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九章 无影无形的光 (三)

第九章 无影无形的光 (三)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秋薇更是目瞪口呆的看着静漪——她的小姐,吃东西精细的简直恨不得要爆炒蚊子肝、稍稍不洁净的东西吃了都会闹肚子,这碗沿儿上还沾着红油的一碗面,看上去得是多么的脏!她的小姐居然吃的下去,还吃的这么香?!她这么饿,都不得不忍着……静漪却示意她:“你来尝尝,好吃的,真的,不哄你。”

    郞十三笑的都快岔气儿了,捂着肚子,抹着眼睛,说:“……哈哈哈……哈哈哈……有意思,真有意思……慢慢儿吃,管够,牛肉面管够。七少奶奶要爱吃我们这里的面,我让师傅好好做,包你们顿顿不重样儿。”

    他说着起身走出牢房门,脚步都有点歪斜。因笑的太厉害了,呛了风,又剧烈的咳嗽了好一阵子。还回头看悠然自得地吃面的静漪,和目瞪口呆的小丫头,道:“你这丫头倒像是娇小姐。”

    “就是嘛。”静漪喝了口汤。汤上漂着细碎的青蒜苗,吹一吹,浮萍似的。看看秋薇,笑道:“你怎么娇气起来了?吃啊。”

    秋薇气结。

    郞十三嘻嘻笑着,走在前头,见十四还站在那里,冷眼瞧着静漪,叫道:“十四!”

    十四恶狠狠地将牢门一带,交待看守道:“给我把他们看好了。陶骧今天来就算了,如果不来,我一枪结果了她!给我们死去的弟兄报仇!”

    “十四!”郞十三走在前面,头都不回地叫他。

    静漪充耳不闻,继续吃碗里的面。

    头领走了,留下的看守也撤到外面去了。

    静漪吃好,放下碗,又催秋薇吃面。

    秋薇忧心忡忡地望着静漪,问道:“小姐,您是一点儿都不担心?听见刚刚那土匪说什么了嘛?”

    “听见了……这面你不吃,我可吃了。”静漪作势要拿碗,秋薇也饿了,看着她,目光有点呆滞。刚刚奋不顾身要护着她的那个小姑娘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静漪又觉得心疼她。伸手扯扯她的长辫子,“还不知道要在这儿呆上多久,这就不吃东西了?快吃。不哄你,真的好吃。跟咱们在北平吃的可不一样。”

    秋薇将信将疑地端起面碗来。

    “唔……好吃。”秋薇说。

    西里呼噜的,瞬间就扒拉了好几口。

    静漪看了她一会儿,起身走到牢房门口。

    木栏杆的缝隙大约有拳头宽,她从缝隙里看着对面。

    之忓动都不动。

    “之忓?”静漪叫他。

    他动了动腿,以示自己清醒。

    “干什么?”背着枪的看守过来,“回去坐下,不准乱动。敢乱来就一枪崩了你。”

    他的嗓音粗糙且话语难懂。

    静漪就算听不明白,那拉枪栓比划着要枪毙的动作她也看的懂。

    她指着对面的之忓,说:“给他解开绳子吧,总得让他吃口饭。”

    她的语气很温和。

    到此时必须懂得,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

    看守黑乎乎的脸上似堆了一层又一层的沙土,瞪着眼睛看了静漪一会儿,转身走了。看样子也不打算再回转,于是土牢里又安静下来。

    静漪说:“委屈你了,之忓。”

    之忓又恢复了一动不动的姿态。

    过了好久,静漪站的累了,重新坐下来。

    秋薇把碗筷收拾好,也看看之忓,有些愧疚的说:“小姐……我吃的好饱。可是之忓大哥……”她眼睛红了。

    静漪点点头。她也担心之忓。

    “我不饿。”之忓的声音响起来。

    秋薇和静漪都吓了一跳。

    “之忓?”静漪探身一看,之忓靠在牢门栏杆处,他把身上所有的绳索都解开了。静漪惊讶,“你身上还有兵器?”

