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406.战略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406.战略(一)

月亮润润的一叶,如同淡黄色的娥眉缀在峰峦之间,清澈的水面也便映出一弯窈窕。

会员们参加比赛就是图个乐,真正较劲儿的还是卖鱼的这几家。高山水潭这边,准备好的大灯高高地挑起来,把池塘一角照的通明。竹排上的孙婷,谨慎地驱赶着鱼群,生怕碰坏了鳞片。这都是自己精心准备的候选锦鲤,可一次次的过又一次一次地排除。面对决赛,已经不是纯粹的比鱼了,而是对评委审美的一次挑战。不但要完美,还得惊艳!

坟包父母也紧张的在边上看着。听坟包说这两天的比赛玉立公司一直被俱乐部压着,人就特别揪心。可自己又不懂行,没法帮这姑娘的忙。

“怎么样了?”第五名跑的气喘吁吁,来到老两口身后,一人先发一件厚实的。

坟包父母如释重负,二话不说就给第五名送了竹排上,“快去帮帮孙董。都快一个小时没动弹了。”

虽有夸张,可孙婷的确跪的有点困,见第五名过来,曲身趴在竹排上,“腿麻。”

第五名蹲下来给孙婷裹上大衣,又在腿上推拿按摩了几下,探头看隔离出来的几条鱼,“我瞧着比俱乐部那几尾金松叶还强。”

比复赛的鱼强没用,孙婷想到俱乐部老板那拉着帷幕的塑料水箱,老头是拼了家底来的,不能大意;而且还有个不明底细的一六八号王八蛋呢。

“不能按照复赛只求过关的思路挑,大家都拼了。”嘴上说着,手里到底是犹豫了,想了想,终究是把那条鱼驱出了隔离区。

精挑细选是个苦差事。一宿时间怕都紧紧巴巴。第五名不指望睡了,点了根烟塞孙婷嘴上,再捏捏,烟盒瘪成了片。想招呼坟包爸去拿条烟,却看到老两口已经背靠背的在岸上打起了瞌睡。

“老人家熬不了夜,让歇着吧。”孙婷深吸了一口烟,又放到第五名嘴里。看到远处水面一潜而过的大黑影。“它老人家不冬眠?”

第五名气的就想给孙婷脖子掐断。“今年冬天暖和……谁知道呢?你再胡说八道……”

孙婷突然灵机一动,做出嘘声的动作:“要不咱撵撵它?我观察下锦鲤逃逸时候的姿态,说不定能缩小挑选范围。”

通过半年多的观察,第五名早掌握了娃娃鱼巡游的习惯。“这边隔离了,它进不来。”

“不用进来,尽量赶的近一点,就让鱼能感觉到危险逼近就行。”孙婷呵了呵手指头,一直泡水里,已经冻的通红了。

第五名一把抓过,用力搓起来。“流年不利。我只考虑对付俱乐部老板,没想到横生枝节。”

“你当俱乐部就那么好对付?”孙婷任凭第五名给自己搓手,眼神却一直观察远处水面上已经开饭的娃娃鱼,“行里混了这么些年,又精心筹备了个旗舰店,手里肯定有几张底牌。”孙婷抿抿嘴,认为第五名没必要自责,“初赛和复赛我是故意没上这边的鱼,好叫他们有个侥幸心态。”

第五名一愣,“你没用咱私藏那一千条?”

孙婷鸡贼一笑,“咱不是有那半塘鱼嘛,加上你从高矮俩人讹来的那批,就足够应付了。”

“那也行?”

“怎么不行?”孙婷手暖和过来了,让第五名帮忙搓搓脸蛋,“上回咱不是把筛下来的都便宜处理了,剩下的里面有不少精品呢。你也是,成天养鱼养鱼的,到现在还半个生蛋子,连坟包都快比你强了。”

第五名不好意思笑笑。说实话,已经挺努力了,可不知为何,还是难以领会这种极端审美的奥妙。“我觉得就快会了……”

“你爸靠近了!”孙婷敏捷的抄起根竹竿。

“你爸!”第五名一把夺过竹竿,“我去赶,你挑鱼!”说着跳上岸边的筏子,朝黑影包抄过去。

人要迎难而上,挑战往往也是机遇。肯定是奔着干倒俱乐部去的,但更重要的是树立广缘寺锦鲤大赛在玩家心目中的形象。就像足球的世界杯、欧洲杯和国家队,都是鼎鼎大名。只要能过了这关,无论玉立公司还是石坎镇,就算在大中小玩家的心中立了一杆大旗。

这是铁马送田镇长和镇委书记从广缘寺出来时组织的一段话,把老田听的手舞足蹈屁颠的乐。要不是有书记在身旁,都有一砖拍死俱乐部老板为民除害的冲动。

当然,铁公子虽然见多识广,但有玉立公司这个立场,话说的未免有些主观。在回去的路上,书记对田镇长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若俱乐部赢得了这次大赛,那结果又会如何?

