抬头,看着烟雨蒙蒙中远处的山景,“我知道,你又会说我自私,不顾全大局。但对我来说,大局,不是我该操心的事。”

    “牧之主意已定。”程之忱说。

    “我难道不知道他主意已定?这个局势之下,他还能怎样?以他的性情,没有命令,都会主动请命到最危险的地方去的。”静漪望着三哥。她也不是不能体会他的难处。看到他的为难,她也心疼。“对不住,三哥,我明知道跟你吵也没用,还是来了。”

    “那么你呢,小十?”之忱看了静漪。

    “正如我不能动摇他的信念,他也不能强迫我改变主意。我回来,就是要与他同进退。我会在我应该在的地方,尽我应当尽的责任。”静漪走下台阶。

    “小十!”之忱叫着小妹。

    静漪脚步稳妥坚定。

    他本想叫住她再劝说下的,但看到她这个样子,顿时明白自己不需多说了。

    “三哥,再见。”静漪走在雨中,还是回下头,对着她的三哥微笑了下。

    “我们会胜利的。”之忱说。

    静漪微微仰头,看了之忱,点头道:“保重,三哥。”

    ?

    ?

    ?

    静漪以最快的速度办完了事情带着遂心回到上海。

    此时的上海已经笼罩在战争的阴云下。然而这个城市最神奇的地方,也就在于即便是这样的时刻,仍改不掉充斥在空气里每一个因子中的生命力。

    她和遂心下了火车,家里的司机来接。送遂心回了陶家。数日不见,陶夫人恢复的很不错。照着陶骧的意思,家里上下应该在收拾东西预备离开了,可陶夫人看上去并不着急。静漪也没多停留便告辞回自己的公馆。路上却连续遇到封锁。在街上停留的时候,她就望着外面:商店在甩卖货物、衣着鲜亮的女人们进出店面仍乐此不疲,卖报纸的儿童口中高声地喊着最新的头条……第四战区部队全线推进的消息在报童口中听起来都没有那么沉重了似的。

    静漪摇下车窗,要了份报纸。

    接过报纸来,她看到报童身前挂着的烟匣,掏出钱来,把烟都买了。

    看着报童欢欢喜喜地跑了……她握着报纸,翻了翻。

    报童的年纪也只是比遂心略大。

    生活已经很艰难,若再打起仗来,不知会怎样。

    她下车时把烟都给了司机。只从里面拿了一盒。老刀牌香烟。

    进门之后,李婶告诉她说马上可以开饭,她就干脆在楼下坐着等。

    天气已经热了,她打开烟盒,点燃了,抽了一口……还好没有被呛到。

    烟味真苦。

    心里也有淡淡的苦涩……

    李婶来请她去吃饭的时候,看到她在抽烟,很惊讶地望着她,说:“先生,晚饭已经好了。”

    静漪将烟卷儿捻了,问:“李师傅已经出来了?”

    李婶摇头,说:“陶司令让人安排他随司令部走,说是专门给陶司令做饭……路副官说,这两天就把他提出来的。”

    静漪坐下,听着李婶说。

    陶骧竟然把李保柱收入麾下……他可是马上就要带兵打仗去的。

    “陶司令说,非得治治他的毛病。在司令部,有人看着。不老实,就军法伺候。”李婶说着,给静漪盛汤。

    静漪抬眼看看她。

    李婶说这话时虽极力地掩饰着情绪,还是能看出来她在说到陶骧时那种崇敬、还有对她口中那个赌鬼死鬼丈夫的爱恨交加……静漪喝着汤,见李婶说完沉默了,说:“他现在还在号子里?”

