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番外:《美人如花隔云端》(九)

番外:《美人如花隔云端》(九)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嗯。”静漪点头。他的眼黑白分明。有些话不用她说出来,他心里也分分明明的。“既然姥爷有话,那你就出去吧。”

    陶骧便对冯老夫人说:“姥姥,就让静漪在这儿吧。晚些时候我再来陪您说说话。”

    “漪儿还是跟着过去吧。在这儿也圈了两日,没的要闷坏了。用过饭再进来,或是早些去歇着也好。”冯老夫人说着,笑眯眯地挥手示意。却见静漪只管望了陶骧笑,道:“漪儿甭挂着我。这里有这么多人伺候呢。”

    “我就在这里陪姥姥的。姥爷跟前儿有父亲和他呢。他们说的必定都是些大事,我在一旁也是插不上话,怪闷的。”静漪微笑着,催陶骧快走。

    陶骧也就起了身。

    冯老夫人见拗不过他们,只好随他们去。

    静漪送陶骧出来,轻声说:“姥爷和父亲酒量都不大好的,你也不要喝多。”

    外面雨下的大了些,屋檐下一溜儿雨线细细长长,绵延不绝的。静漪见路四海在一旁候着,并没有带伞,就想让冯家的丫头去把拿伞来。陶骧却不在意地说就这么点儿小雨,没关系的。况且这时候的雨,已经不是沁骨的冷了。

    静漪就说虽然不是冷的沁骨,毕竟春寒料峭,万一着凉不得了的。她又问雨衣呢,小四给带了雨衣了么……

    路四海说有的太太,带了呢。

    四海在檐下举了举手臂上搭着的雨衣,苦着脸说司令嫌啰嗦不想穿么。

    静漪瞅了陶骧,说就知道你是这样的。她给陶骧整了整军披风,后退半步细看着——这么严谨齐整的人,难怪外祖母见了就喜欢……就是穿上那黑漆漆的雨衣,不知道该是怎么个样子?想来照旧是好看的……

    陶骧不知道静漪在想什么,但她刚刚那份儿紧张,的确好笑。他看着静漪微笑,静漪赶紧催他走,他却说:“就知道赶我走。等下真走了,可不定回来。”

    这话说的声音低的就只有静漪能听得到。

    静漪一甩手便回了房……

    陶骧看着她进屋,笑着转身走了。

    路四海和冯家的仆人在前头,拿油灯照着脚下的路。院子里经年累月被磨的圆润的石板路上,仿佛浇了一层桐油似的滑。陶骧走着,踏的雨水溅到靴子上,一层细碎的水珠子……路四海回头看了,小声说司令,我就说咱得穿雨衣吧,您瞧瞧太太又不乐意了吧?司令您千万也替我想想,太太见了我,先头她嘱咐的那些事儿,一样样可都得拷问我呢,哪一样要是办砸了,都不成呢……这回太太还没顾上问呢,要问起来,我可不敢撒谎……哎况且跟太太也真撒不了谎……

    冯家的仆人听着听着,在前头几乎忍不住要笑,又不敢笑,硬是憋着,手中那盏避雨的油灯晃的地上灯影凌乱……

    路四海发觉,便说这位老哥,您悠着点儿,仔细脚底下,不然跌了人好说,跌了灯可惜……这灯好的很,有年头了吧?

    他问的一本正经。

    那仆人也答的一本正经,说的确是早年的琉璃灯。这些年家里也有西洋马灯,老爷不稀罕。我们老爷就稀罕些古意儿。

    陶骧本来是在想着心事,路四海絮叨的那些,虽听在耳中,并没往心里去;冯家仆人说的,他听了却问道:“冯老先生还是每日都去兴安茶楼喝茶么?”

    “是,陶司令您知道老爷这爱好?”那家仆有些诧异,“我们老爷去茶楼喝茶也有些年头儿了。据我爷爷说,怹听爹爹讲,从前冯家的老老太爷便乐意下朝约了同僚一起喝碗茶聊聊天儿的,平时那就更不用说了,泡个茶馆儿那是寻常事。老爷从小跟着老太爷出入茶馆的。在京城里有两处是常去的,后来去了天津,就乐意去兴安茶楼……这个冯大管家知道的多些。通常都是他陪着老爷去。老爷出去时候也不长,喝完茶、遛个弯儿、汽车去汽车回的……有些人想求见老爷无门的,得知老爷这爱好,也就好寻门路去那儿瞅着老爷肯不肯见一见呢……”

    “司令,您怎么知道的?”路四海也好奇。他跟着陶骧的时候毕竟还是不长。陶司令平常便不是爱同人聊聊的……图团长头一回见到接替前任侍从官李大龙的他时,还挺纳闷儿的说你小子话这么多,七少没嫌弃你么?侍从官都跟锯嘴葫芦似的,要紧没事儿嘴巴别嘟噜……这两年也还好,司令虽说自个儿话不多,倒也没因为他话多斥责他。不过,也许是因为司令实在忙的也顾不得他……

