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番外:《美人如花隔云端》(十)

番外:《美人如花隔云端》(十)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陶骧仍保持着那个姿势纹丝不动。

    静漪见他目光落在桌上——好大的一张圆桌上,菜品繁多。只是大部分的菜都几乎是原封未动,几个空酒瓶放在桌边……静漪伸手拿了酒瓶来,晃了晃,姿势空空如也。

    她随手将酒瓶子放下,斜了陶骧一眼,低声道:“又不是家里那样的陈年烈酒,怎么就能醉成这样子……真是……你让姥爷怎么看你哟……还有父亲,瞧你……这不真成了傻姑爷了么……哪个还比你傻呀……”

    静漪细细碎碎地嘟哝着,弯身给陶骧收拾了下落在身边的东西。

    许是进来之后便松懈下来,他的枪套军帽腰带都就近搁在了椅子上。

    “自个儿能走吗?牧之?”静漪按着陶骧的肩膀,问他。

    但见他转脸望着她,一言不发,身上的酒气倒是不重,只是行动迟缓,面上颈上都泛红,呈一种好看的桃红色……静漪手指蹭了下他的颈子,当真是烫人的很。

    不过,他可真是白净。

    静漪嘟了嘴,歪头看他一会儿,叹道:“真是许久不喝酒,酒量都不好了。这点淡酒,就能……四海!四海!”

    静漪仍按着陶骧的肩膀,喊路四海带人进来,要他们赶紧搀着陶骧到后面去休息。她看着四海他们手忙脚乱地将陶骧搀起来。

    幸好陶骧走起来倒是还算稳。

    静漪跟在他们后头走着,见陶骧大谱儿不离,略放心了些。她嘱咐路四海送陶骧过去,惦记着外祖父和父亲,看到冯永好在一旁候着,让他带着自己过去看看他们——冯永好说老爷和程先生都已经歇下了。

    静漪问道:“姥爷平时都爱什么酒?”她想着,陈妈说话间那神色,外祖父想必日常也是饮酒的。

    冯永好想了想,答道:“不拘什么,越是烈性的,越是爱。那年皇上赏的西洋红葡萄酒,老爷尝着也好。市卖的米酒,若是酿的好,老爷也让打回来的。从前小姐……自家酿桂花酒,有梅子的时候泡梅子酒,老爷饮了也欢喜的。”

    “是么。”静漪漫应着。忽的想起来,刚刚自己拿过的酒瓶,似乎是有那么一点点桂花香气……她心里一顿,有个念头莫名其妙地闪了一下。

    “是。”冯永好声音很轻,似有些唏嘘,“老爷独酌的时候多。像今晚有程先生和陶司令陪他说说话,真好的很。”

    静漪走到了西套间门外,立住。

    听不到里头的声响,有家仆出来,看到她和冯永好立即行礼避让。

    “老爷睡下了?”静漪问。

    家仆忙点头,说:“老爷今儿还没闹酒。”

    静漪点点头,到底走进去看了看。虽是隔了帐子,看外祖父在床上躺的安稳,家仆随侍在侧,悉心照料,想来不会有什么事。一会儿又有人抬了热水进来,冯永好便说程小姐请吧。

    静漪这才出去,又去看了看父亲。

    东厢房比起外祖父那边安宁的多了,只有林之忓守着。

    之忓见静漪来,低声道:“十小姐,老爷已经洗漱好安歇了。”

    静漪听了这话,便明白父亲醉的不算很厉害,着实松了口气。静漪略站了站也就要走,之忓送她出来,她问道:“父亲有没有说,我们什么时候启程?”

    之忓答道:“老爷同冯老先生商议过,明儿一早走的。”

    静漪点点头。

    外祖母身体已无大碍,这里不宜久留,的确该早日启程的……她同之忓道了晚安,依旧由那丫头引着路,往后院走去。心情忽然间有点低落,大颗雨滴打在伞上,密密的声响也让人心烦……她抬眼看到正房外祖母的住处灯已经熄了,只留了一点光亮。暗暗的夜色里,这点光明亮温柔,真像外祖母慈祥的笑容……她站下来,看了一会儿那窗子。

    老梅枝桠横斜,映在窗上仿佛是幅古旧的画卷。

    “太太,”路四海从房内出来,看到静漪来到廊下,忙开口告诉静漪,他们已经安置好了陶司令了。“太太要是没有别的吩咐,我们先走。”

    静漪收了伞,看了活泼帅气的四海,让他带人先去用夜宵,说:“都辛苦了。夜里湿冷,用点夜宵,该休息便休息、该值班再值班。”

    路四海笑嘻嘻地跟同伴告退了。

    静漪往屋内走时,还听得到他们低低的说话声……跟在她身后的丫头提醒她,洗澡水已经预备好了,要不要这就洗。她看看时间,说:“不用了,你们也去歇着吧。明日还要预备出发,一定是要早起的。太太那边有动静,记得来叫我。”

