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37.那一夜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其实第五名和刘秀娟早就到了,听见里面大师和胡支书说话,好奇的在外面听了一会儿。这才知道当年举报了断大师的不是伍村长,而是胡支书这老杀才。而了断大师也和平日里喊打喊杀的形象不符,还藏了一肚子的心眼。就这么个小山村里,竟然出了这么俩祸害,当听到胡支书当年有什么高深背景时,让李大亮煞风景的叫唤给打断了。叔嫂俩赶紧装作没事儿的样子牵驴进庙门,立即就看到了断大师叼着香烟,一脸笑容迎接出来。叔嫂俩默契的对视一眼,往后要对大师更加尊敬才行。

当晚,第五名和刘秀娟就搬进了了断和尚的‘广缘寺’。了断大师听了刘秀娟的奉劝,让伍魁首就一身僧人打扮到镇上去收虫,一来是给广缘寺打招牌,二来也给五魁首在周边结个善缘,往后好接了断大师的衣钵。了断大师深以为然,对刘秀娟佩服的不行。当即让伍魁首穿上僧衣到大殿里打地铺。不准扰乱仙姑和第五名清修。

第五名看伍魁首的打扮,笑的站不住,被刘秀娟拉回了房里。

“哪儿有你这样的,人伍魁首帮你办事呢。”刘秀娟也觉得好笑,硬忍住了,打开门朝外看了看,确定外面没人了,又把门关上。

第五名看嫂子的样子,又笑了。“咱借住,又不是做贼。”

“我知道……”刘秀娟有点不好意思。本来这房子有个板子隔着,一人一间也无所谓;可了断大师不知道抽什么风把板子拿掉了。虽说是个大通铺,可毕竟连在一起。

第五名看出嫂子的尴尬,抱了一床被褥就朝地上铺,被刘秀娟挡住。

“这娃!咱这儿又不是省城,又潮又冷的,睡出毛病咋办!”刘秀娟将被褥铺回了铺上。可又不知道下来该咋办。

“我找伍魁首抽根烟,嫂子你先睡。”第五名觉得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不等嫂子说话,拉门出去了。

刘秀娟贴着门,听见外面打火机点烟的声音,知道小叔子的用心,脱了衣服钻进被窝。朝外面叫了声,“好了!”

等第五名推门进来时,刘秀娟已经裹在被子里,只留了一把头发在外面,顺着被子缝和第五名对视,俩人同时笑了。刘秀娟把头探出来,伸出个光光的胳膊把第五名的被褥拉了拉。

第五名搬了个凳子放在刘秀娟床头,倒了杯水放在上面。体贴的样子让刘秀娟有些羞涩,这才想起小叔子是有女朋友的人了,怕是平时两人在一起才养成的习惯。想到这儿不由有些酸味。

等第五名关了灯钻进被窝,刘秀娟才探出半个身来,摸着杯子喝了口水。“陪嫂子说说话。”

“说啥?”尽管灭了灯,可毕竟在一张大铺上,能清晰的感到彼此的一举一动。第五名后悔刚没上厕所,这会儿听到嫂子喝水,就感觉有了尿意。可衣服已经脱了,再穿上又觉得麻烦,要不要就赤条条出去上厕所成了思想斗争的重点。

“你回来这么长时间,你女朋友不会抱怨吧?”刘秀娟不知道自己为啥要问这么没营养的问题,可就管不住自己的嘴。

第五名又不能只说和毛倩倩分手了,有点埋怨嫂子哪壶不开提哪壶。干巴巴回了一句:“不抱怨。”

“想过啥时候办事没有?”刘秀娟都想抽自己一嘴巴,可不知怎么着,最近心里一直关心这个问题。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盼着第五名早点结婚呢,还是别的什么。

第五名有点吃不住了。一是不想在这问题上纠缠,二就是尿意渐浓。于是口气有些不耐烦,“人家都没说,我着哪门子急!”

刘秀娟敏感的发觉小叔子口气有些生硬。揣度了一阵,从小叔子回来这一阵子的言行观察,从来没有主动提过城里的女友,八成是闹了什么别扭。“别是跟人家闹矛盾了吧?”

