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章 自淡自清的梅 (五)

第十章 自淡自清的梅 (五)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马行健和图虎翼听到这话,几乎是同时往后退了一步,都有些尴尬地望着静漪。

    “再说,哪儿有新娘子这么开箱的?”秋薇声音低成了咕哝。

    静漪说:“这也倒无妨,若是真有必要的话。”

    图虎翼就望着马行健,还是马行健开口解释道:“少奶奶,我们是怕里面有危险物品。逄敦煌此人诡计多端,实在是不能不防。”

    陶骧慢慢地走过去,在箱笼之间左右地看看。

    静漪的目光跟随着他的脚步——黑色的马靴齐着膝,铮亮,如铁皮似的硬朗,每一脚的移动,似乎都能听见铮铮然的响……他停下,看她。

    静漪手藏在斗篷的口袋里,此时已握成了拳。

    陶骧看了她一会儿,又看着眼前的箱笼。

    他弯身靠近了其中一个紫檀大箱子,刚要伸手触到,马行健急忙喊道:“七少,别用手碰。”他上前去,将手套递过去。陶骧接了,斜他一眼,说:“慌什么?”

    “七少忘了,上次路长官就是被化学药品伤到了的。”马行健说。

    “抬都抬进来了,真有什么,我和外面那些早就倒了。”图虎翼笑着说,“我倒觉得没什么异常了,不如就抬到地下室算了……这些箱子这么漂亮,光看着就觉得心里欢喜。只可惜一路颠簸着过来,在咱们手上仔仔细细地护着,看看去了一趟卧龙山回来都成了什么样了。”

    马行健差点翻个白眼给图虎翼——这小子,见风使舵的本事真是见长——图虎翼也不管他,乐呵呵的。

    静漪思忖片刻,说:“秋薇,你上去拿钥匙下来,开箱子。”

    秋薇犹豫片刻,见静漪冷着脸说的,就要离开,就听陶骧说:“不用那么麻烦。”

    静漪还没反应过来,就见陶骧拍了一下离他最近的那个皮箱,说:“阿图?”

    图虎翼对静漪一哈腰,说:“对不住,少奶奶,七少又逼我使绝招儿了。”

    静漪也不为难他,只看着他过去,从马靴里抽出匕首来,在皮箱的锁扣上转了两转,就说:“这洋货就是不好对付……换了木箱上那些铜锁,稍稍一拨弄,也就开了。那其实就是些聋子的耳朵……好了!”他说着,皮箱上的锁扣已经开了。他抬手松了松箱子上的皮带,往后退了两步,说:“少奶奶请。”

    静漪走过去,看着那个皮箱子,不禁手心冒汗。

    陶骧站在一旁,等着她亲手打开似的,并不催促,只是望着她。

    马行健静默地递上一副手套,静漪也不接,她负气似的,上前一把将箱子掀开来,就愣住了——箱子里码的整整齐齐的,并不是什么特别的东西——也许对别人来说不是特别的东西,但是对静漪来说,这些东西,她以为是永远都失去了的……她探手进去,拿起放在最上面的一本书来,扉页上写着她的名字的。

    再看看,还有她的小药箱……她的自来水笔,用了很久也用的很有感情的,也在。

    她将自来水笔和书都握在手里拿着,看着这整箱的东西,塞的慢慢的,连目光似乎都没有富裕的空间可以注入似的。

    “这些……”秋薇蹲下来,查看着,转头看静漪,“还好都没有丢。”

    静漪没有再翻看下面的东西,而是将皮箱合拢,抬头对陶骧说:“那些也都打开吧,都看看,也好放心。”

    她语调凉凉的。

    陶骧正在点烟,淡淡地说:“我看不用了。”

    静漪望着他。

    他说:“阿图,小马,让人进来,把这些箱子都抬上楼。”

    静漪起身,蹲的脚都麻了。

    跺了跺脚,恨恨的。

    这个人,真是让人捉摸不定……

    “是。”图虎翼答应着。

    “可是,七少……”马行健还想说什么,被图虎翼碰了下,也就住了口。

    外面等候的士兵又鱼贯而入,齐刷刷地跑上跑下,一会儿就将箱笼全部都抬上了二楼。静漪看着铺摆的老大阵仗的箱笼,听张妈问她要怎么收拾,才转头说:“先这么放着吧,不急。”

    “是,少奶奶。少爷在楼下等您,说是去老太太那里。”张妈提醒静漪。

    “我知道了。”静漪说。

    张妈先出去,秋薇将一串钥匙取出来交给静漪。

    静漪找出其中一把钥匙来,开了另一个皮箱。

    秋薇呀了一声,说:“这都是什么呀!”

