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一章 似真似幻的沙 (三)

第十一章 似真似幻的沙 (三)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符黎贞听说便站起来,低声道:“七叔的朋友们都是爱闹的,咱们在这里恐怕不太好吧?”

    许雅媚见她是要走的意思,忙拉着她,笑着说:“就是因了他们爱闹,要是没咱们在这里,他们真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子呢。七妹到底是新人,年纪又轻,脸皮薄的,真闹狠了,她该不好意思了。”

    符黎贞听她护着静漪,便说:“奶奶和母亲不都说了嘛,闹喜闹喜,不闹不喜,想来是没关系的。”

    她虽这么说着倒也没立时就走,听着外面闹哄哄的,人都走近了。外间的女眷们想必是见一帮少爷们来势汹汹,都回避了,就听见有人一路高声张扬着便来了,竟然还配合着还敲锣打鼓的。

    符黎贞也不禁莞尔。她见安稳坐于婚床上的静漪抱着一对鸳鸯,倒还镇定,她的贴身小丫头就不住地往房门处张望。

    雅媚拍着手说:“这么着,静漪,你且先对付他们。今儿晚上就图一热闹,不热闹也没趣。有我和大嫂在这里,若是他们过分了,我们帮忙的。”

    “哪有你这样的。”符黎贞轻声笑道。

    静漪点点头,微笑道:“我知道。”

    她们正说着,外面便敲门,嚷着“闹新娘啦”。

    静漪原本心里多少是有些怕这闹洞房一事的,不想事到临头,听到这开场锣鼓似的一出,倒先就要笑了。因觉得不妥,暗暗地咬了下舌尖。

    她穿了鞋子下地来。

    秋薇开门,她迅速瞥了一眼:门外围了一众的人,有男有女,男士居多,乍看上去倒是黑压压的一片,人多势众的。

    雅媚先挡在门口,笑道:“就知道是小陆引着来的,可说好了,闹新娘是闹新娘,新郎也不准轻饶。新郎官儿呢?”她说着往外看一眼,没看见陶骧一起来。

    陆岐手里拿着一大捧红玫瑰,头一个先对着静漪叫了声“新嫂子”,才说:“七哥倒是要上来,可是我们在下面摆了十八道酒阵,他可也得一关关闯了来,才能做黑骑士救公主呢!”

    雅媚“哟”了一声,说:“原来是这样儿啊。来,七妹,来了这么多客人,快一起出来吧。”她朝外打着手势,让他们都往后一退,“外面地儿这么大,何苦来挤在里头。”

    静漪于是便跟着雅媚走出来。第一步她就先站在起居室当间,同客人们行了个礼问好。

    虽说白天大伙儿在礼堂里也都见识过新娘子的美貌了,这会儿近距离地看,尤其新娘子还和颜悦色的,就像画中仕女忽然间走了出来对着人微笑似的,打定主意上来便要开玩笑的人,竟然都在这时候不约而同地在她淡定从容的目光中跟着静了下来。

    静漪倒也不知为什么他们都安静地只是望着她不说话,她轻声地请大家坐,说:“我新来乍到,此时不能一一认得各位,还请多指教。”她说着示意秋薇拿果盒子过来。果盒子是早准备好的,里面除了糖果便是花生栗子这样的应景吉利干果。她亲手端了,一一地送到客人面前。她这么一客气,轻声细语地同人说话,客人们也都不好意思马上闹起来,只得笑嘻嘻地说恭喜的话,拿了糖果来吃。

    雅媚起初还有些担心静漪,此时见她应对得法,便退后了一步,欣赏地望着静漪的婉约姿态,对身旁的符黎贞说:“我们也就不算不大方的了,这般也做不到。”

    符黎贞低声道:“你还没听说么,初入府那晚,她当面顶撞老姑奶奶们……老姑奶们那是何等样人,老太太都轻易不说一句重话的。”

    雅媚轻笑了一下,说:“不是我派老人家的不是,按理说,那晚做的也太不像话。大姑奶奶是老糊涂了么?静漪就算不错了,换了我,这亲我还不成了呢。”

    符黎贞抬手遮了下下巴,半晌才说:“换了你,她们才不会。”