    “都被他们搜走了。只剩下这个,他们是想不到的。”之忓说着,亮了亮手指。他的小拇指指甲长,紧贴着指甲藏着细小的刀片,留着关键的时候用。

    他难得的脸上露出笑容来,像个偷偷做了得意事的少年。

    静漪看着他,之忓脸上青肿,受伤的地方结了痂,面目狰狞。她以前总觉得之忓冷,今天看着他倒觉得亲切许多。她小声说:“这回连累你和秋薇了。”

    “保护十小姐是我的责任。到了这个地步,之忓对不起小姐才是。”之忓说。

    “不知道这些人什么来历?跟陶家有什么深仇大恨吧?”秋薇低声问。

    “起先我想也许是马系下的手。从他们行动的速度和下手的狠劲儿,还有那么猛的火力,看得出来是一支很有实力的部队。但是看这里的样子,”之忓扶着栏杆,“不会是马系的人。况且若是马系下手,恐怕一个活口都不会留的。尤其是二爷那一家子。或许是前阵子被剿灭的土匪残部。”

    静漪点头,问:“之忓,你听说过逄敦煌这个名字吗?”

    之忓摇头,说:“我只知道土匪头子郭云虎是这边匪患中的老大,已经被陶七爷俘虏了。处决没有,还不知道。这个人没听说过。如果是郭云虎残部,倒是有可能,看他们袭击的方式,就是要活口的。或许是要拿二爷和您的性命换他们老大。”

    静漪不能不觉得之忓的分析有道理。

    其他的倒罢了,想到陶驷夫妇和瑟瑟此刻生死未卜,她心一提。

    尤其是瑟瑟,还生着病。这么担惊受怕,真怕她病情加重……她从没这样盼着陶骧或者陶家任何一个人快些出现。

    “我算过时间,车子大概开了有一个半钟头,我们现在可能在山里。兰州的地貌,从机场附近往北往南都是山,东西沿黄河一马平川,藏不下这么多兵。”之忓低声说。

    他们交谈都把声音压的很低,不能惊动外面的看守。

    “之忓,你歇息下吧。好歹他们还给我和秋薇一碗饭,你连饭都没的吃。”静漪语气倒是轻松,看看秋薇,微笑。

    之忓也笑笑,退回牢房里头去,又将自己隐藏在黑影中了。

    静漪将自己的裘皮大衣脱下来盖在秋薇腿上。

    秋薇从身上摸摸索索地掏出一个小荷包来,抖抖,从里面掏出针线来。

    静漪正好奇,秋薇纫了针,说:“小姐你别动。”

    银针上一缕白线,秋薇让静漪伸直了腿,她从她袍子的下摆处开始封。将前襟缝在一处。静漪明白过来,本想阻止她,但见她无比的认真,仿佛是在做一件极其重要的事,便沉默了。

    秋薇的针线活儿极好,在这个时候,仍然走着细密的针脚。

    静漪不知不觉地又睡了过去……

    连续几日,她都这么过来。

    除了看守每日定时来送饭,没有人来打扰他们。在静漪的抗议下,他们终于也给之忓一碗面。

    表上的时刻成了虚设,他们只能从入口处那一点的光亮,判断什么时候天亮了,什么时候天黑了。

    之忓又变的沉默寡言,一天也说不了几句话。

    不过是问静漪句早安,睡的好吗,有没有不舒服……就是这么几句话的往来,却也因为同在患难之中,彼此都有相依为命之感。秋薇年纪最小,也活泼些,偶尔竟要同之忓开玩笑,之忓也不与她计较。

    “之忓大哥,听说七小姐……”秋薇一开口,就被静漪瞪了一下。她倏地住口,静默了一会儿,才问:“听说七小姐让之忓大哥教她武术……”

    静漪拿手帕盖了脸。

    已经数日没有清洗,她觉得自己是臭的。

    “我不会教人武术。更不会教七小姐。她是主,我是仆,主仆有别,怎可乱来?”之忓倒不介意回答秋薇。

    静漪此时背对着他的方向。

    之忓说的是之鸾吗?

