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388.酝酿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388.酝酿(二)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头可断、血可流,冠名权一步都不能退让。老伍试图跟田镇长讲理:“跟镇上有屁关系,这就是我伍家沟第一届锦鲤大赛。”

“老伍同志,你这就不对了。”田镇长也习惯跟老伍撕破脸了。镇上的政绩和一个狗屁表弟,孰轻孰重一目了然。“啥叫官民合办?比赛场地可是在咱们镇的广缘寺。”

“广缘寺地皮就是我伍家沟的!”老伍拍案而起,压根不想让田镇长发挥。“鱼也是我伍家沟养的!没有鱼,就这破镇子还办比赛?丧事都办不起来!”

白热化伊始,第五名不想干扰干部耍流氓,刚要拉门出去,却看到铁马站在门外,估计已经听了多时了。“你不是在水族馆看着吗?”

铁马做了个嘘声的动作,悄悄挤进了办公室,烧包的朝第五名挑了挑眉毛,“你女朋友自告奋勇帮我看店,我回来看看你……”

擦!这不是引狼入室嘛!就算关门也不能让钱家人染指水族馆啊!“你又问借钱哥钱了?”

“没,早清账了,”铁马示意第五名小声点,别干扰自己欣赏乡村干部干架,“就是问小钱又借了点。”

第五名疲倦的揉了揉太阳穴,小钱姑娘的通货是那么容易拿的?这还不如高利贷呢!可又能把铁马咋?心里说服自己先别计较,现在重点是锦鲤大赛,既然回来也好,先打发到广缘寺里帮忙设计下赛场。

田镇长眼尖,先发现铁马了,见到亲人般的扑上来挽住大老板,“铁董,你是明眼人,咱可以评这理。土地都是国家的,作为镇级单位出面协办赛事,咋可能只属一个村的名字?”田镇长不愧为石坎镇高官,政策法规熟练度明显比老伍高一档次。“伍村长为一己之私,非要让伍家沟承担它无法承担的重任,置镇政府的领导于不顾,这是要当恶霸?!”

田镇长扣帽子也是习惯套路,往常说完,基层干部也就有些怯了;不料今天竟提醒了老伍。毕竟是经过嗑药自杀、当过卖村贼的村长。人经过历练,思路都开阔许多。上前先拽了铁马胳膊,“我还说你镇霸呢!到底是谁听不到人民群众的呼声?镇上想跟我村抢冠名权?行啊,铁董就当个见证;我把村里人都喊来,问问大伙儿答不答应。他们答应,我当村长的屁都不放;他们要不答应……闹出点儿啥事儿我也管不了。”说完就一副乐得轻松的姿态,一屁股坐到椅子上,翘起二郎腿,抓了田镇长的烟给自己点上了。

念在自己亲姨的份儿上,田镇长及时制止了脱口而出的国骂。告诉老伍,当村长不能耍无赖。“伍家沟压根无法承载这么大的盛事,耽误了发展地方经济的重大机会,轻则你这村长就得一撸到底,重则还要付法律责任!”

铁马颇有兴味地观赏这俩基层干部的对撕,觉得这种互相威胁挺带感的。边听还边在手机里面查找导演的电话号码。没办法,朋友多呀,两百来个名单……“导演姓啥来着?”

你的小伙伴,问我死啊?第五名瞪了铁马一眼,示意他别光看戏,中间协调一下。伍家沟是立足根本,镇上也要维护好了,这事儿投资人出面最方便。

但还不等铁公子发话,老伍就又找到了一个重要立足点。“铁公子是我村第五名他领导,他出资,就该我村冠名!铁公子,您说呢?”

“铁公子,镇上一直非常感谢贵集团捐资助学的义举。藉由这次锦鲤赛事的机会,镇政府真心诚意希望能够对贵方有所回报。关于往来人员食宿问题,全由我镇上协助解决,一定确保价格公道。”田镇长不甘示弱。

一下子接了俩皮球,铁马也不好踢了。微笑着假装刚接起一个电话,喂喂喂地站了窗边开始打。第五名这会儿也觉得是捅了马蜂窝,看田镇长和老伍争吵的架势,估计得死一个才算完,赶紧摆摆手。“田镇长、伍叔,还有一周时间,足够咱们讨论。”

老伍和田镇长却不允许第五名和稀泥。人家铁公子忙,你这当手下的总得分忧吧?非让他说出个意见来。感受到两边都不依不饶,第五名看了看表,有点埋怨了断大师磨蹭,说好的怎么还没来。

田镇长和老伍见第五名不吭声,怕惹了大经理不高兴,都稍微收敛了点。老伍明白伍家沟招待不起那么多人,也只好勉强让镇上蹭个名气;田镇长也意识到老伍如今无法无天,真要闹起来镇上落不到好,不如容忍他一次,过后再算账。

“那就叫石坎镇伍家沟第一届锦鲤赛展吧。”

“那就叫伍家沟石坎镇第一届锦鲤赛展吧。”

田镇长和老伍异口同声说完,便又开始不满。自己已经让步了,怎么对方还这么不要脸呢。就又为这冠名上谁先谁后开始争论。

铁马听了几句,忍俊不住。“谁先谁后有区别?反正名字都那么土。”越看田镇长和老伍越搞笑,都是男性山民,咋和第五名差距这样大?“要不我把赛展办回省城得了?”

