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三章 忽明忽暗的夜 (十七)

第三章 忽明忽暗的夜 (十七)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就怎么样?”四太太追问。好像听戏听入了迷似的,瞪着眼睛只看无垢。

    “‘嘭’的一枪——歇菜了。”无垢一摊手,比划着,“多吓人啊,这么一大滩血啊。这么大,就这么大一滩……漪儿和我说的时候,我都快吓昏了!”

    满屋子女人叹气的叹气,尖叫的尖叫。

    杜氏挥着手里的扇子说:“哎呦呦,哎呦呦,话说着这就吃饭了,偏又说这个,真糟心。”

    “可不是么,就是不想让你们也糟心,漪儿说不准我回来提。可是不提呢又不行,还是一块儿糟心一下吧,省得你们担心我把漪儿带出去,不晓得去了哪儿。是吧,红姨?”无垢笑嘻嘻的瞅着三太太。

    三太太倒也坦然,道:“我寻思着有些奇怪,不过白问问。你们到底女孩子家,出入还是要多加小心。倒不是我说,这些日子,之鸾之凤我是不放心让她们出去的。”她说着,微微一笑,特为的看了宛帔一眼。

    无垢听了这话,刚要接上,被静漪拉了一下手,一杯茶递到了她手上,她转眼看到静漪那对平静的眼,到舌尖儿上的话转了个圈儿,原路返回了。

    静漪又斟了一杯茶,递给宛帔。看着宛帔抿了口茶,她才坐正了。

    “那车子呢,后来是怎么着了?”杜氏问。

    “还好,今儿运气不错,遇到好心人,替我们把车子拉出了泥坑。”无垢笑着说。

    静漪想到那位“好心人”,跟着用力点了点头。

    无垢见她此时露出稚气来,就想笑。

    “那可得好好谢谢人家。”宛帔说。

    “人家连姓名都不肯告诉呢。不过我们记下车牌了。”静漪回答。她说着看无垢,无垢对她笑笑。

    “哎呦呦,那就好。总得谢谢人家。出门在外难免会遇到一点小事。还好,无垢你和漪儿都是遇事有主意的孩子。你们俩一同出门,我是再放心不过。”杜氏笑着说,“来,菜齐了,先吃饭。”

    杜氏先站了起来,领着入席。

    静漪见丫头婆子们上来伺候净手,她同杜氏说想换一下衣服。杜氏一抬眼看到等在那儿的秋薇,笑道:“去吧,换好了快来吃饭。早该饿了呢。”

    静漪离席。

    秋薇给她拿来的干净衣裙穿起来颇繁琐。往日她最不耐烦的就是穿这么累赘的衣饰,今日她倒是极为耐心。

    秋薇见她沉默,悄声问:“小姐,不痛快了?”她进来的时候,就听到了三太太的话。

    静漪摇摇头。

    她不痛快倒其次,眼睁睁的看着母亲是强撑着不肯露出一点儿异样,心里才五味杂陈。

    她透过槅扇看那屋子里笑语盈盈的一团和气,母亲单薄的背影格外的触目——黑色的裙褂,夏日里看上去仍是清冷,母亲的皮肤极白,常年不晒太阳,透着盈盈的青色似的……瘦嶙嶙的一副身子骨,在此时她看来,极为惹人心疼。尤其是与那火红裙褂的三太太在一处时。

    这种日子,即便热火烹油、锦上添花一般的好,她也不想过。

    她宁可粗茶淡饭,安稳度日,和她心爱的人在一起。

    许是感受到了她的目光,宛帔回了下头。

    静漪便定了定神,对宛帔展颜微笑。

    “小姐,这是刚刚进来的时候,门上让人送进来的。说赵家的司机让把这个面呈十小姐。”秋薇说。

    “哦。拿来我瞧瞧。”静漪站下,接过来打开一看,是一个车牌号。她将信叠好,说:“我用下太太的电话。”

    她当下拨电话给之慎。之慎恰好在家里,她便请他帮忙,查一下这个车牌号的主人。之慎满口答应。她才进去坐下。

    无垢小声问:“你怎么去了这么久?”

