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97.乍富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97.乍富(下)

级别很高。倘若一颗炸弹投下来,石坎镇下辖村的村委工作都得瘫痪。更让人吃惊的是,今天老伍并没有借请客之际大肆敛财;反而备下了丰盛的酒宴,还婉拒众人的礼金。“吃个庆祝满月的便饭嘛,又不是过寿。”

这让第五名有点害怕。席面上都是镇上有头有脸的人,何况还有田镇长这坐第一把交椅的人在场,老伍竟然敢先起身讲话?而号称睚眦必报的田镇长竟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快,事出反常即为妖呀,老伍这是打算干啥?

“不要害怕。”胡支书正坐在刘秀娟、第五名的旁边。老头一边儿喝着酒,一边低声给叔嫂两人讲了里头的关窍。

老伍是可怜人。虽然顶了个伍家沟村长的官职,听上去风光;但因这是有名的贫困村,他上要接受领导的批评,下要忍耐乡亲们对他能力的埋怨。两头不讨好的同时,自家的日子也过得紧紧巴巴,并未捞到过什么实惠。

“花销大,可也是伍叔的脸面。别人家想有这些交情,还攀不来呢。”第五名对“打肿脸充胖子”一事,深有体会:自己刚回村的那会儿,也是这样。明明失业了,还要扮演城里大公司的经理。听胡支书一讲,一种深深的代入感,倒是让他同情起老伍来了。

“呵呵。”胡支书意味深长地笑起来。早年间,老伍脸皮薄,就算勒紧自家裤腰带,也要在人面子上把礼数做足;后来,苦日子过久了,人也讲究起来,凡事爱交个朋友。既然是朋友,到了各家各处,总少不了一顿好茶饭。董家寨的富强村长为啥看不上老伍?就有这样一层原因。“名娃给村上办了不少好事。老伍镇里得了表扬,靠捉蛉蛉又赚了一笔。如今也是有家底的人了。想摆桌酒席,跟大伙儿联络下感情……顺便狗仗人势的跟镇上把收虫合同一签。”胡支书含蓄地表达了老伍想找回场子的野望。

原来如此!通过胡支书和第五名与孙婷的协商后,伍家沟的村委会如今是玉立公司的代办机构了,是要替代第五名与镇里签订收虫合同的。可最近屁事不断,第五名没精力处理这事,却让老伍却等不及了,找了个狗屁满月的借口急死忙活跳出来露脸。现在手握合同的签订大权,就真是过头七都没人敢驳伍村长的面子了。刘秀娟抿起嘴,无声地笑起来。第五名却觉得老伍终归还是有些志气的,比如现在,明明大家都在等待他提合同的事情,却开始显摆他家才买的平板电视。

这就有些极端了。也是买了新家电,电视机跟潘金桂家的一个型号;却非叫人承认,他这台电视机是全镇效果最好的。还有冰箱,敞开门,让大伙儿看做工——“名牌!”老伍读不出上头的英文字母,但对“这俩光身子兄弟”很有印象。但你不插电,买来做啥?

但没人敢有啥意见,一个个虽然都气的腿肚子转筋,却依然得龇牙咧嘴的佯装惊奇,尤其是富强,勒死老伍的心都有了,还得弯腰奉承着:“伍村长,你家这电视的雪花点儿就是比我家的清晰!”

刘秀娟背过脸,不愿当众人的面嘲笑老伍。第五名也很给老伍的面子,连声说这冰箱的确是好物件。碍于第五名在场,田镇长不好对老伍下毒口,便没吭声,但表情已然是忍无可忍了。

修养不好的了断大师已经有些暴躁了:“磨磨唧唧!要么吃饭,要么散伙,这是逼我喂你吃香灰呢?”

胡支书也觉得丢人,本着革命情谊容老伍放肆一阵,该拉拉链子了。“他村长,都还忙,大家都等你谈正事呢。”

支书发话了,显摆满意的老伍便又骚情地打厨房里拎出一篮进口水果,请众人品尝。

“这都啥?”很多水果没见过。村长们纷纷来了兴趣。这让老伍越发得意,觉得自家面子上增光添彩。“宝鸡大超市里买的。杨桃;山竹;百香果……”得意洋洋地切水果请大家吃。“快,都别客气,动手,动手呀。”边切还边介绍,这都多少钱一斤的好东西。关中不产,都飞机打南边运来的。

虽然吃不惯这些水果的口味,但果篮上故意不撕的标价着实让在座的村长、支书们惊艳了。尤其听说水果们都是空运来的,都很羡慕。“咱还没坐过飞机呢。这小玩意就享受到了。”

“咋长得跟蒜似的。”富强咥了一只山竹后,发现了下头的猕猴桃,嗤笑一声,“猕猴桃你也没吃过?”

“你懂个屁。”老伍显摆地拿起猕猴桃,“新西兰奇异果。六块八毛钱一个。”熟练地切了几个,一人半拉地啃。

想到这一颗猕猴桃竟然价值六块八毛钱,了断大师都有点动心了,一手一个的啃了几口。“人家这新西兰的东西就是好,嚼起来比鞋带都筋道!”了断大师一发话,众人品尝得更加细心了,觉得它滋味也格外地不同。

“就是就是。”旁边一村长附和着。“这味道还夹心的,有酒味。人家外国人就是能啊,都种出酒心猕猴桃了!”

