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186.群演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186.群演

东坝头山美水美,水库风光更是大气磅礴。就是鱼可怜,一条条都是当饲料用的,拍摄角度便跟昨天大不相同。锦鲤是观赏鱼,配上传统美人相得益彰;今天的拍摄重点是饲料质量,就得体现出鱼的鲜活。

东坝头一群大老爷们便脱得只剩下大裤衩子,跳进水库放网赶鱼,妄图制造出捕鱼的淳朴风貌。

淳朴是淳朴了,可一个个脸长成那怂样子谁爱看;再瞧身材,都一群老头,哪有健康活泼的样子。

导演也烦了,将手里大喇叭直接就给砸了,插着腰就开骂了。骂了一阵也不顶用,虽说把前来拍摄的村民吓得够呛,可解决不了啥问题。

“女的呢?!男的不顶用,咱秀娟嫂子模样的女的也成啊!”知道了昨晚这层奔放关系,导演对刘秀娟的记忆更是深刻,已经公然喊嫂子了。

挨了半天骂,曹俊都没吱声;可听了这话,身为一村之长脸上挂不住了。一个普通的水库,放在第五名手里竟然能请来著名导演拍广告,做梦都想不到。可这么好个宣传东坝头的机会,却因为自己村里一群拿不出手的老幼妇孺要毁于一旦。

可这会儿有啥办法,拍摄需要的那种都出门打工了。导演不明白昨天伍家沟里好好的,这村咋连个拿得出手的男女都没有。以为曹俊理解力有问题,拿出手机把昨天刘秀娟拍摄的素材回放给曹俊看了一遍。不看还好,差点把曹俊心脏给看停了,世上咋还有这么好看的人呢?

导演一边放,一边还拿指头戳屏幕,“就这样的,拿喇叭喊来几个,别耽误时间!”

刘秀娟这样的,还来几个?曹俊内心都开骂了,东坝头要有几个刘秀娟这样的,也不至于差点连鱼都卖不出去。可这会儿着急有啥办法,赶紧上前给导演回话,最养眼的也就眼前这几个了。

导演看着前闺蜜和刘小弟媳妇的样子,都有心一把火给这一村人都净化了去。第五名也看出问题来了,一边紧看着身边的孙婷,一边赶紧劝导演别上头;当即给老伍电话,赶紧集合二十个青壮连同嫂子一同送来。铁马也反应过来,马上安排这边的车过去接人,这才把导演的火气灭了。

“等等……”导演赶忙给叫住:“咱嫂子昨天是大角儿,今儿这场面再上就显得咱们人物有些单调了。”

这么一解释,大伙都难住了。第五名却瞥见远远站一边朝自己运气的小钱。小声交代铁马看住孙婷,自己冲朝小钱过去:“你不是要LOGO吗?”

小钱没反应过来,就被第五名一把拉住朝导演跟前去。“你干啥?放开!”

“再动给你扔水里!”救场如救火,第五名没空解释,扯着小钱来到导演跟前,指着小钱:“导演,看这女子成不?”

四肢修长的高挑个头,模样也好,虽没有刘秀娟那种风韵,却更显得清秀。“头发,头发打开!”

不等小钱反应,第五名已经帮忙给小钱把马尾辫给散开了,小钱下意识伸手把发迹朝后撩了撩,就这一个小动作立刻就让导演满意了。“行!就她了!没想到深山里还真是出美女!”

“你深山的,你全家都深山的!”小钱这才搞清是试镜,内心倒是挺好奇的,可又不打算原谅第五名刚刚的举动,口气显得蛮横了些。

没想到导演欢快的一拍手:“清纯秀丽,还不缺爆发力!就要这气势!这就对了!来,助理,帮姑娘扮上!”说着朝第五名竖大拇指。“从哪儿找这么个姑娘来?口音听着是省城的,游客?”

小钱听导演这么问,也不着急跟助理走,大庭广众之下看着第五名,表情变得洋洋得意起来。“说啊,从哪儿找来的?”

第五名理亏的看了眼孙婷,可东坝头一堆村民在跟前又不能否认,小声:“这是我女朋友……”

“啥?!”导演一声叫唤吓了周边一跳。小钱本来是想气孙婷,没想到导演动静山大。导演也根本没打算掩饰对第五名的仰慕,用力的再次竖起大拇指。这才是神人!不服不行!

等伍家沟机车精壮拉到时,小钱已经装扮好了。和昨天刘秀娟绝尘飘逸相反,一身装扮野性中不失柔美,加上这一队膘瓷体壮的汉子陪衬,这捕鱼场面一定要刚柔相济。

铁马振臂一呼,让上身都给爷赤膊起来,下面全换成白色大洒裤。

整齐着装是第一步,第二步则是全面提高颜值。腹肌小于六块的全不及格;相貌太吓人的主动给镜头背影,只湿身不露脸。至于镜头焦点……曹俊这样貌放乡镇干部里也许算优质的,搁省城连普通的都排不上号。为了广告效果,只好出卖富二代的色相。铁马率先脱掉衬衫,示意第五名也跟着脱。

“为啥?”第五名下意识护住前胸,想起了卖鱼时那毫无尊严的一幕幕。

“为了广告效果。”孙婷一把拉掉第五名衬衫。虽然对铁马这发小的性取向颇有微词,但得承认人家这条儿就是顺。

人帅,第一印象就好;有肌肉,就显得健康。拉网捕鱼时水花再一迸溅,光线再一美妙,啥鲤鱼、草鱼的就都显得高端了,

“孙老板,喝口水消消暑气;这深井里刚打上来的,甜得很。”曹俊一直在打量孙婷的脸色;看她似乎对镜头很满意,赶紧过来递上饮品。

这两天总提心吊胆。第五名为了照顾东坝头,坚持履行收购合同。这让人感激的同时,又担心这批鱼粉被孙婷查出问题,到时不但影响第五名的前途,更断了东坝头和孙老板、铁老板之间的买卖关系。

下定决心,正要主动跟孙婷承认错误时,曹俊却见孙婷回给自己一个微笑。

“正好我有事情要跟曹村长谈。”看导演拍摄渐入佳境,孙婷带了曹俊到一旁说话,“听第五名说你村养了蚯蚓。能带我去看看吗?”

