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134.女舵手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134.女舵手

“好娃”曹村长正朝刘家赶。看着刘母忐忑的表情,虽然一肚子火气,却还是耐心安抚老太太,“秀娟不会朝心里去。自己妈说错几句话,肯定不会朝心里去。啊。”

“她能有你一成,我这当妈的也知足了。”刘母满足地看着曹村长。女儿有了第五名那能人小叔子,要再结上青壮村长这门显赫的亲事,那老刘家,不得在整个东坝头横着走?

齐头并进地跨进刘家院门,看到第五名正院子里纳凉。曹俊忙上前握手,“第五名同志,大热天你还亲自跑一趟。我带着合同去伍家沟就成。”

不想给曹俊好脸色,但毕竟错不在他。第五名还是勉强笑笑,“我那边事多。东坝头这里,往后就我嫂子负责监管。鱼的捕捞和晾晒,合格不合格,都她说了算。”

“成。秀娟同志住在东坝头,我们就提供最好的服务;要是每天从伍家沟过来,我们就派人接送。”曹俊说着,给第五名敬烟。想到为了刘秀娟,第五名把十万斤鱼的合同说毁就能毁,越发坚定要好好伺候刘秀娟的决心。

望着屋外和小叔子并肩而立的曹俊,刘秀娟拉拉身上换的新衣服。小叔子笨的,没能把亲事退掉。这会儿自己要提,显然不合适。唯一的办法就是让曹俊自己知难而退。打量下镜子里的人——万把块的衣服、首饰穿戴上,气势立刻不同。但凡是个正常男人,看到自己这身打扮,都得掂量掂量能否供养得起!

姓曹的当然不可能例外,兴许就主动把亲退了呢。考虑到这点,刘秀娟不再犹豫,推门而出,带着仙姑独有的架势招呼着:“曹村长来啦?”

这……谁呀?

刘母和刘家小弟、弟媳妇不敢认:这不是电视上的明星吗?咋能是我姐?

曹俊也呆住了。小时候父亲游街挨打,家里年都过不成。跑到别家看放鞭炮,见那家贴了张美美的仙女年画……眼前娉婷走来的,不就是那画上的仙女?

“下、下凡了?”不自觉地问着,却惹得面前仙女抿嘴笑起来。旁边刘母也凑趣地报警:“村长!火柴烧手了!”

啊?曹俊这会儿才感觉手指头火辣辣地疼,慌忙甩掉火柴,狼狈地吹着手。

“妈,快给曹村长手指头拿凉水镇一下去。”仙姑掌握着一定的急救知识,顺利就把曹村长打发走了。又朝第五名笑笑,有点儿担心,“我是不是太瘦了?衣服好像衬不起来呢。”

“好着呢!”

第五名瞧瞧嫂子,又看了眼洗手的曹村长。人靠衣装马靠鞍;就曹村长这装扮,简直就是一坨大肥料,谁家鲜花般的女子,肯朝上头插呀。

曹村长疗伤过后,再不敢直视刘秀娟,怕看仙女影响自己谈判思路。摊开合同,想和第五名说说十万斤鱼收购的细则,却见第五名摆摆手,“这些,还得请我嫂子给咱把把关。她是行家。”

屁行家。刘秀娟心里哆嗦着,面上却淡淡一笑,端着仙姑的做派,高深莫测。

人就是这么怪。女儿(姐姐)(大姑子)刚回来时,灰头土脸的模样,怎么瞧怎么不招人待见;这会儿穿戴齐全了,瞧着就让人惧怕了三分。

“秀娟你……能做了咱名名的主?”曹俊没说啥,刘母却忐忑地提出了异议,不放心地看向第五名。

有这四处拆台的妈,估计自己上辈子是积了大德了。刘秀娟谦虚告诉母亲:“不敢说做名名的主。主要是他还年轻,毛毛糙糙的。多个人帮着思量,也更周全。”

第五名跟着胡乱点头,“嫂子,全拜托你了。”见手机嘟嘟响了个短信,赶紧打开看。原来是小钱给发了个饲料制造设备的链接——高档很!不愧是现代化,性能强劲,价格更强劲……看着设备的介绍的确牛逼,加工鱼粉和制成饲料合二为一。在鱼粉加工这方面,利用蒸汽烘干的原理,最大限度保证鱼粉里蛋白质不流失的同时,还节省的大量人力。要是完全靠人工,这一斤鱼能出三两一二的鱼粉都是多的;但上了这套设备,连烘干带制造,一斤鲜鱼起码四两鱼粉。这成本可就大大降低了。何况那强大的饲料加工功能,鱼粉、虫粉和其他配料,按照孙婷笔记上的比例直接倒进去,出来的就是现成的上好饲料。这下不但包住了锦鲤饲料,还有大量盈余能供给钱家的饲料店出售。再也不用在省城、村里两处跑了,省下多少钱啊。

