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二十一章 不静不羁的风 (五)

第二十一章 不静不羁的风 (五)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她将信笺合了,捏在手中。听到陶骧吩咐张妈煮咖啡给他,晓得他晚上可能有事要做。看着他带麒麟儿上楼,刚走上楼梯便将麒麟儿拎起来扛在了肩膀上,很快便跑上楼去了。

    张妈他们看到她一身湿,倒都没吭声。只是问她需要什么,七少和麒麟少爷等会儿才用夜宵。静漪说不用了。

    她上去换衣服,卧室里并不见陶骧和麒麟儿。

    秋薇去给她找衣服的工夫,她经过浴室门外,听到里面哗哗的水声,和麒麟儿咕咕的笑声,偶尔也有陶骧低沉的声音,不知道在说什么……秋薇叫她,她点头。

    进去换衣服时,她出着神,几次扣错了扣子。

    秋薇见状过来帮她,看到她手上的戒指,惊讶地问:“咦?”

    静漪看看,没说话。

    秋薇轻声道:“瞧着这只轻易可不会丢了……要是再丢可就说不过去了。”

    静漪瞪她一眼。秋薇嘻嘻一笑,抖着静漪换下来的衣裙,对她做了个鬼脸儿。静漪看着她顽皮的样子,心里一动,轻声问道:“图副官要去岐山了,你可知道?”

    秋薇转过身去,把衣服叠好,说:“今儿晚上张妈妈问过他。”

    静漪也不看她,对着镜子将发卡一个个取下来,放在台子上,说:“岐山离这里也远,日后就是有事也是去司令部了,要见面可也难了。”

    秋薇过来,将发卡拿了用麂皮细细地擦着,细心地收在首饰盒子里,依旧放回架子上。

    她没说话。看上去,似乎对静漪说的完全不在心上。听着外面陶骧和麒麟儿说话声大了些,知道他们洗好了,她也就出去了。果然陶骧和麒麟儿已经洗的干干净净。麒麟儿站在榻上,翘着脚才够到陶骧,叔侄俩互相擦着头发,叽叽咕咕的。看到她们出来,麒麟儿从榻上跳下来,跑过来仰着头说:“小婶婶,我要吃朱古力。”

    “这么晚了……”静漪看看陶骧。他将毛巾搭在颈上,正抽了支香烟出来,听她犹豫着,眉一抬。“明儿再吃。一天只准吃一颗。给小婶看看,有没有刷好牙?”

    麒麟儿回头望着陶骧,说:“七叔说可以等吃完朱古力和蛋糕再去刷牙睡觉。”

    “今儿晚上吃了,明儿那颗就没了。”静漪说。

    “以前娘不准我吃……现在小婶婶也这样。”麒麟儿眨着眼。

    静漪看着他,忽然就不知该说什么了。她摸摸麒麟儿的小脑袋瓜儿。他湿乎乎的头发,比平常还柔软。这个黑发卷卷的可爱的男孩子啊……好在麒麟儿此时并不倔强,听话地跟着她一同出去吃蛋糕喝牛奶。白狮老早跑上来候在那里了,被月儿收拾了一番,虽然也还是湿乎乎的,样子却好看了许多。吐着舌眼巴巴看着麒麟儿吃蛋糕……麒麟儿吃了一半,把剩下的一半给了白狮。陶骧离他们两个很近,他只喝咖啡。白狮把麒麟儿的蛋糕吃完了,陶骧看他那样子,拿着烟的手指了指自己面前这块。麒麟儿一高兴,还没来得及去拿,白狮比他快多了,歪头便将那块蛋糕叼进了嘴里,眨眼之间,便吞了下去。陶骧作势要踹白狮。白狮倒地打滚儿,麒麟儿扑过去,靠在白狮肚皮上……静漪看着,莞尔。

    “哎哟,麒麟少爷,刚刚洗过澡呢。”秋薇看到这情形有点哭笑不得。

    麒麟儿也不在乎,依旧和白狮滚在一处。

    “让他们顽吧。”陶骧说。

    静漪原本也想阻止,听陶骧这么说,也罢了。

    麒麟儿难得这样恣意地玩耍,这几天以来,阴晴不定的他到此时才像个无忧无虑的八?九岁孩子应该有的样子。

    等他玩儿的差不多,静漪便让秋薇带他先去洗洗脸睡下。只有她和陶骧静默相对,坐的近了些。陶骧已经抽了好几支烟,屋子里弥漫着淡淡的烟味。静漪往日总要拦着他少抽烟的,今晚却没有。沉默地抽着烟的陶骧,应该有他这样的理由。

    静漪将茶几上的烟筒盖子拔了起来。烟筒中只剩下一层烟卷儿绽放着,单瓣的白蔷薇似的。她看着烟卷儿上印着的字迹,轻轻弹了一下,手指上的金光随着散开……她轻声问:“还有事要做吧?”

