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383.突袭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383.突袭(二)

瓦蓝的晴天,阳光洒在了玉立水族馆的大玻璃橱窗上。里面一尾尾漂亮的锦鲤恣意游着,尾鳍有力地摆动,美妙的花色是那样地协调、那样地让人挪不开眼睛……

“赛……级?”不知是谁,喃喃念出了这两个字。

不可能是赛级!孙婷根本没钱买下这么多赛级锦鲤!除非……这些都是她自己养的?!可她的鱼不都被自己买下了吗?俱乐部老板心脏一蹦蹦地像是要跳出胸膛,脚下发软,手心里浸透了汗水。

而这时,孙婷也从玉立水族馆里走出,青春健美的身影和锦鲤相互辉映,充满活力的笑容落在了所有人的眼中。

姑娘赏心悦目,锦鲤的价钱也实在,诚如高、矮两人所说,俱乐部旗舰店卖十万元顶级锦鲤,孙婷这儿只卖五万元。

同样品质的鱼,为什么差距这样大?众老板困惑中,钱哥适时地过来了。一身“老子没文化但老子有钱”的打扮,脖子上依旧是那根熟悉的包铜大金链,伪装路过的吃瓜客户,手里搓着俩银质大核桃,替众老板提出疑问:“你搞促销?”

“不是促销,也不是便宜。”孙婷笑着给钱哥解释,“这档次的鱼也就值这个价。”

这话逼格太高了。生化武器一样,瞬间就将俱乐部旗舰店的水准打落尘埃。钱哥拾柴添火,扬起嗓门假装豪客:“那我不要这,有上档次的来几条,过几天接待迪拜客人,摆出来有面子呀!”

迪拜客人爱不爱锦鲤是一回事,但买跟自己身份相配的鱼可是理所当然。又都不瞎,怎么还看不出孙婷那边的锦鲤远比旗舰店这边的漂亮?还有老前辈亲昵地问铁马:“小铁,这就是你不对了。既然是小孙这水族馆重新开业,怎么不通知一声儿,大伙儿也好送个花篮贺喜呀。”

谈生意多掉价。铁马摆摆手,还是一派大方:“什么开不开的,就是我未婚妻玩玩的地方。有看上的,尽管捞,都算我的!”

人家是做锦鲤买卖的,广缘寺里已经捞过一次了,再白捞就是坑人了。诸位老板们还没沦落到这地步。钱算个屁,关键是锦鲤要真的上档次。

“吴总?……周总!……”俱乐部老板想拦,又没法说出口,只能眼睁睁看着旗舰店里的客人一个个离去;本来还有几名散客想进来瞅瞅,一见对面玉立水族馆更热闹,也都过去凑趣。不到一分钟,刚还顾客盈门的旗舰店里就空空荡荡了。

离远了看都漂亮;走近了,越发觉出孙婷这些锦鲤的不同寻常,比旗舰店那边的身形更流畅,色泽更亮眼!刚在旗舰店买不起十万元锦鲤的那帮,这会儿看到同样品质才五万,就有了下订单的意思。不差钱那几位就更霸气了,看上了焦点位置的那几缸锦鲤,当场就要给孙婷转账……第五名刚给钱哥这伪顾客点了烟,半根都没抽完,就已经订出去了三四百万的货。听得钱哥鼻孔都放大了,抓了第五名领带威胁他今儿一定请客。

“还有哥这身衣服。”钱哥翻开领子,里头标签还没摘呢。“为了帮咱婷子,特意从前头店里买的。两千多一件,还想着用完就退回去。现在老子不想退了,这钱你付!”

你为咱婷子的付出凭啥我买单?第五名没厘清这里头的逻辑关系,但开门大吉是件高兴的事,钱能赚就能花。凭这销售盛况,别说换件外套,连内裤都换得起。

你争我夺挑得激烈,还有俩因为最贵的那条产生了争执,号称大过节的,都是老朋友,最美的这条就让给自己,确保明年生意兴隆云云。

都是孙婷的老熟客了,姑娘就过来劝:这不是光今儿一波买卖,往后自己水族馆里,全这个水平全这个售价。“春节期间,我们玉立水族馆每天都有上新展销。”说话便拿了宣传图册挨个散发,热情欢迎老板们预订或亲临。