激怒大老板就砸锅了,田镇长刚要退让,一声佛号在门外响起,了断大师推门进来。

“阿弥陀佛,施主此言差矣。”大师脑顶晒出的油光,也不知道是在外窃听了多久。“这等盛事,既能拉动地方经济,又能带动贵公司品牌,岂有不办之理。”

“大师说的对。自古谁级别大谁在前,石坎镇伍家沟第一届锦鲤赛展,这听上去挺好嘛。”田镇长也不计较了断大师偷听的事情了,知道和尚跟老伍不对付,要拉他入自己阵营。

“你户口还在咱村呢!不向着咱村你还向着外人吗?”老伍斗胆拉住了断大师袈裟,不容他叛变。

了断大师哈哈一笑。“百万级别巨奖的盛会,该操办的事情多如牛毛。二位何必在冠名权这等小事上纠缠计较呢。铁公子都说这土气了,不如咱们改成一个让大家都满意的,颇具意境的?比如……广缘寺第一届锦鲤大赛!”

第五名笑了,不要脸的大师挺可爱的。广缘寺如今是玉立公司的下属单位,是整个规划里的重要环节。老伍和田镇长却不答应了。俩人跟没糖吃的孩子一样,就差搁地上打滚,非让第五名给个满意的说法。第五名只好安慰老伍,玉立公司的产业都在伍家沟呢,伍家沟的实惠是少不了的;铁马也给田镇长许诺,“咱这可是百万巨奖级别的赛事,只要打出知名度,石坎镇水涨船高,一定会受到县里瞩目!我们会把获得头名的锦鲤拿来拍卖,所得资金投注到镇里的基础建设中。”这许诺也是第五名来之前,公司几人商量好的。办事不能白办,玉立公司想要发展,需要镇上的时候也还多着。

“那……多谢铁公子了。”田镇长的笑容挺僵硬。一条鱼能值几个钱呢?上次那帮买鱼的老板几车几车的拉,无非也就四五百一条。就算第一名,四五千也打住了。铁公子是第五名的老总,按说也算自己人了,给外头悬赏搞了一百万,轮到给自家就捐一条鱼,太啬皮。但这话又不能说,怕得罪铁马。

了断大师倒是挺高兴,趁俩傻哔掐架顺利完成了第五名交代好的冠名任务。便请第五名和铁马到广缘寺指导一下,既然都冠名了,那是不是要拉个条幅什么的?到时候来了那么多人,每人的香油钱总得收点儿吧?

“都是公司出钱,庙里一分不花、一份不收。”第五名就怕了断大师把脑筋动到这上头,先给划定界限。又问了断和尚,上次那几个大老板不说让DIY嘛,到底DIY好了没?“人家等着看草莓呢。”

这才几天就想看草莓?这就得抓紧时间弄了。几位老板需求各有不同,村里坟包他爸找来,石匠就当花匠用,先把亭台楼榭的搭建起来。县城里拎几台自动麻将机,这都是将来朝长亭里摆的。再去宝鸡周围的苗圃转一转,各种鲜花、绿草的买上一亩地,和谐不和谐都没关系,只要放出来,那整块地看上去就立刻生机勃勃。

最难办的是草莓,这去哪儿弄?大师都想把自己的脑瓜涂成草莓。

“要不是这。我去县农业局买点种子,咱们先种上。”伍魁首实在,想的全是亡羊补牢的招数。

“种上也长不了这么快,不能光给人看地里的土……”了断大师憋了半天,想到儿子经常上网,“你那什么猫什么东的,不是有卖水果的?买它两箱草莓,让大伙儿吃着。就说这一茬已经下来了,后一茬还得过阵子。”

第五名觉得大师这主意也挺烂。造假的至高要义是虚实结合,种子和草莓成品之间的联系还是有些远。想想自己在农大学到的知识,应该还有些没全扔下。就问铁马户县那边有没有熟人。

“认识个小弟弟,他家在那边投资电网和特钢厂。不过家里经济条件就差点,掏不起太大的赞助。可人长得不错,也放得开……”铁马的人脉网基情四射,可说人开电厂的经济条件差,那就太招现场几位穷鬼嫉恨了。

第五名忍着给铁马竖中指的冲动,抓住话里的重点:“还能拉赞助?那边种草莓的基地。要不介绍个种植大户,咱们连苗带果子弄点来?”

铁马都听的丢人,第五名也太现眼了,弄点活草莓都不想掏钱。不过想想现在是非常时期,自己都变了债务人,就当博卢瑟哈尼高兴了,找号码联系。第五名喜出望外,赶紧吩咐伍魁首带几个熟悉庄稼的老人手即刻坐饲料厂的大卡车赶赴草莓种植基地。临走时交代买几打纸杯子,一杯一棵,连根带泥一起装好,并嘱咐司机老苟,路上开慢点,别太颠簸。

了断大师是务农高手,很是欣赏第五名的急智,马上雇了村里一票精壮到坡地上开垦,就等草莓拉回来原模原样地种好。老伍有点担心,离赛展还一周呢,挖苗换土的,能挺这么久吗?

“放心,有我呢。”第五名的对口专业,一点不怵。当庄稼种植,不一定能开花结果;可要当园景来对待,撑上十天半月没有问题。敷衍有钱人嘛!赛会一过,那玩意就没了价值,当烂草草挖掉;再DIY别的去。

这还真是能文能武啊。读过书的就是不一样,又聪明又有人情味,骗起人来都替顾客着想,要是找个这女婿就太称心了!富强自告奋勇的帮广缘寺翻地,近水楼台的打听这锦鲤比赛的第一手消息。亲切的提议要不要广缘寺在董家寨的羌寨里开家别院?

了断大师郑重地朝富强竖了中指以表钦佩。仅此一家,别无分号。广缘寺的利益高于一切!当然,前提是玉立公司的下属机构。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三生三世宸汐緣作者:胡说 2天下无双作者:任怨 3香蜜2香蜜沉沉烬如霜作者:电线 4末日乐园作者:须尾俱全 5岁月是朵两生花作者:唐七公子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