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393.开刃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393.开刃(一)

眨眼的工夫,七天就过去了。腊月二十七的早晨七点,第五名雇来的八辆豪华大客车一溜停放在文苑市场门口,远远望去,长蛇阵一般。怕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第五名亲手把订来的大条幅都挂到客车身侧——“广缘寺第一届锦鲤大赛”,旁边还有玉立公司主办之类的字样。

瞧着这阵势,钱哥很羡慕:“名啊,咱是自己人,能不能搞个黑幕,把哥内定成第一。百万奖金也不都拿你的,还你百分之十,你们也省钱了,哥也受益了。”

第五名赞许地点点头,“把我家鱼放下!”

不讲义气。钱哥悻悻地撂下鱼缸,转身悄悄叮嘱妹子小钱,到了山沟里,多发扬下第五名城里女朋友的风采。山民们不知情,该怎么称呼怎么称呼,落到这帮城里人眼中,这女友身份就坐实了。“到时候,这小子敢对你始乱终弃,哥就弄他!”钱哥霸道地看了第五名那边一眼。小钱笑笑,拉低钱哥在他耳畔说了几句,兄妹俩就都笑起来。

第五名没由来地脖颈发冷,朝钱家兄妹那边张望一眼,有些后悔邀请小钱同去。懊恼地看了眼孙婷,“青婶、扇叔都请了,怎么能不请钱家这合作伙伴。”

理是这个理,就是看着小钱兄妹俩不太爽。兄妹俩看自己和第五名的眼神,就跟疯狗看肉差不多。这边还没布置妥当,看见导演那剧组面包车已经停在门口了。

“铁公子!”导演看到铁马,热情非常,一把拉住铁公子的手摇晃不停。以铁老板为原型的剧本已经出炉了,艰苦创业积极向上的精神颇受好评。半亿级别投资在不需要配备小鲜肉的情况下,已经足以让自己拿够制片费用了。堂堂三尺男儿,养家糊口给老婆买名牌包,为金钱折腰算个屁。“今儿怎么拍,您发话。”

铁马空虚的脑袋里搜索半天,也没找到具体对象,又觉得自己想不开,堂堂领导负责指挥,具体不有导演执行嘛。手一挥:“就纪录片!你看着弄!怎么好怎么来!”说着一根贴标的古巴雪茄给导演递过去,“辛苦两天。劳务费方面,按咱们说好的,都做进我爸那商战电视剧里去。财务那边敢有异议,我让老头子开除他!”

坑爹也是父子交流的一种形式。导演不掺和他人家务,立刻指挥人马在水族馆门口架起轨道车。灯光、摄影全准备好,先从水族馆外景开始。势大很,吓得水族馆门外的人都不敢进。

“老板?”捧着一氧气箱的几名大爷朝第五名笑。确认能参加锦鲤大赛后,接连几天都在家里准备。家里人不信有这好事,非说被骗了。唠叨得次数多了,心里就不踏实。今天一大早起来,老哥几个互相打电话串联,捧着锦鲤过来看情况。没想到还见到传说中的拍摄场面。

“给咱们拍纪录片的,大伙儿今天都能上镜呢。”第五名指指文苑市场门口那一溜豪华大客车,“车都给咱们预备好了。九点半准时发车。”

“人老了不上镜,我们车上等着去呀。”几名大爷乐得合不拢嘴。这些年轻的大老板们果然是玩真的。一边说不上镜,一边还到门口蹭几个镜头,再给那些犹豫着要不要来的老兄弟们打电话,错过这好机会太可惜了。

抱着这心态的不在少数。八点刚过,就有小玩家便带着自家锦鲤陆陆续续地赶到了。自己来不算,还有带家属的,傻哔孩子骑在轨道车上就装起了火车司机,剧务恨不得一巴掌将其抽进护城河……

“师傅们辛苦了。先喝口热的,随便垫垫。”怕大伙儿都没吃早饭,第五名便给买了热豆浆和肉夹馍,剧组人手一份。

“第五名。”导演朝第五名招招手,丢了根烟给他。“最近怎么样?”

