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六章 至深至浅的痕 (十四)

第十六章 至深至浅的痕 (十四)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不等陶骧说什么,静漪往后退了两步,转身要走。

    “等等。”陶骧说。

    静漪站下了。

    她听着陶骧走过来,站在她身后。

    她定了定神,回身。

    陶骧灼热的手掌覆在静漪肩头,轻轻拍抚着。

    “如果你还是想继续读书的话,我可以帮你实现这个愿望。”陶骧吸了口烟。

    静漪几乎不相信她的耳朵。她仰头望着陶骧的眼睛。他的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他也断然不会拿这个说笑的。

    她尽量平静地问道:“条件?”

    “这两年,你就安心做陶太太。”陶骧说。

    他的话,随着那新鲜的烟草味呛着她。

    “如果……”她缓慢地斟酌着字句,“我不答应呢?”

    陶骧沉默片刻,问:“为什么不?你会有什么损失?”

    静漪顿住。

    看上去,这场交易,她的确没有什么好失去的……她轻声问:“那你呢,为什么这样?”

    陶骧转了下脸,长长的吐了口烟。

    他转回脸来看她,问:“我以为你很清楚。”

    静漪抿了唇。

    陶骧将烟掐灭。

    她看着他,火星在他指尖一点点熄灭……她点着头,问:“任医生和胡医生?”

    “我已经同他们商议过,不管是语言还是医学知识,他们都可以给你相当的指点。有他们二位的帮忙,将来你或者在国内医学院深造,或者考取国外的大学,应该都不是很难的事。”陶骧说。

    静漪望着他,不出声,一瞬不瞬地盯着他。

    “我同父亲商议过。先取得怹赞成,至关重要。”陶骧说。

    “那母亲呢?还有奶奶?”好半晌,静漪才问。公公会赞成,她不意外;令她担心的,是家里的女人们……她心头纷乱无绪,不知该怎么想。这是她梦寐以求的,可是忽然来到面前,她又觉得不真实。而且,似乎也不像她想象中的,那么令她兴奋。也许是她先看到了即将面临的阻力。

    “我会同她们解释。”陶骧说。

    “可是将来……”她顾虑的更多。

    “你是我的人。我同意就行。”陶骧说。

    静漪望着他。

    他说:“那么就这样定了。”

    静漪点头。

    “我去看看尔宜。你要……一起来么?”她问。

    “我在等几封电报。”他说。

    静漪是要走的,却又看着陶骧。

    两人对望着,僵住了似的。

    “七少。”马行健回来了,远远地站住,并没有过来。

    陶骧点点头,说:“送少奶奶过去。”

    “不用了,我自己走一走。”静漪说。

    陶骧点头。

    静漪走出来。再走在来时这条小径上,她却又走错了方向。待意识到,她已经走的很远了。她似乎听到有人在叫她静漪、静漪,站下,那声音却没有了的……只有轻轻的风拂过脸庞,脸上有点凉意。

    她在花架下坐了,此处应与花厅不远,能听到乐声。

    也不知坐了多久,乐声歇了,笑语也歇了……她想自己已经在这里坐了太久,该离开了。

    她站起来,辨别着方向,从来时的小径走回去,不一会儿,便看到一个高高的身影,她脚下一滞,那身影立即站住了,试探地叫了声“少奶奶”?

    “是我,阿图。”她应声。

    图虎翼立即大声说:“少奶奶在这里!”

    呼啦啦地过来几个人,看到她,都放了心似的,图虎翼说:“舞会已经散了,就是不见少奶奶,让我们好找。”

    “七嫂!”

    静漪看到尔宜,却不见文谟。她打起精神来说:“刚刚有点累,就在这坐了一会儿。真对不住,让你们担心了。”

    “七嫂,不是担心,是吓着我了。”尔宜过来握了她的手,左右地看看,虽不十分真切,还看得出来她好好儿的,才说:“刚刚听说同逄敦炆来的是她哥哥……你又不见人影,害我赶紧招呼人找你。这会儿七哥可能也知道了……”

    “我刚从他那里来。你们不用担心我的。”静漪忙说。

    “你忽然人影不见,怎么能不担心。七嫂,咱们回去吧。”尔宜说。

    静漪看看她,点头。转脸她对图虎翼说:“告诉七少,说我同八小姐这就回去了。这里的事情,交待给丛管家。其他善后,我明日会过来看的。”

    “是,少奶奶。”图虎翼说。

    听她有条不紊地交待着事情,尔宜才放心下来。她紧握着静漪的手,跟在她身边。

    出门时静漪回头望了一眼,看到白文谟。她看看尔宜,交待丛管家照料好白少爷起居,又吩咐了点其他的小事情才上车。

    尔宜靠在静漪身上。

    静漪抬手摸摸她滚烫的面颊。

    尔宜一声不吭,浑圆的双臂缠着静漪的肩头,热乎乎的,还有些沉重。

    渐渐静漪就觉得有些透不过起来,仿佛被什么越缠越紧。

    ?

