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426.理想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426.理想

拍电影的都想获个百花奖,搞体育的都想参加奥运会。对养锦鲤的来说,京都赛展就是锦鲤圈的奥运会。能入选参赛,这都是极致的追求。多年的努力就是为了得到这个入场券,可因为一场大火,一切清零。梦想就被深深埋在了心底。本以为国际赛事只是个奢求的时候,它偏偏就来了。

恭喜道贺的已经全围过来了。孙婷要是在国际赛事上拿了名次,大伙从玉立公司拿的锦鲤自然水涨船高,以后往来也倍有面子。

“孙老板,吴总可是带给您这新春开门的大好消息,这得请客。”

请客不是事,还有问孙婷能不能夹带他一条锦鲤参赛的,也算蹭个红毯?太不要脸了,要夹带一起夹带。

“就坐吴总的转机,大伙儿都把自家的鱼装上,给孙老板当个陪衬!”

有幸福的,也就不缺被伤害的。俱乐部老板五雷轰顶三次般的丧气,可怕的是绝望中竟然还夹杂着快感;老子就完蛋了还能怎么着?老天爷就瞎眼了我能怎么办!大不了不要脸了,一丝不挂就果奔着活着,反倒痛快!笑嘻嘻的下山去了……

高矮俩人本来也吃味,可看到俱乐部老板的状态,心里马上就平衡了。亏得和老头切割的早,要不今天非跟着一起神经不可。这已经弄疯一个了,第五名挺担心俱乐部老板能不能找到回家的路,可更担心一言不发的孙婷,赶紧将其抢救到僻静处,搬椅子让坐下,点着烟塞孙婷嘴里。

铁马开心得很,虽然不知道京都赛展是个什么鬼,但大伙儿都想去,那肯定热闹。最喜欢的就是热闹。开了瓶明朝白兰地朝架子上的烤肉浇了上去,一时间肉香四溢,酒雾缭绕。提前祝贺踏平京都,说不定还能打包俩精壮武士暖床呢。

“牛肉要吃胸口,要大块慢烤,等油出尽才会肥而不腻。”胡支书倔强不屈的中指并不影响效率,恰到好处的火候,配合完美的调料,肉在架子上滋滋作响,油亮的色泽带起了无穷食欲,醇厚的味道也在鼻腔上打着旋,久久不散。

远处就是层峦起伏的山脉,身边就是一弯清澈见底的水。明明是寒冬腊月,这高山草甸却被暖阳晒得宛若初春……孙婷面对水潭痴痴地看着,眉眼间的凌厉之色这会儿都不见了。

“趁热吃口冷静冷静。”第五名从了断大师手里抢了盘肉送到孙婷面前。

孙晴曼妙的斜了第五名一眼,忽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一切都回到了自己预定的那个美妙的起点;但又和当初的设定不同了。那时候只有自己,现在却有了第五名……和操蛋的铁马。看着卖弄厨艺的胡支书和为了半条路乐不可支的老伍,这些人本来都不该出现在自己生命里的。“算是因祸得福了吧?”

“不算。”第五名这边督促孙婷吃东西,自己却还整理大叠POS机打出的回执。“你要去日本,铁马要跑车,我得辛苦挣钱给你俩花呢。去年这时候我每月领五千块都觉得够用了,现在千多万了,还是心虚。”

孙婷笑了,捻了块连筋的牛肉,想了想却喂到第五名嘴里。“这才开始呢。先哄哄场子,后面有的赚。”

“蛇大窟窿粗,省一点是一点。咱还有个障碍没解决呢。”第五名这才想起俱乐部老板已经返老还童的下山了,“就算是神经了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好钢用在刀刃上。”

孙婷伸手在第五名额头摸了摸,“老气横秋的。”看到导演正指挥镜头对着自己,摆手示意别骚扰。技术工种真没存在感。旁观整个全程的导演黯然神伤,让摄像师给自己来个特写,就当是年终总结了。

不同的环境下有不同的总结方式。会餐终了,玉立公司三巨头在刘老板的伺候下开启董事会议。因为墩墩非要霸占两个座椅,第五名只好先坐到化肥大亨付的购鱼款上。这位与众不同,讨厌各种在线支付,是坚定的货币爱好者,车上拉了几百万现金来参赛的。

一切盈利和开销全部交由刘秀娟入账,并按照第五名之前的规划,要趁着人气,在年后成立广缘寺锦鲤会的相关布置。进一步压榨俱乐部的生存空间,再一举将其拿下。会议期间铁董从暗示到挑明,两次要求分红未果,开始发飙。

“铁董,咱还留本钱对付俱乐部呢。等拿下俱乐部再分红嘛。”看嫂子在跟前,第五名只能毕恭毕敬的讲道理。

“说那么多干啥?”孙婷没啥修养,不想费口舌,“不是有本事在外面借吗?先借着过呗。”

这让刘秀娟都听不下去了。账上明明有两千万,哪儿有让未婚夫在外面借钱花的道理?在铁马掀桌子前,赶紧拿出银行卡放了桌上,是今天当拍卖师的意外收入,先让铁董花着。

嫂子是好意,倒把铁马弄的下不来台。可又因为之前和刘秀娟达成了默契,就没法原地爆炸了,堂堂铁家公子气的哆嗦。第五名赶紧把卡还给嫂子,小马哥的胃口,不是区区三十万能解决的,只好站起身将坐着的二百万现金用力捧到桌上。这钱让铁董拿去先败着,从后期红利里扣除;千万省着点花,后面一系列的规划都是要用钱的。铁马一下欢快了,大方的赐给第五名、孙婷和嫂子一人一捆小费,弄得孙婷就像糊他熊脸。

“我能咋办?”开完会还见孙婷吊个脸,第五名只好先安抚下。“我也财迷,可一直没发啥钱,不能总让咱铁董在外面借钱花。传出去对咱公司名声也不好。”

孙婷被逗笑了,摆摆手,“和铁马无关。我是在算俱乐部那边的营收呢,估一下那边的底线,看他还能撑多久。”

第五名放心了,“俱乐部这边我盯着,你别分心,专注给日本赛展挑鱼。”

“能死你,啥都会安排了。还小半年时间呢,我有的是时间。”孙婷挺喜欢第五名私下里的责任感,和台面上一副小职员嘴脸落差太大,“要不我把铁马撵走,你来当大老板?”

