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七章 时隐时现的星 (十)

第十七章 时隐时现的星 (十)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对此静漪倒从未有过半点微词。如今她除了日常在外书房上课,便是照应陶老夫人和大姑奶奶的日常起居。也不知从何时开始,这份儿差事她就承担下来。久而久之,七少奶奶贤惠孝顺的名声渐渐地也传了出去……静漪想着,孝顺大约是从她侍奉上人们尽心而来的;至于贤惠,她倒也不知是不是因了她从不干涉陶骧在外面的事。

    不过这都不妨碍陶骧一旦有事需要她出面,一通电话打回来,她就要梳洗打扮起来出门去,陪在他身边。再简单的场合,也要花上几个钟头,不是不辛苦的。只是像盛装出席类似招待酒会这样的活动,对她来说是很容易应付的差事。她总会很出色地向他交差。当然陶骧除非必要,是尽量不打扰她的清净的。于是她时常想起来,便也觉得她的贤惠,还真有些坐享其成的意思。此外,陶骧倒并不限制她的活动,也没有阻拦她的社交活动……她想这或许也是某种程度的交换条件。

    她的日子像是回到了少女时代。

    她常常会想起数年前她在沪上读书的时光,跟现在也有几许相似。那时节在功课没有紧的透不过气来的时候,她也会同东宁一道去看场电影,衣着整齐地赴宴般去安静的黄浦公园走走,去圣心医院做义工也不辞辛苦且不顾形象……那时她是用功的学生,现在依旧是。不过身边的陪伴,由东宁变成了小姑子尔宜,一起看电影听戏,再有时间,多半也是会去保育院帮忙的。

    这些都让她快活。

    可这快活和少女时代的快活毕竟不一样……

    这日,静漪在去什川前,先去医院拿了检查报告。是例行的身体检查,近两年来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做的。等到任秀芳出来,看到她拿着报告,不禁问道:“又做检查了?还是一切正常吧?”

    静漪笑笑,点头。

    任秀芳忍了忍,因已经同静漪是相熟的关系,还是说:“府上也未免太重视子嗣了些。”

    静漪又笑笑。

    当然是要重视的。这两年除了那些对于她上学、外出抛头露面的议论,便是对七少爷夫妇成婚三年无子的闲言碎语。若让静漪对外发表意见,满可以用陶骧不常回家来的理由搪塞一番。陶骧非但不常回家,就是回来,他们常常也是一个楼上,一个楼下……只是这些,她绝不会去说。她既不说,外人是绝不会知道的。他们知道的就是七少奶奶试药无数,仍然生不出孩子。

    老祖母祈盼新孙不是一日两日,还让她不必理会那些闲话;婆婆口上不说什么,只一样按时催着她检查身体、也足以令她感觉到压力重重。她不能一味地回避,就得忍着三不五时由老中医开出的汤药丸剂和定期的医院身体检查。

    给七少爷纳妾的风声是最近才出来的,还有有愈演愈烈的势头。仿佛只等七少奶奶不能生育的定论一下,就能顺理成章地给七少爷挑人了……她心知肚明,再这么下去,风声迟早变成须得她面对的事件。

    陶骧倒始终没有松口。人前人后,他都是一副不在意这些的样子。她知道陶骧也许并不是不在意,而是他忙的也的确顾不得这些。两年间她的学业突飞猛进,他的地盘也稳扎稳打、职位更是高升至西北军司令。陶盛川从西北军完全退下,将大权交予陶骧,自己只担任着省主席的职务。陶骧在西北军里,真正的声望随地位的攀升和夯实日隆。

    所以陶骧有陶骧的烦恼……家事和女人,大约还不在他烦恼的范围之内。尤其女人的事,陶骧何曾为此烦心过呢。就是七少爷的私邸常常有女人出入这类的话,也会被人有意无意地透出来给她……试探她也好,同情她也罢,她也都只能装聋作哑。

    与其这样,她倒是想过和陶骧坐下来再谈一谈。或者他有心,也未可知。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他不是回来一趟也会把小会议带进书房里开至深夜,便是刚进门就又被叫走了……若是晚上回来,通常已经很晚。反而是她熬不住已经睡下了,才听到楼下有动静。