    她不确定。

    她觉得这几句话分明是说给她也听。

    她想起之鸾看她时那怨毒的眼神,还有她打之鸾的那一巴掌……“之忓,我们没把你当下人。”她说。

    “可我不能忘本。”之忓静静地说。

    “糟了,之忓大哥,你这是骂人不带脏字儿吗?像我这样没上没下,岂不是忘本?”秋薇站起来,还跳了两下。跺地上尘土飞扬。

    静漪咳嗽起来,骂道:“你这个丫头,还不快停下!”

    秋薇却反而扑过来,说:“就不就不……”

    主仆二人笑作一团,无忧无虑的。

    连看守都被惊动,特地走过来看她们。见她们只是笑,查看半晌才走开。

    “小姐,我们会不会死?”秋薇笑着问。

    “怕吗?”静漪问。她知道秋薇突然间这么问不会没有理由。几天过去了,匪首没有一个出现,陶家没有消息,而给他们送饭的人,脸色越来越难看,虽然紧闭双唇、一言不发,眼神却像刀子,能凌迟了她。

    “怕什么,戏词儿里说的,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十六年后,我又是一个好姑娘!”秋薇嘻嘻笑着。

    连之忓都被逗笑了。

    静漪笑够了,给秋薇打开头发,用她随身带的小篦子,给她蓖头发。

    秋薇的头发深棕带黄,发梢儿简直就是金黄色,十分的好看。

    土牢里脏兮兮的,秋薇说头痒,可能是生了虱子。

    “和小姐在一起,什么都不怕。”秋薇攥了衣袖。

    静漪笑笑。

    秋薇的脸都瘦了一圈儿。每日秋薇都想办法逗她笑一笑,其实心里焦虑的很。毕竟还是个孩子……静漪也忘了自己比秋薇大不了多少。

    “姑爷会想办法救我们吧?”秋薇又问,“咱们家老爷太太要是知道,不知道会急成什么样……不是说,亲家老爷是西北王?还有人敢打陶家的主意?反正我想,不管怎么样,姑爷一定会想办法救咱们出去的……小姐,姑爷有枪嘛,带着人杀上来就好了。你说是不是?”

    静漪不语。

    陶骧吗?

    她不知道这伙人究竟是什么来路和背景。但是拼了命从严兵布阵中炸开一条血路把人劫走,要的肯定不是简单的交换条件——陶家会为了区区一个她大动干戈?她的确不能做如此想象。但也许,陶家会想办法救人的……撇开陶驷一家三口不提,西北王的新儿媳妇在自家地盘上被劫走,传出去,好说不好听。说到底,陶家丢不起这个人,陶骧丢不起这个人。倒真不是她程静漪或者程家有那么重要。

    “哎哟。”秋薇喊疼。

    静漪不知不觉间把她的头发揪狠了。

    她揉着秋薇的发顶。

    就听见外面有嘈杂的声音,她坐好了。

    杂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来人不由分说地开了牢门便进来,一把拉起静漪来就往外拖。

    秋薇抱住静漪的腿,叫道:“你们干什么,你们放开我家小姐……”

    静漪怕秋薇挨打,匆促间说:“秋薇你松开手,他们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她认出拖着她出来的是十四。十四一脚踹开秋薇,将静漪抄在怀里。

    静漪见他红了眼睛,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让他如此愤怒。十四将牢门关上,一把将静漪掼在地上,抬脚便踩在了她脸上。

    地面上腾起的黄土呛到静漪口鼻内,她顿时有些窒息,眼睛被黄土迷了,泪就不自觉地往外流。她抓住十四的脚踝。秋薇的哭喊声很凄厉,她却没法儿理会。

    十四被静漪沉默的反抗激怒,下脚更狠。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九章 无影无形的光 (三)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最遥远的距离作者:张小娴 2密室困游鱼作者:墨宝非宝 3霍乱时期的爱情作者:加西亚·马尔克斯 4古董杂货店2作者:匪我思存 5橘生淮南·暗恋作者:八月长安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