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405.插曲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405.插曲

太阳这会儿开始朝西山头落了。酒池肉林的盛情款待再度上演。让每个人的身心都得到了充分的放松。大佬们讲究养生,吃到七分饱,就去后面坡看他们DIY的农地了。还剩有一陇草莓没摘完,大家冲着夕阳,围坐一起称赞广缘寺福泽深厚,这草莓可比户县大棚里种的好吃多了。

庙里那天然硫磺温泉也泡满了俱乐部会员。虽然最后被一六八的赤别甲盖过风头,但凭借三条黄松叶力压孙婷一筹。挟复赛之威,老头大谈特谈旗舰店那边刚上的新货。号称光红白一系,就上了十来条。什么三段、四段;什么拿破仑、金银鳞……种种描述听得会员们痴迷不已,就有跟俱乐部老板约定,比赛后就去旗舰店参观。

俱乐部老板可谦虚着:“我这文化水平一般,形容起来还是有偏差的。闻名不如见面,大伙儿到时候就知道了。可千万别瞧眼里拔不出来呀。哈哈哈哈……”

不怕把你小舌头给笑出来?铁公子寂寞地泡在硫磺皂热水池的一角,愁肠满怀。尽管往日里颇受欢迎,但话题一旦深入锦鲤,就插不上了。白日里复赛低人一头,这会儿又被俱乐部占了先手,心里郁郁的,觉得对不住第五名一番筹备。哀怨地挥挥手,把一块香皂丢到第五名脚下,说话的声气儿也低了,“哈尼,帮人家捡一下。”

第五名一毛巾搋了铁马脸上。自己洗完还得赶到董家寨去赴宴呢。昨天全羊宴没露脸,今天再不去就说不过去了,毕竟那些普通玩家都是自己拉来的。让铁马赶紧滚去交际。“抢风头不是你长项吗?这会儿让一糟老汉赢了,还有脸跟我说话?差评!”

小气。不过是想要个安慰嘛。铁公子惆怅地抿着嘴唇,无奈地朝一帮中老年壮男潜行过去。看俱乐部老板还在哔哔,气就不打一处来:“一把年纪了,不吹牛能死?你店里比得上今天一六八号的穿山甲不?是叫穿山甲吧?”

老吴显然还在惦记这三条呢,铁马一提这茬,情绪立刻投入进来。“一六八到底何方神圣?”

铁马朝外面努努嘴,“明天决赛,他今晚肯定要换鱼。我准备晚上将其拿下!”

众人一听都来劲。对啊,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就起了儿时抓特务的兴趣,一众人都要参与进来。叫过小和尚,生普伺候,老子们要连夜抓人!俱乐部老板再次被冷落,但也很忌惮这赤别甲的主人,在内心已经笃定这肯定是某位外省的同行跨界捣乱。

第五名看到这帮人亢奋了,知道那一六八号跑不了了。放心擦干穿衣,正要上车去董家寨,却看到田镇长和镇委书记俩人过来。

“你忙你的!明天决赛,我带着书记来看看大家都准备的怎么样了!”田镇长进过两天的熏陶,已经有大家风范了,朝第五名一挥手,带书记进了广缘寺大门。

这太搞笑了,第五名开着车都忍不住笑,老田都能当国家队领队了。

上层人士的休闲生活,距离普通玩家喜好尚有一段距离。董家寨这儿胡吃海塞一圈儿还没个饥饱。第五名刚进羌寨,就碰见大伙带着吃垮自助餐厅般的雄心壮志,非让富国美再上几头全羊。

烤呗。富强朝第五名一挤眼,乐颠颠地在玉立公司账上又记了一笔。也有不光惦记温饱的,看见第五名这大管事来了,就遮遮掩掩地问:吃住不要钱,那那啥呢?那啥有没有?免费不?

“哪啥?”第五名一时间觉得大学学历不够用,对方这代词用的神出鬼没。

“就那啥嘛。”这么聪明个小伙子,咋还听不懂人话。挤眉弄眼的,明示暗示半天,终于让第五名明白了这位是温饱思那啥。

“违法活动咱们这儿都没有。”第五名想将其撵回西京城的火凤凰。

“美中不足,美中不足啊。”对方遗憾地抄起半只羊腿泻火。

所幸爱好那啥的终归是少数,更多人关注点还在锦鲤。今天真是开了眼,不光围观了大老板们的国际鱼,还找到了自家的心头好:东坝头的草莽大鲤子!