    他们问着,陶骧倒也没说什么,但在跨过内院门槛时回望了眼上房——那老梅树后的窗子已经关了,有人影晃动,似乎还听到笑声。不知道是不是静漪。也许是的,她今天看上去还是很高兴的……他微微一笑。

    再往前没走几步,迎头遇上两个仆妇一前一后扛了一只大箱子往内院走,后头还跟着个丫头捧着食盒,见了他们忙回避。

    陶骧便知道这是给后面冯老夫人她们送晚饭了。

    冷雨中隐隐约约闻到饭香,他这才觉察自己饥肠辘辘。细一想,这两日他也没有顾上正经吃顿饭呢……

    静漪回了房,冯老夫人已经进了内室,由陈妈扶着依旧回了床上歇着。

    静漪看丫头端了铜盆过去伺候外祖母洗手,自己过去拿了毛巾在一旁等着。

    冯老夫人望着她只是笑,连陈妈和丫头都笑微微的,静漪便说:“怎么只管看了我笑呢……难道我脸上有什么么?”

    她说着果然就着丫头的手照了照镜子——这一照,连自己都窘了起来。她总觉得这半晌脸上热烘烘的,却不料面色绯红,真娇艳的可以……她忙直了身子。

    冯老夫人从静漪手中接了毛巾来,等丫头们退下了,才微笑道:“我看姑爷脾气性情都好的很。”

    静漪取了香膏来替外祖母揉着手,低了头,笑而不语。

    说到脾气性情,他哪里算得上好哦……她想说姥姥您可真走了眼,但是又没有说——他仿佛在冯家如鱼得水。比其她来,他似乎更得二老欢心呢,真让人气不过……她想着,禁不住真的轻轻哼了一声。

    “真是个傻丫头。”冯老夫人抬手捧了静漪的面颊,“傻丫头啊!”

    静漪靠在外祖母怀里,笑着。

    陈妈收拾好了杂物,看到祖孙俩笑作一团,也凑趣地笑着,并不多言。待外头来禀告晚饭送来了,她忙出去看着人摆了桌,照例抬进来,伺候着祖孙俩用晚饭。

    冯老夫人身体好转些,胃口见好。静漪看桌上的食物多数清淡,也很适合她调理胃口,就劝着她适当添着些。一餐饭祖孙俩用的十分快活……静漪因陶骧说过,用过晚饭还过来的,未免心里惦着。却不想时间一点点过去,冯老夫人开始打盹了,陶骧影子都没见着。待前头有信儿来,是路四海来说,司令悄悄让告诉太太,冯老先生稍喝了点酒,正慷慨激昂地发表意见呢,一时半会儿是走不开的,让太太替他向老太太告罪,还有就是太太累了就早点休息,别等他了……

    静漪也就知道是个什么情形了,想必父亲和陶骧这会子在外祖父面前只有听的份儿呢。她又好笑,进来想同外祖母解释一番,却发现外祖母已经睡着了。

    陈妈轻声说程小姐,不如去前头看看吧。这儿有我们呢,您晚上就别在这受累了。若有什么,我们就去请您的。

    静漪本不想就走,看陈妈神色间有丝犹豫,便问:“怎么?”

    陈妈只好说:“老爷若是醉了,可有点难办。”

    静漪心内狐疑,到底又等了一会儿,确定冯老夫人睡的安稳无恙,才打算往前院儿去。哪知道就这会儿的工夫,冯永好派了人过来请她去,说老爷和程先生都醉的厉害,陶司令也醉了,请陶太太快去看看吧……静漪听了眉头一皱,不禁气恼——明明嘱咐过他的……这头一回上?门便把姥爷和父亲放倒了,这不是人家说的傻姑爷吗?

    陈妈见静漪着急,忙让丫头拿了伞和灯送她过去。

    雨还未停,静漪撑了伞,也不等丫头引路,就走进了雨中。

    刚刚穿过内院大门,便听到那边有人在说着:“……将老爷送回房去!慢着些儿……程先生的人到了,烦您送程先生回房……路副官!路副官?”

    静漪脚步不停地往前走着,看着一簇簇的人有往东厢去的,有从上房出来的——说话的是冯永好,正和路四海说着话,就看到了静漪,忙示意路四海,亲自过来同她说,陶司令醉了,这就让人送陶司令回房吧。

    静漪点点头,一进门便被酒气熏了下,就见屋里那张大圆桌边,就只剩了陶骧一个人端坐着,姿势标准的仿佛一个士兵在练军姿。她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快步过去,转脸对着他,气哼哼地说:“怎么就喝了这么多酒呢……”

    ——————————————

    亲爱的大家:

    抱歉更晚了。明天晚上发一个,这番就结束了。下周一更另一个番。

    说明下那个不是甜番,也非骧漪独享,请谨慎点开。

    明晚见。大家晚安。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番外:《美人如花隔云端》(九)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先婚厚爱作者:莫萦 2十年一品温如言作者:书海沧生 3星落凝成糖作者:一度君华 4古董杂货店作者:匪我思存 5你是我的城池营垒作者:沐清雨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