    “在的。陶司令说,就是要让他知道知道这滋味,往后看他还敢不敢。”李婶说。

    静漪含了口汤,微笑了下。

    这真是陶骧能说出来的话……她轻声说:“你收拾间屋子。等接了李师傅出来,这些天就住在公馆里。”

    “程先生……”李婶怔住,随即道:“不用的程先生,不好打搅到您。”

    “经过这次,他也该得了教训。”静漪微笑着,“再说我还想尝尝李师傅做的菜,是不是还是当年的味道。过两天再让他去陶司令那里。”

    “他这些年,要是肯好好儿的仍旧那么做菜,也不会到这个地步。但愿他承陶司令和先生您的恩情,从此以后真改了。”李婶叹气。

    “跟着陶司令他还能不改么。去吧,李婶,照我说的做。”静漪说。

    李婶又再三谢静漪,也就先下去了。

    静漪独自对着一桌子饭菜,吃的食不知味。

    女佣来请她听电?话,是遂心。

    静漪坐在那里,听遂心轻快地同她说着话。无非是今天她走了之后,她都做了些什么。

    “爸爸……妈妈,我给爸爸画了一幅画。”遂心忽然说,“明天拿给你看好不好?”

    静漪猛的听到遂心喊爸爸,倒也分不清她说的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陶骧……她仔细听,听筒里却没有陶骧的声音。

    她想她是听岔了……

    “好啊,我在家里等你。你想吃什么,囡囡,我给你做。”静漪说。

    遂心咕咕地笑着,她身旁好似有人,静漪追问着她,她才对着话筒说:“我想吃香油蒸蛋。”

    静漪愣了一下。

    “香油蒸蛋么……好哇。”她说着,微笑了。嘱咐遂心早些休息,约好了明天一早过来。她起身,站了一会儿,转身进厨房去。

    厨娘看到她进来吃惊地忙行礼,问她程先生要什么吗。她说囡囡想吃香油蒸蛋,我很久没做了,想先试试的。

    公馆厨房她几乎没进来过,又许久没有动手做饭,这里的一切都陌生的很,她也不知该从何处下手。厨娘笑着给她拿了干净的围裙,指给她看各种灶具,之后就悄悄出去了。

    静漪洗了手,拿了鸡蛋,往瓷碗里打了两颗。她一手拿着碗,一手拿了筷子,快速搅动着。白瓷碗里有金鱼水草花纹,嫩黄的蛋液翻滚起来,金鱼和水草似乎是在水中游动一般,煞是好看……她虽觉得手腕酸软,还是乐此不疲。

    灶上的水发出响声,她拿了热水往蛋液里加一点,蛋液里生出了絮。

    她把瓷碗放进蒸锅里,盖上锅盖子,等在一旁。

    也用不了几分钟,一碗香油蒸蛋就成了。

    遂心不知怎的就想起来要吃这个……她出着神,眼皮忽的一跳。

    她揉了揉眼。

    厨房门响,她说:“就好了,不知道蒸的怎么样。”

    她翘着脚,落了火。稍等片刻,有点急不可耐地掀起锅盖来,一股喷香的味道扑面而来。

    她不禁笑了,说:“看着还不错呢。”

    她拿了毛巾,将瓷碗端出来,放在桌子上。

    “不知道吃起来怎么样。”低低的嗓音,含着微微的笑意。

    她抬头,就见陶骧靠在门边,正对她微笑。穿着军便装,船型的军帽稍有点歪,不知是故意的,还是因为累了,一身的倦色,不太遮掩……

    她顿了顿,没有出声。

    香油蒸蛋的味道充斥着她的鼻腔,极香、极暖……她吸着鼻子,却吸进了湿气。

    陶骧过来坐下,问道:“给我个勺子好么?”

    她忙转身,从架子上去了一把银匙过来,给他,说:“小心些……烫。”

    他趁机握了她的手。银匙哪里烫,他的手才烫。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二十六章 风轻云净的石 (六)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苏记(天子谋)作者:青垚 2很纯很暧昧作者:鱼人二代 3山楂树之恋 4第三部 光芒纪·颖耀作者:侧侧轻寒 5和你的世界谈谈作者:桃桃一轮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