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八章 百转千回的路 (十四)

第十八章 百转千回的路 (十四)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尔安问道:“奶奶怎么又叹气了?”

    “老八这会儿到哪了?”陶老夫人问。

    静漪回头看看座钟,轻声说:“该到西安了。要晚上才能到南宁呢。到了会来电报的,奶奶别担心。”

    “老八是高高兴兴地走的,奶奶在家也高高兴兴的吧。”尔安忙说。

    陶老夫人笑笑,道:“我高兴。”说着伸手拉了静漪,“静漪不走,我就更高兴。”

    尔安愣了下,问道:“怎么?”

    “大姐,我推迟些日子再说。”静漪低声。

    “还没告诉母亲吧?你可真沉得住气。”尔安听了这消息,自然心里是舒坦的。可是面上却不怎么表露出来。“风一阵,雨一阵的,说不走,又不走了。”

    静漪不语。

    陶老夫人板了脸,作势撵尔安走,说:“去去……来家住了这么久了,也不说早些回去。傅姑爷和孩子们,你也不上心?”

    “上心、上心。过两日我就回南京了的,奶奶。”尔安笑起来,看看静漪。想到陶骧,又有些黯然。静漪看出来,就更沉默了。尔安就说:“从前都是八妹在这里陪着奶奶的,不如这几日,我来陪着奶奶好不好?”

    “要你献殷勤,漪儿在这,不用你。”陶老夫人笑道。

    尔安也笑了,看看静漪,点头。

    她要走时,静漪起身送她出来。

    尔安看了静漪,离了老太太跟前,便没有了愉快的样子,不禁也叹口气,说:“知道你为老七担心,可也别太过了。老太太和太太都是经过大风浪的,在她们面前不必强装笑颜,她们都懂的。你若是这样委屈自己,难过的还是你——老七的能力,你不是不知道,困难也许有,定是一时的。信他就是了。我前头看看姑奶奶去,晚上再来。你也乏了,陪着老太太歇歇吧。”

    静漪点头。

    尔安走了,她站在外头看了一会儿雨。

    已是初夏,院子里花木都葱葱茏茏的,被雨水浸润着,绿色就见了深。一层一层地叠着,浓的化不开,生命力是无边无际的……她听到老太太在里面唤她,忙回身打帘子进门。抬眼却看到老太太已经走了出来,正在桌案边提笔作画。

    “奶奶,怎么有这个兴致?”她走过去。

    日常老太太也是习字作画的,像今天这样的日子,倒难得她肯动笔。

    静漪看时,画已经得了半幅——简单的写意画,笔触简练,寥寥数笔,将屋檐下微微仰头望着天空的女子勾勒出来。虽是一个侧影,画中人容貌服饰,神态动作,却呼之欲出……果然一旁的金萱先笑道:“分明是七少奶奶了。老太太画的真好。”

    陶老夫人运笔如飞,刷刷地沿着宋宣往下走,那画中美人的裙袂轻轻一收,便成了。她掷了画笔,问道:“怎么样?”

    静漪细看着,轻声说:“好。”

    陶老夫人有点得意,提了毛笔,将题跋写上,用了印,就是一幅很好的人物写意了。

    “奶奶,这幅画送我好不好?我好好收着。”静漪在一旁看着。

    陶老夫人却说:“这个不给你,我要自个儿留着的。”

    静漪笑着,细看画中人的模样,有些不信那就是自己,可是气度韵致,分明就是。

    陶老夫人笑道:“明儿让人拿去裱了。等以后我不在了,你再收着,留个念想儿吧。”

    “奶奶,长命百岁。”静漪轻声说。

    陶老夫人爽朗一笑,道:“我老人家都不忌讳,你这个小孩子忌讳什么?长命百岁……小孩子不懂,有时,长寿难捱。”

    静漪却点了点头。

    陶老夫人抬手戳了戳静漪的额角,恰点在她那颗胭脂痣上,笑道:“小鬼,在家里就安安心心地等着老七回来,别胡思乱想。陶家的男人,过惯了刀尖舐血的日子;陶家的女人,也就抗得了火热水深。你的日子还长,沉住气比什么都强。”

