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五章 如火如荼的殇 (四)

第十五章 如火如荼的殇 (四)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静漪笑起来。

    她笑到浑身发颤,说:“三哥,他是我丈夫。我要应对什么?对他来说,我只要还有能够利用的一天,就算我惹事、就算我捅破了天,他也不会把我抛弃的——就算没有什么用了,他去哪里找我这么听话的太太,从来不会找他麻烦?还顶着程之忱十妹的名字,有谁不说能跟程之忱扯上点裙带关系,是明智之举?他且得把我搁在个稳妥的地方呢。三哥说,是不是?”

    “是也好,不是也好。你要懂得保护你自己。”之忱说。

    “如果我没在那家里闷死,迟早是要离开的。”静漪忽然说。

    她说完这句话,扶住了桌子。

    有一点头晕。

    之忱看到,叫了声雁林。

    “不用!”静漪粗声说。非常烦躁的样子。

    她也不去看之忱的脸色究竟如何,也来不及,只听得外面有人在交谈,索雁临在问:“是不是来找小十?”

    静漪立即撩帘子出去,果不其然,陶骧正在面前,她微笑着看他,说:“怎么这就找我来了?我跟三哥三嫂说了会儿话,倒忘了你说不要我走远。”

    陶骧看着她,嗯了一声。

    静漪挽了陶骧,站在雁临面前,等之忱出来,她笑着对他们说:“我们去跳舞。我今天就想跳舞……”

    陶骧声色不动,见程之忱夫妇都是平常的模样,不见异样,听了静漪的话,雁临还笑着说:“可见今儿是真高兴了。去吧,只是别累着。”他也看不出什么来,只觉得程静漪有些过度的兴奋。

    从刚才开始,她就有些过度兴奋。

    “不会累。”静漪只一手拉了陶骧,倾身过来,扶了雁临的肩膀,在她面上贴了贴,又依样抱了抱之忱,“三哥、三嫂,你们也来呀……快些,不然舞会要散了。”

    陶骧牵着她的手,将她带走了。

    雁临转脸看看之忱,说:“不如我们也去跳一支舞?也差不多结束了。”

    “好啊。”之忱微笑。

    雁临看着他,说:“有点担心?”

    “她什么都不说,我才该担心。她说了,我起码知道她在想什么。”之忱整理了下衣袖,身上被静漪那孟浪的倒酒方式溅了些葡萄酒。看他略显狼狈,索雁临倒笑起来。之忱倒也不在意,托起雁临的手,“小十不提,我真忘了,已经好久没有同你好好跳一支舞了。”

    “你也知道?”雁临嗔怪地问。

    之忱看着她,边走,边低声在她耳边说了句什么,雁临顿时脸上飞红,但看着之忱微笑起来,她也微笑,陪着他走出休息区……今晚石公馆的舞会的确热闹。奢侈浮华的表象下,就像入海口处,各路洪流奔腾而来,暗嘲汹涌之间,之忱身处其中的感受,大约只有她能体会。她转头寻找着静漪和陶骧——很容易就看到陶骧的,倒是静漪,被陶骧挡住了,她看不到那纤薄的身影……

    陶骧将静漪的腰托着,像托着枝叶柔软的兰花一样。他能感觉出来,离开那休息室,她就没有那么硬气十足了。她此时就像是一缕烟似的纤柔,仿佛随时都能滑走。他看她的笑脸,这堪称完美的表情,不止看在他眼里,恐怕看在所有人眼里,都会觉得她此刻是心情极好的……好到有些忘乎所以。也吸引到些忘乎所以的目光。

    他的手抬起来,在她头顶处,她柔软的手在他手心,她旋转的裙摆扫着他的小腿……痒痒的,连同淡淡的酒气,不住地碰触着他。

    他收了下手臂,她舞动的身子便离他更近些。

    弦乐激烈地演奏到高·潮部分,她的舞步丝毫不错,他就只看着她微笑的面孔在眼前快速旋转,简直成了一个虚幻的彩色的影子……当舞曲戛然而止,她站住,整个人靠在他身前,紧贴着他。他能看到她发间的胭脂痣,看到她闭上眼睛,长而卷的睫毛微微颤动……