    到那时候,趴在她卧室床底的白狮便会拨开?房门下楼去,她连白狮踏着楼梯的声音似乎都听的到……但总不见他上来。

    早上起来,她下楼时,他往往已经走了。

    前两日他好不容易早回来一趟,她早起才知道他回来了。却是喝醉了,倒在书房里睡了一宿……进去看他还躺在沙发上,昏沉沉一身酒气。

    陶骧如今倒也很有自觉性,即便是喝醉了,也不来闹她。

    他们只是很有默契地同进同退……

    她叫了他两声都不醒。

    她倒坐在他身边,守了他好久。只看着,都要替他觉得辛苦了。

    她出来悄悄问了阿图,七少最近怎么了。

    阿图有点吞吞吐吐,公事大约是不方便对她讲清楚的。当然她也并非问的公事,那根本是她不该开口的范围。阿图只说去冬甚是寒冷,今春天气又时好时坏,七号院子里不少花草树木养护不及时,冻死了些。七少许是看着不痛快,说趁着这次修缮花园,让都清理了重新栽上……

    阿图说来说去,也没有明说陶骧到底是为什么喝这么多酒。陶骧酒量很好,极少喝的这么醉。连他身旁有人且一坐良久,都没有发觉……她想总归不会真的只为了点花草,也许是为着最近又要有大事发生。年初**境内更有大规模的叛乱,南京方面若要平叛,恐怕要调用西北军。但是比起长途跋涉进疆,陶骧似乎对如何清剿西北军辖下逐步扩大势力、形成威胁的白匪更有兴趣些。毕竟在他看来,辖下白匪的活动日益活泛,才是心腹大患;况且他几次围剿颇见成效,若此时带兵西进,恐怕错失剪草除根的良机……

    她做陶太太日久,对时局的洞察力也是一点点磨练出来了。

    可西北平静的局面得来不易,好容易经过两年间休养生息、日渐繁荣的日子也只是刚刚开始,又要被打破了么……

    静漪低头看看手上的检查报告。越发觉得这般小事,对她来说都微不足道,又何必去烦陶骧呢。她还是应付的来的。

    “也难怪。府上是这样的大家庭。”任秀芳见静漪半晌不语,怕自己孟浪伤了她的心,忙往回找补。

    静漪却笑笑的,说:“是呀。都是这样的……”

    就比如三嫂索雁临,那年在美国终于证实不孕症,之后经历的痛苦非常人所能承担。三嫂本来便是事业心强的女性,如此一来,越发在做事上用心了……她并不知道三哥之忱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只知道杜氏母亲虽难过,也唯有无奈接受现实。杜氏母亲转而将注意力放在之慎的妻子慧安身上。还好,在她看来,小儿媳慧安很争气,一索得男。静漪从杜氏母亲写来的信中,不难看出对慧安的满意。连之慎也仿佛在同慧安成婚之后,越发顺风顺水起来。不过杜氏母亲也不讳言自己的另一个大大的心事就是她。这两年也不知为她想了多少办法……

    静漪舒了口气。

    她现在都很怕接到家书。

    无垢、无瑕、慧安……她们个个儿谈的都是自己的宝宝。无垢讲她那牙牙学语的儿子、无瑕说她那蹒跚学步的女儿、慧安就描述那儿子如何乖巧……这些她还都能付之一笑,那连身在美国读书的朱东宁来信都要告诉她,自己边读书边养育幼子,并和她大谈育儿经,她就很难淡定以对了。

    才不过两年,她已经被婴儿潮淹没了……

    “怎么?”任秀芳问。

    “没什么。”静漪又笑笑。

    任秀芳看她的样子,忍不住感叹。这两年她作为私人教师,乃至朋友,最熟悉的莫过于程静漪这笑笑的模样。认识她,从起初绝色倾城的惊艳,到对她聪明智慧的钦佩,再到如今熟悉她一些,竟生出深深的怜悯来……她心里的复杂感触,倒也不方便对程静漪和盘托出。

    静漪看看任秀芳,脸上笑意加深。

    她将报告又看一眼,收起来。除了一些小毛病,她简直健康的不得了。只不过这证明她健康的不得了的报告,除了会成为她更大的负担之外,不会起到什么作用。她照旧还是得由吴大夫诊脉,照旧还是得吃着药……照中医的说法,宫寒是不容易怀孕的。

    “任医生,我们还是快些走吧,不然到了那边可就误了饭点儿。”静漪说。

    任秀芳笑着点头。

    医院里人来人往,当然不是聊天说话的好地方。她同静漪一道往外走着。

    “程静漪!”有人高声叫道。

    静漪停下脚步,认出是逄敦煌来,皱皱眉,正要责怪他在医院里就这么喊她。还没开口,就见逄敦煌捂着肚子,一副痛苦的模样,不禁问道:“你可是生病了?”

    “不生病怎么会在医院里?”逄敦煌没好气地说。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七章 时隐时现的星 (十)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谁都知道我爱你作者:月下箫声 2爱如繁星作者:匪我思存 3一厘米的阳光作者:墨宝非宝 4彼岸花作者:安妮宝贝 5我的漂亮朋友作者:陈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