一下把田镇长给问住了。想到刚刚铁公子说的那些有镜花水月的可能,田镇长气壮山河:“不会!有我在,这事情绝对不能发生!”

书记劝老田冷静下。并重审不是诅咒玉立公司失利,而是以防万一。什么事情都会有万一嘛,到时候石坎镇难道就不发展了?

田镇长一屁股坐在路基上,点了根烟开始深思。这问题太特么沉重了,玉立公司要是失利了,大旗不是就被俱乐部竖回省城了吗?那谁还记得有个石坎镇呢?

看到镇长开窍了,书记掏出半盒烟放了老田手边,“咱是要发展,不是来赌博的。鸡蛋不能放到一个篮子里。不管是玉立公司还是锦鲤俱乐部,咱们要一视同仁。就一点,谁赢,谁留到石坎镇!资源调度,镇上也会全力配合。”

田镇长惊悚的看着书记,比自己还人面兽心啊。“饲料厂和广缘寺,这些都是玉立公司投建的。伍家沟是人家大本营,老胡会带兵把咱俩挂到戏台上!”

书记沉默半晌,“伍家沟的村领导班子年龄严重老化,咱们可以考虑下更新换代。最近县里也有不少有能力的年轻人需要基层历练,这些都可以通报一下。”

田镇长倒吸一口凉气,抬手给手边半包烟扫落到山崖下,“他书记,黑天瞎火的咱相互交个底。你拿人家俱乐部好处了?”

书记口袋里又掏了半包烟,一样的动作放了老天手边,“头上就是天,我要是见好处就伸手的人,早就不在这破地方苦熬了。”

“我不信。我刚看你和俱乐部老板出去说了半天才进来,肯定有啥交易。”田镇长回忆刚在广缘寺的经过,投向书记的目光充满怀疑。

书记拿出山寨手机,打开录放键,和俱乐部老板两人的对话清晰可辨。俱乐部老板本来是想行贿书记,想让镇上从中作梗影响明天的比赛成绩;可一一被回绝。但对话中书记也说的很明白,如果老头能获胜,将会支持俱乐部重回石坎镇,并给予更大的倾斜。

“你要还是不放心,明天去找和尚要录像,我刻意和他站在放生池边一个摄像头下面说的。”镇委书记明人不怕暗事,光明磊落。

田镇长折服的一把抢过手机,“你身上还有其他录音的没有?”

“你搜!”

书记举起双手,田镇长没客气,从上到下连私处都捏了个遍,除了又掏出好几个半包烟之外,果然没有任何可疑之处。老天把书记手机的电池抠出来,运了运气:“我拿过俱乐部老板的好处,事我也帮他办了,可到最后没给咱镇子落下一丁点!要不是孙董的玉立公司撑着没走,咱镇就只能举办吃屎赛展了!不能再上他的当了!”

“那是你拿人手软,不敢跟他计较。”书记温和的看着田镇长,“谁不犯错?我也不怪你,可这次你得听我的。资本家不分好坏,只分强弱。同样的机会,为什么不选个更有实力的?”

田镇长连做几个深呼吸,用力叹息了两声,“我听你的,一切看明天结果。玉立公司赢了万事大吉,俱乐部赢了,我去还钱,你主持更新换代!”

“反了!”书记用力搂了田镇长一把,“玉立公司赢了你去还钱,从此和以前的错误一刀两断;要是俱乐部赢了,对之前的事只字不提!”

“为啥?”

书记一脸失望的摇了摇头:“这道理还用我给你说?给他个把柄抓着,有你这条门路在,他进来投资才有恃无恐啊。等他在咱镇上做大了……或者说为富不仁,管不了他的时候,这把柄你就能用上了。”

说白了谁命贱谁胆大,田镇长一点就通,掏出手机朝镇委书记扬了扬,“他书记,我刚搜完你后,不小心也录了个音。拿个把柄,你不介意吧?”

书记爽朗的笑了:“你以为我没看见你小动作呢?我不亏心,所以不在乎。哦,对了;这么大的赛事,老伍竟然没有上蹿下跳胡显摆,比以前懂事多了。我还真不愿意换他。”

田镇长点点头。但心里明白这和老伍无关,是老胡通过第五名告诉镇上和缓关系,所以这次比赛让自己这当镇长的出尽风头。看似一切都上了正轨,以为就能康庄大道了,却又出这么个插曲。不论是第五名还是老胡那混蛋,都有些不舍,只盼着明天玉立公司能大获全胜,哪怕还钱也认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掌中之物作者:贝昕(鲜橙) 2将夜作者:猫腻 3猛龙过江作者:骷髅精灵 4七根凶简作者:尾鱼 5第五卷:两地争作者:无罪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