    “我让九哥帮忙,请他在交通厅做事的同学查一查这个车号。”静漪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袖子。那张写着车牌号的纸,就塞在袖间。

    无垢正夹了一颗大虾仁,听静漪这么一说,虾仁就从筷子尖上落了下去,滚在地上,“什么?”

    侍女忙捡了出去。

    静漪又给她舀了一勺虾仁放在盘中,说:“母亲就知道你爱吃,特为给你准备的。”

    无垢拿筷子拨了拨盘中的虾仁。

    静漪看一眼无垢,低声问:“怎么了?”

    无垢放下筷子,清了清喉,说:“我不是说,晚点儿再说么?你怎么这么着急呢。”

    静漪没出声。暗暗的又觉得哪儿有些不对劲。

    待到午饭用毕,人都陆陆续续的散了,静漪送无垢出门的时候,姐妹俩才有机会单独说话。

    “到底怎么回事?三表姐你不是早就知道那人是谁了吧?”静漪问。

    无垢点头,道:“当日就知道了。但是,一开始是不方便和你说,后来竟有些不知该怎么和你说,就耽搁了。”

    静漪皱着眉,问:“这叫什么话?二表姐呢,难道她也是知道的?”

    “知道。”无垢拿手扇了扇风,拉了静漪走到一边,说:“本来也该告诉你的。”

    “什么人,你们这么避忌?”静漪问。无暇沉稳些,无垢急躁些,但她们同她,一向是有话直说的。

    “是陶骧。日后见了,你当面谢他吧。”无垢说。

    静漪望着无垢。

    不知为何,她竟不十分地觉得意外。

    **********

    一连两天都在下雨。

    静漪站在围栏处,看雨打莲叶。莲叶田田,被连日的雨水冲刷的颜色碧绿,叶子上的裂纹仿佛是被雨水冲刷出来的。

    静漪站的腿酸了,才在石凳上坐下来。有点凉,秋薇进去给她拿了垫子来。她坐下来,依旧出神。

    清早之慎来过。

    他来一是探望连日不舒服的宛帔,一是告诉静漪那日她让他查的车号已经查到了,是挂在陕甘宁会馆陶驷名下的车子。

    静漪谢过之慎。之慎问她,这车号是怎么得来的。陶驷可是陶系驻京的大员。她简短的说了连着两次在街上遇险的经过。之慎一边听的变色,一边叹道:你是不是该和母亲说一说,央及她带你去寺里拜一拜,你怎么出门就撞到邪事,还有,怎么偏偏是陶家……

    静漪默默的看了一会儿急落的雨,说,这大概就是,该遇到的,怎么都会遇到。

    大约是看她郁气沉沉的,之慎说如果她特别担心,他再去打听一下戴孟元的事。

    之慎走了,静漪还在想之慎那句话。是啊,怎么偏偏是陶家……她望着从莲叶上噗噜噜滚落的水珠子,跌进池塘里去,瞬间便化为乌有……受人恩惠,总不能当做没发生——可是,这叫她如何是好?

    她伸出手去,接了檐下流下来的雨水,冰凉凉的……

    宛帔从窗里看到静漪坐了好久都一动不动的,让翠喜把窗子关上。

    “一出了伏,下雨天就见了凉。”她今天特意加了一件长背心。

    翠喜把窗关好,问她要不要烧个炭盆。

    杏庐临水,下雨便有些寒气侵来,比别处更凉一些。

    “不用。七八月里就用炭盆,没的让人说咱们娇气。”宛帔低了头,继续绣那幅婴戏图。已经绣了大半。她拿远些端详。因比别的绣的更用心思,自己也觉得这是甚为精美的、颇看得过去的作品。再想着这婴戏图的用途,她微微一笑。

    翠喜看到,笑道:“这个帐子您也是用了十二分的心思,小姐看着该多喜欢。说不定小姐喜欢了,自个儿也上心,绣上一点儿呢。”

    宛帔笑道:“她你还不知道?你让她做什么都行,哪怕给猫狗包扎呢,就这一样,针线上是真拿不起来。”