    好一会儿,当四周围成对的舞者渐渐散开,欢声笑语再次响起,他们仍站在那里。

    她缓缓地睁开眼睛,静静地望了他。

    陶骧看到隔了人群,雅媚在对他招手。他知道这是该告辞了的意思,终场舞已经结束。

    他正要提醒她,她已经推开他,转身朝着雅媚他们那边走去。他跟上去,不住地有人同他们说再会……七少奶奶再会或者陶太太再会……静漪一一地微笑回应,偶尔回头看他,那是有要同他一起道别的对象。她记性真好,都记得那是谁。哪位将军夫人、哪位总长太太、哪位参赞姨太太……叫得出姓、喊的出头衔。她拖着他的手,落落大方中不失亲昵。有人就开玩笑说七少夫妇真是恩爱,简直还在蜜月中。她也不恼,只是微笑。笑中带着羞涩。非常自然的羞涩。

    陶骧由着她,只管在她身旁。

    她的应对是如此之好,好到出乎他意料。

    但是这么的好,也让他觉得有些不同寻常。

    “上车吧,”陶骧最后说。她已经笑了整个晚上,连最后离去的无垢夫妇都在劝她回去得好好休息了。“可以不用笑了。”

    她问道:“尔宜呢?还和文谟在一处?”

    “他们跟二哥一起先走的。”陶骧说着,扣着她的手腕子,将她往身边带了带。文谟和尔宜走之前,还和她说话呢,她都不记得了。可见她的心思不完全在这里……他留神看她的眼睛。

    “哦。”她应声,四下里望了望,也避开了他的目光。

    石公馆庭院里已经安静下来,宅子内外还有留下来的宾客,却不足以让这里再现那热闹景象。

    “那我们也回家吧。”静漪抽手,拢了下肩上的纱,朝车子走去。

    陶骧迟了两步才走过来,她走路已经有些摇摆。

    细细的鞋似乎不太能承担她的重量……他过来,抄了她的手臂,带她上了车。

    “开车。”他吩咐着,看她。

    她显然已经不想说话,进了大门口,就早早地让车子停下来。

    陶骧已看出她脸色不好,跟着下车,让司机先走了。

    静漪疾走两步,在路边扶了树干,弯身便吐起来……她晚上都没吃什么东西,现在吐的几乎全是酒。

    陶骧撑着伞,轻拍着她的背。

    树干湿冷,她被冰了似的,身上发抖。明明吐的已经没有什么可吐的了,还是觉得恶心,冷。

    她看着落下来的雨滴,溅到他的鞋子和裤脚上。

    宅子里的路灯昏暗,他手里的油纸伞几乎是透明的……她擦着下巴,仰头看着油纸伞上的图案。

    清秀的菊花,枝叶纤细,本是很好看的。

    陶骧看着她望住伞发怔,伸手要扶她,她却躲开了。

    陶骧眉头一皱。

    “我没醉,这是在家里,也不用做给别人看,省省力气吧。”她说。

    “你站住。”陶骧说。

    她已经走进了雨中,并不想等他。

    站住……谁都有资格命令她站住……她偏不要,“我今天陪着你演戏,也累了。二哥和二嫂总是知道的……”

    “知道什么?”他步子大,已经走到她身旁,并没有再强迫她站住,伞遮到她头顶。

    “过了今晚,人人都知道,七少爷是春风得意、稳重不足,随便就能带个女人玩空中游戏;七少奶奶轻浮孟浪、端庄不够,一点不像大家闺秀……这样的一对,远不足以担大事呢。是吧?这样的闲言碎语,应该是在你计划之中吧?”她微笑着问。

    陶骧看了她。

    他不说话,静漪就越发觉得自己的推测正确。

    她笑笑的,说:“可是有什么用呢,西北军不迟早是你的?迟来的韬光养晦,便是欲盖弥彰。你不懂?”

