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二章 一舒一卷的画 (六)

第十二章 一舒一卷的画 (六)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静漪一听是虎妞,忙过来接电话。

    她一回来就同虎妞说了,若是雅媚回家来,没有什么动静也就算了,若是有事让她说一声。

    果然话筒里虎妞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七少奶奶,我们小姐……这就要走。”

    “姑爷呢?”静漪问。

    “小姐和姑爷吵的好凶……七少奶奶我得赶紧挂了。”

    “妞儿,你千万拦着些,我就来的。”静漪挂了电话,重新穿了衣服。

    “小姐,要不要叫上姑爷?您自个儿去恐怕不行。”秋薇提醒静漪,“姑爷还在书房。”

    静漪抓起电话来,将插销一拨,刚要拨号,就发现电话是通着的,电话里陶骧在说:“就这么办。”

    陶骧的声音极沉。

    静漪抓着话筒愣在那里,就好像很久以前,她曾经听到过他这么说话……她想要立即扣下电话,已经发觉有人在线的通话双方都静默下来。

    “静漪?”陶骧问。

    “是我。对不住,我挂了。”静漪匆忙挂断电话。

    她略定了定神,穿好外衣准备下楼。

    下来便看到陶骧从书房里出来,问道:“要去哪?”

    “二嫂要走。”静漪急促地说。

    “你不是管的么?”陶骧见她着急,自己反而不急了。

    静漪被他气的一言不发,叫上秋薇跟着她就走。等她走出院门,才听见身后的脚步声,陶骧带人跟上来了。她头也不回地往前走。走着走着,便觉肩头一暖。

    陶骧将手里她的斗篷给她披上。

    他带着静漪抄近路到恪园去,在大门口遇到陶夫人身边的珂儿。珂儿看到他们俩仿佛是见了什么宝贝似的,过来行礼,刚要开口,陶骧就说:“回去同夫人讲,这里有七少奶奶在,一切都好,让她放心。”

    静漪被陶骧这么一说,一时竟不知该怎么驳他才好。珂儿却立即松了口气,说:“是,七少奶奶来了就妥了。七少爷,少奶奶,我这就回去禀告夫人了。”

    静漪进了门,一抬眼便看到雅媚抱着瑟瑟从上房门里出来。虎妞跟着她,拎着一个小行李箱。陶驷追出来,挡住了她的去路。

    雅媚也不说话,只是要走。

    瑟瑟显然已经知道父母在吵架,抽抽噎噎地哭着,声音细细的。

    静漪旁的先不顾,听着瑟瑟哭已经觉得揪心。

    “二嫂,大晚上的这是要去哪?”她小跑着过来,还得微笑着,把话说地轻缓些。

    已经深夜,雅媚的眼睛仍看得出来是发红的。陶驷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儿去。两人不知经过了怎样的一番苦斗,还是如此结果。

    “二嫂……”静漪叫雅媚。

    雅媚已经知道静漪来意,说:“静漪,你别拦着我。”

    “小婶婶!”瑟瑟叫道。这一声不仅叫的静漪心头发酸,连雅媚也忍不住手颤。

    “你就不能冷静下来把我的话都想一想?”陶驷松了手。

    雅媚转开脸。

    静漪趁机把瑟瑟抱过来,她拉着雅媚往回走,“二嫂,外面太冷了……有什么话屋里说。你吓着瑟瑟了……二嫂?”

    雅媚不肯。

    静漪见她如此,也不便用强,转念一想,转头对陶驷说:“二哥,我请二嫂去我那边坐坐可好?”

    “还是我走吧。”陶驷见雅媚仍不见丝毫软化,便说。

    他的副官左志成过来,把他的大衣拿来给他。

    静漪只管拉着雅媚,生怕她和陶驷再起更激烈的冲突,吩咐虎妞说:“还不快点扶着你们小姐,傻丫头,也不说拦着,这么晚了说走就走的?”