“劳您惦记。反正只要肯下功夫,事情总会朝着好的方面发展嘛。”第五名给导演点上烟,才把烟叼进嘴里。

“我可等着给你们村拍电视剧呢。”导演拍拍第五名肩膀,定睛看了他片刻,鼓励地笑笑,再也没说别的,继续指挥拍摄去了。

看着导演的背影,第五名心中涌起一股奇妙的暖意。嘴角绽放了个笑容,把嘴角叼上的香烟又揣回兜里。转身搬起另外一箱热豆浆、肉夹馍上了大客车,给乘客们分发。

九点刚过,八辆豪华大客车就几乎满员了。人数有点超过预期,赶紧给富强打了个电话,那边是满口答应的增加床铺。青婶、扇叔都属于手残族,驾照十年八年考不下来,凑到第五名这豪华大客车上,跟第五名挤了一排。

看青婶在座位间穿梭得费力,第五名提议俩人都坐小钱开的那车上。好歹是全越野,更适合青婶的吨位。

“咱们小商户,不打扰人家大老板。”青婶拉开车窗,望着市场门口接二连三驶来的豪华座驾,“那是铁公子的跑车吧?呀,还有那辆,肯定是吴总的劳斯累死!”

“吴总脾气可好着呢。上次打我铺面过,差点就买下我一个明代老扇面。”扇叔提起和名人的交集,一脸得意。见旁边的锦鲤玩家们听得感兴趣,就把自己随身携带的小竹罐从怀里掏了出来。里头的蟋蟀感受到豪华大客车里的空调温暖,便发出了嘹亮的鸣声。

花鸟鱼虫不分家。爱锦鲤的这帮不免凑得更近了。大冬天里还能玩虫子,这是高手呀,肯定也是有家底的。众人羡慕的眼神让扇叔得到了充分的满足。宁为鸡首不为牛后,跟那帮大老板们凑一起,哪能让虚荣心满足呢。

第五名把扇叔的心态看在眼里,不由笑了,觉得也挺好。再望望铁马那头,人穿着范思哲订制站在中心位置和各路老总们寒暄,贵公子气势一览无遗,如果忽略眉眼间的娘气,还挺爷们儿的。

第五名下车和铁马对了对表,下意识看看空中,“今天没来直升飞机?”

铁马笑了,“别傻了。都TM是金贵人,哪辆车都不比直升飞机便宜。还等你赚钱给哈尼我换辆新车呢。”

“那我不如直接换新哈尼了!”第五名一边朝诸位大会员点头打招呼,一边观察高玩们的设施。果然,大会员们连玉立水族馆准备的专业运鱼车都不用,全自备高级恒温车厢,里头设施齐全,俨然大赛经验丰富。为了行驶的平稳,连底盘都加装了……

都是天价改装的,一帮子壕啊!第五名全身心感慨一声,看到导演朝自己打手势。这是要给特写了,赶紧整理下衣服,玉树临风的前后左右走了好几次,觉得自己特有范儿。

导演经验丰富,让铁马把西服扣紧,勾勒出好身材;第五名稍显拘束了些,把扣子敞开,衬衣的风纪扣也解了,稍微拉开点更显自然。“好!长镜头准备!你俩相对而行,交错的时候不要有视线上的交集,用余光彼此审视!机要显得彼此欣赏,还得有年轻人桀骜不驯的不甘示弱!”

重点很突出,要的就是火光电石间那一刹那的基情!铁马明显比第五名娴熟,一遍就过。第五名则在这方面显得愚笨了,灌输了好几遍内心戏之后才勉强及格。

铁马在制片跟前看了几遍回放,“太棒了!就此类镜头多拍几次,一会到了广缘寺山门前再来一遍!一定要在肃穆的山门前拍出前世今生那一回眸中的牵挂!”这都是啥狗屁意识?第五名有点想吐,可导演却连声赞叹铁公子的天赋异禀,瞬间就掌握了别人十数年都无法掌控的镜头语言。

