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六章 载沉载浮的海 (七)

第六章 载沉载浮的海 (七)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静漪让她缓慢呼吸,小声在她耳边说:“小珍别怕,等下听我的,让你用力再用力。”

    她听不到小珍的回应,只是她的手被稍稍用力的捏住。

    静漪晓得她听到了。

    “热水来了……”外面有人在叫。

    四婶去开了门,静漪站起来去洗手。头发也盘上去,拿了一条干净的白布围住。她转身回到小珍身旁,掀开薄被,查看着,就看到先出来的竟然是肩膀,她心里一惊,伸手护住,对四婶说:“扶住她。”语气是冷静到不行,心里也多少有些怕。脑子里经过的全都是以往看到过的生产情景,皆是生死一线间的。可是哪一幕都没有眼下的惊险,这毕竟是她头一回面对。

    她想着办法,教科书上没有现成的解决方案。

    过程又是这样的漫长,而时间又是这样的紧迫……

    她不住的鼓励着小珍:“好了,顺过来了……用力……头已经出来了……深呼吸……”

    小珍虚弱的很,用力……她力气还不如产道里的那个婴儿大似的。

    静漪浑身湿漉漉的,她都得死咬着牙关顶住这口气,生怕自己这里一点差池,救不到这命悬一线的母子俩。

    “程姑娘,小珍昏过去了!”四婶忽然惊叫。

    静漪扔下婴儿,过去急救产妇。

    听着四婶不住的叫着“小珍、小珍……”

    静漪俯下身,也不知自己要怎么鼓励小珍才好了,她大声说:“小珍你别在这个时候死,你死了孩子也完了。”

    她眼眶发热。

    心底的一根弦被痛楚挑着,心扭疼。

    她念着:“……四姐……四姐你帮帮我们……你让我救救她……四姐……”她仰了仰脸,让眼泪别流下来,简直是在喊,使劲儿的按压着小珍的胸口。“四姐!”

    “程姑娘,小珍醒了。”四婶惊叫。

    “最后一下,小珍最后一下!”静漪大喜过望。她的手护住胎儿的头,“最后一下!”

    她帮着小珍调整呼吸,好一会儿,鼓励小珍用力,小珍喊出了有生以来最费力的呼喊。

    静漪趁机托住胎儿的头和肩,顺势将胎儿拽出了产道。

    “好样的小珍!”静漪托着婴儿,拿了见到给婴儿剪断脐带,小心处理着。

    “小珍、小珍!”四婶顾不得出生的孩子,叫着昏厥过去的儿媳妇。

    静漪见婴儿安静,便将孩子倒吊,拍了一下屁股,婴儿还是没有动静,且憋的脸上发紫。

    静漪急忙将婴儿放平,她压住婴儿的下巴,查看着,从里面扣出污物,紧接着嘴巴覆过去,替婴儿做人工呼吸……婴儿终于“哇“的一声哭出来,脸由紫色恢复到红色。静漪把他粗粗一包,顺到一边且让他哭去——“小珍!”静漪又转到床上的小珍处。

    静漪再替小珍做着心脏复苏。

    好久,小珍都没有反应。

    人工呼吸,心脏复苏……静漪机械的重复着这个程序。

    四婶抱着初生的婴儿,在一旁不住的哭。

    已经不知过去了多久,四婶和婴儿的哭泣声静漪都要听不到了,小珍才终于有了反应。

    静漪虚脱了一般,跌坐在床沿上,看着张着嘴困难呼吸的小珍、四婶怀里瘦弱的婴儿,她两眼湿乎乎的,手还在颤。

    “程姑娘……”四婶抱着婴儿,两膝微曲。

    静漪急忙一把扶住,说:“四婶,赶紧给孩子洗洗,我来照顾小珍。”

    四婶给婴儿洗好后抱给静漪看。

    静漪看了他一会儿,又看看四婶,四婶眼神里也满是担忧。这个连哭都没有力气的婴儿,实在是虚弱的让人心疼。

    静漪又摸摸小珍的额头,发烫。

    “这样不行。”静漪悄声对四婶说。

    她走出房门去。戴四叔在外面等着,见到她,忙拱手作揖。

    静漪急忙拦着,跟戴四叔说:“四叔,产妇和孩子的情况都不太好。尤其是产妇,我恐怕她会得产褥热。我的意见,是将她们送到城里的医院去。不知道您意下如何?”