    陶骧嗯了一声,目光定在她手上。

    “快去吧,可以早些安歇。”她说。

    陶骧将剩下的半截烟放在烟灰缸上。他抬手,拂了下她额际的发卷儿。额角那处消了肿,却显出青紫来。静漪拉下他的手,依旧把发卷儿拨回来,说:“明儿被二表姐看到的话……要是她问起,只说摔了一跤就好。”

    陶骧反握着她的手,说:“无瑕对你来说比亲姐姐还要亲近些,要怎么说,你斟酌便是。”

    静漪点头,送他到楼梯边,看他下了楼,还没转身便看到张妈的身影出现,随之而来的还有浓重的药味。她颇无奈地叹了口气……

    去洗澡时她无意中看到颈上的指印。

    仿佛忽然之间那对冰凉的手又卡在了脖子上,她呼吸有点困难。

    急忙扶着浴缸边缘站稳了,好一会儿才能克服心悸和不适……

    ·

    ·

    翌日傍晚,金碧全和赵无瑕夫妇两人陪同大使夫妇来陶府做客。参观陶宅时,大使夫妇特地到琅园逗留了半个时辰。对陶家深深的宅院里存在的这所西洋式样的建筑,方丹先生和夫人都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

    赵无瑕虽然来过陶家一次,到静漪的居处来还是初次。她悄悄儿地让秋薇带着自己上下里外地视察了一番之后才坐下来,总算对静漪说了句“看这样子小日子还过得去”。静漪还没说话,看似在专心听方丹先生与碧全议论书房里那几架文玩的陶骧,微微侧了脸,说:“二表姐要是方便,可以同碧全兄过来小住两日。”

    无瑕没好气地说:“还没说胖就喘上了……后院那大白狗是怎么回事儿?见了我张着那血盆大口,吓的我腿软。”

    静漪轻声说:“其实很乖巧。”

    无瑕说了句“还乖巧呢白给我都不敢养”,转而想起来,说:“你们那张相片很好。当时给我们寄去的没有这么有趣,后来不知道放在哪里了,找不到了。还有么?给我几张带走。”她看看陶骧,低声对静漪道:“我从前顶不待见他,懒得摆你们的合影。只在家里摆了你的单人相片。”

    静漪也低声道:“我找找给你的。”

    分明看到陶骧耳朵动了动,知道他定是听见了的。果然请方丹先生和夫人一同前面去用晚饭时,她看到陶骧脸上就有点僵硬。

    无瑕也发觉。不过她才不在意。但仍忍不住想要笑。静漪拉了拉她,她就真的笑了出来。碧全问时,她如实相告。

    “嗯,因为你这位先生,你的二表姐可没有少虐待我的耳朵呢。”碧全也笑。

    无瑕也不否认,说:“啰嗦。才不过听我说了几句话而已。”

    静漪微笑着,晓得他们两人是关心自己和陶骧。

    要去前头用晚饭,静漪带上了麒麟儿。

    乖巧安静的麒麟儿穿了西服看上去格外可爱些。

    方丹夫人起初误以为这是静漪和陶骧的儿子,问起来才知道不是,同陶骧说了几句话,陶骧便微笑。她要陶骧翻译给静漪听,陶骧便说:“方丹夫人说,你们的儿子一定会像这样漂亮的。”

    静漪只好说了句“谢谢”。

    等他们走到前头去,她还在脸红。

    无瑕看了她,这回用别人绝听不到的声量低声问道:“现在可以了?”

    静漪不说话。

    无瑕看看麒麟儿,说:“想想有个这样好看的男孩子,日日见着,也够美气的。”

    静漪还是不说话。

    无瑕知道她性子,便换了话题。

    晚宴只设了两席。因是家宴,并没有外人,除了陶家人,便只有陶盛春夫妇到了。晚宴后宾主稍作休息,移步陶府戏楼。此时又来了两位客人,是来同大使会面的蒲家二爷和来见陶骧的逄敦煌。蒲二爷同陶家上下都熟悉,逄敦煌出现在这里却让人有点意外。静漪坐的远些,看他和陶骧在一旁的桌上坐了,边喝茶边谈着什么。戏台上主角的戏尚未登场,暖场的小武生们翻转腾挪功夫却亮的让人挪不开眼……他们在这热闹中,谈话进行的心无旁骛,看起来就有些不寻常。

    陶骧发觉静漪瞅着他们,抬眼不经意似的看过来。静漪对他点点头,一旁的无瑕指着今晚的戏单子问她:“这三位可难得同台。上回在上海大舞台,宝儿发烧,我们没能去成,戏票送了个大人情呢……怎么请得来?”

    “牧之办的,我不太知道。”静漪也就转脸对着无瑕,微笑道。

    无瑕顿了顿,看着她脸上,忽的一皱眉,抬手便要碰到静漪额际的发卷儿了,静漪反应极快,忙拉了她的手,把一块松瓤糕塞到她手上,说:“尝尝这个……昨儿晚上的奶酪蛋糕好吃的很呢。”

    无瑕却不为所动,问道:“怎么脸上有伤?”

    静漪目光示意,身旁坐着麒麟儿呢。无瑕想想也是,不便这就问,可满腹狐疑,皱眉道:“回头要是你不说,看我饶不饶你。还是我去问他?”

    “二表姐真是。”静漪轻声道。

    他们正说着话,秋薇过来,低声在静漪耳边说了几句话。

    静漪看着她,问:“福顺人在外头?”

    秋薇点头,说:“是,等着呢。大少爷吩咐他同太太讲。他说太太昨日刚在谭园对大少爷发过火,此时再去讲,无异火上浇油。请七少奶奶拿个主意。大少爷这两日犯了两回病了……”

    静漪看向坐在前头与方丹夫人正说着话的陶夫人,还有旁边的陶老夫人等,一时之间为了难。

    ——————————————

    今日更毕,大家晚安。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二十一章 不静不羁的风 (五)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一生一世,美人骨作者:墨宝非宝 2长街行作者:王小鹰 3蜜汁炖鱿鱼作者:墨宝非宝 4如果蜗牛有爱情 5半暖时光作者:桐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