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274.解惑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274.解惑

这烂摊子交给胡支书最好,扶着嫂子进了屋。胡支书朝前院招呼了一声,孙婷和了断大师才进来。曹俊看到孙婷这大老板坐镇,谣言不攻自灭,养殖的担忧去除了,可这一股脑得罪第五名全家就不划算了。不等人家开口,赶紧又上前承认一番错误,至于抢钱偷钱的恶行,就让这死老太太担着,自己绝不受这牵连。

孙婷就觉得挺可笑,胡支书却是一副能理解的姿态,拽着刘母和曹俊去吃饭,回头还和孙婷约定:“他孙董,明天八点早不早?”

“赶早不赶晚,八点没问题。”孙婷回头看看了断大师,“广缘寺算不算咱村上的?”

“不算吧?”胡支书挠头,下定决心:“应该不算!”

“老胡,你这是想开第二局?”了断大师刚那脚没踹痛快,晃了晃脖子发出噼啪声。

胡支书笑着朝了断和尚做了个开枪动作,“biu~花和尚还想混进群众队伍。行了,你都把便宜占尽了,就别再把勺子朝下苦人的锅里伸了。他孙董,你说呢?”

“你别为难人家孙董。”了断和尚蹲了石墩上寻思一下,大气的摆摆手,“这会儿把我踢出伍家沟,到时候你可别后悔!”

“到时候再说到时候的话,还给我上眼药?”胡支书过来拍拍了断大师,亲昵的帮着点了根烟,“他大师,你这一辈子也算能够了,娃往后还要在村里活人呢。”

娃是了断大师的弱点,胡支书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威胁,便不再硬气了,“老胡,你就是个狗日的!”

胡支书是老党员,骂不还口,仍旧亲热的给刘母和曹俊招呼出门,却回身给了断大师竖了个中指。了断大师摸摸光头有些尴尬,“孙董,咱弄不过他;这怂老汉心狠手辣。”孙婷认可,胡团长人是不积德,却挺可爱的。看第五名跑卫生间洗澡的囧样,孙婷笑忽然笑的前仰后合。

刘秀娟听了孙婷在院子里笑的和铃铛一样,就不太好意思见人。人家女娃咋就活的这么轻快呢?笃定孙董的父母必然是那种才华横溢的慈父慈母,再看看自己妈,大老远跑家里来给自己丢人。小叔子吃苦受罪给自己添的那些名声,就让这亲妈一顿饭的功夫全败光了,尤其还是在合作伙伴了断大师面前。扭头看看桌上的钱,都有心拿去给自己赎身了,委屈的眼泪都下来了。

世上有三种人你没法淘换,一是父母,二是子女,三是别人家的父母和子女。了断大师也在自责,自家这怂娃看门看的人都不见了,让外人进来惹怒了仙姑不说,这会儿还被老胡拿来威胁自己。要有人第五名一半本事,还至于受这窝囊气吗?看到伍魁首满嘴油腻、一身烤肉味回来,二话不说当场一顿臭揍。第五名拉不住,铁马爱看男人打架,孙婷没打算拉,坟包见势不妙先逃窜了……

这就算和大师扯平了?再和大师一道算钱的时候,想想小叔子和伍魁首的对比,刘秀娟忽然又没了自卑感。别人家的伤痛竟然能抚平自家的创伤,这世界还真奇妙啊。看着桌上的钱,就又不舍得替自己赎身了,就一分钱都不给娘家沾,看还敢打自己主意不!

曹俊和刘母这会儿也发觉这胡支书的厉害了。饭桌上热情,言语间周到,可剑指核心的就是刘秀娟现在是伍家沟户口,外村的管不着。并说明村委会很是对其照顾有加,小叔子对嫂子也精心呵护,一点没受过委屈。有第五名和那些大老板常年在跟前耳濡目染,秀娟早就不是乡村的女子了;当时给老伍举的例子又拿出来说了一遍,金链子,手镯子,一月几万块钱有人孝顺云云,看上山里人的可能性为零。若逼急了说不定一生气就跑国外再不回来。

吓死个人了!自己去趟宝鸡都迷路,咋就敢朝国外跑啊!国外花销那么大,钱糟蹋完多可惜啊;那般富有却不拿出来与娘家同乐多可悲啊!曹俊虽然比刘母明白的多,这会儿也由不得不信了。心里已然血流成河;恨自己当时太懦弱,要强硬一点,说不定就不是现在这个状况了。现在的自己的确配不上秀娟,可人能改变啊,就算不是为了刘秀娟,也得给自己争口气。口头上佯装认可胡支书的话,内心里却暗下决心,定要拼出个样儿来,独获芳心!