听到蚯蚓两个字,曹俊登时面红耳赤,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发烫了。突然间就没了平日里那种年轻干部的飞扬之色。这是东窗事发了?孙老板是打算从蚯蚓入手,结束跟东坝头的合作?

曹俊越想越害怕,又记起当初提议养殖蚯蚓的人就是自己;如果因为蚯蚓事件害了全村……顿觉仕途技能条整个都灰了。

“第五名,你也来。”孙婷见第五名拍完了光膀子镜头,让他也跟着一起去看看蚯蚓的饲养场。

说是饲养场,看上去就是一块肥沃而空旷的土地。第五名想起来了:这不就因为缺乏劳动力,被荒废的那块地嘛。当初自己还给嫂子感慨来着,没想到里头竟然养了蚯蚓。怪不得这样肥,蚯蚓可是疏松改良土壤的好手。

孙婷伸手抓了把土在手里碾碎,放鼻子下嗅了嗅,又弄了个小木棍在泥土里翻找起来。

第五名看得同情心泛滥:毕竟是昼伏夜出的环节小动物,大白天的打扰蚯蚓睡觉,太不人道。而曹俊不知孙婷到底是什么打算,越发不安起来。

“太平一号?”泥土里发现了一条红胖胖,孙婷眼疾手快捉了起来。肥硕、粗壮的体魄展现了它良好的生活环境;比在西京花鸟鱼市场里见过的那些都美。爱惜地看着蚯蚓在掌上爬动,不由感慨秦岭山果然是块宝地。

第五名没想通。农村人搞养殖,好像大多数都是养牲口、养家禽。曹俊为什么会剑走偏锋呢?

这说来就话长了。曹俊忆往昔峥嵘岁月,脸上又浮现出可疑的红色。虽然在东坝头村算是个高学历的知识分子了,但作为一名大专毕业生,见识毕竟有限。当采为了发展村里经济,就鼓励全村青壮外出打工。劳动力一流失,一些土地就给荒废了。深山老林不比关中平原,雇不到外来农户,又不能让地干放着。“那会儿一门心思想创业,也抓不到重点,就看各种致富书。从上头得知养蚯蚓能挣钱。正好这片地荒着,就给养了蚯蚓。”

这让第五名想起了曹俊那一屋子书。第一次来东坝头就对这点留下了深刻印象。不管人品如何,曹村长好学精神的确无法抹杀。“可谁要蚯蚓做啥?”

“钓鱼。”孙婷外公是花鸟鱼虫界的行家,跟老头混迹多年,对这些非常精通。

“原本我是这样打算的。”曹俊没想到孙婷也懂这个,“这么大片地,养这多美。就跑到县上专门拜托农技员买的太平一号。”

“这是专门给钓鱼爱好者提供的活饵。”看第五名一脸茫然,孙婷在旁补充解释。

“回程路上,还遇到过几个跑咱秦岭山里钓鱼的。他们听说咱这儿要养好蚯蚓,还留了电话,说以后养出来可以卖给他们。”

这不挺好一件事吗?按照这片土地的规模,曹俊这些蚯蚓应该赚个盆满钵盈才对,咋还会把这金贵东西拿去喂鱼?第五名更糊涂了。

“后来蚯蚓养成了,我给他们打电话,人家又不要了。”想到那让自己崩溃的消息,曹俊的心依然隐隐作疼,“我只好四处找销路,连宝鸡那样的大城市都去了。那些卖鱼虫的却没有一个肯收的。”都是心血呀,糟践了力气不提,还浪费了一大笔发展资金。曹俊记得那会儿在东坝头走路都抬不起头,要不是后来把鱼养起来了,估计自己就得跳水库以死谢罪。可失败根源至今没想通,好好的蚯蚓,咋就不要了呢?

“时机不对。”孙婷看着那些壮硕蚯蚓,也觉得挺可惜,“早先的人钓鱼都喜欢用活饵,好蚯蚓自然有销路;但现在流行的不是‘路亚’就是‘台钓’。传统钓法过时了,需要蚯蚓的人数就锐减。更何况……”不想用经济这个词,好像太刺激了,换个直白一点的。“这两年大家都忙,钓鱼的人就更少了。”

第五名深有感触地点点头。历史车轮面前谁都无法螳臂当车。看着曹俊一脸病娇状,第五名猜测他内心一定是日了野狗般的痛楚。

“创业路上,难免不走弯路。曹村长有思路是好事,就是时机错了。”想到自己养鱼初期的艰难,孙婷再看曹俊也顺眼了几分。“所以你们觉得白养着蚯蚓也是浪费,不如拿它喂鱼?”

事情果真败露了!曹俊额头冷汗冒出来了,担心看了眼第五名,咬牙先背起了锅,“孙老板,这事儿不怪第五名同志,都是我们东坝头的错。”

“对错的问题我们等会儿再谈。先说说对蚯蚓喂鱼的事,你是怎么考虑的?”孙婷摆摆手,阻止了曹俊的自我检讨。#####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作者:唐家三少 2天下无双作者:任怨 3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五卷 群魔乱舞作者:月关 4横刀立马作者:任怨 5超神机械师作者:齐佩甲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