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二十一章 不静不羁的风 (八)

第二十一章 不静不羁的风 (八)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刚刚还在同无瑕说起他,他就来了,静漪免不了脸上有点不自在,陶骧就说:“怎么吓成这样,是在同二表姐告我状么?”他问着话,仔细看了看静漪。

    静漪还没说话,无瑕便道:“可见平日里你是不老实的了。”

    陶骧倒微笑,看看静漪。

    静漪更不自在,问道:“是不是有什么事?”

    “母亲很不舒坦。让她不要勉强,她不肯。我已让人叫大夫进来候着,防着万一。”陶骧道。

    静漪听他说的是这个,点头,知道他提醒自己的意思,说:“你快过去吧,有事让人来和我说就行。”

    陶骧这样巴巴地过来坐在她身旁,说的是正事儿,看着却像是两人如胶似漆的,连这么一会儿分开都不成似的。

    无瑕一笑。

    陶骧从静漪面前的小碟子里拿了颗榛仁,瞧着此时跟在老太太身旁安安静静坐着也看戏的麒麟儿,说:“时候差不多就让人送麟儿回房睡去吧。”

    静漪点头,等他起身一走,听到无瑕说:“看你们两个,倒也挺像麒麟父母亲的。”

    这话听在耳中,让静漪此时心情格外复杂。陶骧刚刚在这里,她几乎忍不住同他就说了……可此时真不能够。她一念之差,惹出这许多事端,接下去暴风骤雨不消说,她如何同他交待的过去?

    符黎贞两日前还能扮着角儿有板有眼地唱两句……

    静漪想着,脸色就不好看了。

    无瑕只见她今晚脸色很有些阴晴不定,免不得担心她。静漪又说不出究竟来,还担心着说不定随时会发生的意外情形,戏台上的精彩竟好似和她毫无关系……时候差不多她果然让张妈和秋薇带麒麟儿回房去。麒麟儿已经困的要睡着了,静漪叫来老仆人背上他。想想还是不放心,转眼看到图虎翼,吩咐他跟着送一送。

    好在直到终场,并无意外发生。

    几位大腕儿台上谢幕时,还颇为热闹。方丹夫人显得非常高兴,特地上台去同他们合影。静漪看着方丹夫人挽着陶夫人一同上前,陶夫人并看不出异样来。两位的先生在台下微笑交谈,气氛热烈而融洽,让人浑然忘却其他。

    陶骧站在静漪身边,看她目不转睛地望着台上,略皱了下眉。

    等到送走客人,时候也已经不早。老太太们嘴上都喊着累,精神却都极佳。被丫头婆子们簇拥着上轿离去时还都高谈阔论呢。等她们一走,陶盛川夫妇才预备回去。静漪见陶夫人此时态度极好,似乎这一晚应酬让她颇为愉悦,正琢磨着要如何同她开口说陶骏夫妇的事,陶夫人却让陶骧先送父亲回去。

    陶盛川便问:“怎么还有别的事?”他看向妻子和小儿媳。

    “瞧戏瞧的兴奋了,这会子回去怕是一时也睡不着的。今儿月色好,天也凉快,我同静漪走走,去他们那里瞧瞧麟儿再回的。”陶夫人微笑道。

    陶盛川点头,道:“早去早回。静漪今日也辛苦了,早些让人送你母亲回来,也好歇着。”

    “老爷这话说的,仿佛我是专门去打搅他们休息似的。”陶夫人难得地同陶盛川说笑,陶盛川也微笑。

    “父亲,我送您回去,有个新鲜玩意儿给您试试。”陶骧说。

    “什么新鲜玩意儿?”陶盛川做出惊奇的样子来。

    陶夫人拍拍陶骧,点了点他,道:“老爷不知道,老七新得了两两座的敞篷小轿车,轻便灵巧的很。连姑姑试了都说坐着不头晕,很喜欢的。我瞧着小马刚给他钥匙,这会儿怕是要亲自开车送老爷回去吧?”