    翠喜扑哧一笑。

    宛帔叹气,说:“她呀,说笨也不算笨,怎么教都教不会呢?我看无暇学着打毛衣,真是心灵手巧,一点就通。无垢说是不爱弄这个,拿起针来织围脖也是说来就来,就只有漪儿。”

    宛帔说的是实情。静漪也不知道为何,女红上总是差些火候的。从小教都教不会,纫针都比别人慢些。后来读书读的,成了近视眼,仗着大夫说别累眼,就更是横针不动,竖线不拿了。所以三太太说嘴的时候,也爱拿这样笑话她——她的老七老八再不争气,针线上确实好,照老说法,女孩子讲究个德容言工……静漪差就差在了这里。就算她这个亲娘再纵容溺爱,也觉得这是一点小小的遗憾。

    “你说,若是将来姑爷衣裳少个扣子、开个线,难不成次次都让丫头婆子去缝?就算人家当面不笑话,背地里说起来也是当新鲜事儿的。况且,这也不像那么回事不是?”宛帔微微皱了眉,“据说他们学习西洋医术,也要缝针线的,漪儿待怎么样?难道也让人去帮忙不成?”

    “缝皮肉和缝这些怎么能混为一谈呢?”静漪在外面听到,忍不住发笑。她进来,一看到母亲绣的婴戏图,就要伸手。

    宛帔眼疾手快,忙护住,说:“洗手去。洗干净再来摸。”

    静漪依言去洗了手,翠喜要给她拿润手香膏,宛帔又不让,说:“不准弄那些,再沾在绸子上。”

    “娘,您也太……”静漪搓着手,道。

    “太什么?”宛帔将帐子在床上铺开,说:“别让那杂气味熏了我的东西。”

    “什么您的东西?这不是我的吗?”静漪故意的蹭过来,探身看着这绣在大红色绸子上的婴戏图。母亲的绣工本来就好,这次又是十分的用心;且母亲比旁人又有样好处,那就是母亲能写能画,她的图样子都是自己画出来的,就更新颖别致些——就比如这婴戏图,真格儿的能画出一百个不同模样的胖娃娃来,配合神态各异的胖娃娃,还有相得益彰的装饰,或者拿书本、或者擎风筝、或者抱鲤鱼……让人看了倒像是在看连环画似的有意思——静漪看着看着,忍不住称赞,“娘,您这是怎么想来的!给我的吧,是给我的吧?”

    “谁说这是给你的了?”宛帔故意的板着脸,“大姑娘家的,不害臊。”

    “不是给我的,难不成娘您还另有个女儿?还是……娘您图个好意头,想着再给我生个弟弟啊?”静漪攀着宛帔的颈子,笑着说。

    宛帔反应过来,一根手指伸过来戳着静漪的额角,说:“愈发的没个形状了。我就说,真不该听你父亲的,让你去念那洋学堂去念那西洋医学,你哪里还像个大宅门里出来的小姐?简直连寻常人家的女孩子都不如了。”

    静漪护着额头,看母亲面上粉光潋滟,只觉得简直是艳光照人,不由得就呆住了似的。

    她想着母亲今年才多大岁数呢,虽说她刚刚那是一句玩笑话,但母亲要真的生个弟弟给她,也未必不能够……只可惜这么多年,她再不懂得,也知道母亲闺房落寞冷寂,这苦楚想必不足为外人道。

    宛帔只顾了专心查看她的作品,不想静漪半晌没说话,正觉得奇怪,一转头看到静漪的模样,愣了一下,问:“这又是怎么了?刚还好好儿的呢?”

    静漪并不是个多愁善感的孩子。她这样子时常眼圈儿动不动就红,还是最近的事。

    宛帔心里明白,只是不说破。杜氏虽说跟老爷提了静漪的事,却被老爷当面回绝,还怪她们纵容静漪。杜氏私下和她说起,恐怕等过些日子陶家上门来拜访,两家婚事也就该正式的定一定了。她倒并非不愿意将静漪嫁给陶家的儿子,可静漪……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三章 忽明忽暗的夜 (十七)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终于等到你作者:蓝白色 2落花时节作者:阿耐 3司宫令作者:米兰Lady 4橘生淮南·暗恋作者:八月长安 5永安调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