    丫头退出去时关了房门。

    静漪缓了口气,将正屋的油灯提起来,往房内走去。这名义上是给她安排的临时住处,来了几天,她还是头回走进来。拿着油灯照亮些,她查看了下正屋的陈设,才走进卧室去——卧室里倒明亮的很,她一眼便看到陶骧正斜躺在床上,似是已经睡的很沉了。

    她回手掩好门,将怀里一直抱着的陶骧的东西放下来。看到他的外衣搭在床边的椅背上,走过去整理了下,才在床沿上坐下来。

    陶骧只脱了外衣,连靴子都没脱呢,长长的腿显得这架子床都狭小了些似的。

    静漪望着他,好一会儿,伸手过去,轻轻地抚着他的下巴……胡茬摩擦着她的指尖,涩涩地痛着。随着他的呼吸,他的身子散发的热力,一阵阵地送过来……她靠近些,细看着他。

    他身上的酒气果真有一点桂花香呢……

    静漪的指尖从陶骧的下巴处打着圈儿,缓缓上移。唇边、鼻尖、鼻梁……他高挺的鼻梁、丰满的鼻翼……眉心,舒展的眉心……他眉心和额头如此平滑,想来至少此时、至少今晚他是难得放松的……她心里有些难过。他定是好久没喝这么多酒了……她是知道他的,从前他没戒酒的时候,也是轻易不碰的,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要上战场,那些杀伐决断,都需要他长期保持异乎常人的清醒头脑。

    静漪的手指停在陶骧的眉心处,很轻很轻地、很温柔很温柔地抚着……她终于低头,在他眉心处印了一吻。

    仿佛触了电一般,她瞬时觉得嘴唇酥麻。

    她忍不住捂了下嘴唇,又忍不住想笑。

    也不知这是怎么了,脸上更是滚烫滚烫的……看了他睡着,她轻轻哼了一声,指尖戳着他的心口,咬着牙说:“真是……傻姑爷一个……哟!”

    手腕被猛的拉了下来,她毫无心理准备,被吓了这一大跳,顿时僵在那里。还没等她缓过这口气来,只觉得一股大力将她整个人翻转过来——她仿佛是看着一帧帧的电影画面在放慢了速度从眼前滑过,甚至清清楚楚地看到自己的衣袍下摆在空中飘成了一个好看的角度、轻飘飘地往下落时,伴着她修长而柔软的腿,落在床上……床上铺的厚实,身子被压在铺面上,微微陷下去些。她的手被扣着,也陷于其中,动不得。

    她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和他细而匀的呼吸声。闭了闭眼,借着灯光看他,想说什么,喉咙却干涩起来,只低低地哦了一声,手攥紧些,紧扣着他的手掌……忽觉得他的手松了下,随即却抄了她的腰,将她搂紧。

    他怀抱的热度瞬间上升,热的她开始出汗。

    “牧之……”她微微抬了下巴,嘴唇就在他耳边。

    陶骧没有应声,将她搂的更紧些,然后,翻了个身,躺在了她身边。

    静漪闭上眼睛,等了一会儿,陶骧的呼吸仍然细而匀……她睁眼,看着近在咫尺的他——身子紧紧地靠在一处,他的下巴便搁在她肩窝处……平静的面上挂着一丝微笑……静漪推了推他。他灼热坚实的身子反而更靠近她些,但是……静漪狠狠地打了他一拳,气恼地使劲儿将他推开,下了床。

    她甩了甩因出汗已经半湿的头发,瞪着床上这个醉醺醺的男人。又是烦恼,又是心乱,咬了咬嘴唇,半晌,无奈地给他脱了靴子、解开扣子,打开被子给他盖好……忙的出了一身透汗,她立时便觉得身上黏腻起来,于是将灯熄了几盏,到后面暗室去。

    暗室内挂着煤油灯,大木桶里热气腾腾,油灯上蒙了一层水雾。

    静漪汗出如浆。

    已经几日没洗澡,她也很渴望洗个热水澡舒服一下。

    她将灯放在小桌上,开始脱衣服。水汽让纽扣变的涩涩的,解开都颇费了一会儿工夫。她将旗袍挂在衣架上,低头看了自己里面象牙白色的蕾丝衬裙、同色的内衣、袜带……她一件件地都脱下来,扔在了地上。她伸手探了下水温,刚刚好。

    外面噗突一声响,沾到水的皮肤一阵凉,她细听一下,只能听到外头哗哗的雨声。

    是雨声……陶骧睡沉了呢。

    她不由得笑出来,踏进水里去。

    ————————————-

    对,还有下文,别打我……明天中午更新。

    大家晚安,周末愉快!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番外:《美人如花隔云端》(十)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鹤唳华亭作者:雪满梁园 2蜜汁炖鱿鱼作者:墨宝非宝 3庶女明兰传作者:关心则乱 4冷月如霜作者:匪我思存 5洋房里的猫先生(嗨,你的锅铲)作者:映漾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