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六章 载沉载浮的海 (十六)

第六章 载沉载浮的海 (十六)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静漪看着那人,自语似的问慧安:“你刚说……她是谁?”

    慧安想了想,说:“她的下女称她雪子小姐,应该是她的日本名字。中国名字我知道,叫金闰祺。”

    静漪点点头。金润祺,庆亲王的亲侄女,论辈分,表姐夫金碧全,是她的堂叔。

    金润祺快走到车边的时候,脚步停了停,等她走近了,那男子替她开了车门。她弯身向内看了看,摆了摆手。

    车里是有人的。

    静漪自然是看不到车里是谁,但她也没有要看个究竟的想法。

    偏偏车边的男子在这时发现了她,随即微微鞠躬。

    “你认得?”慧安看看静漪。

    静漪点点头。望了马行健一眼,这个距离范围内,她判断不会出错。

    慧安见静漪面上淡淡的,料着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人,说:“那是她的友人吧。她说是旅行。旅行么,又不见她出去,终日在饭店里盘桓。”

    “不是的,小姐。她的下女说,雪子小姐来找她的爱人的。雪子小姐的养母极疼爱她,已经给她选好了丈夫,她都不喜欢。那位夫人是拿她没有办法,才陪她一起回来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能见到,那位夫人就催雪子小姐回日本去呢。”宝菊说。

    “咦?”慧安看看宝菊,对静漪说:“这丫头好多话的。”

    静漪也看看宝菊,说:“不妨事,等会儿到了家,给她找个伴儿。”

    慧安笑着说:“难道你也有这么个话多的丫头?”

    静漪说:“有过之,而无不及啊。”她说着,将手里的披肩叠了一叠,交给之忓,自己挽着慧安的手臂朝自家车子停放的方向走去。拉开车门,让慧安和宝菊先上车。

    在车上看到之忓过去将披肩交还,静漪待之忓回来,吩咐宽叔开车。

    宽叔平日开车就稳妥,今日开的尤其稳。后面的车开的也不快,不疾不徐的跟他们保持着车距,大概有一刻钟的工夫,才转了弯。

    静漪看了看方向。这个地方她倒是知道,陕甘宁会馆就在附近。

    之忓从后视镜里看她,被她发现。

    他似乎被她眸子里的淡漠弄的尴尬,转开了眼。

    慧安浑然不觉,她很久没回北平了,看什么倒都觉得新鲜异常,不时的问问这、问问那,静漪耐心的一一解答。

    “我这几年也没有逛过北平城,也生了。”静漪同慧安一起望着车窗外。北平像个沉睡的老者,虽每日都在老去,却没有颓败的症候,委实难得。

    慧安微笑着说:“离开北平时年岁尚小,见祖母和母亲垂泪,甚是不解。及至沪,初时并不觉什么,新奇劲儿一过,便想家。尤其冬日,湿冷异常。那时还未有热水汀,再多炭火炉也无济于事似的。总念着北平的暖炕,北平的艾窝窝、驴打滚儿,北平屋檐儿下挂着的冰溜儿……北平的什么都想,撒赖跟父亲说,上海再好,您在这儿吧,我要回北平……”慧安边说,边温柔的微笑。

    静漪听着,慢慢脸上浮起笑来。

    “伯父没有发火吗?”她问。

    “哦,有的。可是他哪里赢得了我。过不几日就来投降了。投降归投降,北平是回不来的。倒是答应我,许我回北平念大学堂……哪天有空,带我去燕京大学看看好不好?”慧安问。

    “好。”静漪回答,“今儿晚上咱们俩睡一处。我房里总有一铺炕烧的暖和和的。”

    车子开到巷口,之忓对静漪说,他想在这里先下车。

    静漪同意了。

    宽叔停了下车让他下去,才拐进巷子里。

    静漪看慧安面上微红,低声在她耳边说:“我九哥白天难得在家的。原是想着三哥成亲,家中事多,想留在家里帮忙。父亲却不准他缺席公司里的差事,学堂的课也不需落下,还要跑前跑后,他竟成了最不得闲的一个。”

    慧安脸上更红,也不吭声。倒比先前在车上聊天时拘谨多了。想到等下要带她见嫡母等人,静漪忽然心情很好……车子一路开进大门,宝菊跟着下了车,回头看着宏伟的大门,低声赞叹,问:“小姐,十小姐,以前皇帝住的地方,比这还要大么?”

