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二十章 且真且深的缘 (二)

第二十章 且真且深的缘 (二)

所属书籍: 云胡不喜

    老张刹住车,静漪不等他下车替自己开车门,便开车门下去。

    大门口已经乱作一团。

    符太太虽然晕倒,听差和卫兵都是男人,不方便上前搀扶,只有符太太的使女跪在她身旁,也显然已经吓的慌了神,不住地摇着符太太的身子喊着太太。

    静漪过来一看,一把拉开那使女,说:“别乱动她。”

    她说着也跪下去,将符太太身子放平。看着她双目紧闭、面上通红,她俯身替她检查,问:“符太太平时可有什么病症?”

    “我们太太身体好的很。就是这些日子,二小姐不好,太太吃不好睡不安已经有日子了……”使女带着哭腔。

    静漪掐着符太太人中穴,待她一口气呼出来、僵硬的身子软了软,低头轻拍着她面颊,说:“符太太,您醒醒……认得我嘛?”

    符太太睁了睁眼,旋即又闭上,缓缓地点了点头。

    静漪看她别说没了先前在陶夫人面前的底气,也已经完全没有了平时的精气神,还是想挣扎着起来,无奈是动不得了。

    静漪抬头一看,叫了两个听差过来,道:“送到我车上。”

    符太太抓着她的手,无力地说:“七少奶奶,不用了……”半闭半合的眼,眼泪是滚了下来。

    静漪便说:“顺便的。”

    她起身,等听差将符太太抬上车子安置好,自己才上了车。

    “府上在哪里?”静漪问使女。

    “太太这些日子日间都在玉泉巷二小姐处的。”使女带着哭音,扶着符太太,“太太您快醒醒。”

    静漪坐在她们对面,回头对张伯说:“去玉泉巷,张伯。”

    符太太勉强挣扎着起来,本还想撑住,却忽然间拿着手帕盖住脸,哭将起来。静漪坐着,亦不便劝解。车厢里闷热的很,她觉得不适,这才想起来摇下车窗来。风吹着纱帘呼呼作响,干燥的风割的脸上皮肤发疼……她听到符太太猛猛地咳嗽,转脸去看时,听到使女惊慌大叫。

    符太太咳出血来,脸上不一会儿由白转灰,晦暗可怕。

    静漪晓得她这是急火攻心,摆手让使女不要慌张。幸好此时车子已经到了玉泉巷,车一停,她扶着符太太,让使女进去叫人来。

    使女却仍是满脸惊慌,说:“七少奶奶,家里……没有男丁。”

    静漪一怔,秋薇在一旁听了,皱眉道:“你是傻子么,难道丫头婆子没有力气大的?”她说着,看看静漪,叹口气,到符太太身前来,扯了她的两条胳膊搭在自己肩上,背起符太太便往里走。

    符家的使女被秋薇骂的还没回过神来,秋薇已经背着符太太上了台阶。她忙追上去,先去敲门。

    静漪站在车边,开门出来的少妇面孔一闪,正是草珠。

    草珠见是秋薇背着符太太,也大惊失色,忙把大门开了,让秋薇进去。秋薇背着符太太,正是一肚子火,见了草珠更没好脸色。草珠束手,一回身又看到静漪,更为吃惊,慌着要过来请安。静漪挥挥手让她进去照顾符太太。片刻功夫,三个女人簇拥着符太太穿过庭院,里面又有女仆出来,都同样有些惊慌,急急忙忙地将符太太送进去。

    静漪立在门口,看了看这里——很深的巷子,又在巷子的最里面,车子到了这里,只能调头转出去,没有树也没有其他植物,这巷子显得孤零零的。黑漆大门倒气派,门口的石狮子古色古香,看样子也有了年头……她正要上车,听到杂乱的脚步声出来,是草珠,满脸是汗地叫道:“七少奶奶,七少奶奶!”

    她止步。

    “符太太吐血了!这下该怎么办?”草珠大惊。

    静漪吩咐张伯马上去请个大夫来,说:“快一些。”

    张伯答应着启动了车子,静漪让草珠带自己进去。草珠一行走,一行擦着额头的汗,跟静漪说着符太太的情形,“……别是二小姐不好了,太太急病了吧?”

