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六章 至深至浅的痕 (十)

第十六章 至深至浅的痕 (十)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静漪转身,眼望着面前这位戴着面具的男子。

    “可以吗?”他问。

    此时花厅中的舞曲初歇,一阵笑语传出来,很有感染力。

    舞曲是她定的,她知道下一曲舞是华尔兹……她今晚是不打算跳舞的。她眨着眼,问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起码现如今我可不是通缉犯啊。这兰州城我可以自由出入。”他说。

    “可不包括这里。”静漪道。

    “那么多明哨暗岗都把逄某放进来了,陶参谋长不会意外我出现在这里的。”逄敦煌嘴角挂着笑,明光下,他黝黑的皮肤显得那口白牙更加的亮。

    静漪转了下脸,眼波流转。

    除了乐在其中的舞会男女们,就是忙着服务的仆佣,一丝异常也不见——她看到离她最近的个子高高的男子,正同一个粉色裙子的女学生跳舞的,是图虎翼。正笑着,似乎完全没有留意这边……静漪又望着逄敦煌。

    她其实并不意外在这里见到他。

    这神出鬼没的人,似乎没有他去不了的地方……

    “的确,起码兰州城里,也没有我想去,去不了的地方。”逄敦煌笑微微的,看穿了静漪的心思似的。

    静漪不语。

    她静默地立在他面前,宛若水中独自开放的莲花,洁白,美丽,灵气四溢……他是进门便看到她的。就算遮了半边面孔,哪怕是全部遮住,她的样子总不会变——起码在这里,没有人可以更好看。

    静漪似乎觉察什么,她不着痕迹地小退了半步,身边有端着饮品的仆佣过来,她将橘子水放回去。

    “竟然不提供酒?”逄敦煌笑着问。

    “出于稳妥考虑,还是不提供的好。”静漪说。

    逄敦煌笑着点头,道:“若我是家长,我也这样。在我家中举办的舞会上,绝不提供酒。”

    静漪笑了。她面具上的孔雀翎闪动着,七彩的光令人炫目。

    逄敦煌沉默片刻,才说:“请不要担心,我绝不是来捣乱的。今天小文受到邀请,请柬上说明她可以带男伴。我是合乎法律、合乎规矩进入陶参谋长私邸参加舞会的的。”

    听他这么带着几分戏谑地说着,静漪问道:“也不怕他翻脸不认人?”

    逄敦煌笑道:“陶参谋长正是树立威信的时候,令出即行,令行即止,出尔反尔这事,不会做的。”

    他说着,一双手自上而下,比这自己身上的礼服,道:“这是小文硬逼着我去租的。我如果不穿成这样陪着她出席,她宁可自己来。”

    静漪又小退半步,打量着逄敦煌,说:“很适合你。”

    “多谢。我好歹也是受过正规训练的人。”逄敦煌微笑。

    “你是个好哥哥。”静漪说。

    “陶太太过奖。我不连累舍妹的前程已经是佛祖保佑。”逄敦煌笑着说,“没想到她还能拿到安荣奖学金。念了三年中学,年年都获得全奖。小文无论如何今晚也要来的。”

    “我看过她的成绩,实在是好,应该得的。”静漪笑着说。她转眼在舞池里寻找着逄敦文的身影,一时没有找到。她回头望着逄敦煌,“敦文没有定亲吧?”

    逄敦煌愣了下,又笑起来。微微后仰着身子,望着静漪,道:“怎么你一回到陶家,就婆妈起来了?小文有没有定亲?当然没有!她年纪那么小……咦?”

    “牧之身边不少很不错的人。你既然来了,且识人又准,不如多观察观察。”静漪说着也微笑。

    逄敦煌笑的止不住,道:“真难得陶太太热心。虽说你是父母之命成的婚,还不忘了鼓励自由恋爱。只是舍妹的确年纪小了些。”

    “十八岁并不能算小了。”静漪说。逄敦煌一点都不给她留面子。

    逄敦煌看着她,点了点头,道:“我倒不是觉得你多此一举。小文嘛,我尊重她的意思。毕竟不是我们做父母兄长的同她过一生。逄家虽是小门小户,家父家母却开明。”

    静漪沉默下来。

    “你还没回答我。”逄敦煌微笑着问。

    静漪已经忘了他问的是什么,意会到,才说:“对不住。今晚我不跳舞。”

    逄敦煌站立未动,保持着那副笑容和姿势,很有风度。

    乐曲已然响起,像是帮着逄敦煌催促她做决定。

    静漪对着他,有点无奈,可还是说:“对不住。”

    “我已经有很久不曾跳舞。上回跳舞还是在东京,也是被一位高贵的小姐拒绝。”逄敦煌叹了口气。

    静漪沉默片刻,说:“逄敦煌先生,你读书时候,一定是戏剧社的成员吧?”

    逄敦煌故作讶异,问道:“陶太太怎么知道的?”

    “口才如此了得,演技如此之好。”静漪说。

    “彼此、彼此。”逄敦煌又笑起来。静漪正以为他放弃邀舞了,逄敦煌却行了一个礼,将她的手托起来,一转身,带着她往花厅里走。见静漪虽未立即翻脸,可是眉眼中已经有了不快,他低声道:“我们站在那里说话久了,你也知道隔岸观火者多,不如跳舞,反而不引起他们注意——陶太太不是不知道,府上的老太太们,正拿着望远镜看我们吧?”