    是些玩意儿,九连环、布老虎……连皮影戏都有。

    静漪怔了怔,拿出一个九连环来,玩了两下,又看看那些小东西,叹口气道:“这真是……”

    她想了想,赶紧开了刚刚那个皮箱,翻到最底下,也没再发现什么异常之处。只是忽然之间,她想起什么,拿起那本书来,果然里面夹着一个薄薄的信封。

    打开来,信纸上只有简单的一句话:原物奉还,后会有期。逄敦煌。

    秋薇奇怪地看着静漪,静漪摇头,如释重负地说:“逄敦煌……真没想到。”

    她把信重新放回书里,依旧放在箱子里锁好,才带着秋薇下楼去。

    这一回,她下楼的脚步都轻了些……

    陶骧已经换好衣服在等她了。

    她其实是故意的在楼上多耽搁了一会儿,以为会看到陶骧不耐烦的样子。不想并没有。

    陶骧吩咐马图二人留下。那二人还不放心,被他一眼瞪的不说话了。

    出了门也只是简单地跟静漪交待一句“先去大哥那边打个招呼”,便走在前面。虽然事前没有和她商议,她没有表示反对。仿佛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去祖母那里的路上,顺便看看相邻的大哥大嫂。

    陶骧走的很快,她需要加快脚步才能跟上他。秋薇就简直是要一路小跑了。

    大公子陶骏夫妇的居所谭园距离他们的住处琅园并不远,出来走了大约一盏茶的工夫,便看到了院门。素素的门,白影壁前几竿疏竹,素淡的仿佛写意画似的。静漪先就觉得舒服,不知不觉脚步就慢了些,陶骧站下等她的时候,谭园的老仆人已经看到他们来,先给他们请了安,忙让人往里通报。

    静漪走在陶骧身侧,穿过这素净的院落时只是悄悄观察了两眼,更觉得这一处院落优雅中有股说不出的书卷气……墙角一株老梅,枝影横斜,想必梅花盛开的时候,这院中定是暗香阵阵。

    只是突然之间,静漪听到狗吠。

    她心猛跳。

    就见陶骧背着手,对着上房的屋檐下看了一眼,说:“是白狮。”

    静漪原本并不怕狗,不知为何这狗的叫声倒让她有些怕,但是陶骧这淡淡的语气,让她觉得自己不该是这么怕的。

    “是什么狗?”她问。张妈说是狼狗,想象中或许是个黑乎乎的怪兽一般的恶犬,没想到是通体雪白。

    “雪獒。那年去青海,活佛送的。”陶骧说。

    静漪看看那一团雪白的绒毛,似乎是专门对着他们狂叫来着……欺生么?

    秋薇怕狗,往静漪身后躲。

    “三道铁链子拴着,白狮逃不掉的。”陶骧低头看着台阶往下走,说。

    狗叫声停了,秋薇对静漪吐了吐舌尖。

    静漪想到秋薇小时候是被之鸾养的哈巴狗咬过……哈巴狗跟雪獒比起来,那是细弱婴儿和壮大汉子的区别了。

    他们已经走到院中。

    “七弟来了?”随着一声轻声细气的招呼,一个穿着雪青色素淡裙褂的高挑纤细女子从房中出来。

    “是,大嫂。”陶骧答应着,看了眼静漪,说:“这是大嫂。”

    “大嫂。”静漪乖巧地开口。只觉得大少奶奶那清亮的目光就在她周身走了个遍。她在袖筒里的手便握的紧些,仿佛一口气瞬间被提了起来。

    陶骧从容,微笑着说:“我们来看看大哥和大嫂。”

    “快请进来吧。”大少奶奶符黎贞走下来,“这是七少奶奶吧?”

