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432.逆转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432.逆转(中)

年根上到兄弟村找资料,当然不好空手去。可金贵的南美红虾都送出十多盒了,没一家村委会还留存学习资料的,更别说还是去年的东西。

胡支书并不意外,这些村干部什么秉性都心里有数,就是好奇第五名从哪儿来这么些冻虾。

“图便宜买的。”省城冷库促销,说是阿根廷为了给国家还债的金贵货,自己又不懂,一次就买了一整件。本来想着锦鲤赛展招待客人用,被铁马嘲笑并否决。放那没人吃,塞冷柜占地方,索性赶紧用了。

哦,聪明娃也有瓜的时候,一说到吃,咱这山里娃就落了下乘。胡支书让第五名拐董家寨看看,“别抱希望。只当是送虾了。”

只能这样了。车拐进董家寨朝村委开,第五名就困惑了,“他村委呢?”

老胡看着窗外一片空地,一脸欣慰,“看来富强从高老板那儿敲了不少钱嘛!”

第五名哭笑不得,村委都拆了,那就别提资料了。就准备掉头出去呢,却被富强截住了。人逢喜事精神爽,掏了富国美带回来的中华烟就发。

胡支书也不含糊,赶紧两盒拜年虾奉上,算了算,剩下的村子也用不了这么多,又给富强添了一盒。看人家伍家沟这礼数,女儿才从厂里领了奖金,人家老板加支书又来送一次。自家不能小气了,就要留着吃饭喝酒,并显摆下新村委会的高端规划。

“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念着交规,把车掉头快撤。看着富强还遗憾的挥手送别,第五名叹口气,“还剩下几个村?”

胡支书喝了口可乐补补糖,砸吧砸吧嘴,“名娃,就你这猪脑子还当总经理呢?东坝头一家就把事办了,来来回回还跑个狗屁啊?”

灯下黑!第五名就想抽自己一下,跑一圈冤枉路。“咋不早说!”

“我就看你啥时候能想起来。”老胡爬车后座翻了半天,后备箱找了罐不知道过期多久的薯片吃了起来,“要不是叔快饿死了,就陪你转到过年!”

曹俊对各种资料爱护有加,别说去年的,就大跃进年代的都有,专门辟出个小屋子装这些,一看就是囤物癖终极患者。剩下的红虾全给了曹俊,第五名一头钻进资料堆里,去年一整年的公文加政策,塞了满满一后备箱。

第五名保证看完就还回来,辞别不舍的曹俊疾驰而去。曹俊是个细心人,觉得挺奇怪的事,东坝头支书也想不通伍家沟要这些干嘛?他村又不是没有。这就是角度问题,优等生只奇怪差生为何连这么简单的题都不会做,但不会想到伍家沟这差生连课本都敢卖。

小钱也想不到第五名还真的把资料都找全了,挺感激。“我找不出办法,不是正合了你的意?”

“所以我就把缺失的条件都补齐,分的时候你才无话可说!”第五名一脑门汗才给这些搬完,“行了,大过年咱就别晦气了。吃饭你别操心,我嫂子炸了好些个,一会就送下来。我叫大师灌了热水,一会去泡泡解乏。胡支书让我给你捎句话,政策就是个指导,怎么运用还得因地制宜,事在人为嘛。”

小钱点点头,戴上眼镜摆摆手,示意第五名可以退下了。分拣好的资料开始翻阅,犹如雍正皇帝。

这事闹的,过年都不省心。作为女主人的刘秀娟心里不快,可气量还得有。背篓里满满的吃食送到庙里,就看见大老板钱哥对个陌生人行凶的场面,俩半裸男人厮打,大师父子非但不拦着,还一脸慈悲的观战。

这咋了?一个女人家不好去拉架,回头看见第五名趴放生池心安理得观鱼,跑过去询问。经介绍,才知道处于下风的那位竟是日本友人,就挺担心,“打死日本人犯不犯法?”