    虎妞哪敢开口说话,放下行李箱过来扶着雅媚。

    雅媚此时好像忽然间没了力气似的,被虎妞和静漪一边一个搀扶着回屋去了。

    静漪把瑟瑟交给奶妈,去关门时看到陶骧和陶驷就站在廊下,犹豫了一下,回头看看雅媚已经坐下,似并没有发觉外面的状况。陶骧看着她,她轻轻地摇了摇头,指了指自己,把门关上了。

    门一合,陶骧转头问陶驷:“怎么着,是在这儿继续杵着呢,还是出去喝一杯?”

    陶驷仰头长出了口气,说:“喝一杯去吧。”

    “酒窖去?”陶骧问。

    陶驷斜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酒窖?你是嫌我死的不够快是吗?被母亲知道了,这顿打逃的过去?”

    陶骧哼了一声,说:“这会儿不打,日后也少不了骂。再这么下去,她不出面都不行了。”

    陶驷铁青着脸,迈步下台阶。

    陶骧听了听里面的动静,连瑟瑟都没有哭,想必暂时没有什么事。他见二哥在院子里踱着步子,过去给他点了支烟,半晌才说:“有她在,我们喝酒去吧。”

    陶驷将信将疑地,问:“静漪?她才十八·九岁……”

    “小瞧她?”陶骧说着话,已经往外走,“那你就等着吧。我去拿酒,等会儿我那里见——我还有事和你商议——话说回来,二哥,家务事都要十八·九岁的人替你处理,我还敢和你商议什么?”

    陶驷心里正烦乱,一时没听出来陶骧话里的意思,待回过味儿来,陶骧人已经不见了。他起脚便追出去,骂道:“你这个混蛋小子,你给我回来!”

    他出了院门,恪园值夜的老婆子便把大门关了。

    屋里静漪听见大门落锁的声音,拧了把热毛巾,过来给雅媚擦脸,说:“二哥也出去了,大门也落锁了。这下今晚我只能在这儿陪着你了……二嫂你就疼我一疼,别让我这会儿了还捞不着坐一坐,成不成?”

    雅媚正坐在桌边拭泪。进了屋她总算不再撑着,虽没放声,哭的却伤心。

    这会儿听静漪这么说,连劝说带撒娇的,她忍不住丢了手帕,接过毛巾来按在脸上,说:“你这个丫头,原先看你还老实,谁知道竟被你骗了……最有心眼的就是你。”

    静漪唷了一声,说:“二嫂,瞧你说的。我不老实是被谁调教出来的?还不是二嫂?整天捉弄我,我不学几个心眼儿能成吗?”

    她又拿了一块新毛巾来,给雅媚换了。

    看雅媚镇定了些,在她身边坐下来,陪着她,也不说话。

    雅媚经过这些日子的折腾,此时尤其面上毫无修饰,已经见了憔悴。

    静漪看着她,一时也说不出话来劝解。

    这时候秋薇进来,小声说:“瑟瑟已经睡下了,二少奶奶别担心。”

    “去吧。”静漪打发了秋薇,看看雅媚仍在发怔,说:“二嫂,好歹看着瑟瑟……”

    “不是看着瑟瑟,我掐死他的心都有。”雅媚说。

    静漪顿住。

    雅媚虽说讲的是狠话,可是一点戾气不带。可见说的并不是真心话。

    “二嫂你舍得啊?”静漪问。

    雅媚转开脸。

    她颈子细细的。

    旗袍的领子原本应是紧贴着颈子的,此时竟见了缝隙。足见这些日子所受的煎熬。

    静漪看着她颈上挂的那串珍珠,因她身子震颤,珠光就跟着流转起来……她轻声细气地说:“二嫂,十年,不短。可要跟一辈子比起来,又不长。是不是?”

