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184.戏中戏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184.戏中戏(上)

天然无污染的饲料是宣传重点。但这只是个说法。买家更在意的是你饲料的营养丰不丰富,配比均不均衡,能不能把鱼养得健康、艳丽。所以其中鱼粉的好坏就变成了重中之重。孙婷叫第五名一起规划去东坝头拍摄的事宜。第五名这才想起件重要的事,赶紧给孙婷讲述了他和小钱在检测环节上作弊的事。

孙婷恍然大悟:怪不得钱哥突然提出分摊成本,原来这俩人已经把这么大一块人工给省掉了。小钱自不必说,市井出身的硕士。这年头最怕就是流氓有文化;倒是第五名逐渐有了周扒皮的趋势,不由让人刮目相看。随即庄重地点了点头。“这个逼装得不错。给你打九分。”

“留一分是怕我骄傲?”以为孙婷觉得自己这事办得好,第五名高兴起来。

“不,是还有九十一分的提升空间。”这时候孙婷看一下第五名的眼神,逐渐变得严肃起来。不等第五名反驳,用很严厉的口吻告诉第五名,“这世上有这么一种人,哪行哪业都干不好。而这种人就是绝大多数人。”

第五名本以为孙婷听了这事儿很高兴,没想到适得其反。可这事毕竟是件小事,你又不是我爸妈,没必要用这种口吻对我。随即表情也变得难看起来,“你凭啥这么说我?再说了,小钱也是咱们的合伙人,是她忽然起意。我不帮着她,难不成还当场拆穿吗?”第五名说着,觉得一老爷们光说着委屈有损形象,不能活得跟窦娥一样。“要不是我拦着,东坝头连一斤三块二的收购价都保不住。以小钱那脾气,不砸到两块五才怪。”

孙婷故作吃惊地看着第五名,“那为什么不让小钱砸到两块五呢?一毛不要才好呢!”

第五名本来只想为自己正名一下。听孙婷这口气,气就上来了。“你笑话我是吧?山里人干啥都不容易。挣那点血汗钱,还不够外人盘剥的呢。我下不了那狠心。”

“哦——”孙婷了然。“这么说,想坑人好像还有那么点良心;可是不坑,又对不住自己想沾便宜的心态?所以咱第五总经理就折中了一下。是吧?”

这话简直太看不起人了。可第五名满肚子的火苗就是蹿不出来。孙婷说的每一个字都指向自己的要害。可仔细想想……

孙婷伸出手来,扳着指头给第五名算计:“第一,已经抓住机会,却没有给资方获得更大的利益空间,作为执行经理,你不合格;第二,明知小钱在里面捣鬼,你却没有为村民争得利益,作为乡亲,你不合格。身为资方不合格,身为老乡不合格,两面没落好。还有脸跑这儿篡证;要我说,当初侯胖子拿你顶缸一点都不亏。”

刘秀娟本来是打算给俩人送点儿晚饭,可刚走门口就听到女老板好像在批评教育小叔子,心里就有点不愿意。可听到侯胖子就心下一惊。没想到热诚接待自己的侯总,竟然就是坑害小叔子的罪魁祸首。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想想自己还送了一大堆山货给那坏人,就有点生气。孙婷说话的口气虽然不那么友善,可话里话外却帮着小叔子,不由对孙婷又多了一层好感。正犹豫要不要进去时,忽然看到过道处人影一晃,刘秀娟起了疑心,顺手抓了门口个笤帚轻手轻脚过去,转了墙角刚举起手,却是胡支书那张老脸。

胡支书不等刘秀娟出声,一手抓住笤帚,一把将刘秀娟拉进拐角。“别叫。”

这是咋了……刘秀娟有点儿紧张,不明白支书为啥不到前面跟剧组人说话,跑后院来蹲墙角。就这么一安静,第五名和孙婷的话好像变的更清晰了。内容从侯胖子转到了小钱身上,第五名帮着小钱说话,而孙婷因此更有些生气。看着一边听的认真的胡支书,刘秀娟觉得让外人偷听小叔子公司的事不对,当机立断的干咳一声。胡支书反应快,听到屋内说话声音停止,立刻拉着刘秀娟贴墙朝前院而去。

“他支书……”刘秀娟有些生气,就打算质问。

“娃不容易!”胡支书明白,不打断刘秀娟的话,自己这形象就毁了。“秀娟,咱名娃在外面可不是咱想的那么顺啊。”

刘秀娟本打算问罪的,可胡支书这么一说,不禁也难过起来。被领导算计不说,从孙婷话里透出的信息,好像这小钱姑娘也不是那么地道,情绪记挂在第五名身上,对胡支书也就没那么多情绪了。“他支书,听过就算了,往后别再提了。”

“小钱不是名娃女朋友吗?咋还这么多算计呢?”胡支书虽然不知道其中的门道,但觉得这信息值得利用一下,是个机会。

刘秀娟明白小钱是个赝品,可又不能对胡支书说明,赶紧支应着:“谁家过日子没点儿磕绊,等往后俩人把事儿办了就好了。”

胡支书冷笑一声:“要真把事办了,就离你倒霉不远了!”