    老伯点头,说:“媳妇和孩子为先,只是……”

    “乘我的车去。”静漪说着,让程倍过来,把事情交待给他。“到了医院,如果今晚值班的医生不是密斯莫毕克,你就到这个地址去,报上我的名字,请她来亲自看护这位产妇。密斯莫毕克是我的导师,有名的产科专家。若能获她照拂,是再好不过的。”静漪说着,向老伯借了纸笔,把地址写给程倍。又嘱咐他道:“有什么事,你要照应。”

    “可是三少爷让我跟着您。”程倍犹豫着说。

    静漪皱眉,苍白的脸上全是疲乏,说:“我在这里,自然不会有什么意外。等你办完了事回来接我。”

    程倍只好答应。

    小珍母子被送上车,四叔让儿子带着一个女仆跟他们去医院。

    戴四叔同妻子说了几句话,让她赶紧进门去。他有对静漪拱手,说:“程姑娘,进去歇歇吧。我让内子准备些点心,程姑娘用些吃食吧。”

    静漪打量着戴四叔,其实戴四叔年纪并不算大,顶多有五十岁,是非常儒雅的一位先生。她说多谢,我还得去个地方。

    她坚持要走,戴四叔苦留不得,便问她要去哪里,说要送她过去。静漪起初不肯说。戴四叔也坚持要送。静漪只好说让四叔送到巷口就好。戴四叔陪静漪走了不多远,就发现刚刚那个车夫等在小巷外面,看到他们,憨厚的笑着,“四叔,姑娘,你们要去哪儿,我送。”

    静漪见到车夫,便问:“请问,戴府在何处,你可知晓?”

    车夫说:“戴镇稍有头有脸的,宅子都自称戴府。姑娘您到底要去哪个戴府?”

    静漪愣住。

    孟元从来没有同她说起过这个。

    戴四叔在一边点头,说:“老八说的是,程姑娘,你这是要找哪位?”

    静漪说:“他们家里有位少爷在上海念大学的……对了,是大夫第的戴府。”她猛的想起来上次来的时候,看到戴府的匾额。

    车夫张了张嘴,看着静漪,又看戴四叔。

    戴四叔问道:“程姑娘您是大夫第戴府家里什么人?”

    “我同孟充小姐是同学。”静漪不便直说自己前来戴府的目的。虽然此时她再次心急如焚,该顾及的还是要顾及。

    戴四叔看着静漪,说:“既是这样,老八,你送程姑娘去大夫第。”

    车夫立刻说:“姑娘先上车。”

    戴四叔在静漪上车之后,嘱咐道:“程姑娘,记住我这里,要是有什么事,让老八来我这里告诉一声。祖光多谢程姑娘救命之恩……”

    “四叔,千万别说什么救命之恩。学医的人,遇到危机状况不伸手援助,说不过去的。四叔别放心上,我急着去戴府,后会有期。”静漪说着,便跟车夫说去戴府吧。

    戴祖光到底和车夫老八又交代了几句,才站在路边,目送静漪乘车离开。

    一路上车夫不讲话,静漪只能听到马蹄声响,和偶尔车夫的口令声、抽打鞭子的声音,她心里突突的跳着。

    从手臂到腿脚,都有些酸软无力。

    她想她是累坏了——孟元,如果孟元知道了今晚她的举动,应该不会怪她冒险多管闲事吧?那可爱的幼婴、小珍的泪眼……她愿意用很多的付出,换来那一刻的喜悦。她靠在车棚边,抱着手臂,喃喃自语:“四姐,四姐……四姐我今天救到人了……”

    眼里有热乎乎的液体,想涌出来,她仰面。

    相信四姐看得到……

    “姑娘,大夫第到了。”车夫说。

    静漪掀开车帘便跳下车。也不顾泥浆子溅起来。

    “往前走就是了。大夫第这两日不准闲杂车马驶入,姑娘,我只能送你到这里了。”车夫指着路。

    “谢谢大哥!”静漪没有多问车夫。

    车夫看着她的背影,抬手挠了挠额角。猛然间雨点儿又扑啦啦的打下来,他从车上抽了一把油纸伞追上去,大声的对静漪说:“这把伞先用着……还有这个,还你。”

    静漪来不及谢他,他已经跑掉了。一手攥着伞,一手里有两块银洋。

    静漪莫名的觉得在这凄风冷雨中有一丝丝的温暖。

    巷子渐渐的深了。

    静漪走的很快。

    她满腹心事,全没注意街上的纸钱遍地、牌坊柱子贴了黄表纸。偶尔有人经过,都是低着头,匆匆忙忙的。

    门前明灯高悬的戴府终于近在咫尺,静漪看着眼前的一切。

    黑漆大门,门上“大夫第”的匾额仍旧高高在上。只是匾额上,蒙了白麻布。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六章 载沉载浮的海 (七)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霍乱时期的爱情作者:加西亚·马尔克斯 2冰糖炖雪梨作者:酒小七 3篮神饲养指南(篮神的诞生)作者:胡说 4云中歌 大汉情缘(桐华) 5屠户家的小娘子作者:蓝艾草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