    雅媚没出声,珠光流转地慢下来。

    “二嫂,就没有想过,今晚的事,有多么的不合情理?只管和二哥吵起来……”静漪握了雅媚的手。

    “有什么不合情理?开口就说我赶尽杀绝。若我赶尽杀绝,还留她到今日?”雅媚说。

    静漪见她又激动起来,抿了抿唇,待她冷静些。

    “他陶御之还看重我们的情分,就知道该怎么做。没错,她在京中无法立足,是有暗中我推波助澜之力。她怎么起来的,我就要她怎么倒下。何况她在京中多少对头人?可是她不知进退,竟然来了这里。如果在京里我还能暂且容她一容,给她条退路,那毕竟是在外头。静漪,此番已经杀到面前来了,是你,你怎么做?”雅媚问静漪。

    静漪轻声说:“二嫂,我但愿永远没有这样的机会。”

    雅媚愣了下,说:“对不住。”

    “雅媚姐姐。”静漪低了头,忽然换了称呼。

    雅媚心头一颤,眼中再度含泪。

    “我呢,既把你当嫂子,更把你当姐姐待……不管姐姐怎么做,我都尊重。二哥有错,应该受罚。怎么惩罚都随姐姐,只要姐姐解恨。可是我也问姐姐一问:二哥要是无情无义的男人,姐姐是不是就放心了?”静漪看着她手中雅媚的手,细细的手指上还戴着一粒不大不小的钻石戒指,想必是结婚时候的礼物。“我相信二哥会说到做到,断了就是断了,不会娶就是不会娶。非要让他翻脸无情用些手段,他也不是不能,要真那样抹掉一个女人……二嫂,他成了什么人?”

    “可是……”

    “二嫂,按理不该我说这些。可是今晚的事,我请二嫂再细想想。陶家女眷举家出行,再低调也不会没人知道。牧之说话,二嫂可以不信,但是今晚不止是他在场。再说,娶妾在陶家不是小事,二哥绝不会忤逆父亲母亲的意思的。”静漪说。到现在为止,陶家上人统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无非是不希望闹开了,陶驷雅媚这样要面子的人,更不好转圜。

    “可是你看他的态度!”

    “二嫂,都有误会。”静漪抬头看她,握着她的手,“我也是才寻思过来。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不对劲。二嫂是聪明人,再细想想,也就通了。只不过事情牵涉二哥,二嫂看不清。”

    雅媚静默。

    她看着静漪。

    静漪放开她的手,起身将铜盆中的水换了,让雅媚过去洗脸。

    雅媚的头发垂下来,静漪说:“我给二嫂梳梳头?”

    雅媚没反对。

    静漪拿了梳子,给雅媚梳头。

    “小十,”雅媚从镜子中看着静漪。

    “哎。”静漪答应,含着笑。

    雅媚转过身来,说:“你知道我带瑟瑟去医院看你,有多希望你真的能嫁进陶家来吗?”

    静漪摇头。

    “你真嫁进来,我又觉得我那个念头自私。”雅媚脸上没有笑容,眼睛里也没有,可是声音却温柔的仿佛和风细雨一般。

    静漪没有细想雅媚话里的意思,只看着雅媚。

    雅媚伸手刮了下她的鼻梁,见她嘴唇发干,叹口气道:“倒连累你跟着吃这些苦头……一个老七已经够你对付的了,还要操心我们这一对不懂事的哥嫂。”

    雅媚说着起身,给静漪倒了一杯热茶,说:“元宵节一过,我带瑟瑟回北平。”

    静漪不想自己劝了这半晌,还是这么个结果,握着茶杯愣在那里。转念一想,雅媚肯留下来把元宵节的场面应付过去,已经是给陶驷最大的机会……她顿时放松下来,脸上都露出笑容来。

    雅媚回身将床铺铺好,看到静漪的样子,遥遥点了她一点,说:“鬼丫头。过来,咱们躺着说话。”

    静漪放了茶杯,果真过去躺在雅媚身边。

    明明经过这一晚的事情,她应格外疲劳,却不由自主地越来越精神……她问:“二嫂,符家二小姐,怎么会嫁了马家?”

    雅媚也没有睡着。听静漪一问,她轻描淡写地说:“这有什么稀奇的。有人娶自然有人嫁……你怎么想起来问这个?”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二章 一舒一卷的画 (六)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花颜作者:匪我思存 2良言写意作者:木浮生 3轻易放火作者:墨宝非宝 4匆匆那年作者:九夜茴 5当灭绝爱上杨逍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