第五名这才发现曹俊也在场,正被一群爱好者围着,觉得挺有意思。富国美过来解释曹俊本来不想来,是小钱硬叫来的。

哦?小钱叫曹俊到董家寨赴宴,这是啥意思?垫脚找了半天,才在个角落里发现小钱和扇叔青婶交头接耳的鬼祟呢。预感到没好事,刚想上去询问,却被曹俊看到了,大声招呼第五名。

估计是喝了几杯,人的声音也雄壮不少。这场子自己得捧,赶紧一脸惊喜的跑过去,气你的搂住曹俊:“曹村长,没想到你把锦鲤养的那么好!孙董专门让我过来请教你养鱼的学问呢!”

“对啊,别私藏了,给大家说说嘛!”一圈爱好者也是心急火燎的想学个门路,斟酒端茶的伺候。

曹俊身为村长,本来不怯这种场面的。可刚才和大伙私聊时了解,这帮第一轮就被淘汰的普通玩家在那帮大会员面前看似平庸,实则都是些家境殷实的人。光这一圈里就两位退休的局级领导,给自己斟酒那位还是个刚退休的副厅级,按级别都是能踢县长屁股的主。

这就和面对村民时的心态不同了,拘谨的都带了娇羞:“咱起早贪黑的用心喂养。”讲到这时,想到几条破鱼竟然也挣得了一万块奖金。正好入公账,改善下村委会的办公条件。“亏得有第五总经理提携,我们这村干部就是一门心思给贫困村改善下生活,多挣一个是一个。”

第五名认同的点点头,主动接过富国美送来的烤羊,殷勤地递给这些城里人。“我们这里条件简陋,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多包涵。曹村长的想法和我们玉立公司一样,说是养鱼做生意,归根结底就是想把当地贫困帽子摘了。能让娃娃们去上学,乡亲家里盖间新房,小伙能娶得起媳妇。”

听第五名这么说,桌上安静了下。退休的老干部‘啪’的拍了下桌子,“小伙子多大年纪?”

“二十七了。”第五名斟了一圈酒,带着亲和的笑脸和老干部对视一下,“也在攒钱娶媳妇。”

大家一阵哄笑,老干部指着第五名笑道:“不老实。这几天看你和那帮资本家称兄道弟的,搞这么大场面还白吃白住,一次圈不少钱吧?”

第五名看老头干了一杯,殷勤的又斟满。“我能过就行,重点是能让乡亲过个好年。”

曹俊赶紧佐证:“第五经理为了家乡的确是下了大力气,招商引资不说,就今天咱们去寺里那条险峻的山路,就是他倾家荡产捐建的。”

这话一说,看向第五名的眼神充满惊讶。路大家都走了,还有人赞叹这山路堪称天险,没想到是个二十七的小青年捐的,一下就刮目相看。

“我这不是攒钱修后半条呢嘛!”第五名恬淡中笑容不减,“这还得大家以后多捧我们玉立公司的场呢。”

“别!”老干部惭愧摆摆手,“我也想呢,可你们公司参赛的那些鱼,搭上身前的退休金都不够!”

“别丧气嘛,买不起好的,还买不起高兴的?”退休局长一把搂过曹俊,“曹村长,你村的锦鲤不会比玉立公司还贵吧?”

咋会嘛!曹俊心都虚成棉花,本想说三块五一斤,可想起小钱之前交代的,生生给话咽了回去。

“终于聊到正题了?”小钱俯身到第五名背上,却盯着曹俊。

曹俊赶紧给众人介绍,这位小钱姑娘是第五名同志的女朋友,也是东坝头的投资人,那些鱼卖不卖,卖多少钱,得人家决定。

“曹村长辛苦了。”小钱挺欣赏曹俊的做派。锦鲤都是第五名倒进水库当饲料的,按理也是钱家饲料店的一部分资产,曹俊没有私自谈价就是个本分人。

城里人?大伙儿一听小钱的口音,知道这是西京城原住民。本来想从山里人这儿捡个便宜,如果是城里商户,会不会没戏了?担心地看着小钱,“咱们人多,也算是团购呢。是吧?”“对对,团购应该比外头便宜嘛。”“咱们是真心喜欢这鱼,这么多人想要,还不得批发价?”七嘴八舌地便开始垫话。