“不知道……”第五名满脑子都是怎么让饲料厂脱离困境的事,压根不想搭理斗殴双方死活。钱哥今天发挥的不咋样,竟叫小鬼子有一时片刻的反击空档,不禁怀疑其道上是怎么混出来的。

了断大师也发现这位钱大老板出手虽罡猛,但协调性有些状况,一时难以全面压制对方。因为小钱的关系理应助拳的,但小鬼子是孙董的贵客,便不宜亲自动手。小钱被外面的吵闹打断了思路,愤愤出门便看到这不雅的一幕,尤其俩人还穿的稀少……太丢人了。一板砖先给马占山放倒,转身一脚就踹了钱哥胯上。那可是尖头的马靴,疼的跟剜了块肉一样,捂着胯就蹲下了。

这就消停了,一句话没说又进屋思考了。都小钱这样的身手,当年日本鬼子是咋侵略的中国?强者为尊的年代里,尽管被拍的七荤八素,马占山也服了。认可了钱姐的霸气后,铁马拉着孙婷悄悄离去,不管矛盾怎么引起的,且让占山同志在庙里多待一阵。绝不是出面丢脸的时候,。

再文明的年代,武力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武力是万万不能的。至于钱哥和占山兄是怎么在澡堂不期而遇,怎么寒暄,又怎么因为是孙婷男朋友,漂洋过海来看你的浪漫感动了钱哥才引起一桩惨案,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三十晚上怎么过。

扳指头算算,孙董、铁董,钱家兄妹加一个外国友人……还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扇叔、青婶野两口,只好和了断大师就地分分,这过年的压力有点大啊。

人多是件好事,说明第五名人脉广路子宽。了断大师无所谓,偌大广缘寺就算再拉一车来都装得下。鉴于彼此的仇恨关系,孙婷和小钱肯定不能放一起,但就算马占山和钱哥彼此已有了情杀动机,也全得广缘寺管着。不是怕马占山骚扰孙婷,而是大过年的不能让外宾死到家里。铁马不友善,孙婷也不是太待见,自己保不齐啥时候忍不住就联手铁、孙二人手撕鬼子咋办?那不如让其死在钱哥手里。

这样安排是科学的,刘秀娟一算自家没添啥人口,松了口气。第五名没有嫂子那么周全,脑子里全是饲料厂的纠葛。手撕鬼子的创意提醒了自己,赶紧打电话给孙婷详细说了下她离席后发生的事。玉立公司所谓的高层都缺乏和地方上扯皮的常识,这方面只能靠有多年上访、斗争经验的老胡了,要是老支书愿意出头对撕镇委书记,兴许还有胜算。

没想到后面是这么个发展,可就老胡的妖孽属性,不是那么容易让玉立公司当枪使的。怎么激发其能动性就是个问题了,有点难啊。两厢挂了电话都开始想办法,第五名任凭嫂子拉着自己都走到村口了,这才呆苶苶的发问:“咋…… 咋回来了?”

“天都黑了不回家,想住庙里啊?”刘秀娟嫌小钱年根上闹事,过得也不轻快,路上想给小叔子说说。可心爱的这厮还处于半封闭的思考状态,一路上山还怕这活死人让磕绊了,就心累的不行。“咋就这么难伺候嘛!”

第五名误会了,以为嫂子埋怨自己呢,赶紧指指脑门,“岔神了,没说想住庙里。”

“我没说你。”感觉到山风,有点刺寒了,把衣服拢了拢,“名名,嫂子不爱在背后说人坏话,可小钱这姑娘心里没情分。翻脸比翻书还快。”

哦,是指小钱啊。这是孙婷和小钱的战斗,不想让嫂子参与进去,“那也没几天了。她那脾气,想不出办法会真退股的。”

刘秀娟下意识松了口气,忽然又想起什么来,示意第五名先停下,沉吟片刻:“话说回来,小钱聪明上到不比孙董差。真要退股了,饲料厂没个能支应场面的人也不行。总不能啥都靠人家铁马。”

第五名没忍住笑,嘴里的烟掉下去差点烧了裤子,赶紧扑打。刘秀娟有点不好意思,撒娇的拍了第五名一下。“你也是老总呢,笑话嫂子没意思的。”

“我就是个给人拉磨的老总……”