    她摇着手,往屋内走去。

    门口人影一闪,她看不清那是谁,或许是尔宜,也可能是哪个下人……她笑着说:“什么时候是个尽头,这才刚刚开始……”

    陶骧走在她身后,听她低声说。

    她没有回头看他,所以也就看不到他阴沉了的脸……

    陶骧走了几步,又听她问:“我究竟是有多像她?”

    “谁?”他问。

    “谁……”静漪重复着这个字。

    他们站在了枇杷树下,她触手便可摘到青涩的枇杷果。

    甚至有一种淡淡的甜香,也许是她醉意朦胧,产生了美妙的幻觉……

    “她呀……”她抬起手来,摸上他的下巴。温热的皮肤,有一点粗糙。那天下午,他带她去机场,天气真好。有点太好了,晒的他脸上没有被墨镜遮住的地方,这两天成了象牙黄色……他是很白净的。“虽然知道你是做戏的……不过,你想过的,要带着的她,上天去飞一次的……其实是不是,那唯一的一个她,已经永远不能了?”

    陶骧握住了她的手腕。

    她手上沾着雨水,搓着他的下巴。

    “我知道……我知道那是什么样的……”她抽手出来,指着自己的胸口,“会疼……很疼很疼……想起来,就疼……但是又不会死。我是再也看不见了……索性看不见也好;你比我惨,还要看着……更要看着一个人,分明不是,却整日在眼前……陶骧,陶骧……”

    她一声声叫着他的名字,微笑着。

    她抬手遮了他的脸,歪着头看他。

    她头发上的珍珠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摇摆……

    “何苦来的,功名利禄,转眼成空,有什么比人更值得?没有的……”她收回手来。

    “小姐!”秋薇从屋子里出来,撑着伞。

    静漪回头看到秋薇,笑了笑,等秋薇过来,给她披上外衣。

    “干嘛这样?我不冷,热。”静漪不要穿外衣。

    秋薇看她是喝了不少酒的样子,又看看在一旁的陶骧的脸色,咬着嘴唇,

    “秋薇先进去。”陶骧说。

    秋薇担心静漪,没动。

    陶骧说:“我来照顾她。”

    陶骧的语气与平常虽然一样,还是把秋薇给吓了一跳。她有点发呆地望了下陶骧,再来看静漪。

    静漪说:“你先去。”

    秋薇无奈离开。

    陶骧拉了静漪,两三步便将她拉着进屋。

    屋子里果然安静的很。

    陶骧从门边的架子上抽了毛巾下来,递给静漪,她接了,却没动,只是望着陶骧,看他擦去脸上和头发上沾的亮晶晶的雨珠,他的脸在她眼中,有些忽远忽近的……她听见自己在说:“陶骧,我不是容不得人的。”

    陶骧手停了,看着她。

    “我同你举行婚礼前,有个金润祺;初到兰州,我以为会多个马家瑜……结果她们其实都不能算。不过我今天正式同你讲,只要你愿意,我这里,并不成为问题。”她这才擦了下额头上的水。也不知是汗水还是雨水,顺着眉尖往下落,渗进眼中来,让眼睛疼。好像还不止眼睛疼,“我就同你说这些……这件事上,我是不会为难你的。”

    “你还真是会替我着想。”陶骧终于开口。

    静漪看他,点头,说:“嗯。我当然要替你着想。替你着想,就是替我着想。”

    “然后呢?”陶骧问道。

    静漪想了想,说:“然后?要我去同母亲说么?若是奶奶和母亲那里说起来,我们成婚不过半年,恐怕没那么容易就赞同……她们多半是怕我面子上过不去的。只要我不在意,也就没有什么不能够的……”

    “那你告诉我,你又在计划什么呢?”陶骧靠近了她些。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五章 如火如荼的殇 (四)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匆匆那年作者:九夜茴 2琉璃美人煞作者:十四郎 3我的花园作者:藤萍 4你和我的倾城时光作者:丁墨 5轻狂作者:巫哲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