    雅媚听着这话心里有些不痛快,但是符氏向来如此,她只看着静漪,笑了笑。她站的地方靠近楼梯,往下看了看,果然听着下面也高声喧哗,仿佛有陶驷的声音,还有陶骧的。想了想,她说:“我下去看看,老七怎么还不来?”她说着便悄悄下楼去,留下符黎贞仍站在原地。

    符黎贞又往后退了两步,在角落里的一个绣墩上坐了,远远望着在这起居室绕着那一圈沙发或站或坐的众人,瞧静漪怎么应对他们——最难对付的当然是领头来的陆岐和白文谟。其中又是陆岐更难缠。手里抱着那束好看的玫瑰花,是静漪走到哪里,他亦步亦趋地跟着,也不把花送给静漪,也不说话,只是笑着看静漪给大家派完糖果又派烟,直到静漪回过头来对着他微笑道:“陆大哥不坐吗?”

    陆岐见她柔声细气地叫自己“陆大哥”,也学着她的声气,说:“七嫂不必客气。”

    白文谟看着他腆着脸这么说话,喊了声:“老陆,七嫂让坐就坐。”

    陆岐听了点头,转着眼珠子,把花举到静漪面前来,问:“七嫂,这玫瑰花可好看?”

    静漪仔细看了看。茶杯大的花朵,新鲜的很,是很正宗的大马士革红玫瑰。在这个时节能有,很矜贵了。她虽不知陆岐意下如何,心想昨晚三嫂倒是私下里教了她几招的,其中一个原则就是无论如何都要比闹洞房的人沉得住气,她不如就兵来将挡吧,便照实说:“很好看。”

    陆岐微笑,说:“这是送给七嫂的。”

    “既是送给我的,那就先谢谢陆大哥了。”静漪说。陆岐虽说这花是送她的,却仍抱的紧紧的在怀里,料着他必然还有话说。

    “先别着急谢我。这花可不能白给。”陆岐说着,四下里看看。众人都知道他在憋坏呢,很配合他的纷纷问他“怎么个不白给呀”,他就笑着,说:“等下你们就知道了!”

    静漪也微笑,并不着急。

    白文谟却说:“七哥也该上来了吧?怎么这会儿了还不来?”

    “来了来了!”楼梯一阵响动,先上来的却是陶驷。

    静漪一看他就是喝了很多酒的样子,边走,边扬着手,紧跟他身后的是雅媚,随后才是陶骧。

    陶骧看上去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陆岐你这小子,摆上这十八阵也拦不住新郎官,白瞎了你那帮兄弟。”陶驷说着,哈哈大笑,“老七的酒量,你想让他就这么趴下,难了。”

    陆岐撇了下嘴,说:“七哥来。”

    他招手,让陶骧过来。

    静漪见陶骧平素总板着的脸,此时大约因为也喝了些酒,又是这样的气氛,倒也有些和颜悦色的意思。他过来站在了她身旁,一身酒气淡淡的。他先把礼帽脱了,大约是觉得热。

    陆岐和众人一起看着这并排立在一处的新人,啧啧两声,说:“七哥,七嫂也太善于周?旋了,闹了这么多年洞房,就没见七嫂这么厉害的新娘子。”

    “是么?”陶骧转过脸来,看了眼静漪。

    静漪微笑的面孔上,粉光潋滟,真是名副其实的明艳动人。

    “唷……唷……唷!”陆岐怪叫起来,白文谟配合地嗯了一声,“大伙儿瞧见没,瞧见七哥七嫂这样子没?”

    “岐哥哥,你别欺负我七个七嫂,到底这花儿是给不给七嫂啊?”尔宜清脆的声音传过来。她和文佩趴在阳台窗子边,已经耐不住性子了。

    陆岐挥着手,让人把窗关好了,说:“小姑娘家家的,去去去,不准捣乱。”

    几个小女孩儿笑着跑了,陆岐转身道:“时候也不早了,我们也不打扰七个七嫂休息。这么着,七个七嫂就满足我们一个要求,我们就走,成不成?”

    静漪看了看陶骧,没吭声。

    陶骧慢条斯理地问:“什么要求?先说来听听。”

    陆岐清了清喉咙,说:“听说七嫂是上海圣约翰大学医学院的高材生,此事可属实?”

