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四章 愈浓愈烈的雨 (十)

第十四章 愈浓愈烈的雨 (十)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陶骧正了两只酒杯下来,顺手取了一大瓶威士忌,回头一看,果然他的二哥正抱着手臂,笑吟吟地靠在廊柱上,看着他。他也不说话,站在吧台内,把酒倒了出来。陶驷过来,从吧台内的小冰箱里取了一盒冰出来。丢进酒杯里。

    陶骧看看,说:“还挺齐全。经常自斟自饮?”

    陶驷坐下,拿了杯酒,呼了口气,说:“不是我,是她。”

    陶骧正呷了口酒含在口中,咽下去,还是没开口说话。

    “外面都在说父亲身体很不好了。”陶驷换了话题。看陶骧皱眉,“这次你替父亲来,恐怕还是有很多人会试探你。别的我倒是不担心,只是你这个脾气,总不肯同人周·旋。但愿静漪在你身边,帮你补足一些。”

    陶骧喝酒。

    “我知道你来,还是想见见我和你二嫂。那些话就不用说了。非得说出来,就不是自家兄弟了。”陶驷轻笑。看看陶骧那一脸不自在,竟很有些满足感,不由得边喝酒,边翘着二郎腿,晃来晃去的……陶骧看他,忍不住说“要被外人看见你私底下是这副德行,还不知道要说出什么好话来呢”。陶驷虽是西北军在南京的代表,原本只是在中央军兼任个闲职就好。不料如今任三军总参谋长的石敬昌上将十分欣赏他,闲职之外,又让他兼了两个职位。若说忙,陶驷也是很忙的。陶骧哼了一声。

    他这二哥,是放在哪里都能变废为宝的奇人。

    “我知道你嫉妒我闲散似神仙。那你也不要做的这么显眼。”陶驷笑着说。

    他笑的有些太过得意,陶骧看了就更觉得心里有点窝囊。

    陶驷干脆笑出声来,说:“都是为了陶家,你我各居其位而已,你到底窝囊个什么劲儿呢?我原先还有些担心,经过这回的事,恐怕那些老人也未必再敢轻易动你。再说父亲又没有全退,有他在,给你几年时间总可以了吧?”

    陶骧抚了抚头顶。

    陶驷看他的眼神,说:“记住了,下手还是要稳准狠。你给他们喘息之机,回头就是你丧命之时。”

    “我知道。”陶骧给陶驷倒酒,“我本不想这么快下手的。”

    “你不想,有人等不及。”陶驷转着酒杯。

    陶骧揉了揉眉心,说:“这下倒好,真省了我一大把子力气。”

    “顺水推舟除了内贼,再反过手来拔掉外患。还省得人说你上位太快,又有话说。”陶驷说着,顿了顿,哈哈一笑。见陶骧瞪他,压低声音道:“难怪奶奶说,静漪旺夫益子。有道理。”

    陶骧哼了一声。陶驷只管笑。

    “能扫净了吗?”陶驷终于笑够了,才问。

    “差不多吧。”陶骧回答。

    “那下一步呢?”陶驷又问。

    “容我缓两天,轻松轻松的。”

    兄弟俩言谈间都是语气淡淡的,云淡风轻遮蔽了血雨腥风……

    ……

    静漪和雅媚去孔家看望无垢母子,恰好孔远遒也在家里。

    无垢果然如雅媚所说的,和她的大胖儿子一般的珠圆玉润。

    静漪看着这个比婚前那个苗条纤瘦的无垢几乎有两倍宽和厚的女人,简直要不相信她就是自己那个三表姐了。

    看她呆了似的表情,无垢悻悻地说:“你要是再这么盯着我看,我就不给你看小贝贝。”

    静漪忍不住笑,伸手要抱小外甥。

    这婴孩模样像极了无垢,不过个月大,不哭不闹,更胖的不得了,小弥勒佛似的。

    静漪抱着婴孩看一会儿,又望望坐在无垢身旁只管笑的孔远遒,笑道:“真是看出来姐夫从心里高兴。”她也不太敢乱动。这白胖的婴孩肌肤吹弹可破,她恐怕自己稍稍劲儿大了些,都会伤了他呢。

    “若是儿子像他多些,还会更高兴的。”无垢斜了远遒一眼。

    雅媚笑着说:“那就再追生一个。这瓷娃娃似的宝贝,生足十二生肖都不嫌多呢。”

    孔远遒笑道:“我倒是乐意……”

    无垢狠狠地捶他,说:“合着不是你受苦?”