“众位亲~”小钱举起杯子敬了一圈。先代表钱家饲料店感谢众人对东坝头锦鲤的支持,再谈锦鲤销售问题:“利是要让的,至于让多少……”环视一圈,“为了酬谢新老客户,今晚公司会紧急磋商出一条方案,确保让大家都满意。”

这也没个准话?一众玩家有些失望。也对,那么大个头的锦鲤,咋能便宜让人嘛。鱼上头看来拾不到便宜了,只好重新奔着富国美的烤全羊过去。

曹俊本以为有小钱在能再给东坝头捞点外快,有点失望,可也不敢说啥。倒是第五名清楚小钱的意图了,还真佩服名义女朋友对商机的敏感度,百里外一分钱掉地上她都能听见。

小钱表示要和曹村长去东坝头考察锦鲤,第五名不放心,大晚上的为几条鱼跑一趟不够操心钱。

“鱼能挣几个,零花罢了。”小钱心里那本账可清晰着,附在第五名耳边:“还不是帮你这没良心卖饲料呢!多条鱼就多张嘴,这小三百人呢,一人买三条回去,就多了一千条鱼要吃饲料。你算算,一年多买多少?”

第五名逗笑了,一千条鱼的饲料微不足道,还没高矮俩人这边半个月来的多呢。但考虑到小钱的心情,让她高兴高兴也好。当即掏出车钥匙递过去。

“走量呗。反正锦鲤都让东坝头养成这样了,能喂肥喂壮就成。”小钱拉第五名到一边问第五名怎么个想法。“毕竟是东坝头的鱼有你玉立公司一半呢,成不成的还得你这边说话。”

知道小钱开嘲讽,第五名一脸无奈:“你这是真心问我呢?”

小钱点点头,“对啊,我现在就是个经销商,还敢得罪第五经理啊?还不是由你为所欲为啊……”

赶紧给钱大姐嘴捂上,刚想说任其随意处置,忽然又想到点啥:“那我有个建议。”

还真是蹬鼻子上脸,不说安抚老娘,都敢提建议了。小钱不忿的瞅着第五名:“放!”

第五名、小钱亲昵并肩的姿态,让人浮想联翩。忽然背后一声清脆的咳嗽声,回头一看,“嫂子,你咋来了?一个人?”

“魁首开铁公子的车送我过来的,给董家寨开招待费。”刘秀娟朝富强那边努努嘴,“招待餐里可没有烤全羊。这可是他们私自做的主。”

第五名赶紧摆摆手,“算咱的。”

“算我的。”小钱亲昵的挽住刘秀娟胳膊,“要不然孙婷又该说我钱家只占便宜不出血了。”说完,晃了晃车钥匙,“你和嫂子忙,我和曹村长去趟东坝头摸摸底。今晚别等我了。”

曹俊朝第五名保证照顾好钱老师,跟着小钱一前一后出了羌寨。看刘秀娟一头雾水,第五名找了人少的地方给刘秀娟解释,扇叔和青婶看到这一幕,俩人即刻明了;看来小钱想进第五家的门不容易啊。不趁机探听点伦理内情多对不起自己,娴熟的过来寒暄,夸第五名年少有成,又恭维刘秀娟青春靓丽,要不认识的人,倒觉得秀娟是第五名的妹子呢!青婶瞧见刘秀娟手腕上那个翠芯镯子,想起这还当初自己推销给第五名的,拿起她细白的手腕端详着那镯子,赞叹她是个有福的人,当初第五名刚刚有了积蓄,就惦记着给她买这买那……

刘秀娟听的羞涩,心里却喜欢的不得了。包里本来给胡支书带的香烟就塞了扇叔手里。热情地请两人住到伍家沟的家里。“都没好好招待你们。董家寨这头都是给那帮外人住的;咱自己人,家里住去。”

这话真温暖。扇叔、青婶早就听说第五名在老家盖了座关中大院子,砖瓦都是明清的,更不要说还有些老旧古董家具。这大好的赏玩机会怎能错过。但第五名不能奉陪了,一到家就抱了几套羽绒大衣直奔鱼塘。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六篇 界主世界作者:我吃西红柿 2一念永恒作者:耳根 3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二卷 闭着眼睛闯京城作者:月关 4破晓行动 第一卷作者:江右萧郎 5七根凶简作者:尾鱼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