见小叔子死死搂住手机傻笑,怀疑他又在跟小钱姑娘为感情的事较力。刚屋里还挺生气,闹着分手的样子,这会儿又好得蜜里调油了?刘秀娟心情不悦,面上又高冷了几分。见曹俊不敢直视自己,一副等着仙姑发话的姿态,便微微一笑,状似无意地抬手扶了扶金耳环,正好顺势露出了手腕上那翠芯大镯子。

快晌午了,这会儿阳光正好。水绿的大镯子在空气中折射出数道美丽的光线,瞬间晃瞎了曹俊四人的狗眼。

“呀——姐,你这镯子可真好看!翠的吧?”弟媳妇嫉妒得眼珠子都快夺眶而出了,不等刘秀娟回答,自己又补充,“肯定是翠的。”哀怨地看着刘母,觉得老太太偏心眼,光知道把好东西留给女儿。

“这得多少钱呀。”刘母这会儿也顾不上儿媳妇的想法了。从数学角度讲,刘秀娟出嫁时,陪嫁无限接近于零。哪儿来的大翠镯子?哪儿来的金耳环?攒的私房?竟敢不捐献娘家让儿子过得好些,反倒自己胡乱花用?

“没几个钱。”刘秀娟假装调整了下衣领,又露出里头的金项链。“也就万把块?谁知道。都是名名他们领导送的。”

万把块还叫没几个钱?弟媳妇刚还挨了刘家小弟一个嘴巴子,这会儿又记吃不记打。狠狠地拧了下丈夫的胳膊:看人家,那还是小叔子呢,就能得了这么大的实惠。

一个普通村干部,每年正常收支,能盈余个几万块就算不错了吧?这位曹村长现在能明白,自己这日子,压根就不是他能提供的吧?刘秀娟看了眼曹俊。想从他表情里找点儿知难而退的意思。

曹俊果然非常震撼:从前只听说过下属给领导送礼,这会儿还有领导给下属送礼的?想想孙婷、铁马那俩富二代,万把块的东西说给就给了,这说明啥?说明第五名非常受他们重视呀!更说明,他们都知道刘秀娟这嫂子跟第五名的关系好。这要把刘秀娟娶到,第五名不得把东坝头当成自己第二个家?无论如何,也得把这仙女给拿下!

看曹俊纠结的表情,刘秀娟还以为曹俊有了自知之明,便很正式地要过合同,一条条翻看。

“曹村长,你这条款写得太粗糙了。”刚看了两行,刘秀娟就皱起眉头。虽然在签合同方面是外行,但作为仙姑。想来买鱼和作法也没啥区别。无非就是三点:

第一,如何布置规划——针对不同病家,跳不同的大神,在同样的维生素粉末外头,包裹不同的符纸,以达到收取不同金额感谢费的目的;

第二,如何执行——供桌怎么放、香炉怎么摆、蜡烛插几只,黄篆烧几张?换成捞鱼也一样,安排啥不是安排;

第三,监督管理——让你喝几碗符水就几碗,多一口少一口都不行,否则出了错就全你责任,全你全家的责任,跟仙姑无关。跟病家沟通,择清责任太重要了,坟包讹诈事件就是典型的前车之鉴。

“哎呀,村长拟定的条款,还能有毛病?”刘母插嘴,嫌女儿拉虎皮扯大旗,第五名给点脸面,就骚情作乱。

冷冷看了眼刘母,刘秀娟不好当面顶她,只问曹俊:“名名他公司事务多,如果曹村长能做主,咱们继续朝下谈合同条款;如果曹村长这边有疑虑,还需要结合其他村民的意见,不妨回去再考虑考虑?就不耽误你时间了。”

真好看……曹俊看着刘秀娟的脸,有些呆呆的。

“曹村长?”刘秀娟皱眉,见曹俊走神,把刚的话重新又问了遍。意思是要谈谈,不谈滚,其他人少插屁话。

“我做主,我做主。咱俩谈。婶子,麻烦你烧点儿水,我这儿有些渴。”曹俊醒悟,赶紧把刘母请走,再看刘秀娟时,神色不由复杂起来。

最初以为这刘秀娟就是个普通寡妇,为了和第五名拉关系才有心迎娶;刚看她打扮一番,才发现这小寡妇不但长得漂亮,气质还好;这就比预期高了。再听刘秀娟说话,条理分明,软硬兼施,很能抓住主要矛盾……不一般!普通女人没这本事。

“曹村长,咱们先从这条说吧。”仙姑的王霸之气既然散发,就没有轻易收回的道理。拿了合同,一条条的讨论,只要对第五名有利的,刘秀娟寸步不让、寸土必争。合同上拽啥好听的词汇都没用,都山民,谁不知道谁,就说不按规矩来咋办,反正伍家沟也不缺人,都单姓村,敢出幺蛾子,天打雷劈算轻的;天神看不惯,当场作法弄死你全村都有可能……#####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全职高手作者:蝴蝶蓝 2超越轮回作者:任怨 3地下城玩家作者:蓝白的天 4第三卷 满堂花醉三千客作者:爱潜水的乌贼 5重生之将门毒后作者:千山茶客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