    陶骧笑着说:“母亲真是,还想让父亲瞧着新鲜一下呢。”

    “你父亲什么没见过,车是新鲜的倒不假。”陶夫人微笑。母子俩交换了个眼神。静漪也明白过来,恐怕公公此时身体也有不适,陶骧不想他行走辛苦。

    陶盛川心情大好,让陶骧陪着先离开了。陶夫人等他们父子一走,转过脸来望着静漪。静漪见她看向自己的目光中多有探究,神色也不像刚刚那般和蔼可亲,心便一沉。陶夫人微微皱了眉,“你像是有话要对我说?”

    静漪这才知道婆婆是专门等着她开口的。原来这一晚上她的些微异样,都没能逃过她的眼。静漪心惊归心惊,到此时反而镇静下来,便将这两日发生的事言简意赅地对陶夫人交待了一番,包括今晚福顺来来向她求助的事,当然隐去了其中一些她认为非但不必对陶夫人讲、往后她也都不打算同旁人议论的事情。

    陶夫人从她开口讲,便慢慢地踱着步子走在前头。静漪边说,边看着她从容的步调,这些骇人听闻的秘事,竟不能打乱她的脚步……她忽然间仿佛从这脚步中看到了熟悉的影子,很久以前她这样跟在父亲身后,他也是这么走着,走着……陶骧就更是如此,仿佛没有什么能在他想要集中精神思索时打乱他……这么一错神,她就住了口。等她意识到,陶夫人站下了,正回头望着她。

    静漪以为她紧接着便会对自己大发雷霆,不料她只平静地望着自己,好一会儿,才开口道:“这的确像是你能做出来的事。”

    静漪低了低头,说:“静漪莽撞,请母亲责罚。”

    “责罚你什么呢?”陶夫人问,仿佛是叹了口气的,“这固然是你能做出来的事,难道他们都是什么样的,我会不知道?你虽有不妥,也已经算是有分寸。”

    “太太,”珂儿在前头看到远处有人打着灯笼一路疾行而来,提醒陶夫人,“是影竹园的蒋婆子。”

    静漪见陶夫人转过身去,再看她背影,刚刚流露出的那一点点的软弱,瞬间不见了。她顿觉心头震颤,听她说了句“什么事至于慌张成这样”,气沉丹田,病态也一丝都不见……她此时是严厉的陶家主母,不是慈祥的母亲,也不是贤惠的妻子,更不是老太太面前态度柔婉的媳妇。

    静漪往后退了小半步,来到近前的两个婆子站下来给她们施礼,强压着气喘把话说的语调平稳。都是办老了事儿的老婆子,在陶夫人面前说话也很有分寸。蒋婆子回禀的事情和静漪说的并无出入,只是她讲的更详细些。陶夫人也像头一次听的那样,边走边听,脚步却是加快了。静漪要快些走才能跟上她们。

    “……大少奶奶昏迷不醒,大夫都没法子,说瞧不出来到底是吃了什么,竟也不像是就会……大少爷说……”蒋婆子说到这里,见陶夫人忽然停下脚步,急忙站下。

    陶夫人问道:“大少爷说?我今日才知道,你们竟是些死人,影竹园是什么地方,竟让你们把规矩败坏成这样了!不用等老太太知道了责罚,我今日先给你们记着,明日你们自个儿来领罚!”

    她语气陡然严厉,空旷幽暗到底巷子里又有回声,听起来格外令人恐惧。

    她定了定神,转身拔脚便走。

    此处距离后花园已经不远,静漪见她走的快,想是很快便到了,陶夫人却在巷口转弯——过去不远便是谭园了。静漪顿时明白陶夫人根本没有立即要去影竹园看符黎贞的意思,或许在她看来,符黎贞的生死早已不是大事。被符黎贞这场意外影响到的长子的健康,才是她所关心的。

    “你们先回去。既是人昏着暂时无性命之忧,大夫在就足够。”陶夫人手一摆,干脆利索地打发了蒋婆子。

    静漪跟在她身后,低头走着。

    陶夫人像是忘了身后还有个她,到此时才回过神来,看着她说:“晚了,麟儿还在你那里,回去歇着吧。有什么事,让人来同我说,不要再自作主张。”

