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433.逆转

所属书籍: 第五名发家

433.逆转(下)

刘秀娟就紧张,铁马太不负责任,不是自己的东西还真不心疼。刚要发言,被第五名攥了下手腕,及时停住了,忐忑的看着胡支书,生怕老不要脸的趁机就答应了。

老胡的心念还真动了下,马上就否定了。鱼粉在东坝头,客户在孙婷和小钱手里捏着,代工还是人家钱哥的关系,没一样和伍家沟有关系的。村上真要下来,原料钱都掏不起,一个月都撑不下去。算算鱼塘的收益,比照下饲料厂,人家真不在乎啊。这对老胡来说是个压力,就像镇委书记说的,解决好几十人的就业机会呢。何况村上还让村民抓了不少鸡仔,眼看开春就能下蛋了,若这时候饲料厂出了问题,后果严重。

严肃的环顾了下众人,就知道自己上了鸿门宴,被请君入瓮了。明知道这帮小兔崽子烧了开水,可这形势,自己还得朝锅里跳啊。常年攻略别人,现在忽然被算计,这没法忍,气性就爆炸了。于是就开始骂人,先从第五名骂,觉得可能得罪不起孙婷和刘秀娟,只好捎带铁马两句又折回来骂第五名……这让安排完工作赶来开会的老伍很不适应,觉得老胡制霸村委会也就算了,跑玉立公司骂总经理就太不像话了。

老伍经典的诠释了惹祸上身这个词,从渎职懈怠到自甘堕落,看不懂学习资料还不努力上进,反正多年来伍家沟的落后全老伍造成的。过了瘾,却没消气,老胡知道这次难以坐享其成,得自己亲自出马解决问题了,怒火滔天而去。

老伍都不知道发生了啥,委屈加无辜,“咋了?”

“小酥肉吃撑了。”还能咋解释?难不成告诉老伍,玉立公司三巨头这是商量好的要逼老胡的能动性出来。第五名一脸自得给老伍递上根压惊烟,刘秀娟则殷勤的装了几大碗炸好的丸子让老伍带回去,送出门还好心告诫老伍这几天别惹老胡,可能会死。

刘秀娟也看出几个坏孩子逼老胡出马解决后遗症呢,关了门指了指第五名,想想老胡气急败坏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第五名无辜的指指铁马,这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幸亏铁马这种没心没肺的人,才能产生大不了老子不要了的想法。你越把饲料厂当宝,村里、镇上才越蹬鼻子上脸;就像孙婷说的,村里分红可以,那就得拿出相应的贡献,现在就是该老胡做贡献的时候了。

“该!”刘秀娟松了口气,快乐的一拍手,“那咱们也准备过年!明三十,都想吃啥馅儿的饺子?”

孙婷没啥经验,可也被乡下看重过年的氛围感染,就好像回到儿时心境。“饺子无所谓,炸点儿麻花吧?”

“怎么无所谓?饺子最重要!”铁马是真正的富贵孩子,立刻安排了七八种馅料让刘秀娟准备。芝士大虾馅啊,鲜贝银鱼馅啊,秃黄油蟹腿馅……

“秃黄油是啥?”刘秀娟觉得这年过完自己得变成废人,听都没听过的东西还有脸拿来包饺子吗?

第五名摇摇头,想来是黄油的一种吧?赶紧拿手机上网查,看到几家所谓老字号的一斤七、八百的标价,立刻告诉嫂子别折腾,就吃韭菜大肉的!

铁马特伤感,到穷人家过年就是凄惨。幸亏自己有远见,订购的几箱高档礼花特美,天已经黑严实了,就要拿出来打几弹庆祝铁董第一个独立自主的新年。尽管没到三十,可好心情还是要维持的,可等铁马取出礼弹后,第五名就有点招不住了,放炮就放炮,你拿迫击炮是啥意思?

“农民吧,没见识吧。”发射装置而已,拆了大箱子,里面一个个比铅球还大的溜圆炮子就更威了。告诉第五名,给这炮子发射上去,炸起来特别迷人。

“停!”拉着铁马出门,指着门外才刷上去的标语念:“放火烧山,牢底坐穿。”

孙婷没放过礼花,拿着个炮弹满脸遗憾,“要不去广缘寺试试?那边一片空地呢。”

刘秀娟赶紧张罗晚饭让这几个祸害消停下,小钱正面临退股的压力,你跑去放礼花庆祝,这得血光四溅。当然,小钱坐到了刀尖上,最高兴的还属孙婷,酒足饭饱后提议,“这时候不能让钱家撤股。”

第五名以为听错了,让孙婷重复一遍。铁马最烦孙婷这种聪明人坑老实人的态度,“要油水没油水,还忙的要死个破饲料厂,有意思吗?”

