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一章 似真似幻的沙 (七)

第十一章 似真似幻的沙 (七)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雅媚跟她是说笑惯了,见她这样反而越发觉得她有趣,忍不住伸手过来,捏着她的脸蛋儿,说:“这有什么!你们新婚燕尔,这会儿不正该是好的蜜里调油么?难道感情好还要避讳人的?”

    瑟瑟满口含着鸡蛋羹,见妈妈捏小婶婶的脸蛋儿,好奇地眨眼看着。

    雅媚看着女儿可爱的样子,忍不住又去捏她的脸,压低声音跟静漪说:“都说新婚一月不空房,就趁着这个时候,快点怀上一个吧……生个儿子也好,女儿也好,像瑟瑟或者麟儿,要你亲也亲不够。”

    静漪看着瑟瑟,不知怎的就想起昨晚陶骧离开时那张冷脸,禁不住背上起栗。

    “被母亲和大嫂听见我这么和你说话,一定又要说我没有个样子了。”雅媚抬眼看了看外面,微笑着说,声音低低的,“可我说真的呢。”

    “二嫂这么喜欢孩子,就给瑟瑟添个弟弟嘛。”静漪低了头,抚弄着瑟瑟柔软的额发。

    雅媚沉默片刻,才说:“你当我不想瑟瑟有个伴儿么?当初生瑟瑟时发生意外,没有一尸两命已是侥幸。大夫亲口讲的,再有孩子的机会,菩萨不会给我了。”

    静漪过了好一会儿,才能抬头看雅媚,轻声说:“二嫂,我不是……”

    “有什么关系。”雅媚微笑着说,并不见丝毫的难过,“奶奶也说,儿女都是缘分。缘分就瑟瑟这么多,不是十个八个的,强求不来的。再说有瑟瑟了,我也很知足。”

    “当时很险么?”静漪问。

    雅媚想了想,说:“折腾的死去活来,哪能再记的那么清楚。女人生孩子,还不是鬼门关过么。”

    静漪手臂环着瑟瑟,点了点头,说:“四家姐便是这样亡故的。”

    “我记得四姐姐的。比我大两岁。”雅媚说着,拍拍静漪的手。“四姐姐的婚礼上,你这个小丫头不知从哪儿冒出来,抱着四姐姐的腿不准她出门子,哭的惊天动地的。惹的程伯母那通心酸。”

    静漪擦了下眼角。没想到雅媚还记得这件旧事。她轻声道:“那年我才不过八?九岁,知道什么。只晓得从此以后,家里再看不到四姐了。四姐在家时最疼我。她哄我说很快回来的……四姐嫁的也远。”

    而且,嫡母说四姐来年春天会抱着娃娃回来让她看的话,永远成了假话。

    雅媚看着她,说:“是不是因为这个,你才想学医的?”

    “嗯。”静漪垂下眼帘。也因为母亲身体总是不好。不过她没有同雅媚讲。

    她的事,雅媚是知道一些的,安慰她道:“说起来你我都是远嫁,还是有些不同。真也难为你了……过了年,同老七商议商议。父亲母亲通情达理,会准你回去探望帔姨的。”

    静漪点头。

    雅媚又笑一笑,说:“说不定,反倒是老七那关难过呢。”

    “在说什么悄悄话?”符黎贞敲了下门,望着坐在一处看上去亲密无间的静漪和雅媚,微笑着问。

    她淡淡的面容被一身藏青的裙褂衬的越发超逸,静漪望着,心里赞了个好。若不是符氏眉宇间总似有一团青气,未免有些悲楚之色,还会更美的。饶是这样,她仍觉得符氏有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柔弱贞静之美,纵身为女子,也难免产生些我见犹怜之感……符黎贞见静漪只管看着自己,对她微微一笑。

    静漪站了起来。

    符氏温柔地往静漪肩膀上轻轻一按,使她坐下,说:“七妹不必多礼。日常见着都是这样你来我去的,反见着生分了。”

    雅媚却笑道:“我刚刚在跟七妹算计今年会有多少压岁钱。七妹头一年,什么都是双份儿的。回头让她请咱们瞧戏去吧?”

    “母亲不是说了,七妹是新人,不让随便出门么?你又出馊主意。”符氏过来坐下,手中的两摞账本放在桌上,空出手来逗弄着叫她大伯母的瑟瑟。

    “到时候请奶奶、姑奶奶和母亲都去。母亲就没话说了。”雅媚笑嘻嘻地,对静漪眨眼,“先就这么定了。反正你是逃不掉这个东道的。我今儿在报纸上看了几个大戏院的戏单子,年下都请了京城沪上的名角儿来压阵,难得的。大嫂不是很爱瞧戏么?”

    静漪听了便问:“大嫂最爱谁的戏?”