俱乐部老板也有点想吐,不是因为听到铁马的话,而是降压药的副作用。就如第五名说的那样,老头的压力比孙婷大,这一周里费劲心力挑选锦鲤让老头短寿好些年。自己提出的赛展,就是拼了老命也得夺魁。这是彰显大手笔的时候,不能让玉立公司专美于前。一辆豪华运鱼车,外头涂装都是各种名贵锦鲤品种,上头还有“锦鲤俱乐部旗舰店”几个大字;至于里头装了多少尾锦鲤,这就暂时保密了。

九点半,正是预订好的发车时间。这会儿正赶上文苑市场开门,各路商户、顾客眼见着这么多豪车上路,都指指点点地议论起来。还有人拿手机拍起了照片。

第五名所在的大客车刚要发动,就见外头一老汉拎着个塑料袋气喘吁吁地跑来。

“等等,等等。”老大爷须发皆白,已经属于上了公交车就有人给让座的年龄层,可这会儿撵着大客车,速度起码有博尔特的一半功力。

“您慢着点。”第五名认出来了,这位就是那天被自己请进水族馆里喝茶的锦鲤爱好者。看着经济条件不宽裕,身上的假始祖鸟都已经发旧了,但洗得干净整洁,头发也理得清爽,并不惹人厌烦。

“老哥你来晚了,没位子了!”车厢里有认识的,笑着招呼。

第五名双手把老汉朝车上搀,“别急,您坐我位子上。我去副驾驶。”

“这怎么好意思。”老汉惭愧地搓着手,把手里塑料袋拎起来,“老板,那天你说有锦鲤的参赛,看,我带来了。”

精神可嘉,但也不用这么混名额吧?菜市场买的鲤鱼就想过来冒充锦鲤了?第五名还没说什么,那些锦鲤爱好者们都脸红。最差最差,你也到西仓集市上买条鱼苗呀,菜市场拎条大鲤子算怎么回事?就有替第五名打抱不平的,觉得这太丢份儿了,就算老板年轻人又好,也不能这么占便宜。

“我这就是锦鲤!黑锦鲤!”老汉脸上挂不住,梗着脖子,一边磕着速效救心丸一边跟人理论。

锦鲤中倒是真有乌鲤这么一类,是浅黄真鲤的分支,很讲究身上白色斑纹的分布,绝不是这灰扑扑的菜市场鲤鱼能比的。传统的关中人不吃鲤鱼,就老汉拎的这条最好的归宿是鲤鱼烩面?

“大爷,你人能来,我们就很欢迎。也不是非严格要求带自家锦鲤,你这鱼……这么活泼,外表又充满了天然的野趣,依我看……”第五名斟酌半天,指指旁边护城河,“不如就给放生了吧。”

“不带鱼也能参加?怎么不早说呀!”老汉乐了,下车几步就给大鲤鱼丢护城河里了。人还环保,留下来塑料袋卷吧卷吧,塞到旁边分类垃圾箱中。上车也不用第五名让了,还掏出个塑料象棋盒,招呼着:“宝鸡挺远的呢,都来杀几盘呀!”

大老板们有铁马陪客,普通爱好者们自娱自乐。第五名一路上倒也轻松自在,满车厢散发从文苑市场商户那儿订制的各种小钥匙链、手机链。都是漂亮的锦鲤图案,下头刻着玉立水族馆的名称地址,欢迎大家收藏、转发,宣传。

俱乐部老板的座驾从大客车旁边经过,正瞧见第五名跟一帮爱好者打成一片的场面,客气的朝第五名挥挥手。一帮穷鬼,懂个屁锦鲤,俱乐部老板示意司机加快车速,尽量在俱乐部会员的豪车队伍里行驶。既然失去主场优势,自己这边就得加大视觉投入,让老板们朝车窗外一看,就能瞧见锦鲤俱乐部的标识。又给田镇长那边打电话,问准备得如何了?这边已经下了宝鸡段的高速,就快到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六篇 界主世界作者:我吃西红柿 2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作者:肉包不吃肉 3大道朝天作者:猫腻 4武装风暴作者:骷髅精灵 5陈情令(魔道祖师)作者:墨香铜臭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