    此话语气不重,却也并不是不严厉的。

    静漪点头称是。

    陶夫人见她温驯,心里虽有不满,也无从发作。此时静漪身边并没跟着她的人,她吩咐珂儿送静漪回去。正说着,陶夫人抬眼看到前方谭园门口,明晃晃的灯下,几个高大的人影子在晃动着。她眉头陡然一蹙,看清被簇拥在前的正是坐在轮椅上的陶骏,脸上不由得勃然变色。

    静漪来没来得及看清楚,就见陶夫人脚步略一顿,旋即快步往前方走去。她只听得陶夫人问道:“这么晚了,不好好儿歇着,这是要去哪?”语气几近呵斥了。她慢下脚步。珂儿在她身后也停下,并没有催促她,倒是叹口气,说:“少奶奶慢着些儿吧。”她不语,到此时真有些进退不得了。

    陶夫人来到陶骏面前,跟着陶骏的福顺等人见了她急忙行礼、后退。她目光冷冽,扫着他们,淡声道:“你们都是跟着大少爷多时的,怎么就不知道拦着些?都什么时候了,大少爷身子还没好利索,就让他出去?有个闪失,我唯你们是问!”

    福顺等人静默垂首而立。

    陶骏见到母亲,转了下他的轮椅,刚要开口,陶夫人摆手制止他。

    “不用说了。这事没有商量的余地。”陶夫人手扶着陶骏的轮椅,要亲自推他回去。她本以为陶骏不会违逆她的意思,不想陶骏手一扣,将机关拨了,轮椅便卡在了那里,推不动了。就像陶骏此时倔强中有些偏执的眼神,他的轮椅和他的人都显出同样的状态。陶夫人本已属强压的怒火,至此时已经烧到了脸上。

    陶夫人并不与陶骏啰嗦,命令福顺等人将轮椅抬了依旧送回谭园去。

    “大少爷,太太是为您好。”福顺过来,待要弯身,陶骏迅雷不及掩耳的一巴掌抽在他脸上,他纹丝不动,紧接着又是一巴掌,福顺仍然不动。

    “狗东西,你也小看我。”陶骏怒喝。

    陶夫人愣住。陶骏虽在病中,精神状态多有反复,这样子倒也不常见。她紧咬着牙关,问:“你一向做事有进有退。我昨日也同你说明白了,这究竟又干什么?”

    静漪悄悄地往后退着,眼下这母子俩之间的气氛仿佛火药桶,一触即发。她听到汽车引擎的声响,由远及近,一愣之下,想到是陶骧过来了,不知为何竟特别不希望他此时来,赶上这样的情形。

    “带麟儿去影竹园。”陶骏道。

    陶夫人冷笑。

    抬眼见福顺等人还在,吩咐道:“先都下去……当着这么些人,脸面还要不要?”

    “母亲,我不过是要带回我的儿子,去见他亲娘最后一面。这点儿主,我都不能做了?”陶骏问道。他眼睛尚未完全恢复,因此看上去很无神。然而他语气有了平常那七八分的温和。“母亲,您看看我,还剩下什么?”

    陶夫人盯着他。

    静漪只觉得他这一句问的极为沉痛,又不像是错乱的人了——他一身银灰山东丝的绸衫,因常年不见阳光而苍白的面庞和身子一般肿胀,今日连假肢都没有装,一条薄毯垂下来,空荡荡地被穿过巷子的风如一只手般拨动着……让人心里生出寒意来。

    然而接下里那句“我只剩下麟儿”了,就更让人听了难过极了。

    汽车的灯光照亮了这里,引擎突突细响,陶骧从敞篷车里探身往这边一看,熄火下车。

    “母亲,大哥,怎么都在这?”他过来,问着,找到几乎是站在墙根下了的静漪,皱了眉。他说着,看到陶骏轮椅上的薄毯垂到地上,弯身过来想替他拿上去。

    陶骏从轮椅上不知拿起了什么,照着陶骧就抽了过去。

    ————————————————

    今日更毕。

    PS.从明天开始到10月7号,早更新,都在八点左右。

    假期大家都玩好休息好,提前祝大家假期愉快!O(∩_∩)O~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二十一章 不静不羁的风 (八)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南风入我怀作者:酒小七 2十年一品温如言作者:书海沧生 3云中歌2 4冷月如霜作者:匪我思存 5庶女明兰传作者:关心则乱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