发到水族馆门口,孙婷瞧见俱乐部老板也在门口死死盯着自己,眼睛毒蛇一样,整个人都僵直的,几乎下一瞬间就会扑过来掐住自己的脖子。

第五名看孙婷手下意识摸上电棍,箭步上前,一把夺过孙婷手里的宣传图册,满脸笑容跟胡支书附体了似的,递了一本给俱乐部老板:“您也来一本。好歹知道往后的行业标准和发展动向。”

俱乐部老板下意识想把宣传图册撕碎,但瞧见上头锦鲤的样子,依然忍不住打开来看。一册薄而精美的图册印满了锦鲤们的倩影,每一条身形和花色都无可挑剔;下头还印着相应的上架时间。

往后就都照这个水准来了?“这不可能,你们没这么多鱼!”俱乐部老板攥着图册,一把拉住第五名的手腕。当初调查过孙婷的底细,即便孙婷藏起了一批,也不可能按照今天这样继续铺货。

“您忘了?孙董山上有两塘鱼,您买走了一塘,不是还有一塘。”第五名提醒俱乐部老板。

“那是她从姓高的手里买的淘汰鱼苗!”

“什么叫淘汰的鱼苗?您是行家,这么说话可不应该。”第五名一脸人畜无害,请俱乐部老板不要咆哮。水族馆里还有一堆客户呢,往后都在锦鲤行做生意,这会儿失态了,不好。

“你别栽赃,我可从没卖过淘汰的东西。”看着俱乐部老板气急攻心,高老板这会儿满是复仇的快感,“孙老板从我这拿的可是上好的苗子,不敢说是万中选一,也是千里挑一,光成本就这个数!”说着,张开手掌正反一晃。

五百万?众人都是内行,对数字特敏感。若鱼苗就上了这个数,那成鱼的成本简直不敢想象。看着水族馆里各类锦鲤的售价,这是亏本啊!

“不可能,这不可能……”俱乐部老板是实地考察过的,知道另一塘鱼的档次。可令人发指的是,孙婷怎么能把淘汰掉的鱼养得这么好。

“老头,别犟嘴了。”矮子服了,这糟老头眼看玩完,不用再对他客气。“睁眼说瞎话对身体不好。”

没人相信自己,俱乐部老板识趣的闭嘴了。揪心的是,孙婷的鱼如果都是这品相,市场往后都是人家的!自家这生意还怎么做?就觉得脊背上一阵寒气,深切地感受到了腊月天的冷意,打了个喷嚏,人僵硬地离去。

走了两步,又被几个人拦住了。都是平日里挺客气的小会员,说要把刚才旗舰店的订单全撤了。俱乐部老板终究还是要面子的,默默点点头。明明没人家好,还比人家贵那么多,说不过去。都走出老远,还听后面议论。

“咱不在乎钱。可这面子丢不起!”

“对。买就买上档次的。”

对那些小会员来说,一条鱼省几千上万的,不是个小事。挥金如土的大会员不心疼钱,但比较水族馆这边的质量,俱乐部那边就显得不仗义,对俱乐部老板萌生不好的看法,更多人过来撤订单。都是自家的会员,得罪不起,俱乐部老板咬牙全认了,二百万订货款飞得一毛不剩。店长忍不住问,要不要降价,起码同样质量的锦鲤,价格先跟对门水族馆持平。

这会儿刚刚订购的客户们都在,降价岂不是坐实了坑人的意图,俱乐部老板缓缓摇头。难道要和水族馆打价格战吗?孙婷今天这些鱼已经提升了市场档次,自己那些过去能卖上价的锦鲤如今只能当白菜处理了。这会儿,门口那些古装迎宾美女和泼墨挥毫的书法家都成了笑话;悠扬的古琴声更是刺耳。不像是给自家店面贺喜迎新,倒像是给对面水族馆助威。呆滞地看着对面水族馆里的盛况,俱乐部老板人浑身无力地坐到冰冷台阶上。

赵老板看着那一辆辆豪车上熟悉的牌照,都是商圈有头有脸的人,这会儿过去阻止,以女儿那脾气,自己就是主动打脸,便默默地将监视器都砸了。保安部主管不敢劝说,低调地报了折旧。

砸完监视器,回了办公室看那些春联、福字也不顺眼,上前连拉带扯。“什么团圆,什么团圆!”家都散光了,还团圆个屁!赵老板狂野怒吼着,把餐巾纸和果盘都砸了侯胖子脸上。“你还说她被锦鲤俱乐部坑了?都是狗屁!她这生意红火得都快做出太阳系了!”

