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章 自淡自清的梅 (十一)

第十章 自淡自清的梅 (十一)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让栖云大营负责明日内卫。”陶骧说。

    “七少!”图虎翼叫道,“内卫这么重要的岗,不能交给栖云营的人。二爷早就已经安排好了人手。”

    陶骧看岑高英。

    “我同意图副官的看法。二爷已经安排好了人手是一方面,再说栖云营,向来是不见大少话,恐怕……”岑高英也说出他的担心。

    陶骧说:“照我的意思传令下去。二爷问起就说是我说的。”

    “是。”岑高英见陶骧心意已决,领命而去。

    图虎翼还是不甘心,愤愤然地道:“七少,栖云营的人,我是信不过的。明明是七少你辖下,他们还只听大少的,从来没把咱们放眼里。要我说前日七少发作的还是轻了,栖云营办差办砸了不是一两回,崩他一两个,管保老实一阵子。看谁还敢拿……”

    陶骧却拍了拍他的肩膀,说:“稍安勿躁。”

    “七少,话是这么说,明天可不是一般的日子,内卫太重要。而且万一出了状况,调动不利……”

    “我调他们不动,我看谁还敢调动。”陶骧说着,戴上手套,低头掸了掸上衣。“好了,跟我去骑几圈,这些事,自有人操心。”

    图虎翼这才发现他穿的是骑马装,知道他今早要去骑马了。

    他说:“七少,还是让我带侍卫排的人负责内卫吧?咱的人一个顶一百个……咹?七少?”

    陶骧就是不回话。

    图虎翼还是一边走一边在陶骧耳边不住嘴地啰嗦。

    陶骧被他缠磨不过,喝道:“再多啰嗦一句,在这里罚站。”

    图虎翼被他噎的瞪眼,委屈地闭着嘴哼了两声。

    陶骧这才觉得耳根清净些,便奔马场的方向去。

    图虎翼亦步亦趋地跟着他。

    时间还早,陶家大院还没有完全醒来,只有零星几个仆人在巷子里洒水清扫。

    陶骧走的极快,到达马厩才慢下脚步。

    陶家马厩里多的是骏马。陶骧走两步,停一停,看一看,偶尔问马夫几句。清早马夫们都忙着伺候马匹,见陶骧来了,不得不暂停下来手上的事。陶骧挥挥手示意他们不要管他。

    专门负责他的马的马夫老李正在收拾赛雪的栏。

    陶骧见赛雪栏里空荡荡的,大声问道:“把赛雪放出去了?”老李耳背,他同他讲话,要格外的抬高声量。

    老李放下铁锹,见是他,忙放下铲了一半的马粪,笑道:“是,七爷。赛雪在场里跑着呢。”

    陶骧点头。抬头看看隔壁栅栏里,静悄悄的,便问:“那个怎么样?”

    老李叹口气,说:“这几天又闹脾气,我怕它咬,只好每天放下草料就跑,都不敢进去收拾马粪。七爷远远地看看吧。吃的有赛雪三个还多,瘦的只剩下赛雪一半大了,都快给马粪埋了……这马厩里就是它那里最臭。”

    图虎翼听着,忍不住笑。

    老李看他,说:“图副官还别笑,你陪七爷去看看吧,就没见过吃这么多还这么瘦的马。我伺候马伺候了大半辈子,从来没见过,从来没见过……”

    他开始重复“从来没见过”,这是他最近才添的口头禅。

    “瘦驴拉硬屎,瘦马也拉硬屎么?”图虎翼笑着,先往前走,去看看那匹烈马。

    陶骧还没开口提醒他不要贸然靠近,就听“嘭”的一声巨响。图虎翼喊了一声“哎哟可吓死我了”便退回来,拍着胸口,瞪着小窗口里那露着白牙的黑马嘴,说:“这幸亏是踢到栅栏,踢着我可得躺半拉月。”

    陶骧示意他后退。

    黑马打着响鼻,呼哧呼哧喷着热气,过一会儿,从窗口躲开。

    “没拴吗?”陶骧走近,从小窗口里看着里面。黑乎乎的,看不清什么,只觉得一股热烘烘的腥臊味道扑鼻而来。忽然间栅栏门又一声巨响,这黑马在踢门了。图虎翼和老李都提醒他躲开些,他却站着没动。