刘秀娟知道小钱厉害,认同支书这话。尽管知道小钱底细,可自己心里好像有啥噎着:“别这么说,人媳妇要是不愿意我,大不了就回东坝头;不能耽搁名娃。”说到这就有点儿动了情绪,眼角有点润。

胡支书听出刘秀娟话里的情绪,觉得和自己判断的八九不离十。叹口气:“秀娟,叔不瞎。你叔嫂俩相依为命过来的,都看在眼里呢。名娃再本事,终究是咱山里人,心慈面善的弄不过人城里女娃。我既不愿意名娃在外面受亏,也不想看你年轻轻个寡妇家受罪。”

胡支书这话让刘秀娟打了个激灵,警惕的朝后躲了一步,平日里的本事全没了,都不知道咋回话。胡支书看刘秀娟这反应,和善的笑了。

“你也别想那么多,叔胡说呢。婚姻呢,说来就是搭伴找依靠,还不是谁可靠找谁?对不对?”胡支书说完,朝前院走去。走了几步,又啧啧有声的摸了摸细致的院墙:“看这盖的多大多好,娃外面受多大委屈,还不是一心先给嫂子张罗一套院子?明白人早就明白了,糊涂人理他干啥?”一边说,一边出了圆门隐匿在黑暗中。

明白人早就明白了,糊涂人理他干啥?这话在刘秀娟心里翻来覆去的倒腾着。胡支书这是在给自己撑腰呢,别理会闲言碎语?想到这儿心里咯噔一下,好像有什么一下通了。钱、首饰、院子……小叔子全部交给自己手里;别家女人多剥头蒜都有人骂,可名娃从没和自己计较过,连自己亲弟弟对自己不敬,上手就能寻公道,这不是依靠啥是依靠?想到这儿,用力咽了口唾沫,自家在村里的身份,谁敢多说啥?!想到这儿,转身又折回来,看到第五名和孙婷正挑开窗户朝外看呢。

看到嫂子过来,第五名笑孙婷,“我说是我嫂子的声音,哪儿来的猫头鹰。”

估计是刚咳嗽的有点儿走调,被人当夜猫子了。刘秀娟赶紧给俩人把篮子里的几个蒸碗摆到屋子里,一边叮嘱别工作太晚,一边收拾第五名换下来的几件脏衣裤拿出去。

孙婷带着异样的笑意目送刘秀娟出去,回头刚想嘲讽第五名几句,却发现这没心没肺的已经夹了满满一个肉夹馍都咬下一半了。这会儿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刚才话都没完呢,这就开吃了?

没皮没脸的家伙!孙婷知道自己为什么生气,比起那鼠目寸光的短视行为,更在意第五名的是非判断竟然被小钱影响了。脑海里又浮现小钱挽着第五名胳膊的挑衅嘴脸,心里就更不痛快。

“还有脸吃!”孙婷上前把第五名手里的馍夺过来,放了一边,“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骗人一时,还能骗人一世?她钱家不在这山里住,大不了把机器拉走,啥影响都没有。可你呢?我呢?咱们还能不能在这儿养鱼了?你第五家还能不能在这山里头做人了?姓钱的骗东坝头时,考虑过你的立场了吗?”

“是我错了。”第五名还是不愿把原因推到小钱身上。毕竟小钱和自己商量过;归根结蒂是自己那点短浅的小算计占了上风。诚恳地告诉孙婷,“东坝头免费送货的事情已经说定了,这会儿不能改口。让我吃完想个办法……”

“等你想出办法就晚了。”见第五名一脸悔意,孙婷的表情终于放松下来。能反省就好,说明人还有改造的余地,还没无可救药。想起今天山上山下的忙活一天没吃饭,还被自己攮了一电棍,有些过意不去。肉夹馍递到第五名手里,还帮着又夹了块小酥肉进去:“行了,谁让我是大老板呢。运费的事我会给曹村长他们说清楚。”#####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杀破狼作者:priest 2第五卷 焚城作者:猫腻 3遮天作者:辰东 4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五卷 群魔乱舞作者:月关 5狂神作者:唐家三少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