    静漪又点了点头。

    这时候陈妈进来说该用午饭了,陶老夫人便和静漪一道用了。饭后她就打发静漪回去,只说不用她陪着。静漪见老太太一切如常,也就放心地走了。

    许是这两日颇费心神,格外劳累些,静漪回到居所,进了卧室便躺下了。原本只打算睡个午觉,躺倒便没有再起来。晚饭时陶夫人打电话来问,张妈去看了看,回话给夫人,说少奶奶还在休息。陶夫人便没有硬要叫她起来。不过等张妈电话一放,卧室里却有了响动。

    张妈看趴在卧室门口的白狮先爬起来拍着门,不一会儿,穿着睡衣的静漪便开门出来,有点惊慌地问:“什么时候了?我怎么睡了这么久……张妈你们怎么也不叫我?”

    “太太说这些日子都辛苦了,少奶奶也是,还说让您多睡会儿的。等会儿让厨房给您送晚饭过来。少奶奶只管好好儿睡一觉就是了,看您有些日子没睡好了。”张妈说。

    静漪抹着额上的薄汗,问:“秋薇呢?”

    张妈说:“昨儿月儿淘气,把大少奶奶那边小松姑娘的镜子跌坏了,央及秋薇和她一起出去买一个。我看家里没什么事,就允她们去了。说一个时辰就回,也差不多了。”

    静漪听了点头,看张妈是有话要问的样子,示意她尽管说。她坐了下来,白狮过来,她摸摸白狮的背毛。

    “少奶奶,行李收拾的差不多了。”张妈道。

    静漪说:“张妈,我行程推迟了。”

    张妈轻轻哦了一声,眼中闪过丝惊喜,握在身前的双手瞬间松开,在腿上轻轻一拍,又要极力克制住自己不在主子跟前失态,声音颤着,轻轻地说:“那……敢情好,少奶奶。敢情好……不急、不急……少奶奶口渴不?我去给少奶奶泡茶。”

    “我不想喝茶,来杯咖啡吧。”静漪见她这么高兴,道。

    “好!少奶奶请等着……我马上就去。”张妈说着便下楼去了。

    静漪独自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只觉得家里太过静了,不禁在起居室里看了看,目光落在屋角的收音机上。那落地收音机从她来了,没有开过几回。她过去,研究了下收音机上的按钮,照着英文标示,拧开。收音机发出沙沙的声响,间或有尖细的音流传出。她不住调着频道,把按钮拧的咔吧咔吧响,终于收到一个广播电台,女播音员抑扬顿挫的声音,缓慢的像机器发出的,倒是挺厚重。女播音员预报说下面重播今天早上的新闻。静漪起身在一旁的圈椅中坐下,托着腮听。

    前面两条倒没什么新奇的。报的是南京的特使来兰州的行踪。这个静漪是知道的,听着觉得乏味,见张妈端了咖啡上来,她闻到香喷喷的味道,顿时觉得肚饿,起身过来时,便听到广播里在说,据随军记者前方报道,西北军平叛部队在距离迪化两百公里处与叛军激烈交火两日,双方均伤亡惨重。最高指挥官陶骧在撤退途中又遭遇叛军伏击,仅携部分精锐力量突出重围,目前下落不明。据后方指挥官判断,陶司令可能往两个方向去……静漪听到哗啦一声,转眼便看到张妈将托盘重重地放在了茶几上。

    张妈拿起雪白的抹布擦着咖啡壶里洒出来的一点咖啡。

    静漪再听广播,已经播送完毕,只剩下沙沙的电流声。她随手关了收音机,过来坐下,看看张妈,道:“别慌,张妈。这又不是官方消息。”

    “是,少奶奶。”张妈虽是这么说着,倒咖啡的手还是发了颤。

    静漪阻止她,表示自己来。张妈守在一旁,看静漪镇定如常,也慢慢地沉下心来,听着静漪说:“明日待我细细打听一下的。我想总不至于的。”张妈刚刚沉下去的心就又浮上来,禁不住转过脸去,悄悄擦了下眼角。

    静漪看到,轻声说:“张妈,你对七少爷可真是好。”

