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三章 易聚易散的云 (十一)

第十三章 易聚易散的云 (十一)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静漪走过去。

    陶骧隐约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气,也说不出来是什么味道,也许是衣裳上沾了什么,总之极淡……他看看她。她脸色还是红馥馥的,脸上微微有笑意,目光中也有试探,稍纵即逝,还是被他看出来。

    “急着找我什么事?”陶骧点了支烟。

    “并没有着急……还是听珂儿来说你今天回来。”静漪听他这么问,就问:“边走边说?”张妈刚刚提醒她时候不早了,该去老夫人那边用晚饭了。她特意挑了件合适的衣服,看上去得稍稍隆重些,毕竟很久没有参加这样的聚会了。

    陶骧眯了下眼,烟气朦胧中,看了她说:“先说吧。”刚洗过澡,身上松快清爽,他动都不想动。

    静漪坐下,下意识地扯了下领口。有点热,也许她真该把夹袄换了……这时节还这么穿的,大概也只有她了。

    她待要跟陶骧说,忽然觉得有点难以启齿。

    等张妈悄悄地把药碗收拾了下楼去了,她已看到他眉头微皱似乎有不耐烦之意,到底又想了想才说:“是有点事要和你商议……”她便把事情的经过跟陶骧一一道来。

    她说的慢,陶骧也没有打断。

    他慢慢地抽完了那支烟,手就扶在沙发扶手上,听她说下去。

    “……我想着,事已至此,想个好办法解决了岂不是更好?难道真的又打了孩子、又撵了大人?这让草珠以后怎么活?冬哥是个挺机灵的小伙子,不如就让他们成了亲……”

    陶骧看了她一眼,静漪就顿住了。

    她也知道自己这话说的有点儿牵强。把事儿拖到这地步,还机灵呢……棒槌还差不多。可她要想让陶骧给出主意,这话是万万不能说出口的。

    “广叔手下的那个冬哥?”陶骧问。

    静漪点头道:“是。正是哈总管手下,就有点……他刚正耿直,知道手底下得力的人犯这样的错,处罚必定更严厉。要说东哥也该惩戒。可家里培养一个两个用得上的人也不易。要不是他实在犯难,也不至于拖成这样,瞒不住了才……能不能拜托你在哈总管跟前儿求个情……”

    陶骧一抬手,静漪住了声。

    他喊了一声“小马”!

    马行健在下面答应着立即跑上来,问道:“七少,什么事?”

    陶骧阴着脸,说:“带人去把冬哥儿给我绑了来。”

    “是!”马行健也不问什么事儿,二话不说就要走。

    “这……陶……”静漪一着急,差点儿又连名带姓地叫陶骧,被他扫一眼,她急忙收了口,“早知道不和你说了。”

    “小马回来。”陶骧看着静漪。

    “是,七少。”马行健又回来。

    静漪刚要松口气,就听陶骧说:“先抽五十马鞭。扔那里,等着发落。”

    “遵命,七少。”马行健脚后跟磕的啪的一声利落清响,噔噔噔下楼去了。

    陶骧对着瞪眼瞅着他的静漪说:“走吧。”

    他刚站起来,静漪一把抓住他的衣袖。他顺手就牵了她的手拉她起来。

    “你怎么能……”静漪心里一急,原本计划好的那些话都忘了。只看着陶骧阴沉的脸色,“我这不是和你商量,想办法给他们俩条活路吗?你这么……那要怎么办,等下奶奶或者母亲问起来,我得回话。”

    “那就回话。”陶骧说着,松手先走,“但是这顿打,他逃不过去。”

    静漪呆了一下,追上去问:“那你是答应帮他说情了?他们两个,总得保住一个有养家糊口的差事啊……”

    “出了这大门连差事都找不着,那还是陶家出去的人么?”陶骧头都没回。

    “话是那么说……喂你等等……”静漪喊着,跟不上陶骧的步子。

    陶骧脚步一停,静漪正下着楼呢,没留神他站住,整个人就撞在他怀里。陶骧被她撞的胸口一闷,看她还一脸迷糊样,皱着眉说:“喂这个字也不行。”

    静漪陪着笑,说:“好。那你是答应了?”

    陶骧没说话。他下了楼出了院子,静漪跟着他从后院出去上了汽车去老夫人那边。陶骧看了眼后院里,哼了一声。静漪知道已经明白过来,见他不悦,也不再说话烦他。到了萱瑞堂门口,静漪看他仍板着脸,也不给她个准话,就问:“你到底答应不答应啊?”

