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三章 忽明忽暗的夜 (十四)

第三章 忽明忽暗的夜 (十四)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有那么一会儿工夫,她觉得天旋地转。她也简直不记得自己怎么跟大表哥说的,好像大表哥从头到尾都没有问她什么。其实他要问,她也没什么好说的,因为根本在来之前,她就预料的到,这是个没有结果的努力。可是她还是在尽力。此时她心里隐隐约约的知道,必须另外寻找合适的方式将戴孟元救出来。

    她从来没有这么怕过,怕他会再也出不来,怕她再也见不到他。

    而他的坚持,正是她怕的根源。

    “上车。到家让无垢给我来个电话。”赵宗卿嘱咐静漪。

    静漪有些木然的上了车,和表哥告别的时候,她还觉得自己表现的很正常,但当车子驶离那道灰色的高墙,往城里去的路上,她就开始从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天闷热而阴沉,阴的仿佛空气里能拧出水来。

    静漪摘下帽子来,擦着额上的尘。

    只是明明擦了,手帕都沾了黄土,还是觉得脏。

    赵家的司机赵保柱问她:“十小姐,要不要停车休息下?”他看出她有些不舒服。

    “不碍事。”静漪说。时间已经不早,耽搁了这么久,无垢也许等急了……回家晚了,等待她的又不知将是什么了。但奇怪的是,她竟然并不很担心。看到了孟元,她只觉得再坏也不过如此了……

    车顶噼里啪啦的响着,她回神,原来是下起了雨。

    雨瞬间便大了,四周仿佛蒙上了黄色的纱帐。

    急雨在地面上汇成水流,湍急的冲刷着土路。这段路并不十分平坦,前方又在修路,坑坑洼洼的。保柱一边小心开车,一边抱怨了几句。车前挡风玻璃上的雨刷咯吱咯吱响,刷不迭大雨,前面的路看不太清楚。

    “雨太大了,路不好走,要不在路边停一下吧,十小姐?”保柱正同静漪要商议下,前面突然的斜刺里跑出来一架马车,横冲直闯的便朝着他们踏来。那马夫在车前惊恐的生拉硬拽着奔马,保柱慌乱间扭转方向盘躲避着。

    轿车向路北急转,险些撞在路边的大树上。车身剧烈的一抖之下,只听着咔哧一声响,车子顿时歪斜向一边。

    静漪被摇晃的车子摔到一边,忙撑起身来。

    “糟了。”保柱说着,摇下车窗往外看。倾盆大雨汇成黄色泥塘,轿车前轮陷进了泥坑当中,他想推开车门下去查看,车门开不了。他回头看下静漪,问:“十小姐,您没事儿吧?”

    “我还好。怎么了?”静漪问。她从后车窗看出去,那马车在雨瀑中飞驰而去,车马行人纷纷避让,猛然间连车带马掀翻在地……她听到马儿痛苦的嘶鸣,和人的惊慌失措的呼喊,她想看清楚些,雨下的太大,前方都是模糊的一片。

    “我得下车去找人把车抬出来。十小姐您在车上先别动。”赵保柱说。他想要推开车门,可是车前轮正陷在泥坑里,车门只开了一条缝隙,再也推不动。

    静漪见状就说:“还是我下去找人。”她不止惦记着找人来将车子弄出泥坑,更紧要的是她觉得前面一定有人需要她救助。

    “十小姐!”赵保柱想阻止她,静漪已经开车门下了车。

    她雪白的皮鞋踩到汇成小溪似的雨水里,顿时没过了脚面。

    她急忙撑开伞,顺着路边趟着往前跑。

    她身上的衣服被暴雨浇了个半湿,头发也湿了。

    前面不远处围了些人,她想那大概就是马车掀翻的地方。她急忙跑过去,分开围观的人,进去一看,果然是车马俱翻。急速奔跑中的马摔倒在地,前腿已经折断,露出惨白的腿骨来,马夫也从车上摔了出来,此时正跪在伤了的马身边,痛哭。

    她只顾了往前冲,没留神有人要拦着她,对她说:“小姐,不要再往前走了。”那人撑着伞,手臂一伸,墙一样挡在她面前。

    静漪望着他身后,说:“有没有人受伤?我学过急救术,可以应急……”

    “没有人受伤。只是马摔断腿了。”那人看着伞下的静漪,说。

    “那就好。”静漪并没看他,伤马哀鸣,让她揪心——只见痛哭的马夫身边,另有一人在查看马匹的伤势。那人一身浅色的西装,没有戴帽子,头发极短,身边跟着的人拿了伞替他遮雨,被他粗暴的挥手挡开。雨水顺着他的颈子噗噜噜的往下滚,他也不在乎。

    他蹲下去,卷起袖子来,摸着马的颈子。

    她虽然不是兽医,也知道这匹马伤的很重,看样子要再站起来已经不能够……她看着那匹在雨水泥浆中痛苦挣扎的马,和不停的用袖子擦着眼睛的马夫,顿时心里生出一种难过来。伤马猛然间长鸣一声,哀嚎似的。

