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七章 若即若离的鬟 (九)

第七章 若即若离的鬟 (九)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之忓看到她来,早早替她打起了帘子。

    自那日同之鸾决裂,静漪总觉得之忓这些日子是诚心躲着她不见的。

    她不禁·看了看之忓。

    之忓被静漪这样一看,帘子打在那里,倒觉得局促,脸上禁不住就红了,手一滑,帘子落下来,正碰在静漪头顶,他慌忙将帘子收起来。

    “对不住,十小姐。”他讷讷。

    静漪还没说什么,就听有人轻轻的哼了一声,她一看,是之鸾。她从容地叫了声七姐,看到之鸾铁青的面色,叫过这声七姐之后,就不再发声。

    之鸾却不理她,经过她身边,还特地扭过头去,啐了一口。

    静漪站在门口看她走远些,才转身向里。

    此时程世运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在里屋坐着,而是坐在正屋的往烟袋里装烟丝。

    静漪进屋向他走近些,站下说:“父亲,我来了。”

    程世运低着头,似是很用心的在装烟丝。半晌他仍是慢慢腾腾的掏摸着烟袋,并没见将那一小锅烟装好。静漪自然而然的走过去,将程世运手里的烟袋取过来,只轻巧的几下,便将烟丝装满烟锅。她按了按烟锅,将翡翠烟嘴朝着程世运递过去,说:“好了呢。”

    程世运指了指桌案上的火柴盒。

    静漪划燃火柴,举到他面前。

    烟点着了。

    烟雾袅袅娜娜的飘散着,程世运看着烟雾一般袅袅娜娜的女儿,立在他面前,不声不响的,在等着他发话——他轻咳了一下,说:“小十,跟我出去走走。”

    静漪听父亲叫她小十,说:“是。”

    程世运站起来。

    他没有往前院走,而是带着静漪穿过三间书房,从后门出去。

    后院也是一片梧桐林。父女俩一先一后的走着,在林间慢慢的踱着步子。今年秋冬新落的梧桐叶子还完好的覆在那些积年累月的陈叶上,踩上去松软极了。

    静漪在父亲身后,距离有些近,总觉得自己一不小心就会踩到父亲的鞋帮——这样的窘事,从前应该是有的,不知道为什么,她对父亲最早的记忆,就是她小小的个子的时候,一抬头,父亲好像一个很大很大的黑色的物体,她很小很小的脚会踩到父亲的鞋子,就把这很大很大的黑色物体弄的弯折了——将她抱起来……静漪在想,怎么会呢,怎么会,她是那么小,父亲的鞋子是怎么被她踩掉的……她好像,也曾经有过那么喜欢抱住父亲的腿的时候?个子太小了,只能抱住膝盖处吧……她转了下脸。树上扑棱棱的飞起了什么,仅存的树叶被惊动似的落下来。

    静漪一抬手,将树叶抓住了。凉凉的。她捻着叶柄,低了头。

    程世运慢悠悠的停下脚步,看着静漪。一锅烟抽的已经只剩下灰烬。他将烟杆握在手里,背着手。

    静漪抬头,没有看父亲的眼睛——父亲一身褐色的府绸长衫,胸口一串翡翠链子,碧莹莹的,比那翡翠烟嘴的色还要匀净……父亲这几年爱上了抽雪茄,烟丝是甚少抽的了。家里倒是有各种各样的好烟,大多都待客了。

    她听到父亲问她:“这几天头还疼吗?”

    她怔了怔,摇头。

    “我年轻时候若是酒喝沉了,要头疼好些日子的。这一点你们都不像我。”程世运转身往回走,说:“也不可大意。你母亲照顾你,最是细心的,不会忘了让你喝点解酒的汤。不过要我说,只要是她炖的,清淡些的汤,不管是什么材料的,都好。倒不止是醒酒好。”

    静漪看着父亲的背影,站住了。

    程世运似乎并不在意静漪是不是跟上了他的脚步,只是慢慢的踱着步子。

    “父亲,这里寒气重,还是回去吧。”静漪说。

    程世运点了点头。

    静漪看着父亲手上,翡翠烟嘴碰上翡翠扳指。

    她记得这是祖父的扳指。从前祖父抱她,她会抓着祖父的手。扳指甚至比祖父的手还要热乎……祖父说这个扳指是老辈儿传下来的,到他手上还是因为他在殿试中了榜眼,那天他的老祖父一高兴,赏了好多东西。末了儿他又讨赏,说旁的都不要,单要祖父手上的这个扳指。