盯着一脑袋干果,侯胖子唯唯诺诺。自然知道水族馆那边的动静,可能怎么样?自己上?那就是被小姑娘秒杀的结局。搞舆论压制?别逗了,如今满文苑市场都津津乐道:第五名又回来啦,买卖可红火着。憋了半天,只能采取拖延战术。“赵总,您息怒。我这就查去,里头一定有问题!”

“查个屁!”赵老板恨自己不该相信侯胖子,每次甜言蜜语,到头来一事无成。什么多年忠臣良将,好意纵其在总经理位子上蹉跎至今,倒使得自己父女不能团圆。女儿虽然那啥点,可绝不是她的错,就是你这死胖子没当好父女间的调和油!!骂骂咧咧,记忆力又好,把侯胖子多年犄角旮旯的无能全翻了出来,大有算总账的意思。

总裁办公室的门没关严实,侯胖子从门缝里瞧见外头有不少人看热闹。臊得脸皮青红交织。努力让双耳屏蔽赵老板的怒斥,拼命提醒自己:分红,分红……

终究是上了年纪,骂了半晌,赵老板有些累,但不甘心。一个电话拨到人力资源,“老侯辞职了。”

啊,侯胖子一愣。这就“被”辞职了?!“赵总……”想替自己辩解两句,赵老板却已经把电话放下了,不耐烦地看了侯胖子,“回去交接下工作吧。”

这就操了蛋了。家务事的锅甩到员工身上还有理了?侯胖子见赵老板一点挽留的意思都没有,也来了脾气。泥人尚有三分火性,何况是叱咤文苑市场这些年的老将,不说赵老板那些边边角角的黑料,光是文苑市场里见不得天日的事情,就能塞满一硬盘。

但这都是后手,还没有到鱼死网破的时候。侯胖子手疾眼快的将门关上,肥胖身躯行云流水的就在赵老板面前跪下了。“赵哥!你就是不念旧情,也看看咱文苑市场现在的规模啊!这可是从堆满狗屎的破街道上建起来的啊!”

一声“赵哥”让赵老板心里一颤。当年的侯胖子还没有这么胖,人前人后叫着自己赵哥,一门心思要把那骚臭、狭窄的猫狗市场大改造。从规划到批文,每一个环节都谨慎可靠。这么多年在一起,积累的不光是财富,也有交情。这些年因为自己家事不顺,性情上变得暴躁,许多该有的情感都冷漠了。上前拉起侯胖子,扶到沙发上。想说啥,可心里挺堵,“下不为例。”

侯胖子佯作一脸感激的热泪盈眶,心里却拔凉拔凉的。啥叫下不为例?自己眼瞎,跟了这么个牲口,多年的心血就差点灰飞烟灭了!妈的,老赵的黑资料整理的还远远不够,再凑够一块硬盘才行,以防万一!出了办公楼,咬牙切齿的发狠;却听见有人叫自己。

扭头过来,却是提着两大袋子外卖的第五名。一时间视线有点模糊,近前两步看清第五名那张笑脸,才发现自己有点失态,赶紧恢复往日的和蔼,随和的问候几句。

还是那么虚伪啊!以前挺讨厌老候这幅嘴脸的。也许是水族馆生意红火的原因,今天却觉得挺亲切。老候在饭点上还西装革履的出来,肯定是没吃呢,从袋里掏出俩老樊家的肉夹馍就递了过去。

侯胖子下意识的接过来,这才反应过来第五名早就不是自己下属了。肉夹馍还有点烫手,香气扑鼻的让人心酸。 “我吃过了……”

“一看就知道您没吃呢,跟我客气啥。”第五名抬了抬俩袋子,“今天店里忙,我专门多买了几份,尽够了。”说着,快步而去。

现世报啊,切身体会到被开除的心态,自己对不起这小伙子。看着第五名背影,侯胖子一肚子的后悔。可有啥办法,那么大个锅总得有人背吧?总不能牺牲自己吧?咬了口肉夹馍,肥瘦合口,真好吃;这不是检讨的时候,怎么保全自己才是正事!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一世之尊作者:爱潜水的乌贼 2将夜第一卷:清晨的帝國作者:猫腻 3空速星痕作者:唐家三少 4亲爱的戎装(军装下的绕指柔)作者:折纸蚂蚁 5木兰无长兄作者:祈祷君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