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五章 缘深缘浅的渊 (十五)

第五章 缘深缘浅的渊 (十五)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家仆见她如此说,正要再问,门内的宝大昌低声喝了一句,他们只好站在那里。

    静漪正往巷口的车子走去,就看到一辆马车“得儿得儿”的驶来了。看清楚是杜氏母亲的维多利亚式四轮马车,静漪站住。马车停下来,车里的人撩起帘子叫了声漪儿,却是宛帔。

    “娘?”静漪走过去。

    马车门一开,之慎先跳下来,问:“你这是要去哪儿?”

    静漪见杜氏也在车里,叫了声母亲,“我和三哥刚回来呢。母亲,我有个朋友来,等下能请她进来喝杯茶吗?是个女朋友。”

    静漪笑着说。

    宛帔疑惑的探头出来,看了巷口的车子,这时候杜氏就说:“行!难得你有什么朋友来家里玩,尽管请她来,我让人备茶点……我和你娘先回去,换下衣服的。”

    “等下我和小十走进去。”之慎关了马车门,笑着说。一转头看着静漪,“什么朋友啊?”

    “就知道你听到是女朋友,一定是要关心的。”静漪拉着他,说:“你先别问那么多。跟我来。”

    之慎到底拦住她,静漪无奈,低声跟他把事情简单交代了几句,问:“你要不要帮忙吧?”

    之慎张着嘴,往停在那里的车子瞄了一眼,车子黝黑的泛着光,他忍不住说:“我说小十,你有时候,这胆子真比倭瓜还大……你不怕三哥活剥了你啊?”

    “他会活剥了我才怪。”静漪说。

    之慎有心拦着静漪,难得的见静漪这么高兴,而且他也是少年心性,静漪先兴起来,他再也不肯错过的,况且他也想看看等下三哥要怎么办……于是说:“罢了罢了,就是三哥骂,也不过是一阵子。”

    他说着竟笑出来。

    想到面人儿似的三哥说不定等下要窘上那么一窘……

    “等下我们进了门,你先去跟三哥说好,让他来东花厅……我就去母亲那里。”静漪说着,便和之慎走上前去了。

    车上帘子遮的密密的,他们是一眼看不到车里的人的,还好对方的车上先下来了人。

    之慎便问:“这里是程府私宅,请问是不是到访程府的客人?车上是哪位?”

    那人听了便道:“是南京来的索小姐。”

    他打量了一下面前这一对漂漂亮亮的少年少女。

    之慎一省,姓索……他看向静漪,静漪会意,扯了下之慎的衣袖,笑道:“那麻烦您转告索小姐,不知能否能请索小姐移驾,入府内用茶?”

    “请问您是?”对方问。

    “鄙人程之慎。”之慎说。越过静漪的名讳,却补了一句,“程之忱是我三哥。”

    对方也怔了怔,回身向车内的人禀报着。

    静漪和之慎对视一眼。两人都清楚,车内的人早就看到了他们。

    随后,随从打开车门,索雁临下了车。

    比起已经见过索雁临的妹妹,程之慎更为讶异。他知道自己若是表现出来对看到美人的惊讶,起码在此刻既不合适又不妥当还显得很小家子气,但他也只是个二十岁的少年人,即便是家里处于各个年龄阶段的美人车载斗量,也没拦着他产生要赞美这位“索小姐”的念头。不过他还算得体,只是微笑着站在那里。和看上去对索雁临的美丽熟视无睹的静漪并排着。

    索雁临若要让之慎形容,那就是带些冷艳的美。她不笑不说话的样子,那神气,很有些威严……还有点儿,色厉内荏。

    之慎心念一动,微笑。

    索雁临大约也知道自己此时脸色不佳,尽量温和的望着之慎,问:“是程先生吗?”

    “是。敝姓程,程之慎。”

    “程先生,我是索雁临。”索雁临说着,伸出手来。她手上带着与珠灰色洋装同色的小羊皮手套,并没有摘下来,也不妨碍手上的温度传递。

    之慎素来是欣赏新女性的新做派的,并不觉得突兀。

    索雁临这才望着静漪,略一点头。

    “索小姐。”静漪微笑着说,“刚刚在茶楼太仓促,没有和索小姐正式的打招呼。我是程静漪。”

    “之忱的……”索雁临这才确信,程之忱之前说的“妹妹”,所言非虚。

    “十妹。”静漪道,见索雁临表情缓和,目光也跟着柔和起来,建议道:“不知索小姐肯不肯来舍下喝杯茶?三哥先进内宅见母亲了。母亲外出,刚刚回来。”

