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140.取舍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140.取舍

大清早起来就走光,第五名有些忐忑,尤其是老太太看自己的眼神不太对。自己腹肌是不错,胸肌也挺发达,老太太思想不会过于前卫吧?

“别管她。发癔症呢。咱该干嘛干嘛。”刘秀娟看刘母热情地招呼着曹村长,不愿揣度她那些附炎趋势的想法,脑子里都是第五名昨晚安排的那些事儿。

曹村长也是为了这来的。昨天见第五名四处视察,心里就打鼓,今儿一大早想请第五名到村委会正式谈一下。但第五名刚透了个嘴风,曹俊就是一惊。

“老公社?那可有十三亩地!”曹村长没想到第五名胃口这么大,“是村上给大伙儿预留的宅基地。别的地方不成?”为难地看着第五名,却见第五名笑笑,低头按着手机,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不成。”旁边刘秀娟一口否决。

被断然拒绝,曹俊不太舒服,昨天谈得好好的,为了保证签合同的顺利进行,还给让了价。谁成想这会儿就得寸进尺了。不就是要搬台烘干机过来?能占了多大地方?而且她都跟自己订了亲,不说偏帮着东坝头一些,反倒要替第五名和外人谋福利?

见曹俊不高兴,刘母担心地拉拉刘秀娟,示意她别太倔强,得给人留点台阶。刘秀娟却理都不理。爱高兴不高兴。知道我不好伺候,就少往身边凑。人总得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

“老公社用地的情况,不是我一个人能决定的。还得开个会研究下。”生气归生气,但这会儿不能得罪第五名,曹俊尽量把话说得委婉,“能行,咱就按你说的办;不行,咱们再想办法解决。”

谈就谈,who怕who。早做好撕逼的准备了,第五名、刘秀娟到了东坝头村委会,曹村长也集合了全东坝头有头有脸的人物。支书、会计、赤脚大夫……从前的几个老队长虽然已经退居二线,但都是在村委事务说得起话的。最激动的是刘母和刘家小弟。作为刘秀娟和东坝头村不可缺失的桥梁和纽带,母子俩首次参与如此高级别的会议,激动得把茶叶都喝进了鼻孔。

会议的气氛也很热烈。听曹村长说了刘秀娟的要求,几名老队长拍案而起,指着刘秀娟的鼻子骂她数典忘祖。一台机器而已,能比人还金贵了,竟然要占那么大地方。伍家沟这到底是来投资还是来东坝头欺负人的?虽然说嫁出去的女子泼出去的水,可也没这么胳膊肘朝外拐。

刘母也暗暗埋怨女儿没眼色,好不容易参与了村委高层会议,原以为是来露脸的,这会儿倒没脸见人了,赶紧把凳子朝角落里挪,恨不得把自己和儿子都遮盖上,别让人把火气撒到过来。至于女儿惹的祸……自己圆吧。

群情激奋中,刘秀娟一声不吭。第五名在旁边一直假装玩手机,心里却有些吃不住劲儿。昨晚给刘秀娟讲得好好的,怎么这会儿不说话了呢?是把自己说的忘了?看了眼刘秀娟,示意她适当地解释下,电话却打进来了,赶紧出了会议室接听。

“你如今可是厉害,连我这当老板的都不放在眼里,敢自己跟钱家私定协议。”

孙婷的表扬让第五名有些惭愧。“哪里哪里,空手套白狼也是迫不得已。”虽然看不见脸,但听口吻是挺开心的。人一下子就得意起来,对着电话胡谦虚。

“少卖嘴。”孙婷笑起来,告诉第五名,钱哥已经把鱼粉制作设备弄到了文苑市场,等会儿她亲自开车押送,估计两三个小时就到石坎镇。

啥?这会儿就送?脑门汗当场下来了。钱哥太不靠谱了,送个机器怎么都不跟自己商量一声?等会孙婷把机器运来,要是这边场地还没谈妥,姓曹的肯定明白自己急于弄成这事儿。到时就不是东坝头求着自己买鱼,恐怕反而是拿住自己,让自己彻底陷入被动。

“第五名?”没听见回音,电话里孙婷又升了个八度。“你听见没有?”

“听见了。”不敢告诉孙婷真相,第五名咬牙告诉孙婷:“行,你送,我等你。”大包大揽地挂了电话,赶紧回屋。见几个东坝头的老队长喋喋不休地指责刘秀娟,谈判却没有任何进展,脸就掉下来了。

见第五名不开心,曹俊手里也捏了把汗。一头是大金主,一头是疯狂的村里实权派团伙,谁都不能得罪。担心合同的事儿搞砸,赶紧和稀泥,问第五名、刘秀娟这边能不能退让一步。“村上空地多的是嘛,没必要非用这老公社。”旁边东坝头的老同志们频频点头,都瞪向第五名:你孙子想趁火打劫?没门儿!