话里隐约还有另一层意思,第五名神往了一下,赶紧摆手,“我就这命,台面上不适合我。铁董对公司的贡献值得肯定。”

孙婷掏出电棒打了个火花,似笑非笑的神色,“敢学姓赵的就弄死你。”

姓赵的?等第五名反应过来,孙婷已经敲开刘秀娟的门,帮着嫂子卸妆去了。伤脑筋啊,还是李大亮命好啊,吃了睡睡了吃,身为牲口都没干过重活;尤其可恨的是墩墩,顶着个斗熊犬的诨号,已经被娇惯成酒囊饭袋了。连有人进门都不吭一声,只顾呼呼大睡。

老伍和胡支书提着半麻袋钱倒了桌上,是还第五家的修路款。老伍尽管流露出不舍,但还是痛快的又点出两千块的利息交给刚敷上高档面膜的刘秀娟。孙婷和铁马作为外人不便参与,都回了房间从窗户里窥视。

第五名亦非吴下阿蒙,坚定拒绝。既然是捐村里的,就没有拿回来的道理。老伍就佩服一诺千金的人,马上就要把钱拿走。

“咱一码归一码。咱公私分明。”胡支书挡住老伍,诚意满满的解释:“村里没钱的时候,你捐啥我都高兴。可现在村里有自己的产业了,就不能靠着捐助过日子了。何况你就是个打工的,没拿你的道理。”

一听老胡说村里产业这话,刘秀娟就知道坏菜了。这贼老汉偷鱼还不算,想从玉立公司要分红呢。手里两千块钱飞快塞回给老伍。“他胡叔,捐出去的钱再拿回来,往后村里咋看我家呢?”

“行了,收了吧!”孙婷推开门一脸烦躁的出来。“俩老不死的,深更半夜还跑来占便宜。我告诉你,头名奖金加那条路都算到你村的红利里!”

“算,这账村里认呢!咋敢和孙董叫板嘛!”胡支书皱巴巴的老脸都笑开了,还破例给孙婷搬椅子,可恭敬了。

恨的牙痒痒,可之前说定有伍家沟的红利,也没法赖账,毕竟玉立公司伍家沟办事处的名字不是白叫的。既然公事公办,潘金桂也趁夜被叫了过来,和玉立公司大掌柜刘秀娟面对面的算账。

去完税,摊掉运营成本,按百分之二十的红利,伍家沟分四百二十五万。冠军锦鲤三百万,头名奖金一百万,伍家沟还能拿走二十五万。拿了七十五万过来,还能拿二十五万回去,里外里,村里还落了五十万。老伍开心不得了。

“等等。”胡支书再一次把老伍手打开,“咱村既然和玉立公司一体的,这一百万奖金也算是村里和玉立公司合出的?你不能都算到我村净落上,得剃百分之二十出来。”

哦,还有这么个小账呢,里外里又要出去二十万,刘秀娟就想给老胡眼睛抠出来。“放屁!这是铁公子自掏腰包赞助的!和玉立公司无关!”

“我就问问,要是不相干,这账咱就不算了。”老胡赶紧低姿态安抚刘秀娟,还殷勤的去厨房倒了杯水放跟前:“我是个老糊涂,啥都不懂,你一说就明白了。名娃,那你公司投资广缘寺是不是也得算村上百分之二十呢?”

“胡叔,你就不怕了断大师弄你?”第五名想将老支书手刃掉,回屋取出当时和老胡订的合同拍在桌子上:“老王八蛋,你看清楚。村上有分红,不代表有干股,就不算股东!在哪投资,那是玉立公司的自由,和你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这娃,咋骂人呢。唾沫星子喷人一脸。”老胡不生气,仔细的看了遍合同,懊恼的摇摇头,“我当时糊涂了。咋不逼着你们给干股呢,失策。现在加上还来得及不?”

这丑态,老伍都看不下去了。世代老实巴交的农民,咋就出了老胡这败类呢?人家都分红了,你还想当股东,咋不明抢呢?潘金桂羞愧的朝刘秀娟摇摇头,意思和亲舅划清界限,免得自己以后没法做人。

“这有啥害臊的。”老胡当即教育潘金桂,“你是咱村会计,第五名是咱村资本家。平时要相亲相爱,可对账的时候要拿出阶级斗争的底气,势不两立!他孙董,你说是吧?”

铁马听不下去了,推门出来,“你以后少喝资本家的红酒。”

“还有烟!”刘秀娟一把给老胡掏出的中华烟给没收了。“以后少走资本家修的路!”

头一次见资本家清算贫农的,老伍觉得挺痛快,不打算帮老胡这阶级兄弟。从秀娟手里接过烟,享受的点着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横刀立马作者:任怨 2第一篇 一夜觉醒 第三集 九重雷刀作者:我吃西红柿 3神工作者:任怨 4有匪作者:Priest 5我是仙凡作者:百里玺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