    ?

    ?

    静漪隔了十来天,才有空闲到铜狮子胡同七号去。

    尽管曾经有过陶白两家议婚的先兆,白文谟的突然到来,目标这样明确,却仍不啻为一场小小的风暴。从上到下,由内而外,无不对此事有所议论。处于漩涡中心的文谟和尔宜反倒是最平静的两个。沉浸在他们两个的小世界中,眼睛里也只有对方。只苦了静漪,无论是外出,还是在家中,都要她这个做嫂子的在场。说是陪同,其实是监督。

    好在白文谟另有要务,只逗留了三天,便离开了兰州。

    他一走,静漪也就卸下了这个苦差事。

    在他走后,尔宜悄悄告诉静漪,文谟在离去之前,两人已经私下订婚。文谟会在返回桂林之后,央父母向陶家正式提亲的。

    白文谟带来的风波还没过去,静漪延师求学的事,在陶家掀起了另一轮风波。比起议论尔宜婚事的喜气洋洋,此事则不赞成的居多。七少奶奶有这等不安于室的想法,在规矩和等级都森严有序的陶家,无疑是要受到批评的。尽管前有七少爷陶骧提议,后有家长陶盛川首肯,已成定局之势,仍然不能止住反对的声浪。

    持反对意见者中,态度最强硬的是陶夫人。而一贯疼爱静漪的陶老夫人此次又迟迟不表态,又让议论甚嚣尘上。

    陶尔宜从一开始便鲜明地支持嫂子重拾学业。为此不惜游说陶夫人和各位姑奶奶、姨奶奶。就连陶骏也被尔宜缠磨不过,在母亲面前替静漪说情。陶夫人却一概驳回,还要斥责他们,联合起来坏掉陶家的规矩,鼓励少奶奶们出走……连符黎贞都被卷入,陶骏自然是不方便再替弟妹的事帮腔。

    静漪委实没有料到,素日看上去尚算开明的陶夫人,在此事上是如此的保守和强硬。她自从嫁进陶家,至此也算是第一次见识到了婆婆的权威。

    就在她一筹莫展的时候,老姑奶奶陶因泽轻描淡写地一番话,把此事定了个调子——陶因泽说,七少奶奶闲着也是闲着,每日有个地方读读书解解闷儿,也不是什么坏事儿。又不是走出家门去学堂,只是家中私塾,何况还有长孙麒麟儿一同读书的。从哪里说起来,这也是好事……她的话说的在理,又把麒麟算在内,旁人就不太好反驳。陶老夫人又适时开腔赞成,陶夫人和一众持反对意见的人只得暂时偃旗息鼓。

    几日后,陶夫人传话,交待管家哈德广负责,开始收拾外书房。事情这才算有了眉目。

    静漪经历了这一场风波,却不由得有点心灰。还好有尔宜在身边鼓励她。陶骧正式地回去向父母亲提出这个建议之后便离家备战。未免他分心,静漪没有告诉他这些事。尔宜想向陶骧求助时,她也阻止了。她总觉得陶骧也不可能不知道家中反对的声浪一定会高涨,而他一旦做了决定,却也并不是会在这样的声浪中就退缩的人。既然如此,她不如就把这当成是必须面对的考验。这才刚刚开始。

    当陶夫人终于正式通知静漪,严肃而有不赞成的语气同她讲,既然已经决定了请老师来授课、就要好好读书之后,静漪终于定下心来。只不过陶夫人同意虽是同意了的,可不赞成也是真不赞成。仿佛她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然而去外书房读书总算成了事实。

    又隔两日,静漪才想起从舞会之后,说过要再去七号看看,是不是一切都恢复原状的。纷杂的事情都退了后,她才有空闲。

    待她抵达,丛管家就告诉她,七少爷刚刚回来。见她意外,丛管家说已经告诉七少爷,少奶奶来了,又问她要不要这就过去?

    静漪倒知道陶骧这次是去了几个远地方,想必奔波辛苦,回来必然要先歇一歇的。于是便不急着去见他,先去查看了宅邸内清理的状况。舞会那日颇费了些气力装饰的,她本以为园中或有些地方会受到损伤。不想她仔细看过,丛管家做事十分得力,一切都已恢复如初,宅邸内又是那种安然肃穆的样子了。静漪满意,看着花园在日间又是与夜里完全不同的美,不禁心情大好。

    丛管家向她回完了话,便被她打发走了。

    她独个儿在花厅里,看了会儿花架子上各式各样的花卉。很有些新奇独特的花,打理的不错,看样子花匠也是下过一番苦工的。丛东升也向她介绍过,说这是工匠照着图样在后花园里搭起来的。虽然时间不长,也很有点规模了。图样是七少爷画的。七少爷因参观过女王花展,很受英国园艺的启发,不妨在家中做些小实验……静漪看着面前这盆兰花。细弱,洁净,被维护的纤弱中自有风骨。