东坝头十万斤鱼搁水库里,着急的本应该是他们,谈判中自己越拖越有利;偏这会儿拖不得。第五名看曹俊努力给双方台阶,忍不住凑到刘秀娟耳边,偷偷告诉她:省城那边没打招呼,已经把机器朝这儿运了。东坝头这边得赶紧结束战斗。虽然那老公社是最佳选择,但为解眼前之急,就退让一步。

刘秀娟却胸有成竹地朝第五名摇摇头,拧身看着东坝头的一帮老野人。“都说完了?”淡淡一笑,脖子上的金链子光芒普照,“那就该我说了。”

这女子,当着这么多村领导还敢扎势!拼命给女儿使眼色,刘母眼皮抽搐。刘秀娟却看也不看,走到黑板前,二话不说先把上头的字迹擦了。

刚说要妥协,咋就开技能了?第五名见嫂子一副要放大招的架势,没法阻拦。不管思路多不统一,一致对外的时候,就得表现出同仇敌忾的态度。咬着牙,低头继续假装玩手机,提心吊胆中,耳朵却竖得跟兔子一样高。

“哎,那是我村的工作安排。你说擦就擦了?”老队长很不高兴。

“事分轻重缓急,再大的事能有卖鱼大?如果卖鱼不是咱村最重要的事,那我等着,你们忙完了再和我们谈也不迟。”一个咱字,刘秀娟立刻把自己拉回东坝头村的立场。

看了眼还在玩手机、疑似不顶人用的第五名,曹俊赶紧解释,“擦得好!”顾不得老队长瞪过来的眼珠子,态度恭敬地请刘秀娟给这次合作指条明路。

身为仙姑,画的黄篆不下千百张,何况区区道路示意图。粉笔在黑板上刷刷几下,东坝头村子、水库、公路之间的关系跃然而上。

“为什么老公社建在这儿?”给中间来了一圈代表老公社,刘秀娟问几位老队长。

“这有啥为啥。”老队长们觉得刘秀娟管得太宽。反正都是村上解放后盖的,当时村里地多,盖哪儿不一样。

就这智商还出来吵架?刘秀娟看着屋里还算有文化的曹村长,告诉他,“建在这里,是因为这儿最方便!拉牛出去,这边就是田;收粮回来,这里就是仓库;出门就是路,扼守交通要道……”几粉笔鲜明地划出老公社优越的地理条件,又看了眼那几位东坝头老队长。这么大个公社院子,咋能是随便盖的?当解放后那老一辈人都是傻子?

“那也用不了这么大的地方。”东坝头支书语重心长地告诉刘秀娟,她也是东坝头出去的,不能帮着外人卡村里的脖子。

“呵——”刘秀娟丢下粉笔,反问道:“您老也知道我如今是伍家沟的人。既然如此,那我要你们东坝头的地有用?”

虽然不是问自己,曹俊却又是一哆嗦。啥意思?秀娟心里不舒服,反悔了?刚想劝书记少说两句,却见刘秀娟眼神直勾勾盯着自己,赶紧变了个表情,态度温和地朝刘秀娟笑:“秀娟,你说你的,没人给你扣那帽子,我知道你是帮咱村。”

“我谁也不帮。我今儿来,是说公道话。”毫不留情地驳斥了曹俊,刘秀娟给在场众人算了一笔账,“东坝头水库里十万斤鱼,一天处理一千斤,也得整整干上仨月;何况设备运转起来,每天还不止这个数。这是多大个工作量?有人运鱼,有人杀鱼,还得有人操作机器。没有足够的地方,这么多人站都站不下,还咋工作?更别说产生的那些垃圾、废料,又朝哪儿搁?而且那些鱼一时处理不完,旁边是不是得挖个水塘养起来?否则臭了、坏了,耽误了,损失算谁的?”

听着好像有道理,但老队长们不服气:都是艰苦年代过来的,过去条件不好,不照样抓生产?穷人有穷办法。“统共就十万斤。实在不行,将就一下,杀多少就从水库捞多少!就不信非得占用那宅基地。”

怪不得要受穷。就知道死死抱住老观念,不懂变通。刘秀娟问曹俊:“曹村长,咱们东坝头往后是不打算养鱼了?”

啥意思,威胁?曹俊一时没搞明白刘秀娟的意图,但还是赶紧安抚她:“怎么不养。当然要养。”

“那老公社就更要腾出来!曹村长,咱们不打马虎眼,东坝头这么大水库,以后不能像今年这样,只产十万斤鱼。所以咱们盖厂房,光考虑眼前项目绝对不够;必须顾及到后头的长远发展。”

十万斤鱼还嫌少?曹俊立刻抓住了刘秀娟话里的重点,忍不住追问,那依她的意思,这水库能出多少鱼?#####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挚野作者:丁墨 2锦衣之下作者:蓝色狮 3第一篇 一夜觉醒 第三集 九重雷刀作者:我吃西红柿 4天珠变作者:唐家三少 5第二十二篇 银河领主作者:我吃西红柿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