    静漪不由自主的转了下脸,不忍心看鲜血随着暴雨的击打在地面上渐渐扩散开来。

    可是又忍不住要关心那伤马,仍是要看过去。

    挡在她面前的那个人看出她的意图来,稍稍侧了身。

    静漪见那人对马夫摇了摇头,这表示马是没的救了。

    果然马夫立即放声哭诉起来:这匹马是要养家活口的,是家里的一口子,今天也不知道怎么撞了邪的,刚刚明明是跑的好好的,没看到对面开来的那辆轿车啊就那么被惊了……他的哭声在暴雨中有些瘆人。

    在静漪听来尤其是。

    西装男子招了招手,跟着他的几个人开始驱散围观的人。

    始终挡在静漪面前的男子这时候低声说:“十小姐,请后退几步。”

    静漪惊讶的抬头。对方叫她十小姐,她以为必然是认识的人,定睛一看,只觉得有点面熟,一时倒愣了:这人衣着整齐,通身米色的亚麻三件套西装三接头的白色皮鞋加卷檐亚麻礼帽,是个很文雅的先生,个子又高,也瘦——在他身后站着的另外几个人,和他的打扮相似,想必是同行的……静漪点点头,不着痕迹的往旁边一撤身,保持了一点点的距离。

    那人见她矜持戒备,不以为意的微笑着。一转身,挡在了她身前。

    静漪正不知他为何要如此,就听“嘭”的一声枪响,随着围观的人发出惊呼,伤马哀鸣一声,便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静漪呆住似的,直愣愣的瞅着被雨水冲刷着的马的尸体,和那顺着水流扩散开来越流越远的血,她抬手擦了下嘴边雨水……站在身前的这位先生回身看她,说:“十小姐,你还是到前面避雨去吧。雨下这么大,当心着凉。”

    静漪摇着头,低声的问:“为什么要杀了它……太残忍了……”

    “十小姐,对一匹马来说,不能再奔跑才是最残忍的。况且,这马夫也没有那闲钱养一匹瘸马。这不是宠物,这是谋生的牲口。”那人颇有耐心。

    静漪擦了下脸上的水珠。心里不得不承认,这是她想不到的。

    她看到马夫还在抱着他的马痛哭,而亲手将马击毙的那个人,从口袋里掏出一叠什么,放到马夫手里,然后,他转了身。

    就在这时候,他朝静漪这边看了一眼。

    雨下的仍然很急,溅起的水花若黄褐色的烟尘一般。

    隔着一层纱似的,两人静静对望。

    静漪还是看不太清楚他的脸。只是觉得他轮廓有些眼熟。

    她一时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是在哪儿见过这样一个人;而这个人的目光上下的在她身上一转,似乎也并没有对她过于在意——身边的人轻声的说了句什么,他转脸冲着等在旁边的一位身量中等的绅士一望,正要走,却被人猛的拉住了手,是那马夫。他眉一扬,身边的人反应更迅捷,立即将马夫拉开。

    “……这……这我不能要……”那马夫先是被吓了一跳,慌忙将钞票归还。

    静漪分明看到那人脸上的不耐烦,对随从做了个手势,让他拦住马夫还钱的举动。

    静漪想起来自己手袋也也应该还有些钱的,便打开手袋往外拿,打开一看,只有几块钱了——那些钱都在看守所里掏给了看守。

    她已经走到了马夫身边,掂着这几块银元,便有些窘。正有些不知所措间,她一抬头,那人竟没走开,还在看她。她立时觉得更加难为情起来。

    静漪真后悔自己平时没有戴首饰的习惯。此时她身上除了颈上一挂寻常的珠链,也就还有腕上的镯子和兜里的怀表。怀表是母亲赐予,内里还有她的肖像,是不能离身的。她一盘算,便将颈上的一条链子解下来给了那马夫,随后仍觉得这赠予单薄,便将手腕上的镯子退了下来一起递过去,交给马夫,说:“刚刚对不住。雨下的太大了,我们也不是成心要惊了你的马。这些,换些钱……你再买一匹马。”

    马夫直愣愣的看着她。似是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又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只好极力的推辞。

    “拿着吧。”静漪窘的不得了。再不惯在众人面前和人推搡。她急于摆脱这窘境离开,就听有人问她:“十小姐?您的车子呢?”

    “车子……”静漪这才想起来她原本要做什么。车子!保柱还在那里等她,她得找到人去帮忙。“糟了糟了!”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三章 忽明忽暗的夜 (十四)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蜀锦人家作者:桩桩 2最美遇见你作者:顾西爵 3第二部 光芒纪·斑斓作者:侧侧轻寒 4和你的世界谈谈作者:桃桃一轮 5夏有乔木雅望天堂3作者:籽月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