胡支书人老成精,何尝看不出曹俊的心态。这怂人还是不死心啊:“曹村长,明早我村开季中总结会,欢迎你来指导。”

季中总结会是什么鬼?伍家沟现在是真正的上级单位,惹不起也躲不了,尽管疑问重重,曹俊仍是满口答应。至于这死老太婆,虽然今天给人得罪的恨了,但摆平这事还是没问题的。回去的路上便应诺明天带着刘小弟一同出席伍家沟大会混个脸熟,若孩子上路,往后可以拉拔一下。刘母心眼浅,来时本打算和第五家翻脸,可看到钱后就有和曹村长翻脸的勇气。但听到儿子以后或许能落些许好处,又立刻恢复了往日的嘴脸;唯一不同的是内心有了莫名其妙的底气,便思量着怎么能让儿子把两头的好处全占了。

至于伍家沟怎么开大会的事,有胡支书坐镇就万无一失了。晚饭刚过,村里大喇叭里就传出胡支书的声音;通知明天早上八点整全村开会的通知,老人孩子也都要与会,不来的后果自负。

往日这类事情不都是村长亲自通知吗?怎么这次改胡支书了?村民们生活上虽然糙了些,但对村委会的高层斗争是有兴趣的。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太多,有敏感的已经预示到老伍村长可能已经失势了,现在是胡支书在掌控大局。

开什么大会?老伍听到通知更是吃惊,村委没有安排全民大会的日程啊,这么大的事都没人和自己商量过,胡支书这是越俎代庖公然夺权了?心乱如麻,就打算找胡支书去理论,可自己老婆却好奇追问明天大会的内容。说吧,啥都不知道;不说吧就更显得自己被人架空了一般。不想在家丢面子,含糊其辞的出门找胡支书理论。

胡支书不想和老伍磨牙,广播了两遍便到第五家门口蹭Wifi去了,顺便和守在院门口的伍魁首交流激情网站的信息。老伍见周边有人,便没了质问的条件,远远躲在暗处等机会。刘秀娟送了断和尚出来,胡支书顺势和了断大师及伍魁首一道离开第五家,老伍跟上去等胡支书落单,没想到胡支书却跟着了断和尚父子朝广缘寺而去。

老伍感到心脏绞痛,无力的坐到村口的树墩上。自己做了蠢事危及到了村上的利益,胡支书是打算彻底抛弃自己?

“他村长?”

老伍正沉寂在人生的悬崖边上,忽然一句声响吓的跳起来,却是去庙里给胡支书送铺盖的潘金桂。说是她舅在庙里过夜,要和了断大师畅谈人生之类的屁事。

不出所料啊,这是要说服了断大师还俗顶村长大位呢?即便不是让和尚顶替自己,肯定也是商议下人村长人选!一种自由落体的无助感油然而生,蹦得越高摔得越惨,昨天还叱咤风云呢,今天就又打回原形了?老伍失魂落魄的用力叹息几声,捂着脸哭出声来。

人世无常啊。铁马坐在驴厩边的干草垛子上,看着第五名正挥汗如雨的给李大亮打扫房间,孙婷和刘秀娟则在花坛边上卖力的给李大亮洗刷刷,美的老李‘呕啊’的叫唤,临了还一人一把吹风机帮着吹干。

别家的驴都在夹火烧还是熬阿胶之间挣扎,可李大亮却每天都为选择蔬果还是草料之间烦恼;因为铁马手贱,最近让老李又迷上了小酥肉等菜肴。好逸恶劳的日子久了就有点肥胖,好处是智商好像提高了不少,预感到家里可能想让自己干啥活了,挺警惕桌上的两个大背篓。#####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二卷 省城作者:猫腻 2将夜第三卷:多事之秋作者:猫腻 3猛龙过江作者:骷髅精灵 4将夜第二卷:凛冬之湖作者:猫腻 5我有一座冒险屋(我有一座恐怖屋)作者:我会修空调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