“有!”孙婷让铁马滚远,告诉第五名和刘秀娟,小钱能找出办法的概率微乎其微,要真让她撤了,往后玉立公司这几个人就得直接和镇上打交道。没精力也没经验。

哦,是把小钱当防火墙用了,第五名挺赞成。刘秀娟却有些失落,就算小钱走了不是还有自己啊。看来在玉立公司眼里,自己仍旧不堪重用么?

孙婷第一时间让刘秀娟别误会,“我不想让自己人插手这破事。镇里要好处,那尽管和小钱去打麻缠。经过这事,我也想通了,既然不能全捏在手里,就让出整个饲料厂让镇上去扯皮,办好办坏都无所谓,就当大过年的咱们拿饲料厂祭灶了!”

祭灶?刘秀娟看了看第五名,一时没想通谁家灶王爷这么大需求。第五名却听得一激灵,又狠又周全,这是眼看渔场做大了,提防镇上借口剥皮,索性牺牲饲料厂来堵镇上的口实呢。只要镇上得了实惠,往后折腾起来就好沟通了。

刘秀娟听懂了,觉得孙婷是属虎的。不对,虎毒不食子,这姑娘是属蛇的。扔了个黑锅让小钱自顾不暇,也扔了块骨头让镇上啃,小钱守的越紧实,镇上想啃骨头的欲望就越强烈,玉立公司则悄声猛赚钱。

“行吧,”第五名认命的点点头,“这事还得我去办。既要说服小钱不撤股,又要戳火老胡怼镇上。然后孙董去日本参加锦鲤大赛,铁董去买限量版的跑车。我得涨工资啊!”

孙婷笑了,朝铁马一挥手,铁马立刻点点头,“涨!想咋涨你自己定!”

“嫂子,面上你还负责饲料厂,啥都不变。”第五名沉吟片刻,长长叹口气,“早解决早了!晚上别等我了,我去庙里陪小钱想办法!哦,对了。你那日本男朋友咋办?”

“就叫他在庙里待着去。”孙婷对占山有点不屑,但还不至于讨厌,“想赚中国人的钱,就得先熟悉下我朝的投资环境。想占便宜,那就得先适应被人放血。”

有人做初一,那就得有人做初五?第五名就觉得自己简直是侯胖子的翻版,屁事烂事全得顶上去。嫂子买的麦芽糖带一大块,铁马屋里翻了瓶私藏的好红酒也捎上,草莓、桂圆、猕猴桃,挑最好的装了一盒,荆轲刺秦王一般的下山了。

刘秀娟有点担心,铁马就劝别怕,这不属于坑人,是真正帮忙。最好的结果就是第五名帮小钱找出办法,顺理成章的留下。至于什么钱哥,那都是江湖打把式的货色,不足为惧。

“是吗?”刘秀娟没有铁马那么风轻云淡,倒是觉得钱哥人挺不错,毕竟是帮过小叔子的。

铁马觉得刘秀娟需要点化,拉了把椅子非让刘秀娟站上去。刘秀娟被逼不过,只好顺从了,颤颤巍巍被扶上了椅子,惹得墩墩以为刘秀娟发疯,焦急的叫个不停。铁马猛的撤回手,刘秀娟趔趄了一下才恢复平衡。

“朝下看。”铁马站了椅子旁,仰着头指着自己,“看我,对。一直看。”

别说,人铁公子长得还真是俊,就是仰着脸没以前那么高冷的,连头发都看的一目了然……“两个发旋啊,别动……额头还有一个呢,这娃咋三个发旋?”

孙婷扑哧乐了。铁马不高兴了,拉刘秀娟下来,“我让你练习居高临下看问题呢,你管我几个发旋。”

是自己又犯了职业病,不好意思笑笑,一脸恭喜的看着孙婷:“铁董不是寻常人,聪明宽和有耐心,这是龙鹤之相。”

铁马小时候因为三个发旋老被同学笑话,就不喜欢人提这些;没想到在刘秀娟说出来就成了奇人异象,特别舒心。孙婷不屑的哼了声,“一旋横二旋楞三选打架不要命。”

“这是寻常人,铁公子这是天地水的三官兆,神通,运势,财气都旺!”刘秀娟一边夸着,一边却暗暗心惊。不是因为三个旋,而是忽然明白了铁马为啥让自己站那么高看人了。

受人尊敬的铁董仰着脸看自己的时候,表情似乎都有些谦卑了,连头发的小缺陷都一览无遗。所谓站得高看得远那是个常识,应对人的时候应该是站得高看得透,还有俯视他人时那不怒自威的感觉。怪不得电视里皇上坐的龙椅要高出去那么多。总觉得和铁、孙两人再亲近都觉得有层东西隔着,人家是俯视,自己是仰视,这里面是有学问的,得好好想想。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十七篇 冰狱星作者:我吃西红柿 2空速星痕作者:唐家三少 3美食供应商作者:会做菜的猫 4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二卷 闭着眼睛闯京城作者:月关 5猛龙过江作者:骷髅精灵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