    符黎贞先瞪了雅媚一眼,对静漪道:“也都是胡乱听的。倒是程老板的戏,听来最有滋味。扮相也好,身段也好,难得的是戏词都和旁人有些个不一样的地方。《游龙戏凤》、《贺后骂殿》什么的是好,我还是最爱程老板那一出《思凡》,太见功力。”

    静漪一听,便知道符氏是个听戏的行家里手。只可惜她于此一道,是颇为不通的,于是便笑笑,道:“秋天里倒是在京里听过程老板的《游龙戏凤》。若是程老板来这里登台就好了。”

    “听母亲回来提过。可是孔家夫人堂会么?”符氏微笑着问。

    “是的。”静漪这才想起来那晚在孔家,陶夫人和雅媚也在。

    “只可惜那晚临时有事,我们走的早了些。程老板轻易不会出京的。倒是有个号称是他女弟子的来了,听说这阵子在城里颇得追捧。我看了看,戏码子直排到下了十五,都是程派名段。咱们且记上一笔,回头敲七妹这笔小竹杠。不看戏,也看看这位心机极深的风流戏子,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瞧过戏,一路奔了德祥楼去用了宵夜再回家不迟。”雅媚笑道。

    “只要母亲同意,听二嫂的安排。”静漪先答应了雅媚。

    符黎贞见她大大方方地答应了,说:“母亲若是不同意,咱们再想别的法子找乐子罢。”

    正巧陶夫人进来,只听了符氏这句话,就问起来究竟是何事。雅媚在这样的事上倒是个爱张罗的,添油加醋地把刚刚的话说给陶夫人听,一番热闹竟勾的陶夫人也笑着说凭她去闹吧,只是不兴张扬太过,事儿竟就这么定下来了。

    陶夫人看看时候不早,要带着雅媚和瑟瑟去老夫人那边。静漪备着今日也许会有女客来新房探访,就和符氏一道往回走。

    她出来时同陶骧一道走着的,符氏却是行动都乘轿。她觉得不便挤乘符氏这一顶小轿,使得符氏不便。符氏却让轿子跟着,自己同静漪走着回去。

    谭园距离陶夫人这里倒不算远,穿过陶府中轴的正院的后花园便可以了。静漪因见这小小的后花园都已经扎上彩绸和松柏枝条,料着前面正殿里布置的就更奢华。昨日她只顾了行礼,倒也没仔细看。此刻只是觉得这么隆重地装点起来,庄严肃穆的宅邸添了些喜气,没有那么令人生畏了。

    符黎贞说:“本来年下家里也都这样装饰,这回因为你们大婚,提早装饰好了,这两天再添置些,倒省了些麻烦。”

    她个子比静漪高出一截,只是人纤弱,行动真个是弱柳扶风一般。静漪低头看时,见符黎贞裙下鞋尖微露,看出她是半大脚的,听着说话间已经有些气喘,忙搀扶了她,让她上轿去。

    “再走两步也就到了呢。”符黎贞扶了静漪,轻声说,“七妹人温柔善良,和七弟真相配。”

    静漪倒不想符氏同她说这个,只是微笑不语。

    石板路边积雪堆着,有的高低都超过一旁的假山。想来这一冬没少下雪。天色也有些阴沉,不知道是不是又要下雪了。

    “我娘家妹子也和七妹这样的好性情。听说她前几日回来了,若不是偶感风寒,也就好来看望我们了。待她来了,让你们认得认得。”符氏说着,同静漪一先一后穿过半月门。

    静漪举目一望,已经看到谭园大门。

    符氏有一阵子不说话,她正想找个话题,就见前面急匆匆奔来了一个使女,老远看到她们,便喊了声“大少奶奶”!

    转眼她已经来到近前,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大少奶奶……快……”

    “什么事这么慌张,有话慢慢儿说。”符氏从容地道。

    “大少爷……大少爷要打死白狮……白狮……”使女跑的太急了,到此刻在符氏清冷的目光下,又有些惧怕,越说越不成句。

    符氏也不等她说完,起脚便走。边走边问:“大少爷为什么发作白狮?”

    “……不知道为什么……大少爷说是要出来透口气,让福顺推他出来……天晓得白狮怎么发了疯似的要咬福顺,铁链子都咬断了两条……福顺一身的血……”使女断断续续地说着。

    符黎贞秀眉一蹙,脚下不停地匆匆往谭园赶,已经顾不得身旁还有个静漪。

    静漪走到谭园门口处,犹豫了下,还是跟着进了门。

    一进门她便呆了下。

    白狮已经被吊了起来,就挂在院中的紫藤架上。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一章 似真似幻的沙 (七)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古董杂货店2作者:匪我思存 2云中歌1 3倾城之恋作者:张爱玲 4终此一生,我只爱你作者:满城烟火 5偷偷藏不住作者:竹已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