    “属实。”静漪回答。

    “那想必七嫂对西洋医术知识见解甚深了?”陆岐又问。

    “学业未成,见解是不敢说有的。”静漪只觉得陆岐好像在给她下套,她不得不把话说的更保险些。

    “七嫂不必谦虚。就算没完成学业,七嫂对基本的急救术总该是会的吧?”陆岐很认真地问。

    静漪点了下头。

    “那人工呼吸这一招,七嫂可愿意教我们一教?”陆岐说出口,不待静漪回答,就说:“就让七哥配合七嫂。我们有一个人学不会、今儿我们就全体不走。”

    别说静漪没想到,其他人也没想到陆岐这看似很雅其实却够狠的招数。

    陆岐笑嘻嘻的,手里的鲜花往前一送,眼望着陶骧。

    陶骧便问:“学会了,你们就出去看戏去,是吧?”

    “是呢。立马儿就走,绝不耽误时候。”陆岐笑着说。

    陶骧看看静漪,说:“阿岐,我看你是皮痒了。”

    “七哥,现在不都提倡文明生活,讲究个卫生嘛。我们来闹个洞房,都这么卫生,何况七嫂是学西洋医学的,更应该开风气之先嘛……”白文谟一本正经地说。

    “对哦对哦,老白说的对。”陆岐点头。

    陶骧看着这两个人一唱一和,四周围聚着的众人笑成一片,都是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架势,正琢磨着该如何应对,就听静漪轻声说:“那好嘛。”

    她这一声虽轻,连远在角落里的符黎贞都听到了,雅媚则目瞪口呆,陶驷更是一口热茶险些喷出来,其他人更不必提了,连陆岐都顿了顿。

    “好嘛,教会了大家这个技术,紧急情况下,也可以救人一命,何乐不为?”静漪微笑着说,她看看陶骧,道:“请你配合我一下。”

    陶骧过了一会儿,见她不是开玩笑的样子,才点点头。

    静漪吩咐秋薇和张妈进去拿垫子出来预备铺在地上,陶骧知道自己是需要在这众目睽睽之下躺下的。静漪一脸认真,他也不说什么。垫子铺好了,他撩起袍子往上面一躺,静漪便在他身边跪了下来,看着大家说:“我来示范一下……若需要施救时,病人心脏已经停止跳动,配合人工呼吸,还可以进行心肺复苏术……心脏的位置,是在两乳之间……”她低着头,双手在陶骧胸口一比划,再抬起头来,把自己双手叠放的样子两给大家看,随后她按上陶骧的胸口,用力一压,“做人工呼吸时,将病人的下巴这样抬高……”她一手托着陶骧的后脑勺,一手将他下巴抬起,形成一个角度,“然后,要捏住他的鼻子,像这样……深吸一口气,向病人口中吹气时,嘴唇要完全包裹住病人嘴唇……”

    她听到笑声、叫声和楼梯响声,抬起头来看,先忍不住笑了。

    原来从女客开始,纷纷地站起来往楼下去。

    剩下少数的几个人也已经往后退,连陆岐和白文谟都笑着站起来给她作揖,道:“七嫂,得罪、得罪!”

    几乎是落荒而逃的。

    至此,她这个示范还没有做完,闹洞房的客人们就连下人们,都跑了个精光。

    静漪手还托着陶骧的下巴,见状还说:“我还没有讲解完呢……别跑啊!”依旧柔声细气的。

    那陆岐一脚踩空,直扑在白文谟背上,连文谟一起,又拐带上好几位,从楼梯上滚下去,就听着咣当咣当地响着。下面众人见了更是笑的不成样子,嚷嚷着看戏去了,一哄而散。

    静漪松了口气,听着陆岐还在下面嚷:“我不是不敢看,我是怕明儿七哥把我踢出去喂狗啊!”

    她低了头,见陶骧正看着她,忙收了手。

    陶骧却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子,狠狠地一拽,她半个身子扑在他身上。

    “你真是胆大。”他说。

    ————————————————————

    亲爱滴大家:

    民·国闹洞房是撒样子俺也不知道,急救术这里是恶补的,这两点都请懂行的看官指点一二,以期在日后修文加以改进。多谢。

    明日开始停更三日。

    提前祝大家假期愉快。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一章 似真似幻的沙 (三)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挪威的森林作者:村上春树 2三千鸦杀作者:十四郎 3香寒作者:匪我思存 4轻狂作者:巫哲 5长相思3 : 思无涯作者:桐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