    那黑嘴又伸出小窗口,对着他喷了一口气。

    淘气的顽童似的。

    陶骧摘了手套,朝它的鼻孔便捅了一下。

    中了招的黑马迅速缩回去,不住的在里面打着响鼻儿,跳腾的发出各种声音。

    他嘴角一牵,露出一丝笑容来。

    “伤了我多少人了。这账等着慢慢儿算。”他说。

    “不知道的,还以为科拉亲王故意跟您找茬儿呢,送这么个活宝来,这不是折腾人嘛。”图虎翼笑着,又忍不住凑近窗口想要看看。

    陶骧要老李把围栏外的棚子升起来一截,他要看看这个闯了无数祸的家伙。

    老李虽犹豫了下,也知道陶骧的脾气,是言出必行的,只得过去把沉重的棚子拉上去,图虎翼一起帮忙。

    老李提了一只大马灯来,照着。陶骧走近些,就看到踩着厚厚的一层马粪当草垫的黑马,被光一打,原本不住地在马厩里踏着步子的黑马反而站住不动了,低了头抬眼瞅着他们——真有一对好眼睛,亮晶晶的,苹果般大小。只是身上不但是瘦,还脏,肚皮上更蹭了一层马粪,原本黑缎子似的毛,已经看不出本色来。虽然瘦的露着肋条,一根根的分明,简直扎人眼,可看得出来骨骼壮大,养肥了,就是匹骏马——陶骧走近了,和黑马对视着。

    突然间黑马扬起前蹄来,奔着栅栏就登上去,硕大的蹄子扣在栅栏上,对着陶骧一阵嘶鸣。

    这一来吓的老李和图虎翼急忙松了手,棚子落下来,还听得到黑马在里面嘭嘭嘭地踹着栅栏。

    “幸亏这间马厩是最牢固的。自从上回它咬断绳索,踹折了栅栏,就在外面加固了一圈铁条,跑是跑不出来的,可是也没人敢进去。”老李经这一通忙,满头是汗,拿了羊皮帽子下来,扇着风。

    陶骧点点头,说:“辛苦了。”

    “七爷这是哪里话来。就是照顾不好它,对不起七爷。”老李脸上有些赧然,看看外面天色亮了些,他说:“七爷去看看赛雪吧?”

    陶骧走出去,空空的马场里,他的坐骑赛雪正在独自散步,踏着马场草皮上的积雪,步幅优雅欢快。

    他扶着栏杆,远望。

    微蓝的天幕上晨星闪烁,一丝风也无,今天的天气应该好极了。

    不知明天又将如何……

    “七少,下去跑两圈?”图虎翼问。

    陶骧还没说什么,就听有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在背后叫起来:“七叔!”

    陶骧回身一望,正是侄子麒麟儿来了。

    小人儿一个,从马厩大门跑出来,一踮一踮的翘着脚挥着手,是看到他很快活的样子。跟在他身后的老仆喊着“小少爷慢些”,生怕他摔了跤。

    “麒麟儿。”他拍了拍手。麒麟儿往陶骧这里跑来。他一把将麒麟儿抱在怀里举了起来,往后面看。麒麟儿,大少奶奶是寸步不离的。果然看到符黎贞扶着丫头跟着也来了,看到他,脚步略顿了下才往这边走。

    “大嫂早。”陶骧问候。

    符黎贞款款地走在后面,听陶骧叫她,点头微笑,跟着麒麟儿叫:“七叔。”又对麒麟儿说,“不要总缠着七叔。”

    陶骧抱着麒麟儿,说:“不妨事。”

    麒麟儿箍着他的脖子,说:“七叔,骑大马。”

    陶骧看大少奶奶,询问。

    大少奶奶笑道:“这孩子一睁眼就想来看大马了。被他缠不过,只好带他来。隔几天就要闹上这么一回,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消停些。”

    陶骧看看麒麟儿,说:“麟儿今年都六岁了,大嫂。当年大哥是四岁上马,我愚钝些,满五岁也上马了。”

    “麟儿身弱,比起一样大的孩子,他都矮些呢。况且论聪明,他哪儿能跟你们当年比。”符黎贞淡淡地说。

    陶骧明白大嫂的意思,只说:“那,我带麟儿跑几圈。”

    符黎贞面露难色。

    “娘……”麒麟撒娇。

    符黎贞看着儿子渴望的眼神,没表示反对。

    陶骧将侄子举起来在肩头,图虎翼替他们开了栅栏门。陶骧打了个唿哨,赛雪小碎步子跑过来。陶骧眯了眼看他晨光中的爱马。真漂亮极了。伸手拍拍赛雪。

    麒麟儿显然很兴奋,他学着陶骧的样子,小手也拍过去,拍到赛雪的脖子上。

    陶骧等马夫将鞍子配上,把麒麟儿先放上去,自己纵身上马,说:“麟儿,坐稳了。”他声音低沉有力,麒麟儿回头看看英武的七叔,小脸儿兴奋的红扑扑的,“嗯”了一声,紧抓着缰绳。

    符黎贞看着陶骧扶稳麒麟儿,让赛雪小跑起来……麒麟儿欢快的笑声随着赛雪小碎步子的嗒嗒声,在马上上空回旋。秋日草原上飞起的蒲公英似的,那么轻盈而美好……她慢慢移动脚步,沿着栅栏走着。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章 自淡自清的梅 (十一)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曾风流作者:随宇而安 2舍我其谁作者:公子十三 3花月正春风作者:匪我思存 4终此一生,我只爱你作者:满城烟火 5既得少年时作者:橘子宸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