    陶骧其实是个别有情趣的人……她这么想着,不知不觉间就在秋千上坐了下来。

    天色渐渐地暗了,她才想起自己一出来便是大半天,也该回去了。走之前她是该去见见陶骧。丛管家说过陶骧在书房,静漪路上遇到仆佣,也没有开口问路。靠着直觉,多走了点冤枉路,也就到了书房外,只看到图虎翼在外面守着,入定一般,纹丝不动。看到她来才有一丝笑意,轻声叫她,用更轻的声音说:“七少在里面。”

    “在休息?”静漪问。

    “没有。压了不少事情,在处理。这会儿倒是没动静了……少奶奶您进去看看吧。”

    “是不是又很久没睡觉?”静漪问。

    “两天。”图虎翼回答。

    静漪点了点头,说:“我进去同他说几句话的。”

    图虎翼给她推开门,说:“少奶奶您在这儿,我离开一会儿行吗?”

    “去吧。”静漪话音未落,图虎翼已经撒丫子便跑了。那飞奔而去的样子,静漪便知道他怕是不太舒服……她莞尔而笑,进了门,轻轻合上。

    屋子里一点声音都没有,她走到里间门口,门开着,陶骧却不在书桌前。

    她故意地弄出一点声音来,待迈步进门,却发现陶骧在榻上睡着了。

    静漪走近些,看他——头发有点长了,胡茬也生了出来,唇像平时那样,也紧紧地抿着,似乎在睡梦中仍有解不开的难题。榻上的矮几上放着零碎的东西。香烟、打火机、喝了半杯的咖啡……杯子下面压着的,是那晚舞会上预备的面具。倒像是个杯垫,衬的描花的咖啡杯上的图样格外鲜亮。

    她轻手轻脚地将面具抽了出来,看着陶骧……

    陶骧睡的并不沉。

    他只是想借着这段短暂的时间眯一会儿。屋子里已经暗下来,静漪进来的时候,她那浅灰色的身影淡的像个影子。这影子走近,看他,很专心,像在研究什么复杂的东西。

    有那么一会儿,他以为她会悄悄离开,可是并没有。

    她拿起了那条柔软的面具,然后专注地研究着那面具,又走近了……他睁开了眼。

    静漪没想到陶骧忽然醒过来,手中拿着的面具,一瞬间便背到了身后。

    就算光线暗,陶骧也知道此时她的脸必然是红了的。像个偷偷做了错事的孩子。

    陶骧坐起来,看着她,点了点头。

    静漪想好了见陶骧要说的话,一句都想不起来了。

    手里那柔软的绸布面具,一寸寸地被揉成一团……陶骧若无其事,长腿一伸,落在地上。脚踏上啪嗒啪嗒两声,令人警醒。

    静漪还没有开口,陶骧已经站起来,迅速地抄了她的腰,将她带到怀里来,在她唇上亲了下来。

    她手垂着,仍然揉着那个面具……她知道陶骧要做什么,他行动迅速且目的明确。

    他拥着她深深亲吻,并不是紧密到无法呼吸的亲吻,她能感觉到他的理智和按部就班。他已经有很久不曾碰触过她。对她来说,他简直变得更加陌生起来……可是她的脸上却似被火苗舔着,渐渐从嘴唇处蔓延开来。她在他掌下辗转,慢慢地她开始回应他……听得到外面有人,脚步渐渐地近了。她慌张间心跳急剧加速,忍不住咬了他一下;他吮了她的唇,没有停下的意思。

    “七少,陆大小姐来了。”是陌生的声音,也许是他身边新换的侍从。

    她闭上眼睛,背抵在榻上。手被他按在竹簟上。那竹簟细密,在这样的时候,还有手无法掌握的凉意……

    “让她等着。”陶骧低沉的声音,就在她耳边。热乎乎的从他身体里出来的气体,钻进她耳蜗中来,她的心就猛的抖了抖。

    “是。”脚步声远了。

    只停了片刻而已,他再亲她时,却像换了个人,凶狠地让她害怕……她喉间的氧气全部被他吸走,脸憋的红了。

    心里生出一点点恐惧来,想从他身下逃走,躲避他太过炽烈的亲吻,和下面也许将到来的进攻。

    他觉察,压着她的身子,丝毫不肯放松,到此时才现出志在必得来……

    电话铃在响,他并不搭理,却难免有些分心。

    “电话……”她终于得了空,低声说。

    他两排牙齿研磨的细碎声响在她耳边。压在她身侧的手将她一气儿地抱起来……她仿佛在空中飘了一阵,只一会儿便落在坚实的所在,那是他的身体。她攀着他的颈子,生怕一不留神便跌了下去,此时的危险,怕是在悬崖边一线,稍有不慎,万劫不复……她听着他拿起话筒来,片刻之后,镇定从容地说了一个字:“抓。”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六章 至深至浅的痕 (十四)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的花园作者:藤萍 211处特工皇妃作者:潇湘冬儿 3橘生淮南·暗恋作者:八月长安 4长相思3 : 思无涯作者:桐华 5一片冰心在玉壶作者:蓝色狮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