    “可是你看,小贝贝一出生,你得了多少礼物?若生足十二生肖,你我二人将来养老无虞。”孔远遒开着玩笑说。

    “你也不怕羞。从前活的滋润是靠父亲,如今动了老来靠儿子的心思了?”无垢笑着问。

    远遒还没回答,用人来叫他去接电话,他忙着起身离开。

    静漪逗弄着小贝贝。那胖婴儿抓着她的手指不放手,竟还非常的有劲儿。

    “孔家就是重男轻女。远达远遥在国外求学,眼前就他一个,添了个孙子,老爷子一高兴,什么都允。单是给小贝贝的东西就有一些。这么下去,孔远遒真是要丧失斗志了。”无垢笑道。

    雅媚听了,转脸对静漪说:“听见了?”

    “关我什么事啊?”静漪反问。

    “不关你事?”无垢笑问,“二嫂,她装糊涂呢,怎么治她?”

    “回头让老七治她吧。”雅媚笑着把小贝贝抱过去,“话说着,无垢,你也太上进。远遒就很不错了,你还要他再有什么斗志?难不成要比孔伯父当年还要位高权重你才知足?”

    无垢笑而不语。

    静漪整理着衣裙,看一眼表姐的笑容,未免也暗叹。雅媚说的是不错的。

    无垢看了她,说:“二姐大概这两天也就到了。”

    “她身子不方便,怎么好跑过来?”静漪皱眉。

    “她可不像我。竟然只有一点点妊娠反应。吃睡都好的不得了。二姐来信居然还说,她要借机拿一下孕妇的款都没有机会。当真是让我好妒忌!这一胎怀的真是轻松。我将来倒也要好好疼这个孩子。太心疼当妈的了。”无垢笑着说。

    静漪笑。

    不知不觉也有些感慨,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她和表姐们在一起,谈天说地,总不会说上这些的……

    “小十,陶骧有没有欺负你?”无垢看看雅媚,笑着问。

    “看我做什么?老七敢欺负静漪,我也不饶他的。”雅媚把小贝贝放到摇篮里。

    孔远遒夫妇作风洋派,孔家却是让媳妇守着华人传统坐月子的。百叶窗都没换,连起居室都密不透风,屋顶吊扇也不开。雅媚抱了婴孩一会儿便出了汗。

    静漪说:“没有啦。我不欺负人就不错了。”

    无垢一笑,说:“你哪是会欺负人的料。回头给吃的骨头都不剩,那才是真的。”

    “瞧你说的这话。我们老七哪儿是那样的人。”雅媚微笑着说。

    “二嫂你就护着自家人吧。陶七爷是什么脾气,我没见过,也颇听说过。”无垢同雅媚相熟,并不避讳什么,看孔远遒回来,笑微微地跟她们说下面已经预备好午餐了,才没再说什么。

    静漪和雅媚在孔府用过午餐之后又盘桓一阵子,索雁临打电话来问,她们也就去了程之忱和索雁临的宅邸。这一处原本是索幼安的私宅。雁临和之忱成婚之后,就搬进这里居住了。静漪在家时听嫡母说过,程家也在南京替他们置办了住处。不知为何他们竟没有搬过去。

    索雁临见了静漪倒主动说,因她是住惯了这里的,又觉得这里小巧,更适合他们这样的小家庭居住,才没有过去。她问静漪有没有觉得在雅媚那里住的不方便、可以和陶骧搬过去住的。

    “什么都齐全。平日里只有你三哥偶尔去那里会会朋友、同僚。”索雁临说。

    雅媚坐在一旁听了微笑。

    静漪便客气地拒绝了,说并没有什么不方便。

    雁临微笑着说:“我提前好些日子让人预备了预备,现成。”

    她倒也不勉强,马上又说起了别的。

    静漪进门时候看到有人冒着雨来送花,此时坐在客厅里,香喷喷的咖啡气味浓郁,还是能闻到那香气。

    “是为今晚的宴会准备的玫瑰花。”雁临见静漪留意,解释道。她看看静漪,“明晚有没有空?我想替你们小宴一场。你三哥同意的。我们久未相见,一同聚一聚好不好?”

    静漪想了想,说:“我回去问问牧之。他的行程安排的紧。”

    雅媚正在倒咖啡,听静漪这么一说,未免看她一眼,再看看索雁临——她端的是好气度,静漪这样一再拒绝她,她仍是微笑着,似乎并没有出乎意料——雅媚便笑道:“我们七弟来了也是马不停蹄地在忙,不像我们,说去哪里就是一句话的事儿。”

    索雁临微笑,说:“那我们等等再议。”她看着静漪,听到门外车响,下女进来说七小姐回来了,她见静漪一愣神,就说:“之鸾前两日从北平来的。”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四章 愈浓愈烈的雨 (十)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婆婆的镯子很值钱作者:陈果 2东宫作者:匪我思存 3装腔启示录作者:柳翠虎 4霸王别姬作者:李碧华 5千屿千寻作者:明前雨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