酒心个屁呀。第五名想啐他一脸,明明是放久变质发酵了!赶紧把嫂子手里半个猕猴桃抢过来,偷偷顺墙根扔了出去,谁家的狗跑来闻了一下,很不满意的掉头走了。破猕猴桃山里头随便摘都有。买新西兰的,真是冤大头。第五名腹诽着,但做客的礼数还是要讲。“伍叔,这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最神奇的水果了!”

实在不想骂人,但也只能这么措辞了,唯独胡支书一句话不吭的挨个捏了捏山竹,外皮都已经发硬发干了,没一个满意的,脸色有点儿郁闷。第五名明白,老人家是在南边打过仗的,对这些水果比在场的都熟。

众人的捧场,让老伍十分受用。唯独富强笑着问老伍:“你家请客前还掏粪坑?”

啥意思?众人都愣了。第五名鼻子动动,不得不佩服富强的嗅觉灵敏:空气中,有一股似有似无的臭味,但却是从厨房那边传来的!

“没见过世面就不要胡说。”老伍认为富强嫉妒自家的兴旺,告诉大伙儿,好东西都留在最后。那只进口大水果,是今天的重头戏。说罢,得意地从厨房里捧出了臭味之源——十多斤重的大榴莲。

浓郁的香臭,让众人闻得头晕眼花。“这能吃?”刘秀娟怀疑老伍被骗了。

“能吃……吧?”胡支书虽然见过世面,但也是多年前的事了。秦省地处内陆,对于榴莲这种热带水果,众人并不认识。只有田镇长勇敢地憋了一口气,上去摸了下外壳,尖尖的,杀人越货的利器!

“这叫啥?”有村长好奇地问,也跟着田镇长上去摸了摸外壳。

老伍咧嘴笑着,发现记不起来了,求救的眼神赶紧投向第五名——省城当领导的大能人,应该吃过这吧?

“榴莲。”田镇长有点看不起麾下的这些干部们,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了?“这东西闻着臭,吃着也臭,你买这死啊?!”

看到镇长已经不耐烦了,老伍赶紧双臂较力,把已经裂开口的榴莲掰成几瓣,那醉人的臭香,便愈发浓郁了。掰开厚实的果肉,先奉给了德高望重的胡支书。

“人老了,牙口不好。”胡支书示意老伍先把这臭哄哄的果肉让给别人。

“泰国货,十七块八一斤。”老伍爆出价格,胡支书又把果肉拿回去了:当年为祖国抛头颅洒热血都没有怕过,难道这会儿还怕个水果吗?一口塞嘴里!

第五名发现老头的脸色青了,面部有些扭曲,但还努力挤出个笑容,告诉老伍:“羞你先人!”

刘秀娟也接过了一块,跟富强等人捏着鼻子乱嚼一通。结果分成了两派,刘秀娟和富强一致认可这东西是臭了点,但味道可以接受,不错!但以田镇长和胡支书为代表的就觉得不知道吃屎是不是这感觉!

但到这会儿,好不好吃已经不重要了;老远跑来委屈求全的连屎都咽了,老伍你这孙子啥时候跟大伙签合同呢?!啥?合同没准备好?你这是把人当狗遛呢?

田镇长还没发话,富强已经把榴莲壳拿手里准备正面硬刚了,老伍吓得赶紧摆手。假模假样的请神一般取出一纸文书来送到第五名面前,“名娃,咱伍家沟是你公司的代办点。你作为咱公司大领导,叔等你授权呢!”

“啥权?”这把第五名给惊着了,老伍这身段就差当街给第五名磕一个了。

胡支书也忍着丢人,用电视剧里的行话给解释了一下:“就是等你下旨呢。”

我就把你给¥#%&!第五名接过胡支书递来钢笔签了字。

胡支书印泥上沾了手印直接摁在授权书上,一脸鄙夷的“行了。他村长,往后你就是爷了!”

拿了正式授权,老伍跟刚刚请客时候的态度全然不同了,目光凌厉的朝众村长一扫,别人无所谓,富强的心一下就虚了,老伍这狗日的要开始报复了?后悔没把女儿富国美带来,看样子今天不当孙子是过不去了。

第五名猜到老伍这小心眼会来这一套,自己这体制外的人再待到现场不合适,拉了嫂子客气的辞行了,本来是想拉了断大师一起走的,可大师对基层官场还是有一定感情的,非得留下来看热闹。

第五名心里担心老伍过分,刘秀娟倒认为这是风水轮流转,毕竟之前被各村各寨欺负了若干年,该伍家沟露脸了,报复一下不过分。唯一的缺点就是榴莲味道太持久了。伍魁首以为俩人掉粪坑了,打水给俩人冲冲……#####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龙族3 黑月之潮(下)作者:江南 2破晓行动 第二卷作者:江右萧郎 3掌中之物作者:贝昕(鲜橙) 4第八卷:长生作者:无罪 5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作者:唐家三少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