    静漪果然是不知道的。

    她一想到刚刚站的那个位置,的确是从水阁的窗口望过来,看的最清楚……她不禁背上起栗。她虽始终未有出格举动,但想到在众人目光中,她同逄敦煌堪称谈笑自如,到底有些别扭。

    逄敦煌见她沉默,自管踏着舞步。他舞步娴熟,她虽无意识地配合着,也天衣无缝。

    “你应该过的快活些。”逄敦煌看着静漪,说。

    他声音沉下来,在清扬的舞曲中,他的声音也有穿透力。

    静漪抬头看他。

    和面具一般黑的瞳,亮闪闪的发着光。

    其实是很简单的一句话,静漪却觉得被冒犯了。她眉头皱了皱,目光便冷了下来。这一曲舞蹈正到中间,她若拂袖而去,必定成为全场焦点……她在转身时恰看到在一旁的陶骏,麒麟儿正坐在他膝上,朝着他们望来——陶骏那含笑的深沉的目光,和麒麟儿欢快的笑容,一时间全部涌过来。

    静漪忙对他们微笑,又看到符黎贞在陶骏父子身旁,正同刚刚到来的一对男女在交谈,俱是面带微笑。符黎贞发现静漪朝他们所在的方向望过来,示意面前的客人们。他们一转身,静漪立即认出来,是任秀芳和胡少波。

    静漪略颔首,那二位回礼。

    静漪不便立即甩了逄敦煌,只好回头瞪了他。

    逄敦煌的舞跳的极好,她完全不费力气,只要跟上他的步子即可……他完全不像几年没有跳舞的样子,反而像是混迹舞场多时的人。即便是陶骧,也没有这样华丽的舞步。

    她咬了下牙。

    “逄先生,你真让我意外……”她刚开口,逄敦煌忽的接着转身的工夫,靠她更近了些。

    静漪骇然,下意识地想要推开他,却被他拉住。

    她的脸骤然红了起来。

    就听逄敦煌在她耳边说:“陶太太,你的舞跳的这么差劲,我未免要怀疑,南京的那些舞会上的上流人士,都是三流舞技了。”

    静漪见他笑容满面,却并不油滑,只觉得怪异,想到若是她反应太大,未免更加让人注意到逄敦煌……他的身份总是敏感的。

    尤其陶骏,目不转睛地望着他们,也许已经看出了什么。

    她于是仍微笑着,说:“胡说!”

    逄敦煌笑着,也说:“陶参谋长来了。”

    静漪这才明白过来,逄敦煌根本就是故意的。

    她等着逄敦煌,逄敦煌坦然微笑。

    她的舞步旋转着,来不及看到陶骧究竟在哪里、逄敦煌这话到底是真是假,音乐声戛然而止,她站在那里,裙袂飘忽未定、面颊布满红晕、七彩翎毛遮蔽下的大眼睛水汪汪的……当真是美丽至极!

    逄敦煌看着她,鞠躬道:“谢谢,陶太太。”

    静漪见他鞠躬,也优雅回礼。

    逄敦煌看她水汪汪的眼中射出来的光,若那是箭,自己简直已经被射成了刺猬,忍着笑道:“陶太太请。”

    他很有风度地将她送至陶骏夫妇所在之处,同在场的人略一颔首,转身离去。

    “这位是谁,舞跳的好极了。”符黎贞微笑着问。

    静漪正同任秀芳和胡少波寒暄,听到问,淡淡地答道:“我也不认得,是某位同学带来的男伴。”她说着,不经意似的回头,逄敦煌已经不见了……她目光定住了。

    不远处,陶骧正朝他们走来。

    “七叔!”麒麟儿从陶骏的膝上滑下去,向陶骧奔过去。

    静漪看陶骧,似乎只是顺道过来看看。他长靴马裤依旧,白衬衫倒是整洁,一副很闲适的样子,牵了麒麟儿的手过来。

    她微笑着,轻声问道:“怎么才来?”

    ——————————————————

    亲爱的大家:

    很抱歉地通知大家,因要赶本文出版稿件,从明天起即6月30日至7月10日,本文断更11天。

    在11日复更之后,仍按之前的节奏更文,保持一定的更文持续性,直到本文完结。

    实体版预计九月上市。有变动会及时通知。

    在这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理解和支持。

    PS.谢谢大家这个月投的月票。

    还有两天,不投就清零了。抓紧投出去吧。

    下个月复更,我会来翻你们兜的!都给我捂住了哦!O(∩_∩)O~

    再次表示感谢~~赶稿期间要闭关,我们过阵子见!会想你们的!

    尤其每天都在评区相见的那些姐妹们~~MUA一个!

    潜着水就是不出来的姐妹们,也mua一个!

    PPS.这一章是实时发布~~天已经亮了……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六章 至深至浅的痕 (十)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良言写意作者:木浮生 2安乐传(帝皇书)作者:星零 3深海里的光作者:夜女三更 4蜜汁炖鱿鱼作者:墨宝非宝 5篮神饲养指南(篮神的诞生)作者:胡说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