    祖父见她喜欢,摘下来给她玩了半晌,同父亲说这东西以后给漪儿。

    因是祖父的心爱之物,父亲忙代她辞了。祖父倒说这并不值什么,漪儿虽然小,我却觉得她有些意思。如今时代不同以往,程家出个把有出息的女孩子,也并不是不能之事……祖父是开明的,此番话语却多出于疼爱之心,未必对她有什么大的期望。此事一去多年,祖父也已过世,倒不想今日看到这扳指,竟勾起多时不曾念及的往事来。

    静漪默然的跟在父亲身边。

    “你祖父在日,常说这扳指有灵气。他一生大起大落,数度遇险,又数度脱险,始终性命无虞。晚年提起这些来常当笑话讲,又说是这扳指的功劳。。”程世运说着,将扳指从拇指上褪下来。他看着扳指,说:“你祖父走后,扳指跟着我也有些年数了。他老人家说过这个留给你,现在我就把它交到你手上。”

    “父亲,您戴着更合适。”静漪摇头。

    程世运将扳指放在静漪手中。

    静漪托着扳指,看了好一会儿,把扳指重新戴回父亲手上。

    父亲的手丰厚温润,只是感觉很陌生。

    她有点局促的挪开手。

    “父亲,我会平安的。”她说。

    风吹来,穿过梧桐林,带着枝叶的声响,吹起她的刘海。

    “去你母亲那里吧。”程世运说。

    “是。”静漪行了礼,转身走开。

    梧桐林深远,走出来颇需要点工夫,她总觉得父亲是在看她离开的,但是她没有回头去确认……她并不知道陶骧见父亲都会说些什么。但是来见父亲之前,她准备了好多说辞,以备父亲询问。然而到她离开,竟然一样都没有用上……也许父亲自始至终,都没有想过要听听她是怎么想的。

    回到杏庐,乔妈见到她就说太太等了她好一会儿了,还说大太太也来了。见静漪这就要往里走,乔妈却拦了她一下,低声说:“小姐慢着些,大太太在和太太说事情。”

    她说着比了两下。

    静漪一看,是七和八。

    “三太太这两日都快哭瞎眼了。老爷要把七小姐许给保定刘家,把八小姐许给天津孟家。八小姐很痛快的答应了,七小姐却说若是给她定亲,她是死也不从的。”乔妈声音压的极低。

    静漪知道这事。这两桩亲事都是姐姐们这次回来说的。保定刘家和五姐婆家是姻亲,天津孟家与大姐婆家是世交,都是朱门高第。与这样的人家结成亲家,三太太自然满意,应允在意料之中。但今日看父亲与七姐的态度,或许父亲并没有逼着七姐一定答应……她说:“她们在说这个么,我有什么听不得的?”

    乔妈听她如此一说,撅了下嘴,道:“倒也没什么听不得,就是刚刚大太太和太太说,三太太今儿晌午还在她那儿一头哭,一头抱怨,说程家的姑奶奶们从来没有哪个胆敢抗婚,就从十小姐起了头,竟然临到了七小姐。都是十小姐的样子做的不好,给七小姐鼓了劲儿……”

    静漪一瞪眼,本想说乔妈也长了嚼舌根的毛病,一寻思乔妈学的这语气,活脱脱是三太太的口吻,就没出声。

    略站了站,听到里面杜氏的笑声,她也不等人去通报,自己挑门帘进了屋就笑着问安。

    杜氏见她进来就更欢喜,先对宛帔说:“我说什么来着,小十气色都好多了呢。”

    宛帔看看静漪,点了下头,说:“漪儿坐下,听太太说。”

    静漪猜到杜氏此来必有缘故,老老实实的坐下来。

    杜氏拉着静漪的手让她坐的近一些,看了她一会儿,说:“已经听你父亲说了。原想着无论如何也得明年开春才操办你的婚事。眼下虽然仓促些,好歹刚刚把你三哥的大事儿办过去,任什么也都是现成的,并不费什么事。”

    家里刚刚操办过喜事,儿子媳妇女儿女婿呼啦啦走了个干净,她正心里空落落的,不想静漪出嫁的事这就要办,让她心情转而好起来。

    “你们呀,从你三哥到你,都给我出幺蛾子,一个是没预备他的事儿愣要抢先,一个是预备了明年却要挪在今年。”杜氏佯装生气的瞪了静漪一眼,“是不是,宛帔,你说呢?让咱们从从容容的准备准备多好?”

    宛帔早已经得到消息了,可到现在还是没有返过神来似的,总觉得这事不太像真的。杜氏说她是事到临头舍不得女儿了,也确实有这层缘故。

    她看看静漪。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七章 若即若离的鬟 (九)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帝皇书 上卷作者:星零 2千屿千寻作者:明前雨后 3星汉灿烂,幸甚至哉作者:关心则乱 4霍乱时期的爱情作者:加西亚·马尔克斯 5忽如一夜病娇来作者:风流书呆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