    张妈又擦眼角,说:“七少爷是二太太拿命换来的……二太太那么好的人,留在世上的就只有七少爷了……二太太对我有恩,七少爷待我也好……”她絮絮地说着,仿佛千言万语,不知该从何说起。

    静漪捧了咖啡杯,啜一口。

    咖啡里什么都没有加,喝下去从嘴里苦到心里去。

    她呆了半晌,任由这苦涩肆虐……

    晚饭是让人送来了,静漪却没有下去吃。

    月儿和秋薇回来,她打发她们和张妈在下面吃晚饭,自己却在楼上踱着步子。秋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见她脸色严峻,只得小心伺候。

    直到睡前,静漪上了床,发现一向在睡觉去话格外多的秋薇今晚回来之后就没有怎么开过口。她关灯前,看到秋薇钻进被窝里,发现自己在看她,便悄悄背过身去……静漪问道:“今天在外面,可是出了什么事?”

    秋薇说:“没有。”

    “那是见过什么人?”静漪又问。

    秋薇摇头。

    静漪便不问了,伸手关了灯。

    听得到秋薇的呼吸声。秋薇向来好眠,躺下不一会儿就要睡着的,今日却也不曾入睡,辗转反侧。

    静漪原本睡眠便轻浅,又因为晚上喝了杯咖啡,虽是躺下了,头脑却越来越清醒似的。很多念头在脑海里飞快地闪过去……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只是被子裹的严实,她身上渐渐觉得热,想要踢开,却一时也踢不开。正在烦躁,被子被掀到了一边……她试图翻身,还没有动,人已经靠在了一个结实灼热的胸怀里。她心猛跳,想说话,张开口却发不出声音来。身子被拥的紧紧的,越来越紧,紧的她腰都要被勒断了似的……心跳的猛烈,并且随着喷到她颈间的灼热的呼吸,跳的越来越猛烈。简直是不受控制的,四肢百骸都在发颤。

    “漪。”这一声唤,低沉而沙哑,仿佛隔了重重的山、重重的水,才钻进她耳蜗里来的。

    她想转身,被他牢牢地箍着,想问他怎么这时候回来了……不是说被困山里、下落不明么,怎么就回来了?既是回来了,可见新闻都是假的。

    心头盘踞的恐慌瞬间被惊喜占据了领地。

    “陶骧……陶骧……”她低喃。

    没有回应。也许是又不高兴她这么叫他了。

    她回手,想要摸摸他的脸,湿乎乎的。他这么快回来,定是跑了一路,满身的汗……她握了他的手,紧紧的。只一会儿,他抽了手,也松开他的怀抱。她身上顿时松快了。但他灼热的胸膛一撤离,她背上就一凉。不过是这么会儿工夫,她已经依赖他的温暖了。她看了看自己的手,仍是潮湿黏腻,细看,竟是血红色的。

    她顿时僵住,翻身坐起来,看到陶骧坐在床沿上,背对着她,颤着声叫道:“陶骧?”

    他的军装又脏又破,还有几处破了洞。

    她靠近些看,那破洞的地方,竟然还在汩汩地往外冒血……这一惊非同小可,她几乎尖叫出声,伸手抓了他的肩膀扳过来,一张血肉模糊的脸便对着了她……

    “陶骧!”静漪呼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她死死的揪住襟口。大口喘着粗气。

    秋薇被她的喊声惊动,急忙爬起来,问道:“小姐,小姐你做噩梦了?”她摸到枕边的琉璃盏,过来开了床头灯,看到静漪脸上的汗顺着鬓角留下来,额头上更是冒着豆大的汗珠子。她赶紧放下琉璃盏,回身从暖瓶里倒了水,给静漪拧了一条毛巾来擦汗。

    静漪浑身无力,接过毛巾来,覆在脸上。

    眼前一黑,刚刚梦里陶骧那血肉模糊的影子便再次出现在眼前,她低·吟一声。

    ——————————————

    晚上七点左右还有一更。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八章 百转千回的路 (十四)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狐妖小红娘作者:季白 2他从火光中走来作者:耳东兔子 3折腰(烽火红绡)作者:蓬莱客 4水晶鞋作者:匪我思存 5白日梦我作者:栖见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