    “那么,我就打扰了。”索雁临说。

    “索小姐请。”静漪说着,请索雁临往家里走。

    之慎忍不住拿眼看静漪——他是没说错的,这丫头端的胆大,照她这么一说,分明是故意制造误会嘛!之慎顿时觉得自己已然是上了贼船,不能中途下来……

    静漪低声提醒之慎道:“东花厅……快去呀。”

    之慎只好先离开。

    静漪走在索雁临身边,往东花厅去的路,她特地带着索雁临多绕了两个弯。

    静漪毕竟自作主张的安排这接下来的相会,心里忐忑;索雁临则更是进了府门便显得心事重重。两人不约而同的都显得少言寡语起来。

    索雁临好像意识到自己有好一会儿没有理会身边的静漪了,特地停下来,道:“你和之忱不太相像。”

    静漪明白她言下之意,便笑道:“三哥像父亲。”

    索雁临细看着面前这个秀美的少女,微笑着,道:“那你是像了母亲吗?我也想像我母亲,只可惜,还是像父亲多了些。”

    静漪微笑。没有给索雁临进一步解释什么。

    她虽然是第一次见这位索小姐,却莫名的觉得她亲近。也许是因为她勇敢而热烈的喜欢着她的三哥,对三哥好的女子,她也该去喜欢她的……

    她们走到了东花厅外,静漪就发现里面已经有仆妇准备好了茶点,她还没有来得及细想,是不是之慎这么快已经让人上了茶,就见之忱和之慎的身影出现了。

    静漪轻声叫“三哥”。

    索雁临便立住了。

    隔了好远,之忱和雁临对望着。

    之慎在之忱身后,对静漪招了招手。静漪心里还有打算,便悄悄的从一边退下,捡着小道,和之慎会合。

    “怎么样啊?”静漪拉着之慎,翘脚隔着墙上的镂空窗子往里看,花木扶疏,那两人又走开了些,她看不到,“哎哟。”

    静漪额头上吃了一记,急忙捂住嘴。怕自己声音太大,扰了那两人。

    “真亏你想的出来啊。”之慎说。

    “我去见母亲。”静漪揉着额头。

    “见了母亲怎么说?”之慎笑问。

    “就说……”静漪看着之慎促狭的笑容。

    “等着你去圆谎,黄花菜都凉了。”之慎咬牙。这小妹,有时候真让人又是爱、又是恨。

    “啊?那三哥不是要坐蜡吗?我都和母亲说了……”静漪说着就要走。

    “你难道不是想让三哥坐蜡才这么干的?”之慎笑着说,“等会儿再去吧。母亲这会儿正忙着呢。不过出去半日,好多事情上门。幸亏帔姨在,不然母亲怕是没空见索小姐。我们在这儿等着吧,还能听听他们都说了什么。”

    “这叫听墙根儿,不妥。”静漪道。

    “这才不叫听墙根儿呢,在这儿能听见的话,都不是瞒人的。”之慎笑着,又敲了静漪额头一记……

    那边,索雁临跟着程之忱慢慢的沿着花径走向花厅。

    他们走着走着,从开始她走在前,变成了他走在前,她要跟着他的脚步走。

    之忱始终未开口。

    进了花厅,雁临背对着之忱,看着花厅内架子上摆放的兰花,说:“小妹妹很活泼。”

    “她平时倒并不怎么活泼,今日不知怎么了。”之忱说着,见雁临不坐,他也站着。正好能看见外面,那两个影子在花木后一晃,隐在围墙后。

    “很对不住,在茶楼,让你那样尴尬,是我的不是。”索雁临的怒气似乎都消散了,余下的只是无奈和疲惫。她伸手托着兰花细弱的叶子,“我只是想到我自己的心,并不能太多顾及你的处境,也不能谅解你不和我站在一处……之忱,出身不是我能选的。我父亲怎样,母亲怎样,我的家庭怎样,这些都已经注定了,也都不是我能左右的。难道你要我为了你,和他们断绝关系嘛?我的确做不到。”索雁临回头。

    之忱怔了下。

    索雁临眼里有泪。

    “就算我做到了,之忱,你也明白,这辈子,我们谁也逃脱不了索氏这个姓的影响。惟其如此,我才不想逃避。”

    “雁临。”

    “我明天就回南京。走前,我要你一句话。”

    “你说。”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五章 缘深缘浅的渊 (十五)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你和我的倾城时光作者:丁墨 2寂寞空庭春欲晚作者:匪我思存 3陌上人如玉(古代小清新)作者:御井烹香 4大王饶命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5我将喜欢告诉了风作者:唐之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