正说着,孙婷电话来了,说铁马妖人想出办法来了,老胡也已经叫来开会了,并详解了下需要第五名配合的地方。不管成不成,先试试吧。第五名看了看腕子上的高档手表,就是从坟包手里抢下的那支。“钱家是走是留,我回去和孙婷商量。还是那话,我们几个吵的再凶,嫂子你别带立场。就算谈崩了,你还能从中和缓一下。”

说起来,这是小叔子保护自己呢,刘秀娟且忧且喜。忧的是长此以往下去,自己可能被边缘化;喜的是推门就看到胡支书摊开四肢躺在软椅上,桌上还放了两个空碗,若真是死于自家炸的小酥肉,可算是为民除害了。

孙婷看出刘秀娟的意图,满脸遗憾,“没死。”

“没死也快了。”胡支书用力打了个饱嗝,扭过一张贪婪的丑脸,“他嫂子的手艺越好了,迟早得把我吃死到你第五家。”

“吃饱了就回去养膘!”刘秀娟可不想让老汉再参与家里的事了,“名名还和孙董开会呢。”

“村里拿了他公司的分红,就得派代表参与。老伍得布置正月里防火防灾的工作,我就勉为其难了。”老胡振振有词,还朝跑步机上亮肉的铁马招招手,“他马哥,上酒嘛!就上回给吴总开的那个就行。”

这比小钱还难伺候呢,称呼都换了,还真把自己当了董事会一员了。第五名默契的和孙婷交流下眼神,低调的搬了椅子过来,让嫂子先坐下,又召唤墩墩过来,给俩女士暖脚。墩墩就特别喜欢这种人多的场合,疯狂的将已咬的满目疮痍的高档手工羊毛垫子从屋里拉出来,数够是孙婷加刘秀娟四只脚,就满意的压在身下,嘴里还喃喃不休的说着什么,塞了根嚼棒不做声了。

胡支书看着好奇,偷偷脱了鞋伸脚想试试,差点给墩墩废了。倒吸一口凉气,“这踏马就是饲料厂。”

“啥意思?”第五名求胡董先把鞋穿上,否则自己都没勇气朝跟前坐。

“还啥意思。”胡支书见铁马不过来,就拎着鞋准备过去,吓的小马哥赶紧挤第五名身边坐了。老胡很满意生化武器的威慑力,“孙董伸一脚可以,他嫂子伸一脚也行,为啥人小钱伸一脚就得让咬呢?”

你看,这不是吃里扒外的老混蛋是什么?刘秀娟拍拍桌子,“鞋穿上!不会说人话年后再来。”

“胡支书曲解了。钱家是一字并肩的大股东,人家有直接参与的全力。”第五名示意嫂子稍安勿躁,先替小钱解释。和镇委书记商谈的事,赛展最后一天小钱已经打过招呼了,只是当时自己沉寂在发财的氛围里,天真的认为以小钱的能力绝不会吃亏,才酿成现在这局面。现在全力补救中。“石坎镇这么深的水,栽跟头不可避免。”

“知道水深她还朝里面跳,自寻死路,谁也救不了她。”孙婷盘着不知道哪儿来个小葫芦,把墩墩朝刘秀娟那边踹了踹,这狗越发大了,压上来虽然暖和,可脚有点麻。

胡支书看看第五名,又看看孙婷,俩娃没一个好东西。一个客观的就好像饲料厂不是自家的,一个则落井下石就恨不得钱家赶紧走人。而真正大资本家血统的马哥则事不关己的看着手机淫笑呢,还不时朝第五名分享一下。

“一推二六五可不行。”老胡拍拍桌子,示意大家都集中注意力,“就算把人小钱撵走了,答应镇上的好处还得咱们来履行。人家镇上才不管你股权变动呢。”

“那就不开了呗。惹那麻烦干啥。”铁马看到个好玩的段子,还给第五名传呢,“要不白送你村也行。”

啊?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飘渺之旅作者:萧潜 2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六道) 3第五名发家作者:多一半 4第十七篇 冰狱星作者:我吃西红柿 5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六道)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