话音刚落,第五名一把掀开被子,撒上鞋出门了。要搁平时第五名这么对自己,刘秀娟可受不了;这时候却一点都没觉得生气。忽然发现第五名枕头边手机小灯一亮一亮的,好奇的拿过来学着第五名平时教给自己解锁,在来电里找来找去,自打第五名回来这一段时间里,竟然没有和那个叫毛倩倩的联系过。看来真是闹矛盾了……刘秀娟内心竟然神奇的平静了。听见外面脚步声,赶紧把手机塞回第五名枕边,装睡了。

第五名也是诧异,刚自己态度不好,一多半是因为尿憋的;这会儿冷静下来想给嫂子道个歉,可这么一会儿工夫竟然睡着了。估计是这几天忙着搬家太累了,也好,终于把女朋友这事儿混过去了。第五名小心的摸索着,给嫂子把水续满,轻手轻脚的睡了。

刘秀娟听着第五名似有似无的鼾声,内心有点儿撩拨。这娃心也太大了,怪不得给自己买金买翠的,连挣的钱都交自己手里。想到这儿,忽然觉得自己有理了,名娃是我供出来的,心里向着我也是应该的。想着,手摸摸枕头下的存折和首饰盒,要和女朋友没问题,说不定这存折和首饰都在那个毛倩倩枕头下压着呢。刘秀娟感觉到自己笑了一下,发觉这心思也太造孽了,赶紧催自个睡着,睡着了就不想了。

二天一早,第五名准备给嫂子道个歉,刘秀娟却没一点儿怪罪的意思。本来提心嫂子啥时候再问起毛倩倩,还精心编了个谎话,可连续几日里刘秀娟竟然对女朋友的事儿只字未提,这才放下心来。

刘秀娟对这个事儿也是抱着混的态度,又不愿意提,又不愿意朝深了想;每天都能享受小叔子睡前给自己倒杯水,就愿意过一天是一天。何况有了伍魁首和坟包在镇里收虫,这量一下就起来了,每日光是烘干就得连轴转,人一忙起来,有些心病就岔过去了。

第五名每过几日就会拿回来一摞百元大钞。对刘秀娟来说,起初的兴奋已经变成了习惯,现在倒是觉得不每月挣上几万块就不算男人。这局限性就大了,按刘秀娟话里话外的意思,满石坎镇也挑不出第二个男性来。老伍对刘秀娟这种言辞持反对意见,但也的确落实了胡支书的话,以刘秀娟现在的眼光,已经没法改嫁了。

叔嫂俩都没想通,往日里佝偻老迈的胡支书最近变的勤快起来。一早就来到第五名家的工地里监督工程进展,弄得来帮工的乡亲们心里毛毛的,生怕出了差错惹支书生气。一个个战战兢兢,勤劳勉力。刘秀娟问了几次,胡支书解释是让名娃在村里顺心,别耽误收虫的大事;还叮咛刘秀娟对第五名要温柔些,原话大意是:别老一天跟当妈的一样管着,娃是有本事的人,多顺着他来。

这就让刘秀娟有点纳闷了,还小心翼翼找第五名讨论了一番,第五名没觉得嫂子有过分的地方,估计是最近收虫太忙,忽略了胡支书,老汉想找点温暖?这好办,刘秀娟数了几张大钞出来塞给第五名,去给老汉弄点烟酒孝敬一下。

伍家沟里是一片好景气,白扎虫卖出了肉价钱,家家多少有些零花钱了。第五名阔绰的买了几瓶真西凤酒给整日帮着给自家看工程的胡支书拿过去。又顺便给家里的帮工带了几条烟,都是乡亲,不能亏待了。

这说起来就是功德了,往日里替别家干活,主家都吝啬的要死;可人第五家是管吃管喝管抽烟。作为村长的老伍是挺有意见的,怕第五名给乡里惯下毛病了,往后别家都请不起帮工。第五名无所谓,最近的收益的确是多了不少,几包烟还是该给师傅们孝敬的,毕竟人家只干几个月,你家要住好几十年呢,绝对不能马虎。

伍魁首和坟包现在成了镇上的名人,经了断大师指点,收虫点就扎在镇政府门口,大把的钞票要放在明处,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广缘寺的和尚不光会讹钱,还会大把大把的拿出来行善,就是要让镇领导看见!

此举的确赢得了镇领导的关注,第一时间把伍魁首和坟包接到镇政府大院里去收,一说起来这可是政府、民间双管齐下治理虫灾,老伍为此还沾了光,头一回腰杆笔直的被镇长表哥接过去表扬了一顿,说伍家沟的人就是觉(缺)悟(心)高(眼)。

胡支书听着老伍的汇报,笑而不语。对乡里怎么说,胡支书从不放在心里;但这些日子发现第五名叔嫂俩的关系的确比以前有进步。刚还看到刘秀娟给第五名擦汗来着,要是第五名给刘秀娟擦汗,那就更好了。

“支书?”老伍被胡支书笑得有些害怕,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哆嗦……#####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剑王朝作者:无罪 2黑月光拿稳BE剧本(长月烬明)作者:藤萝为枝 3吞噬星空作者:我吃西红柿 4第二卷 平沙茫茫黄入天作者:爱潜水的乌贼 5三寸人间作者:耳根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