    “比这可大多了。”静漪回答她。

    “乖乖,比这还大,那得是多大啊?我们小姐老哄我,说带我去见皇上住的地方,老也不带我去……”宝菊说着,比划了下好大的样子,逗的静漪和慧安都笑了。

    静漪正要带着她们主仆往内宅走,忽见从二门里出来几个人,打头的就是之慎,同行的是大管家程大福,二管家程大寿,还有总账房沈侗,走在最后的是宝大昌。

    之慎也一眼看到了她们,让管家等人先走,他走过来。

    静漪就说:“真是说曹操,曹操到。九哥,你怎么这会儿在家呢?”

    之慎说:“父亲有事让福叔他们过来商议,要我听一听。”他说着话,并不看慧安。静漪瞪他一眼,他才朝她点点头,“慧安妹妹。”

    “我要和慧安姐姐一起去上房见母亲,你来吗?”静漪问。

    之慎看着静漪自管眨着大眼睛,脸上庄重着,眼里却满是乖巧的捉弄人的神气,真恨不得敲她的脑门儿,只是镇定的说:“福叔他们等我呢,等下我还得出门。”

    “那你去吧,我带慧安姐姐去。”静漪挽了慧安。

    之慎想起来,问道:“你出门没人跟着?”

    “没人,只有之忓。”静漪没好气的说。

    之慎听了倒笑了,说:“我跟之忓说去,你不拿他当人待。”

    “是你先把话说难听了,倒赖我。”静漪说着便拉慧安走。

    之慎站在那里看她们离去,慧安始终文静腼腆的站在静漪身边,同他话都没有说上一句,只顾脸红了。他皱了下眉,回身要走,便看到之忓迎面走来,手里捧着一个大包,看到他,停下来。

    “九少爷。”之忓将纸包捧在身前。

    “今儿是你跟小十出门的?”之慎问。

    “是。”之忓回答。

    “这什么呀?”之慎指了指纸包。鼓鼓囊囊的,细麻绳系着,看不出是什么。

    “冰糖葫芦。”之忓说,“十小姐出门前说要的。”

    之慎挥了下手,让之忓走。

    之忓刚走了两步,之慎又叫住他,说:“之忓,你和老爷去西北的事……”

    “九少爷,主子的事,还轮不到我多嘴。”之忓说完,转身便走。

    之慎见之忓健步如飞走了,远远的看到前面静漪和慧安的背影,静漪回了下头,他挥挥手……

    ***********

    十月十九在市政厅举行的集体婚礼,因为有了名流公子的参与,格外受北平各界关注。早三日前的报纸上便开始登报启事,于是这日到市政厅观礼的人们早早的就到了。

    仪式定在上午十一时整。

    程静漪随着母亲坐在自家的位子上。

    她今日特地带来了新配的眼镜,戴上之后果然看的清楚。

    他们坐在东半部坐席中,前排首座是她的父亲程世运,在他身旁的是盛装的嫡母杜厚德。她只在落座时看了父亲的背影片刻——无论是站姿还是坐姿,都是端直而挺拔的,坐下来手中拄着文明棍,纹丝不动。隔了宽宽的铺了红毯的走道,西半部坐席前方的来宾她也都能一一辨认出来。只是一瞥之间,她发现陶驷夫妇坐在第三排,身旁就是陶骧。陶驷一身戎装礼服,陶骧却是黑色的西装。

    她正要转头,紧邻陶骧而坐的段奉孝对她一抬手,碰了下帽檐,惊动了陶驷夫妇。他们转头望过来,对她微笑,让她不得不欠身回礼。这一来又引得那边几位世交长辈注目,她只好起身。这一来她难免被更多的人关注和议论。

    静漪只听得原本安静的礼堂里一阵嗡嗡嗡的声音,想必皆是窃窃私议,不禁脸红耳热。坐在她身旁的之鸾轻笑一声,说:“十妹,你不如站到那里去,给他们看看。”之鸾手指点了点前方圣坛上主婚人站的位置,又转头去同之凤说话了。

    静漪正窘的不知如何是好,这时候外面传来礼炮声,是新人们到了,几乎所有的人都朝大门看去。

    她松口气。

    宛帔看她仍是脸红,轻声说:“不打紧的。”

    静漪握了她的手,点头。

    主婚人宣布仪式正式开始、请新人入场。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六章 载沉载浮的海 (十六)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的漂亮朋友作者:陈果 2当灭绝爱上杨逍作者:匪我思存 3一生一世美人骨作者:墨宝非宝 4反转人生作者:缘何故 5我们住在一起(闪耀的品格)作者:红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