    “大嫂,叫我静漪吧。”静漪与符黎贞互相见礼,被符黎贞扶住。

    “快别多礼了……外面冷,七弟,七妹,里面请。”符黎贞声音低沉而细柔,与她瘦弱纤长的外表正是相称,只是一对眼睛精光闪闪,看着也是个精明强干的女子。

    静漪立即闻到她身上淡淡的药味。

    “大哥好些了没?听八妹说大哥着凉了。”陶骧走在前头,问道。

    “已经好多了。让七弟记挂了。”符黎贞说。

    静漪心想那难怪她身上有药味……可是这药味分明不止是伤风感冒的味道。她吸了吸鼻子,忽的又听到一阵凶狠的吠叫声,一转眼就看到屋檐下被粗粗的皮绳拴住的雪獒。体格壮大的雪獒张着血盆大口对着他们狂吠。她第一次见这么凶恶的犬,未免多看一眼。

    符黎贞见静漪看那雪獒,便站下,说:“白狮太吵了吧?平时倒不怎么叫。不知道是不是七弟过来的缘故。”

    陶骧也站下来,看着白狮,伸出一根手指,点了点它。

    白狮叫着叫着,开始在原地急切地转着圈子,渐渐地安静下来,对着陶骧呜呜发声。

    “它大概还认七弟是主人呢。”符黎贞微笑着说。

    陶骧走过去。

    静漪就看到这凶恶的大狗,趴在了地上,见到陶骧走近,竟然翻了个身,四爪朝天,望着他。陶骧抬脚踢了踢它的后腿,说了句什么。白狮翻身趴在地上,不出声了。

    “白狮原是活佛送给七弟的。麒麟儿喜欢,七弟又不在家,就把白狮放在这里了。”符黎贞对静漪解释,见陶骧走过来,说:“麒麟儿一天也不肯说几句话的,对着白狮却不知哪里来的那么多话讲。”

    陶骧微笑。

    静漪看他,他仍是在看白狮。

    “七叔,爹爹要七叔进来呢。”麒麟儿不知从哪儿钻出来。

    “快叫婶婶。”符黎贞摸着儿子的头。

    “婶婶。”麒麟儿很乖巧地叫人。

    “快些进去吧,天真冷。”符黎贞催促陶骧和静漪。

    静漪跟在陶骧身后,进了屋子。

    屋子里虽然暖和,药味却更浓些,且有些暗,陶骧高大的身影在她身前,似乎也遮住了更多的光,像个浓黑的影子,将她罩住了似的……静漪立即觉得憋闷,又是头回进来,脚步就极慢。

    符黎贞带着麒麟儿,推开·房门请他们进去,说:“午睡刚起……这几日正用着药,我们这屋里越发就像个药铺了……七妹,对不住,药味这么重,熏着了吧?”

    静漪忙摇头。

    符黎贞就先进了东间房门。

    静漪和陶骧站在外间,屏声敛气的。

    她看看南炕上的小桌子,一只瓷瓶里插着新折的腊梅,桌上纸笔俱在,想必他们刚刚进来的时候,符氏正在这里写字或作画的……

    “大哥。”陶骧叫了一声。

    “进来吧。”里面有人在说。说完便咳嗽起来。

    静漪看看陶骧,陶骧示意她走在前面,她看一眼里间敞开的门,倒比正间要明亮些似的,但一眼看着,没有看到人。只见到侍女退到一旁去,符黎贞那雪青色的裙子也是一闪。她低着头迈步进房门,站下来听到一个温和的声音在说“七弟和七妹快坐吧,这几日身子不好,只好这样见客了”……她才抬头看。

    窗下榻上半卧着一个面色灰白的青年男子,看上去身形面貌与陶骧相似,只是面庞更丰满些,所以并不显得那样棱角分明。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章 自淡自清的梅 (五)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当时明月在作者:匪我思存 2劝你趁早喜欢我作者:叶斐然 3帝皇书 下卷作者:星零 4白杨往事作者:长宇宙 5长街行作者:王小鹰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