    “二小姐果真不好了?”静漪低声问。

    她们穿过院子,往厢房走。静漪看一眼上房,心想符弥贞应该是在上房了……她心里有些异样,却听着草珠说:“是。大夫说,怕是没有几日了……二小姐在后面花园子水阁里住。她喜欢有水的地方,听见水声才能睡得着觉。”

    静漪脚下一绊,扶了门框,听见里面使女们哭成一片。恰好秋薇出来,看到她立即说:“小姐您怎么进来了?这地儿……”秋薇瞥了草珠一眼,压低声音,“这里外都是病人药气,小姐你进来做什么。”

    静漪点头,却走进去看了看。符太太吐过血,前襟上都是斑斑点点的鲜血,样子十分吓人。看到她,符太太眼泪又落下来。静漪见她是有话要说,屏退使女,让草珠出去等着,说:“大夫来了,让他马上进来……符太太,别着急,别说话了。”

    符太太握着她的手,喘了半晌,才能说出话来:“……七少奶奶……要紧……要紧看着麟儿的份儿上……她做下这等事,我这个做母亲的,恨不得跟她一同去死才好,是没脸面活在世上的了……”

    她艰难喘息,一口气不来,险些又厥过去。

    静漪抚着她的胸口,听她低低地说:“不中用了……弥儿是不中用了……黎儿又……作孽啊,我是作了什么孽……”

    “七少奶奶,大夫来了。”草珠在外头说。

    静漪起身让开,放下床幔来,让符太太的使女陪大夫进来看诊。她避到一旁去,听着大夫问诊,果然大夫说是急火攻心,须得放宽心好好调养……她给了诊金让人送大夫出去,吩咐人去抓药回来给符太太服用。

    经过这一番折腾,符太太昏沉沉地卧于床上,偶尔喃喃地说句话,似愤怒又似泣诉……外面虽然阳光普照,屋子里却因此显得阴沉沉起来。

    静漪略站了站,只觉得身上发冷,看看符太太一时也不会有危险,便退出来。

    “小姐,走吧。”秋薇看她终于出来了,松了口气。

    静漪点头。走出厢房,草珠跟在她们身后,静漪停下脚步,看了草珠。

    草珠被她瞅着,未免有些心惊,低声问道:“七少奶奶……有什么吩咐?”

    她黑红的脸膛上一层汗珠子。

    “二小姐在哪?”静漪问。

    “小姐。”秋薇忍不住扯了静漪的衣襟。被静漪转头一望,她倒抽一口凉气,不敢言声了。

    草珠喏喏,道:“七少奶奶,二小姐在后花园……少奶奶,二小姐她……”她也望着静漪。

    静漪点点头,说:“已经到了这里,怎么能不探望下病人呢。”

    她说着,示意草珠带路。

    草珠见状,只好走在前头。

    秋薇跺了跺脚,也只得跟着静漪的脚步,往后面花园里走去。

    此处宅院并不算大,她们顺着钻山游廊走了一段,转弯办进了后花园。后花园虽小却显得玲珑有致,层层花木种植的颇有意趣,在其间行走,令人觉得幽深些。静漪远远地便听到有乐曲声,仔细辨了辨,是很欢快的舞曲,却并不常听见。

    她就算对西洋乐曲不算生疏了,听着仍觉得新鲜。

    “二小姐时常听这曲子。听的时候,她精神会好些……”草珠回头,见静漪慢下脚步,说。“大少奶奶和符太太来了便不让她听的。大少奶奶极不喜欢她听曲子……二小姐很听大少奶奶的话的。”

    “她病的很重?”静漪问。

    乐曲节奏很快,她也走的有点累,索性再走的慢一些。

    “二小姐的身体是那样的。从前也没太好过……听说今年过了新年,就没起过床。自打我来,看着她是一日不如一日,如今就是有口气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草珠说着,大约是难受,断在了这里。

    静漪看她悄悄拭泪,发了怔。

    “小姐。”秋薇看她神色有异,“不如别去了。看了难免伤心……小姐?”

    静漪点点头。

    此时已经走到水边,假山上活水顺流而下,淙淙水声十分悦耳,她听来却添些心乱。看了那水,脚步一顿,竟不知自己为何非要走到这儿来了……乐曲声戛然而止,让她心神一凝,低声道:“还是回去吧。”

    秋薇刚要松口气,便听到前面水阁里有人出来,叫了声“草珠姐姐”。

    草珠看了静漪。

    “二小姐问是不是大小姐来了。”那丫头往前走了几步,惊讶地站下,“是陶家七少奶奶?”

    她声音有些高,静漪想要走已经不可能,索性上前两步,顺着拱桥往水阁处去,说:“烦姐姐禀告二小姐一声吧。”

    符弥贞的丫头慌忙行了礼,回身打帘子进去水阁里,好一会儿才出来,说:“七少奶奶,我们二小姐有请。”

    静漪进了水阁,意外地没有闻到药气,反而是一股淡淡的香氤氲缭绕。

    她怔了下。

    待看清临窗的榻上卧着的女子样貌,顿时大骇。

    ————————————

    亲耐滴大家:明天早上更新。

    周末结束,都早点休息,新一周顺利。:)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 第二十章 且真且深的缘 (二)
回目录:《云胡不喜》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永安调作者:墨宝非宝 2为爱而生作者:伊能静 3夏梦狂诗曲II作者:君子以泽 4蜜汁炖鱿鱼作者:墨宝非宝 5迷雾围城(人生若如初相见)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