    她是有些急了。

    头一回处理这样棘手的事,多少是有些力不从心。可是眼睁睁地看着不管,总是不忍心的。

    陶骧迈步进门,已经听到萱瑞堂内的笑语,可见大伙儿都已经聚在一处了。她跟在他身旁,湖蓝色的裙子飘过来,云朵似的飘逸似仙……脸红的很,好像已经好久没看到她脸色是这样好看了,红的连发际的胭脂痣都不那么显眼了。

    “他们俩就该被撵出去。”他说。

    静漪站下。

    陶骧瞬间已经离她两三步远了。那月白色的长衫随着他的脚步轻舞,将他潇洒利落的身形饰的潇洒利落极了。静漪的目光追着他走。想着他虽然语气淡淡的,这句话却说的毫无商量的余地,真让人心灰。

    陶骧当然知道静漪没跟上来。

    萱瑞堂里外电灯挂着、灯笼悬着,跟过新年似的有种喜庆。院子里一架紫藤花也开了,淡紫的花莹莹透亮,陈妈带着外头饭庄来送席面的伙计出来,让听差送人出去,看到他叫了声七少爷,随后便叫声七少奶奶。陶骧随着陈妈这一叫,回头看静漪——她因为避人避到紫藤架下去,只看到她半个人影,隔一会儿,才俏生生地闪出来……他问了句:“陈妈,哈总管进来了么?”

    陈妈说:“还在里面回事。老太太好像有什么事儿要交待。七爷您找他?我进去看看,要是他回完了话,我让他等等。”

    陶骧点点头。

    陈妈便进去了。

    片刻,哈德广出来。

    静漪刚巧上来,哈德广跟她也打了招呼。

    陶骧让静漪先进去,说:“我马上来。”

    静漪没走两步,听陶骧说:“七号缺人手,我老早想跟广叔要两个用得上的人使。”

    她只听到他说了这几句话,也没来得及听到哈德广回什么话,便进了屋子——屋子里不但比外面热闹,也热的多。许是有一阵子没有出来,也有一阵子没有看到这么多人聚在一处了,她顿时觉得心头乱糟糟的、面前白花花一片……静漪就知道自己此时是有些不舒服了,于是忙攥了秋薇的手臂,等站稳了,那一阵眼花心慌过去,她才听清楚众人七嘴八舌地在问她话呢……她自从元宵节之后,就没见过家人聚的这么齐,此时对她都是笑脸相迎、软语问候,不管怎样,都让她心头一热,笑着一一回应、问候。

    尔宜推着她坐到陶老夫人身边去,说:“奶奶说她身边这个座位留给你坐……奶奶我坐哪儿?”

    静漪见陶夫人没坐,符黎贞也还没坐,自己就不当大喇喇地先坐了。

    “奶奶说了,你身体还没好利索,不让你站着立规矩。母亲和大嫂也坐的。”尔宜说。

    陶夫人说:“是这话呢,静漪坐吧。”

    静漪还没坐下,就看到了同桌的陶因泽。

    陶因泽皱着眉说:“老八简直是猫打爪,毛手毛脚的。”

    “大姑奶奶,我守着您坐。给您夹菜……八喜斋是鲁菜馆,最拿手的是葱烧海参,姑奶奶,我知道您爱吃,我那个海参也给您,这还不成吗?”尔宜嘴甜,说着就真的在陶因泽身边坐下来。

    陶因泽是一脸嫌弃,看着她说:“要你无事献殷勤。这回书念完了,该在家里等着嫁人了吧?”

    “我还要念大学堂呢。”尔宜笑着说。

    “女孩子念那么多书做什么?赶紧找人家嫁了。”陶因泽不客气地说。

    “姑奶奶重男轻女,根深蒂固。我才不要。”尔宜也不恼,笑嘻嘻地,“除非找个七哥这样的,我就不念书,嫁了。”

    “大姑娘家不害臊。你七哥那样?”陶夫人听到尔宜这么说,皱眉道。

    “怎么又说我?”陶骧正好进来听见,微笑着问。

    他正站在水晶吊灯下,月白色的长衫在灯下更显得亮,简直不单要把他这个人、更要把屋子映的光亮起来了。他很少这样出现在人前,温和的,微笑的,闲适的。连陶夫人都笑道:“说到你还真没什么好话——快坐了吧,偏你脚头好,这么些日子不着家,姑奶奶请客吃饭你都能赶上。”

    “这也怨我么?”陶骧看了看,在外面那桌的下手坐了。金萱要给他倒酒,他不让,“晚上得去巡营,不能喝酒。”

    “你的酒量,这点算什么,来两杯。不等走出这门去就消解了。”陶因清笑道。

    陶骧看向静漪。

    他忽然想起她那眼神儿……便咳了一声,喝酒。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十三章 易聚易散的云 (十一)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作者:赵乾乾 2爱你是最好的时光作者:匪我思存 3寂寞空庭春欲晚作者:匪我思存 4如果蜗牛有爱情 5盐店街作者:江天雪意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